沈月容繼續說道:「恩,都沒有,人人都是自由平等,遇見官也不用下跪,買賣人口還會抓去坐牢,就像我買了十幾個人在酒坊幹活,這要是在那個世界,我可能就已經判死刑了。」

沈月容這話可沒有胡說,買賣人口畢竟是重罪,可是這裡確實合法的,但是沈月容也沒有像別人那樣對待他買來的人,在沈月容眼裡,他們就是來工作的而已,只是多了份身契,多了份忠誠。

顧景淮的腦子有些吸收了不了,難怪這丫頭想法總是這麼與眾不同,要是一般的小姑娘知道他的身份只怕早就讓他回京爭權奪位了,她不僅僅怕回京容易得罪權貴,也是真的不願意過那種拘束的日子。

顧景淮思慮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了今天想問的最後一個問題:「那你腦中的沈月容,她成親了嗎?」

畢竟那人三十歲了,要在這個世界,孩子都滿地跑了,顧景淮還是有些忐忑。

沈月容笑了,說道:「沒有,她為了逃離那個有後娘的家,從工作就十分拚命,根本沒有時間跟男子交往,更別說成親,只有過無疾而終的短暫接觸罷了。」 沈月容想到了什麼,又接著說道:「對了,那裡沒有三妻四妾,都是一夫一妻無妾無娼,成親后就是獨立的一個小家,要孝順雙方父母,互相扶持,沒有休妻這一說,只有和離。」

那個世界怪異的很,怪不得這小丫頭那麼早就提出不能納妾,原來是因為這個。

顧景淮鬆了最後一口氣,沈月容現在的心智,明顯就是她口中那個成熟的沈月容,而不是那個鄉下出身唯唯諾諾的沈月容,如果她心裡有人,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現在他唯一要思慮的就是以為能給沈月容什麼樣的生活。

沈月容接著說道:「這事,我可誰也沒說過,你可得幫我守著秘密,不然只怕要被人當成妖怪看待了。」

誰都沒說過,顧景淮很開心,沈月容居然會跟他第一個分享這麼重要的秘密。

顧景淮伸手摟著沈月容:「恩,我會幫你保守秘密,你以後要時常跟我說說你腦中的世界,我想知道你以前生活在什麼樣的地方,過什麼樣的日子,我想分享你的一切,不想你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獨自感受孤獨。」

這可比書上寫的要精彩多了,而他除了好奇,更多的也是心疼,沈月容腦中的世界這裡沒有人知道,她一個人連說那些話都沒有傾聽的對象。

還有就是他也想給他自己指條路,以後才會知道怎麼對沈月容好,畢竟她要的,和這裡的女人要的,都是不一樣的。

沈月容依偎在顧景淮的胸膛,感受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只要你不覺得我是胡言亂語,我可以慢慢告訴你一切,有你在,我怎麼會孤獨。」

沈月容來之前就做好了各種設想,哪怕顧景淮接受不了跟她分開,她都想過了,但是唯獨沒有想到顧景淮接受的這麼乾脆利落,一點也沒有對她不解,反而十分想了解她的過去,十分的在意她。

這種被捧在手心的感覺,真好。

而顧景淮捋了一遍思路,一點也沒有覺得沈月容怪異,反而覺得沈月容十分的可憐,兩次都是被惡後娘害死,怎麼就能這麼慘,他的保護欲反而被激發的更徹底,暗暗發誓,絕對不會讓沈月容再被人迫害了。

第二天,周成給買來了沈月容要的豬小腸,還十分貼心的帶陳大娘一起回來,讓陳大娘幫沈月容幹活。

這田翠不在,家裡只有寶珠寶翠和劉大娘,幹活確實不夠的。

「陳大娘,你先洗豬小腸,就跟洗鴨腸一樣,就是這豬腸子大一些,如果筷子夾不動,你就翻過來用這些菜葉子多洗幾遍。」

沈月容又對劉大娘說道:「劉大娘,你幫忙把這塊瘦的野豬肉,還有昨天里正送來的那塊五花肉都給我切碎了,不用碎成餃子餡那樣,帶點肉丁口感好,那個肉皮就不要了。」

「寶珠寶翠也幫忙切肉去,肉太多了。」

「是小姐。」大家應聲都去幹活了。


林沐秋和沈大山出來了,林沐秋還一臉嫌棄的捂著鼻子。

「哎呦我去,這什麼玩意兒?豬腸子啊?臭死我了,月兒啊,你買這做啥?」

沈大山看到是豬腸就說道:「我還以為是你大伯來了,原來是你買豬腸了。」

哈哈哈,眾人都要笑瘋了,沈大山居然也會開玩笑了。

要說起來,還真有點沈大田來的時候那味道,沈月容笑完后都覺得沒有食慾了,林沐秋想到那個畫面,也感覺要乾嘔了。

「臭死我了,不管你們做什麼,趕緊清理完給我散散味啊,我先回屋躲會兒。」

林沐秋很是嫌棄,匆匆回屋了,這人啊,真的是一嬌養,就忘了以前的日子了,以前在鄉下林沐秋也是要給菜施肥的,都是農家肥,也沒這麼大反應啊。

沈大山倒是無所謂:「我也來幫忙,正好後院那點菜都收的差不多了,閑著也是閑著。」

說完直接就下手幫忙清理豬大腸了,沈月容灶台上也燒著火,倒入了上好的燒刀子。

「月兒啊,這大白天的你咋還喝酒呢?」沈大山看了一眼沈月容說道。

沈月容回:「這不是喝的,這是燒刀子,我想蒸餾幾次,然後要些濃度高的,一會兒用。」

這裡的酒濃度太低了,殺菌效果有限,所以沈月容只好自己蒸餾一些濃度高的出來。

什麼蒸餾,沈大山聽不懂,但是他知道沈月容肯定不會瞎造的。

沈月容在切好的小肉丁里加入花椒粉,高度白酒,鹽巴,薑末,白糖,還有一些香料粉,然後就開始腌制。

再去看那邊豬小腸,這豬腸子處理起來可比鴨腸費勁多了,在經歷了菜葉磨洗,鹽巴搓洗,麵粉泡洗,才沒了那麼重的味道,只剩下一股子若有若無的味了。

沈月容已經很滿意了,拿著豬小腸放入溫水中浸泡一會兒,既能去味,又能增加腸子的韌性。

「爹,幫我找個漏斗,劉大娘,回屋拿點線頭來。」

「好。」兩人都快速的找來了沈月容要的東西。

沈月容麻利的把泡好的豬小腸套在漏斗的尾端,接著放入腌制好的肉,大家齊心協力,一點點往豬小腸里灌肉。

林沐秋從屋裡瞧見了,又忍不住跑出來了:「月兒啊,這豬腸子那麼臭,好好的肉怎麼灌腸子里?這還能吃嗎?」

林沐秋看到那麼好的五花肉,還有那塊野豬肉,還想著晚上能吃好吃的,這會兒倒好,都給豬腸子吃了。

沈月容停了一下,抬頭說道:「放心吧,肯定好吃,你要是不想吃吃別的就是了,家裡又不是沒別的吃食。」

現在家裡有錢,要什麼吃的沒有,但是沈月容的廚藝林沐秋也是見識過的,再有鴨腸的事情在前,她才不願意放棄品嘗美味的機會。

「我就說說,怎麼可能不吃呢?你做的一定好吃,我就等著。」

沈月容幾個人又開始齊心協力的灌肉,沈大山在底下捋肉,排放多餘的空氣,劉大娘拿著繩子按沈月容的吩咐一截一截的捆起來。 大家把做好的灌肉腸掛了起來,接下來就等時間的饋贈,讓豬肉腸慢慢的風乾。

「月兒,這要放幾天?會不會壞掉,這麼好的肉。」沈大山以為做了就能吃,沒想到沈月容說要掛幾天。

沈月容看了一眼天空說道:「不會的,現在天冷,而且我放了高濃度白酒和花椒粉,有殺菌的效果,可以延長保存時間,剛好正月里不好買菜,我們到時候就有的吃了。」

豬肉灌腸,這裡天氣不夠乾燥,不然沈月容可能會做的更多一些,然後可以一年都有的吃,或者拿去賣也是個好營生,不過還是先試試自家吃,畢竟沒做過。

「什麼殺菌?還有剛才那個蒸餾,你這都哪裡學的?」沈大山十分疑惑的問道。

沈月容真是得意忘形,居然都忘了要掩飾一下。

「這些,都是我教的。」爽朗而又穩重的聲音傳來。

今天是林雲林風在門房,顧景淮也嫌麻煩,就沒讓他們通報,直接進來了。

沈大山驚喜:「原來是景淮來啦?你這有陣子沒過來了,晚上就在這吃飯,我趕緊再去買幾個菜。」

顧景淮之前來的次數不算少,但是很少在沈家吃飯,畢竟之前沈婉在,不方便,現在不一樣了,馬上成親了,又近年頭,吃吃飯總是應該的。

顧景淮點頭回應沈大山,沈月容一臉笑意的看著這個來救她的男人。

長的俊俏就算了,偏偏聲音還這麼好聽,心思還細膩,簡直就是天上有地下無,不對,天上也沒有,只有我這裡有一個。

「天怪冷的,月兒,你帶景淮去屋裡喝茶,我帶田翠去買菜。」沈大山說完就興匆匆的走了。

顧景淮牽著沈月容的小手往後罩房走去:「手都涼了,家裡下人不夠用嗎?怎麼還自己動手?」

沈月容怕冷,但是幹活也是她的樂趣之一,她倒沒什麼感覺。

「哪有那麼嬌貴,我享受做美食的過程,你來的怎麼就這麼是時候?再晚一步,我可就撐不住了。」

顧景淮笑著捏了一下沈月容的翹鼻:「你昨兒不是說今天來找我嗎?我等你半天也不見人,剛好縣衙沒事我就過來了。你才不會撐不住,我要是不來,你還不是要說瞎話把你爹給糊弄過去了。」

昨天是說好今天去縣衙,偏偏豬肉量太大了,沈月容也想多做些給大家分著吃,一忙活,就忙活到了現在。

沈月容的說胡話的本事,向來是張口就來的,顧景淮要沒來,沈月容自然也能忽悠過去的。

「以後但凡有類似的事情,你都可以往我身上說,我就是你的後盾。」顧景淮挑眉,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

沈月容笑得開心:「行,那我以後就多了一個擋箭牌。」

兩人進屋,一下子就暖和起來了,幹活的時候還真的不覺得冷,這一停下倒反而覺得冷了。

寶珠給端來了熱茶水,添了炭,就出去了。

「這沒幾天就要過年了,你需要回京嗎?」沈月容問道。


顧景淮喝了一口茶,淡淡說道:「恩,是要回去的。」

還真的要回去,唉,說到底,那畢竟是他的家。

「什麼時候動身?這回去一趟大老遠的,得安排好時間,大冷天的別趕路趕的太急了,萬一再遇到雪天,路更不好走了。」

嘉禾縣並不會下雪,但是京城冬天是要下雪的。

沈月容自然是關心之語。

顧景淮挑眉問道:「你這是趕我走嗎?就不想跟我多待幾天?」

沈月容笑得跟花似的:「我是讓你早去早回,你這回去了什麼時候能回來?」

正月初二,是沈月容的生辰,她腦中雖然是另一個人,但是這份記憶還是在的。

顧景淮略微思索:「不確定,不過我會儘快回來的,畢竟還要回來張羅親事。」

「哦。」沈月容淡淡的失落,只是淡淡,這肯定趕不上生辰了。


也是,年三十肯定得在家,京城來這裡又不近,怎麼可能年初二就回來呢。

「這次回京,我想去給你定做嫁衣,你有什麼想法嗎?」顧景淮說著,沈月容卻沒有聽著,還在想著生辰的事情。

哪有這樣的,自己成親,什麼都不管不顧!

顧景淮看沈月容走神,臉色微怒,聲音大了一些:「沈月容,你能不能對親事上點心?」

「啊,什麼點心?你餓了?」沈月容終於聽到了一點,但是明顯沒聽全。

顧景淮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除了吃的,其他地方她還真的都捨不得放心思。

他忍不住伸手輕敲了沈月容的腦袋一下,不滿的重複道:「什麼點心,就知道吃,我說,你能不能對親事上點心?」

原來說的是這個。

沈月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這些事有你操持不就好啦,我又不懂這裡成親的規矩,你看著辦吧,我只負責當個美美的新娘子。」

沈月容確實不懂這裡的規矩,再說黃管家是侯府的老人,他操持,又有顧景淮盯著,怎麼也不會比別人差的,她就沒操這個心。

顧景淮聽她這麼說,也就放過她了:「你自然會是最美的新娘子。」

晚飯,一家子圍坐在桌前。

顧景淮之前好不容易對林沐秋沒有那麼反感了,自從昨天知道林沐秋差點害沈月容淹死,現在看到林沐秋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林沐秋只覺得周身冰冷,頭都不敢抬起來,更別提說話了。

沈大山倒是因為二人婚期越來越近,對顧景淮也越來越親昵,打心裡就把他當一家人看待了。

沈大山先給顧景淮夾了個雞爪子,興奮說道:「以前在鄉下,老人們就常說當官的要多吃雞爪子,才能往上撓,這隻雞平日里撓的可厲害了,景淮,你多吃點。」

沈大山這話,自然只是長輩對晚輩的美好祝願,並沒有什麼多餘的意思。

這雞是沈大山之前養在後院的,沈大山對顧景淮是真捨得,平日里林沐秋想殺雞,沈大山總是推說這幾隻雞有感情了而且還下蛋,捨不得殺,今天居然就給殺了一隻會撓的。 沈月容聽到往上撓就笑噴了,大咧咧給沈年華和沈京夾了雞腿,說道:「那年兒京兒吃雞腿,雞腿使勁往上蹬,比撓還快,我吃雞翅,說不定真的變成仙女能飛上九重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