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無邪一字一頓的說出來,這時候對老巫婆出手,徐凌雪一定傷心欲絕。

他不想看到徐凌雪傷心的樣子,寧可自己受委屈,轉身離開。

看著柳無邪的背影,徐凌雪心中像是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非常的疼。

被人三番五次辱罵老巫婆,百里清徹底怒了,正要邁步追上柳無邪,卻被徐凌雪抱住了。

「師父,放過他吧!」

這半年來,她從未違背過師父,但是今天,她為了柳無邪,三番五次頂撞師父。「好,很好,你忘記師父說過的話了。」

百里清不怒反笑,猶如夜啼一般,身體氣的直發抖。

「弟子不敢!」

徐凌雪低著頭,像是犯了錯的孩子,靜靜地站在一旁。

「他有什麼好,到處惹是生非,得罪了這麼多人,根本活不久,別怪師父狠心,為師也是為了你好,早點斬斷情根。」

百里清語氣一軟,一副語重心長的口吻,讓徐凌雪趕緊忘記柳無邪。

這半年來,柳無邪殺了多少人,又的得罪了多少人,百里清心知肚明。

遲早會死在仇家手裡,她不希望徐凌雪因為情,耽誤自己前途。

「她也是被迫無奈的!」

徐凌雪聲音很小,只有她自己能聽到。

柳無邪沒有回到洞府,去了一趟地字型大小學區,心情很不好。

「小胖子,陪我去喝酒!」

直接從課堂把小胖子拽出來,拉著他離開帝國學院。

眾人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帝都城!

還是一品樓,柳無邪是第二次來了,上次張樹立邀請,最後不歡而散。

「哥,你怎麼了?」

真正交心的朋友,只有松陵一個,可以無話不談。

「喝酒!」

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松陵也不問了,柳無邪喝一杯,他跟著喝一杯。

誰也不說話,短短一盞茶時間,喝了十幾壺好酒,換成一般人,還真承受不起,柳無邪現在壓根不缺資源,靈石身上多的是。

「哥,誰欺負你了!」

松陵擼起袖子,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替柳無邪出頭的架勢,雖然實力不高,這份血性還是有的。

柳無邪抬起頭,正要開口,目光突然看向樓梯處。

兩人並沒有選擇包間,很隨意的坐在大堂,人來人往。

從樓梯方向,走上來一名中年男子,模樣看起來很普通,柳無邪看到他的第一眼,身上酒氣瞬間消失。

碰到武道高手,柳無邪形容是勁敵。

此人武道不高,出現的那一刻,渾身汗毛都豎起來,雙眼像是條毒蛇,被他盯上,渾身不自在。

手中拿著羽毛扇子,一副中年文士的裝扮,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穿過人群,站在柳無邪面前。

此人出現的那一刻,不僅柳無邪不舒服,松陵渾身像是被刺扎了一眼,難受至極,坐在那裡很不自然。

「松陵,你去一樓等我!」

柳無邪說了一句,松陵如蒙大赦,趕緊跑出去,一刻不想呆在這裡,中年文士就像是一條滑不溜秋的毒蛇,纏在你的脖子上。

松陵離開,中年文士坐在松陵的位置上,拿起酒壺替柳無邪斟酒,也不嫌棄,端起松陵使用過的杯子「老夫敬柳公子一杯。」

說完,中年文士一飲而盡,喝完亮出杯底,滴酒不剩。

「雍咸王派你來的!」

柳無邪端起杯子,喝光裡面的酒水,同樣亮出杯底,來而不往非禮也。

「早就聽說柳公子智謀過人,今日一見,匡某佩服。」中年文士打了一個哈哈,隨即朝柳無邪拱了拱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匡倪,外界稱呼我匡軍師。」

雖然料到雍咸王會派人來找自己,卻沒想到,連軍師都派出來了。三日後人皇舉辦答謝宴,想要拉攏柳無邪,只有這三天時間。

原本打算等柳無邪進宮之前,簡單聊幾句。

得知柳無邪在一品樓喝酒,第一時間派匡軍師趕來。

「雍咸王真看得起我,派軍師前來說服,晚輩受寵若驚。」

面子上的功夫,柳無邪還是要裝裝樣子。

匡軍師眼眸中流露出一絲讚賞,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一定認為柳無邪是活了七八十歲的老古董。

做事滴水不漏,說話非常的圓滑,不給對方有機可乘。

「咸王本打算親自前來,你也知道,最近公務繁忙,無法分身,只好由老夫代勞了。」

匡倪繼續給柳無邪倒酒,兩人像是老朋友一樣,絲毫不像是敵對關係。

「我們都是聰明人,別拐彎抹角了,直接說重點吧,我還有事。」

松陵還在下面等著,不想讓他等太久。

因為在柳無邪心裡,兄弟有時候勝過一切。

「痛快,我就喜歡跟爽快的人打交道。」

匡倪放下手中的羽毛扇,輕輕拍了拍桌子,來之前他準備了很多說辭,沒想到一句都用不到。

不用他說,柳無邪也知道他想要說什麼,各種花里胡哨的言語就算了,他不喜歡聽太多恭維的話。

「我很好奇,雍咸王會許諾我什麼好處。」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笑眯眯的看著匡倪。

想要收買他,雍咸王必定會下血本,他可是救過人皇的命,想要什麼,一句話的事情,人皇都會答應他。

「一般的東西,我想柳公子也看不上,只要柳公子不在插手我們跟皇室之間的事情,願意推薦柳公子進入青紅門,成為青紅門弟子,從此一飛衝天。」

匡倪來之前做過調查,柳無邪對世俗的權利沒有太多,一心只想修鍊。

多少世俗界武者,想要進入修鍊界,可惜沒有人引薦,這種千載難逢的機遇,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很有誘惑力!」

不可否認,的確有誘惑力,換成常人,恐怕沒有理由拒絕。

進入修鍊界,接觸更高深的功法,參悟修仙之道,追求長生之路,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機會就擺在眼前,就看柳無邪能不能把握得住。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以柳公子的天賦,困在世俗界實在太可惜了,希望柳公子好好考慮一下。」

匡倪也不著急,繼續替柳無邪斟酒,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柳無邪。

發現他臉上沒有任何變化,平靜的有些可怕。

靠這種私底下交易進入修鍊界,他寧可一輩子呆在世俗界,這是做人的底線。

跟幫不幫助大燕皇朝,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我拒絕呢?」

柳無邪沉吟了一下,臉上浮現陽光燦爛般的笑容。

匡倪眼角一抽,他低估了柳無邪,如此誘惑的事情,無法引起他任何興趣。

那可是修鍊界,武者嚮往的天堂。

說完,柳無邪站起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心情也緩過來,轉身朝樓下走去。

「柳公子,你拒絕雍咸王,可知道後果,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不為家人考慮一下嗎。」

匡倪依舊坐在原地,語氣低沉了很多。

柳無邪突然停住腳步,整個一品樓突然颳起一股寒風,氣溫陡然下降。

。 赤白二氣,盤繞其上,隱隱儘是鑄造出一副身軀,同時,那兩氣顯化在衣衫之上,左半邊赤色,右半邊白色,而那具已然損毀的肉身,也是在瞬息間重鑄。

白帝骨,赤帝血。

他再度睜開雙瞳,一邊瞳白,一邊瞳赤。

浩浩蕩蕩的氣息在他體內炸開,恢弘至極,那整個刀山地獄都為之顫抖,鑄造完這副身軀,那赤帝和白帝的氣息卻是還存小半,不曾用盡。

「閻王老兒,出來受死!」

赤芒經天,十八層地獄生生被貫穿,那孽鏡台上的閻羅王面如土色,滿是驚慌,而那赤色光芒卻是分毫不曾停息,直直從地府貫穿,在妖域厚土池探出,一道驚天動地的赤色血柱。

再下一刻,白光乍現,再次透過十八層地獄,這層層疊疊的地獄竟是開始顫抖,土石四飛,彷彿隨時便要崩壞一般,同時,在鑄劍山莊,探出另一道白色光柱,通天徹地。

站在兩光柱之間,身處刀山地獄的年輕男子,緩緩從身後抽出長劍,踏出一步,一劍化七劍,周身佇立。

伏鯤,赦鵬,垂雲,負天,窮途,扶搖,千里。

七劍化一,劍劍歸宗。

一劍歸宗,如七劍同出爾。

歸宗!

地府震動,一日間,一人,二氣,一柄赤霄殺穿地府。

不下數千萬人同時投胎,人族數量一日間激增千萬,甚有畜生生人之形。

后三界貫通之時,有人下冥而觀,十殿閻王少一殿,傳說中十八層地獄崩解,原不知為何。

史記註:羅殿閻王處,有七道劍刃,疑似劍招,其中第七道最深,貫穿地府不休,仿一劍使出。

后妖書註:缺少一殿中,赤氣白氣縈繞,山石化作赤白二色,長久不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