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不知道說什麼好,吧嗒吧嗒嘴,沒說話。

胖司機從楚陽的眼神里看出一種凌厲的光,那是一個充滿智慧的眼神。雖然表現的很浮躁,但是這兩個人覺對不簡單。也不敢亂說話了。

司機看著楚陽和胡芷依走進大門,無奈的搖了搖頭。

喃喃自語:「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迎賓把胡芷依迎進大廳,看到身後的楚陽,明顯一愣神,隨後微笑著把楚陽也迎入大廳。

保安對胡芷依這個美女倒是沒在意,跟在後面的楚陽倒是挺感興趣,一路遠遠的看著他們。

迎賓將胡芷依讓進大廳。看了一眼楚陽。

「先生……」

迎賓攔住楚陽。

楚陽心裡早就有了準備。看著一臉奸相的迎賓。眼睛里快冒出火來了。

「怎麼,不歡迎我嗎?」

迎賓倒也機靈,感覺到門口的胡芷依似乎也停下腳步。心道:原來是一起的!

迎賓趕緊躬身後退。

「先生請進!」

迎賓不敢以貌取人,他們講究的是賺錢,只要有錢賺,穿什麼都無所謂。只是楚陽形象簡直是太另類了,乞丐也不用臟成這樣。迎賓起初懷疑他的腦子有問題。

距離正常上班時間還早,大堂里空空蕩蕩。值班人員見來了客人,慌忙從昏睡狀態醒來。 「您好,洗澡!」胡芷依根本就沒來過這種地方,生硬的對前台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尷尬地看著胡芷依,當看到楚陽也站到吧台前,目光變得古怪。胡芷依從她的目光中看出一絲嘲笑的意思。

「您好女士,一票到底一百四十八元一位,汗蒸,中午自助。住宿另算!」前台服務員恭恭敬敬說道。

心裡多少蔑視,表面都不顯現出來,胡芷依看著這幅偽善的面具,心裡產生了憎惡。

「我們只洗澡!」胡芷依說道。

「您好,洗澡三十八元一位!」服務員說道。

胡芷依掏出錢交給服務員。

「女士幾位?」服務員接過錢,問道。

「一位!」胡芷依回道。

女服務員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楚陽。心說你們到底是不是一起的。

楚陽接過話說道:「兩位!」

隨手把剛才計程車司機找回的零錢拍在吧台上。

轉頭對胡芷依說道:「這次我請!」

胡芷依恨不得踹他兩腳。

「滾!再敢占我便宜,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胡芷依暴怒,對著楚陽吼道!

胡芷依態度突然轉變,楚陽嚇了一跳。楚陽反應極快,瞬間平靜下來,看著胡芷依。心想這個狐狸精和傳說中的不太一樣。傳說中的都是又漂亮又溫柔,胡芷依就是一個潑婦。

一個女人在男人眼裡被無視,就等同是一個男人。在楚陽眼中,胡芷依根本就不是女性,只是保鏢。一個兼職保鏢,主要目的是監視自己的。所以從開始楚陽就沒對胡芷依客氣過。

「又不是鴛鴦浴,你怕什麼!」楚陽也瞪起眼珠子,對胡芷依吼道。

野人發怒的樣子,胡芷依倒是不害怕,可是服務員卻嚇得一哆嗦,隨手抓起電話,就快報警了。

「我沒那麼多錢在這裡消費,這理由可以吧?」胡芷依伸著脖子,瞪著眼,兩個人像公雞似的站在吧台前,毫不顧及形象。

大廳保安走了過來。

服務員看看楚陽又看看胡芷依。兩個人都把頭擰到一旁。

服務員抓著手機。

「兩位還洗不洗?」

胡芷依和楚陽異口同聲:「洗!」

身後過來幾個保安:「需要幫助嗎女士?」幾個保安都惡狠狠地看著楚陽。只要胡芷依一句話。他們就會撲過來制住楚陽,來個英雄救美。

「不需要!」胡芷依說道。

保鏢們並沒退後,只是圍在楚陽周圍。

楚陽吼道:「沒聽到嗎,不需要!」

保安們和負責招待的服務員分工不一樣,對客人不用卑躬屈膝。一個個對楚陽怒目而視。如果楚陽再說話,他們一定會群起而攻之。

看到保安對楚陽的態度,胡芷依突然感覺到很解氣,幸災樂禍的看熱鬧。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怎麼?不想做我的生意?」楚陽面無懼色,眼神里又迸發出矍鑠的光芒。

這種帶著殺傷力的眼神,令保安們感覺到了壓力。

大廳里原本就空空蕩蕩,早上來的客人就楚陽和胡芷依。吧台前發生的一幕,把打掃衛生的保潔員嚇得紛紛躲避。大堂經理也從電梯里跑了出來。

「出了什麼事?」大堂經理是個三十歲出頭的小夥子,白白凈凈,來到人群外圍,對保安說道。

保安紛紛向兩邊退後,閃出一條路來。

露出人群中間的楚陽。大堂經理愣了一下,眼前這個髒的像乞丐一樣的人,確實和這裡的人群不在一個檔次。

「先生需要什麼幫助?」大堂經理說道。

「我們只是想洗浴,怎麼看我身上臟就不歡迎?」楚陽說道。

大堂經理笑道:「我以為是什麼事?小敏,給這位先生辦理一下手續!」經理又對身邊的一個小服務生說道:「你帶這位先生去二樓洗浴!」兩人答應一聲。

經理問道:「請問先生還有什麼事么?」

楚陽洋洋得意。「沒事了!」

楚陽裝的差不多了,也該是時候收場了。楚陽看著吧台上的零錢,服務員剛要伸手去拿。

「這位先生的錢今天就免了,我請客!」

「為什麼?」楚陽大感意外,問道。

「不為什麼?我只是覺得剛才對先生冒犯,有些歉意,補償一下。」大堂經理說道。眼神中落出一絲狡睫。

楚陽看著大堂經理的眼神,似乎隱藏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心中突然意識到這也許不是偶然。這裡不是慈善機構,沒有人會同情自己,萍水相逢的路人,會為自己買單,這很不尋常。

「偶,那我就不客氣了!」楚陽笑著對大堂經理說道。

胡芷依也頗感意外,站在一旁沒出聲。

「先生請自便!」大堂經理笑著轉身離開。

楚陽用詭異的目光看了胡芷依一眼,皺了皺眉。胡芷依會意地點了點頭。

楚陽一把抓起吧台上的零錢,服務員表情僵硬的看著楚陽。

「先生請跟我來!」

換魂新娘 楚陽抓著零錢,跟著服務生走進電梯。進入電梯之後轉身向外。面對著敞開的電梯門,大廳對面牆上鑲著玻璃鏡,反射出二樓的一個包廂里,一個人影站在窗前看著大廳里的一舉一動。

玻璃鏡是菱形組合,照射出來的人像重影,根本看不出這個人的體貌特徵。但是楚陽卻看到一雙眼睛通過鏡面看著自己。同樣無法分辨相貌,那是一張被鏡面分割成無數碎片的臉,楚陽瞬間感覺到了被監視的感覺。

電梯門緩緩關閉,阻斷了楚陽的視線。

楚陽的心突然變得沉重。

是偶然還是自己始終在對方的視線中?

電梯在二樓停下,男性洗澡是在二樓,再向上就是女浴池。

二樓的人一定是個男人。

電梯門還沒有完全開啟,楚陽一個箭步衝出電梯,憑藉著從鏡子里反射的位置,包廂就在距離電梯不遠的第二個高檔休息室。

這是一個集休閑洗浴於一體的洗浴中心,包廂是都客人單獨用作臨時休息的。仿古式的六角雕花木窗,裡面擋了一層紗簾,如果沒記錯,剛才鏡子裡面的人影,就是站在這個窗前。包廂里光線黑暗,從外面看不到包廂裡面的情況。

楚陽大跨步衝到包廂門口,一把推開包廂木門。

推開門的一剎那,楚陽愣住了。

包廂里空無一人,燈也關著,光線很暗,但是還不至於暗到看不見人。楚陽又仔細看了一遍包廂里的每一個角落。確定了屋裡沒人。

服務生匆匆忙忙跑過來。 服務生急匆匆追過來。

「先生你要找什麼?」服務生被楚陽的舉動嚇了一跳,臉色都不好看了。在他眼中,楚陽就是來搗亂的。心裡本來對楚陽就有反感,生怕他是神經病。剛一開電梯門,楚陽就發瘋了,任誰都會被嚇到。

二樓右手邊就是過道,過道邊上鑲著雕花欄杆。站在過道上,正好可以俯視一樓大堂。

楚陽沒理服務生,急忙轉回頭看向樓下大堂。如果這個人從步梯走出去,一定會經過大堂。

胡芷依坐在樓下休息區,看似悠閑,實則警惕的注意周圍人的一舉一動。剛才楚陽和胡芷依已經達成默契。因為大堂經理的眼神中,流露出一個重要信息。

……有人替楚陽交完錢了。

胡家窺心術,對付陰謀詭計,有絕對性的優勢。

誰家的崽掉了 然而大堂里寥寥數人,楚陽一眼就歷歷在目,根本就沒有鏡子里的那個人。

服務生的說話聲音有點大了,大廳里所有人都聽到了二樓的動靜。大堂經理剛好從步梯爬上二樓。看到楚陽站在過道里,顯然很意外。

楚陽看著一樓的胡芷依,胡芷依聽到二樓的聲音,也仰頭看向二樓。胡芷依搖搖頭。

楚陽眉頭緊鎖,好在臟不拉嘰的長發擋住臉,看不到他的表情。

「先生有什麼事需要幫忙么?」大堂經理笑嘻嘻地跑過來。

大堂經理的出現,楚陽感到意外。

大堂經理有電梯不坐,要走樓梯,這似乎難以理解。也許是這個人很勤快,喜歡運動。但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想讓楚陽知道他要上二樓。因為剛才他是剛從二樓下去的,現在又偷偷跑上來,難道不是有事要做嗎?

楚陽低聲問道:「這件包廂里的客人呢?」

大堂經理愣了一下,隨即又滿臉堆笑。「先生說什麼呢,這件包廂是閑著的,現在是早上,我們這晚上才會爆滿。」大堂經理說著話,把第一個包廂的門也打開讓楚陽看。裡面果然黑咕隆咚的,什麼都沒有。

楚陽又看了一眼樓下大堂,樓下還是沒有人出入,只是洗浴中心的服務人員三三兩兩的在四處活動,並沒有可疑的人。大堂經理說的沒錯,這裡早上根本就沒有幾個人進出走動。胡芷依正看著自己。

胡芷依輕輕搖搖頭。楚陽轉過身。大堂經理依舊笑意盈盈。

「你這裡有後門嗎?」楚陽問道。

大堂經理猶豫一下。帶著笑容的猶豫,是一種很奇怪的表情。「先生為什麼問這些問題,和生意無關的事,我可以拒絕回答的!」大堂經理笑裡藏刀,語氣與表情並不同步。

楚陽發現了這種特點,心中一驚,這個大堂經理經過心理訓練。看來從他這裡套出線索的機會不大。

大堂經理看到楚陽似乎變得不高興。立即話鋒一轉。

「先生不要介意,關於這裡服務的問題,您可以經管說,至於別的這我真無可奉告!」

楚陽笑道:「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后廚一定有通道,而且這座大樓消防通道也不止一條那麼簡單!」

大堂經理乾笑了幾聲。

「那是那是,你自己猜到了,也不算我多嘴!」

「沒事了,可能是我弄錯了,我先進去洗澡了!」楚陽說道。

「沒事我先去幹活了!」大堂經理恭恭敬敬地對楚陽說道。

楚陽覺得越來越不對。大堂經理是不是太閑了?而且這種地方,根本就不用對自己這種人這麼客氣。

楚陽轉身跟著服務生走向樓梯另一側。

大堂經理消失在二樓拐角。

因為時間不對,洗浴還沒正常營業。服務員把楚陽帶到單間。房間很小,但是一應俱全。

楚陽脫掉髒兮兮的衣服,跳進池子。池水溫度正好,楚陽撲騰一陣子,坐在池子邊上想著剛才的事。

大堂經理受過反心理誘導訓練,想從他口中掏出線索不容易。看來今天是碰巧進了賊窩。怎麼才能撬開他的嘴哪呢?

池水冒出氤氳霧氣,楚陽用手輕輕撥弄,濺起一點水花。水花四濺之時,霧氣騰騰。既然抓住馬腳,再難也要從他身上找到線索。

楚陽在浴池裡泡了很久,胡芷依獨自坐在大廳里,二樓從楚陽上去以後,就變得很安靜,連服務生都沒上去。大堂經理也沒再下樓。

楚陽從浴池出來,汗蒸房空曠無人,楚陽也沒心情享受這些。直接找到服務員,問清楚大堂經理的辦公室在哪裡。

楚陽洗完澡,頭髮用布條攏在頭頂,扎個小辮。俊俏的臉初有外形,連鬢絡腮的鬍子也不像開始那麼髒了,整體打扮頗有文藝范。

楚陽敲開了大堂經理辦公室的門。大堂經理正坐在電腦前忙著什麼。看到楚陽推門進來,大堂經理愣住了。

後宮無妃 楚陽看著大堂經理,微微一笑。

「楚先生請坐!」

楚陽也不客氣,坐在沙發上。

「楚先生還有事么?」大堂經理站起身來,倒了一杯茶,端著茶水走到楚陽面前,微笑著說道。

「楚先生,先喝杯茶!」

楚陽心裡突然一震。「你剛才叫我什麼?」楚陽犀利的目光直掃大堂經理的眼睛。

「偶,楚先生不對么,我剛才看到你的登記信息,記得是楚先生!」大堂經理狡猾的笑容里隱藏著一點點緊張的表情。楚陽是何許人也,最善於捕捉細小的信息。

楚陽撇嘴一笑,嘴角微微上揚。「我記得在樓下你根本就沒看我登錄信息,轉身就走了!」

大堂經理不慌不忙的解釋道:「我的記性很好,不會錯的,我確實看到了!」

楚陽壞笑著:「你看到了什麼?」如果有人沒事查你的信息,那這個人絕對有目的。

大堂經理笑容還在,只是有點僵硬。額頭滲出一點細微的汗珠。

「我-確實-看到了啊?怎麼有什麼問題么?」

「你們平時都是這麼查看客人信息的么?」楚陽看著大堂經理,慢慢收斂笑容。

「這個么……我只負責檢查他們的工作,順便看看!」大堂經理說道。

這麼簡單的謊話,楚陽怎麼會相信「說吧,是什麼人你這麼做,有什麼目的?」

楚陽知道誘導他並不會有任何的效果,和這種人說話一定要單刀直入。

雙方都攤牌,讓他知道沒有掩飾的必要了,所以楚陽直奔主題。

大堂經理笑容已經完全僵硬。轉而變得一臉無奈。

「哪有什麼人什麼目的?我不懂楚先生在說什麼?」大堂經理連連搖頭。 不論楚陽如何說法,大堂經理就是死不承認,楚陽也沒有辦法。

不過就算從他口中套不出話來,楚陽也有了新的線索。只要對方暴露的越多,自己掌握的線索也就越多。

楚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安溪鐵觀音,香氣濃郁。

楚陽喝著茶水,順便瞄了一眼大堂經理的胸牌。上面寫著唐勇。大堂經理名字叫唐勇。楚陽暗暗記下這個名字。

楚陽說道:「我有一個大膽的推斷,不知道唐經理有沒有興趣聽聽?」

唐勇一臉為難的樣子:「我真的很忙……」

楚陽說道:「我知道唐經理貴人事多,不過區區幾句話,也耽誤不了多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