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向幽蘭:「幽蘭去吧,不用擔心我。」

說吧瞬間消失在了這裡,這一幕就出現在接引使的面前。

接引使大驚:「好快的速度!」

幽蘭等人並不驚訝。

「幽蘭妹妹你看你那小情人都不管你了,還是跟姐姐去逛街去!」泗璇琪見凌浩離開,誘惑著幽蘭。

幽蘭見凌浩離開了,也是無奈只好隨著泗璇琪去了,雖然她擔心凌浩,但是她也覺得應該給凌浩一些空間。

一處比武之地,一身材壯碩之人面前站著一瘦小之人,那瘦小之人一生華貴衣裝,長相頗為俊俏,他正是司徒盛傑。


來到這涵雪城的第一次比武,他很興奮,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這進步后的實力有多麼強大。

他體內的靈物天罡神風已經蠢蠢欲動了。

「小子可別怪我沒告訴你,我去年就已經是通天境三重的實力了,看你這細胳膊細腿的小心我的拳頭。」那壯碩大漢說著,語氣中不屑之意明顯至極。

「試試看就清楚了!」司徒盛傑雙眼戰意濃厚,體內天罡神風呼嘯而出,帶起陣陣風之波動向著壯碩大漢攻去。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司徒盛傑哪一處的戰鬥已經開始了,那魁梧大漢確實厲害,身體上每一處都好似武器一般,堅不可摧且擁有巨大無比的力量,及時司徒盛傑有天罡神風也奈何不得。

而在另一處,泗洪俊尋找著他的對手,起初有一人看他實力弱小想找他切磋,結果卻被泗洪俊給打斷了手指,這才離去,要不是泗洪俊手下留情,被打斷的可就不止是手指了。

「那裡!很熱鬧,是不是有人在進行比武。」泗洪俊雙目凝視著不遠處的一處人群圍觀的地方,那裡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和實力微弱的武者,在其中又兩人正在激戰。



泗洪俊走了過去,他現在對於戰鬥可謂是「饑渴難耐」了。

過去后,那裡面的戰鬥他盡收眼底,果真!是兩個高手在切磋,他們的每一招都蘊含著強大的意志波動。

兩人激斗開始沒多久,但是攻擊確實絲毫不留情,招招都是沖著要害打去的。

那一名身穿紫袍的青年實力了得,與他對面那中年人激斗的簡直不封上下,但是由於戰鬥經驗的差距,那青年也是迅速敗下陣來。

「爹,孩兒輸了。」青年開口,話音剛落,讓眾人驚愕不已。

這中年人竟是他爹。

不過這驚愕並沒有持續多久,那中年人放鬆下來后,他全身的實力陡然爆發,這時眾人才明白,原來剛才這中年人一直是將實力壓制下來和青年戰鬥。

「雪昆,你做的很不錯了,必去你哥哥你都是要強上不少。」中年人誇獎道。

青年摸著後腦勺一笑,這些年來的努力確實沒有白費,苦修十年終於追上了那造人背後指脊梁骨的惡霸哥哥。

他和他哥哥雖然都是一家人,但是卻是同父異母,他的母親早些年生下他后便死了,所以這惡霸哥哥仗著他無依無靠一直來欺負他,始終不肯罷休。

每每被他這惡霸哥哥打后,就算是他爹也是不管,沒辦法,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的父親也沒辦法管,所以只好將他送入鄉下去。

不過,他並不放棄,他得奇遇,修武氣,最終變得強大起來,將他那惡霸哥哥給狠狠的揍了一頓,當時他侯馬還給他爹告狀說:「你看你這兒子,成天欺負我兒子不說,這次竟然把我兒子給打傷了!我建議你還是將這不顧手足之情的逆子給趕出家門吧!」

他的后媽當初說這番話的時候可是當著他的面說的,指著他的鼻子,但是他爹看他天賦了得,所以根本沒關那賤婦之言。

「這次可算是揚眉吐氣了。」青年心中舒暢無比,轉身便要和他爹離開。

「小子!等等,和我切磋一番如何!」

這時,泗洪俊跳了出來,手中握著在荒蠻王朝一處寶地找到的「玄鐵金剛棍」吼道。

青年轉身,眉頭微皺,竟然有人敢挑釁他。

青年的父親也轉身打量著泗洪俊,眼睛一亮:「骨骼,脈絡竟然宛如先天,是一練武奇才!看來這人實力應該很強,讓他和雪昆切磋切磋也好搓搓雪昆的銳氣。」

中年人心中已有了打算,說道:「雪昆去和這小兄弟切磋切磋,我看這小兄弟實力不凡,正好可以讓你和他人較量較量。」

雪昆一聽,有些驚奇:「他?實力不凡,比我還小!也好,今天我戰意衝天,就和你較量較量!」

雪昆從葯中抽出長劍,指著泗洪俊。

泗洪俊見勢手中玄鐵金剛棍握的更緊了,力量之意志瀰漫全身,就連頭髮都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給沖了起來。

「力量之無敵,我身以力鑄造,力量金身!」

泗洪俊心中默念著一口訣,這是他家族祖傳口訣,用天生神力之體來施展這一口訣力量絕對是無比強大,可瞬間將戰鬥力提升一倍!

見泗洪俊氣勢突然壯大起來,雪昆有些驚訝,手持長劍的架勢一變,直接出手,奪得先機。

「不動如山!」

泗洪俊沉重的聲音在心中響起,雙腳緊扣地面,玄鐵金剛棍揮舞著,防守者那一道道四面八方來的劍光,宛如一金鐘籠罩,無絲毫破綻。

力量金身的強大就在於此,能攻能守,守如金鐘,攻如巨錘,無比強大。

「好厲害的龜殼子!我的劍如此之快竟然攻不破!」雪昆心中暗道,眼前這人防禦實在是讓他驚駭!他的劍可是已經快要追趕上他爹的,速度之快可以再涵雪城排的上號。

「好厲害的防禦,力量之意志……看來此子是天生神力。」那中年人在一旁看著泗洪俊厲害的防禦驚嘆著,分析著。

這時,那一道道劍光依舊閃爍在泗洪俊堅不可摧的防禦上,那宛如金鐘般的防禦根本就不是那劍光能夠刺穿的。

泗洪俊一次次揮舞著手中的玄鐵金剛棍,力量金身的可攻可守,防守時他的消耗並不大,只是多耗費點心神而已。

「你只會躲在這龜殼子里嗎?有種出來和我一戰!」雪昆是在是對這金鐘防禦沒辦了,吼道。

「出來?你在開玩笑,自己攻不破?呵呵,看來你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嘛!難道是我眼花了?」泗洪笑著,挑釁這雪昆,他之前可是看見雪昆施展出一招,威力驚人可以直接破開防禦讓他重傷的。

「好小子!看來是你逼我的。「雪昆表情陡然一變,額頭上的血管都在此刻變得緊繃起來。

一道道氣流在雪昆的周身盤旋,那是劍氣,劍道意志大成后才會出現這宛如實質般的劍氣,一旦出現劍氣那麼就意味著劍道意志達到了七重以上,恐怖無比,凌浩現在就在這一層次的邊緣,不過在劍傷與這雪昆依舊有些差距。

泗洪俊看著這一道道實質般的劍氣,心中微驚,好傢夥,這小子是個練劍天才,劍道意志上竟然比凌浩都要厲害。

「看來我得用全力擋下這一招!」

裝備滿配玩種田

「力量之金身,我身以力鑄造,力量金身!」

口訣脫口,但是這一次的氣勢竟然和那之前的防禦天差地別,宛如重鎚,攻擊的氣勢陡然可見。

「動如驚雷!」

泗洪俊口中默念,那雪昆周身一道道劍氣已達到鼎盛,突然爆發開來。

「雪天九劍破,第一式,劍氣破!」

雪昆口中爆喝,劍氣凝聚為一恐怖雪蟒,全身冰晶之色,帶著凌厲劍氣直接轟向泗洪俊的金鐘防禦。

「驚雷鋼錘!」

泗洪俊深吸一口氣,那玄鐵金剛棍彷彿變作一柄巨大鎚子,帶著陣陣雷鳴之聲以極快的速度與雪蟒撞擊在一起。

「轟!砰!砰!」

半空中,兩道力量相撞產生的音波在涵雪廣場上散發而出,兩道力量勢均力敵,不相上下,最後相繼消散了。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在吳江臨死用盡全力捏碎手中的那塊黑色玉符之時,在青雲鎮中一處裝飾豪華的有些過分的賭坊內,一位吊兒郎當的中年人,正單腳踩在一旁的椅子上,對着正要開啓的骰子點數,不住的吆喝着。

突然這位中年人感受到了一絲靈魂印記消失的訊息,身體微微一震,暗道:“這是誰啊?死也死得不是時候!掃興!”

“哎、我說你還玩不玩?不玩趕緊讓開、別在這佔着茅坑不拉屎!”一長相猥瑣的賭徒見他半晌沒有反映,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你說什麼?我耳背沒聽清、你再說一遍?!”中年人冷漠地問道。

“怎麼?沒聽清!你給爺我聽好嘍、我說你丫不玩、別在這裏佔着茅坑不拉屎!”

“哦、那你就拉吧。”中年人伸手拍了拍賭徒的肩膀、輕輕地說道。

周圍的一些賭徒也被這邊的動靜吸引的看了過來,卻不想這個中年人只是一個軟蛋,就那麼簡單的說了兩句,讓準備看熱鬧的這些賭徒不由得發出一陣切聲!

Www_ ttκΛ n_ ¢ ○

而中年人則是直接把這些賭徒的切聲無視了,就那麼懶散的邁着八字步和大爺一樣晃盪着往外走去。

就在這個中年人走後的一會,那個站在原處被中年人伸手拍過的長相猥瑣地賭徒沒有任何徵兆的癱倒在地,一陣抽搐過後,陣陣惡臭飄散開來,當有的人忍住惡臭走過去細看時,才發現這人已經沒了聲息。

“不知死活的東西!還從沒有人在我張力面前說過這話,丫不是找死、是幹啥?!哼!”張力依靠在賭坊的門口輕聲唸叨着。

張力眼中冷光一閃,尋思到:“這丫是誰啊?嗯這股氣息應該是在這青雲鎮之外,既然趕上了,那我就去看看、到底會是那個不要命的傢伙,敢殺我‘森羅殿’的人!”

這張力想到這,便動身循着這股玉符當中的靈魂印記、最後所散發出氣息的地方行去。

青雲鎮外

張小花在對着死去的吳江嘟囔兩句後,向蕭青山問道:“嗯?怎麼了蕭兄弟?你說是什麼啊?”

“張大哥你看剛纔這個吳江臨死之時,捏碎了手中的那塊玉佩,好像有些個古怪,我從中感覺到了一絲靈魂印記的波動,據我推測這應該是傳訊所用的、只怕一會還有強敵來犯!”蕭青山沉聲說道。

張小花聞言後沉默片刻,張口說道:“難道是說這吳江還有幫手?!”

蕭青山聳了聳肩膀着對張小花說道:“是福是禍躲不過,如果真是有幫手、那又如何?我接着便是!”

張小花還未答話時,便從原處傳來一道懶散的聲音:“吆喝、說的倒是挺簡單、就怕你接不住!!!”

蕭青山皺着眉頭,聽着這道遠遠隨風傳來的聲音,伸出手阻止了張小花的發問,同時一絲靈魂之力從腦海中往外擴散而去,探尋着發出這道聲音來路。

“嗯,不錯、不錯,很純淨的靈魂之力,不過你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一點!”一道聲音在蕭青山耳旁響起。緊接着一道遠比蕭青山的靈魂之力要強上很多的一陣靈魂威壓猛的向蕭青山襲來。

嗡的一陣響聲,蕭青山只覺得腦海中發出陣陣的轟鳴聲,差一點便跌倒在地,瞬間過後,蕭青山連忙穩住心神,見一旁的張小花,正滿是疑惑地緊盯着自己,語氣着急的說道:

“張大哥、一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找準時機,趕緊撤、我去把他引開。”

張小花緊張的問道:“怎麼了蕭兄弟?你說明白一點啊,難道你我兩人還收拾不了他嗎?!”

蕭青山苦笑一聲後,對張小花說道:“張大哥、這次怕是真不行,來的這人應該是武宗級別的修煉者、沒必要硬拼、能走一個是一個!”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撿個總裁做老婆 、去走黃泉路吧!”張力邁着懶散的步子出現在蕭青山、張小花的眼前,沉聲說道。

“憑地張狂!你都快比上我了,話不要說的太滿、容易閃着你那老腰!”張小花不服氣的說道。

然而張力,並沒有理會張小花,隨意的一揮手, 第一道派魔導師!

緊接着一雙眼睛上下的打量着蕭青山,尤其當看到蕭青山手中的黑色巨劍時,眼中更是發出一道道貪婪的神色;連連張口說道:“不錯、不錯。”

蕭青山看着張小花被他這麼隨意間便放倒在地,確定張小花沒受到多大傷害,這才放下心來,同時見他緊盯着自己手中的黑鐵巨劍,暗道一聲:

“不會是惦記上我的黑鐵了吧,哎呀、眼觀不錯,哎、財不外漏、財不外漏!我大意啊”

在張力打量蕭青山的同時、蕭青山也在打量着這個突如其來的張力,只見對面的張力,一身普通的褐色長袍,身材稍胖,一張國字臉,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懶散的氣息。

張力仔細觀察了一番蕭青山後,往地上的那具屍體上看去,這一看是他有些驚訝,心裏想到:

“這不是吳江那小子嗎,怎麼會在這裏?我記得吳江這小子是從來都不會離開齊彪身邊的,難道是有什麼事情?沒聽說啊,嗯、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老齊,不過等我先把這來人收拾了再說,這可是個天大的人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