斌子此時也湊了過來:「哥,這林漠我認識,就是一個職校都沒畢業的學渣。」

「連學歷都沒有,怎麼當的醫生?」

「上學那時候,他就只會吹牛。」

「這種人,根本信不過。」

「針灸這種事情,可不是小事。」

「稍有不慎,那很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創傷啊。」

范叔兒子連連點頭:「是啊,爸,這……這不能亂下針啊。」

「要不,咱們再找別的醫生問問?」

范叔惱怒:「你懂什麼?」

「我絕對信得過林主任!」

范叔兒子也很堅決:「爸,我就信不過這個人!」

「現在都是現代化治療了,全都是西醫,哪還有人用針灸啊?」

「這關係到媽的身體,我可不能由著你亂來啊!」

范叔惱怒:「你……」

斌子連忙道:「范叔,哥,要不這樣吧?」

「讓我三姨先試試,看看效果如何?」

「如果這小子沒本事,那就不讓他給阿姨治療了。」

「如果有效,再讓阿姨治療,這不就行了?」

四周眾人聽著這話,都有些鄙夷。

這斌子,可真夠混賬王八蛋的。

為了巴結范叔一家人,竟然不惜讓自己三姨去冒險。微信搜索¤秀美閱讀¤,清爽無廣告,更多完本好書。

這樣的話都能說得出口,簡直讓人不齒。

范叔皺起眉頭,他對林漠是完全信任。

但是,兒子的堅持,讓他也沒辦法。

「林主任,實在不好意思。」

「我這混賬兒子,真的不像話。」

「我也拗不過他!」

「要不,您先給小五娘看看?」

范叔尷尬地道。

林漠平靜點頭,他能看出范叔兒子對自己的不信任。

他轉向小五母親:「阿姨,我先給你治療吧。」

小五母親倒也乾脆,立馬走了過來:「行啊。」

「林漠,讓你受累了。」

林漠剛要動手,斌子突然道:「大家都看好了。」

「我三姨現在好好的。」

「一會兒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大家都給做個證,免得這小子不認賬了。」

眾人紛紛點頭。

小五母親無奈道:「斌子,你說啥話呢?」

「林漠這是在幫我呢,你……你怎麼能這樣對他?」

「林漠,你別生氣啊,讓你受累了!」

林漠輕笑:「阿姨,你不用跟我客氣。」

「好了,你先躺著,不要說話了。」

小五母親閉上眼睛,林漠拿出七根銀針,略微停頓片刻,突然雙手如飛,將這七根銀針全部刺在小五母親身上。

四周眾人都看懵了,七根銀針,林漠幾乎是在一息之間刺進去的。

速度之快,簡直讓眾人都沒能反應過來。

先不說能不能治病,單單這一手,也足夠讓人驚嘆了。

這七根銀針刺在小五母親的面部,眾人只看到小五母親面色脹紅,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頭部似的。

此時,林漠拿出裡面最粗的一根銀針,輕輕在小五母親的鼻子里刺了一下。

瞬間,小五母親鼻子里鮮血湧出,流了很多。

小五和父親都嚇呆了,急道:「這……這怎麼流鼻血了?」

斌子則趁機大叫:「喲,林漠,你把我三姨怎麼了?」

「這流血不止,你這什麼狗屁醫術?」

「我第一次聽說針灸會流血的,你果然是個江湖騙子!」

「報警,報警抓這王八蛋!」

范叔驚愕,他兒子則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爸,看到了吧。」

「我就說了,這針灸,屬於過去的迷信,完全都是騙人的。」

「針灸哪能治病啊?」

范叔兒子撇嘴道。

范叔一臉懵圈:「不可能啊?」

「林主任的醫術很高明啊,這……這怎麼回事?」

就在眾人慌作一團的時候,小五母親卻突然擺手:「別……別著急,我沒事,我沒事。」

「哎喲,我怎麼感覺,自己腦袋一點都不昏了。」

小五瞪大了眼睛,自從母親腦出血之後,她一直說腦子昏沉沉的。

現在,竟然不昏了? 「第一天上班,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林懷塵在看到葉清進來報道后,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情緒似乎不太好。

「沒,只是在生氣蕭嶺又壞了我的好心情。」葉清的確不太高興,蕭嶺在她眼裡也算是被自己一手帶起來的「二哥」,但相處了十年,沒想到這小子關於自己的家室仍一點不透露就算了,主意還這麼正,要出國留學都不說一聲。

「也就是說,你今天來我這裡實習,心情很不錯?」林懷塵根本沒在意蕭嶺做了什麼,反而先將注意力放在了其他地方。

葉清挑眉,看到男人一本正經的神情,但她總覺著林懷塵說這話是故意的:「……天氣晴朗,當然開心。」

「你明明喜歡陰天。」林懷塵垂眸,一邊說著一邊翻開自己的文件夾,「因為不曬,好睡。」

提起這個葉清就生氣,她這一世非常認真的早睡早起,但身高還是跟上一世一樣。

「好了,既然來上班,那些話題就留到午休再說。」林懷塵首先轉移話題,將手裡的文件夾推了出去,「這裡有個投資,需要你來做。」

葉清有點好奇地接過,翻看了幾眼:「我還以為實習助理要做的是安排會議端茶倒水,這麼重要的事情要交給我這個新人嗎?」

「如果只是做那些瑣事,你也不會來的。」林懷塵拿著鋼筆,簽了一張支票遞出去,「投資金額是這些,因為只能贊助一支隊伍,你要好好篩選。」

葉清的辦公桌被安排在林懷塵辦公室的外面,不過男人的新辦公室是半玻璃的,一抬頭就能看到外面的員工。

完全不能摸魚的葉清拿著資料準備走出來,卻正好撞上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推門進來:「林懷塵,你——」

男人見到葉清,先是嗤笑了一聲:「喲,這麼快就找上小蜜了,看樣子你在南方待這小四年終於開竅了?」

林懷塵的眼睛微眯了下,似乎有些不悅:「林經理,在新人面前,不用表現得那麼沒下線。」

來人正是策劃部經理林正德,也是林懷塵的堂兄。

葉清倒是知道這麼個人,上一世見過幾次,所以現在也能認得出來。這兩人之間的矛盾她覺得還是不聽為好,於是低著頭準備出去。

但林正德在看到葉清懷裡文件的標籤和她手裡的支票后,突然拉住了葉清的手臂:「等等,你為什麼拿著這份資料!」

葉清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拉了個踉蹌,差點沒直接坐在地上。

林懷塵立刻就站了起來,眉頭微微皺起:「放開她,這是我的決策。」

「你的決策就是讓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做我們部門的工作?」林正德沒有放開手,還想要強行拿走葉清懷裡的文件。

這時林懷塵已經走到了兩人身邊,他一邊擋開林正德的手,一邊扶住了葉清的背:「你是策劃部的,又不是投資部,你以為我會把錢放到你手裡讓你中飽私囊?」 太多了,神虹萬千,從星海中各處虛無起,橫貫了無數萬里時空!

有仙樂陣陣,有話語灑落,並伴隨著各種霞光等,此條支路像是被神話,太耀眼與璀璨,只說此時之威,怕是蓋過了諸多主路片段。

「誰讓天銘記,破例打開了那可化凡入聖的龍池?」

有人未至,但這種喝問聲率先出現在支路上。

很高傲,這種語氣像是上級在逼問下級,又像是威嚴的法官在審判大惡,帶著不可置疑的威嚴。

「有這種能力破例打開了那龍池,有資格成為本將的戰友,我大可以向主上引薦,讓你成為一部。」又有人開口。

這是一個穿著一身鐵鎧的,臉色發黑的男子,鷹鉤鼻,死魚眼。

「到底是誰,速速出來,吾等都想見見能在真君三千年後讓化龍池在開的存在,究竟是何等的威風與氣派。」

又有喝問聲從神橋上起。

林凡當然聽聞,但沒有去理會。

說到底,這些都只是那些至強的追隨者而已。

若以自己的身份去與他們計較,未免顯得跌份,當然,也在這一刻,林凡突然覺得,哪怕是在這成神路上,也不能單打獨鬥,需要有些部下。

他看了一眼一劍西來,而後又看向顧北。

兩人都顫顫。

最後林凡卻是微微搖頭:「有點弱了,為兵可,為將不行。」

一劍西來與顧北差點被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