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天翻過一座大山,正想站在高處,仔細看看哪裡有參天古木的影子,卻聽到了山谷深處傳來了戰鬥的氣息,而且戰鬥的雙方實力非常強悍。

「看來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不知道是何人?不會是那少帝和小至尊吧!」喃喃自語了一番,他立即隱匿起氣息,悄悄地向著大戰的地方奔去。

潛行了數百里,他才釋放出神識,蔓延而出,看到了激戰的場景。

山谷深處,一男一女正在全力激戰,男的一身白袍,英俊瀟洒,氣宇軒昂,不過,眼眸中卻閃著一絲陰沉。


此人虛靈十重天初期的境界,但戰力之強,在青年一代中,除過宇文天自己,他還想不出誰有這樣的實力。

當然,那些之前與自己一樣的天才,幾月不見,估計也有進步,或許有了這樣的戰力也說不定。

而那女修,身材絕妙,膚若凝脂,眸若秋水,媚態誘人。

她似乎不是人族武者,看不透其具體境界,但其戰力,與這白衣青年不相上下。

看了這女子一眼,宇文天差點被其身上的媚惑氣息給迷住了。

「好個狐狸精啊,這簡直讓男人犯罪啊!」

而在兩人戰場的不遠處,還有四道身影佇立著,這四人,都是頂尖高手,氣息只比這激戰的二人弱一點。

在靠近宇文天這一面,距離戰場不遠處的地方,一株十丈高的古樹挺立著,上面掛著十枚黃燦燦的梨狀果子,散發出濃郁的靈氣和香味。

而其中有兩枚果子,比其餘的顏色要深很多,香味也比其餘八枚要濃郁一些,隱隱有光澤閃現,這是要成熟的跡象。

「土梨果!運氣這麼好,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五階靈果!」看到這果樹和靈果,宇文天的眼睛亮了。

看到這一幕,宇文天大概猜到,這兩人是在爭奪兩枚土梨果的所有權,至於其餘四人,如果不是這兩人的扈從,便是不敢上前爭搶的武者。

雖說樹上有十枚土梨果,但是即將成熟的只有這兩枚,其餘八枚,看著跡象,至少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成熟,估計可以等到下一屆試煉了。

「看這跡象,估計再有一個時辰左右,兩枚土梨果就徹底成熟了吧!」看了看那黃燦燦的土梨果,宇文天欣喜不已,神識移到激戰的兩人身上,嘀咕道:「打吧!好好打!這兩枚果子就歸我所有了!」

他將自身的氣息隱匿到極致,夜冥聖衣的加持,即便是頂尖高手,不仔細探查,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激戰仍在繼續,戰鬥雙方興奮,觀看的人緊張。

白衣青年身上氣勢一震,一掌拍出,幻化成一隻二十丈大的手印,散發著濃濃的毒霧。

絕美女修身形一閃,身後出現了一道九尾天狐的虛影,恐怖的氣勢阻擋了毒霧的蔓延,她縴手飛舞,在虛空畫出了一道繁複的印記,瞬間形成了一道銀白色的九尾天狐影子,沖向了巨大的毒掌虛影。

!! 兩者一碰,瞬間崩散,能量向著四周蔓延,那圍觀的四個武者,立即遠避開來。

「毒無極,你的毒功看來也不怎麼樣嗎?」那絕美女修懸立當空,巧笑嫣然,極具媚態,比蒙面女子和霓裳還要恐怖,美眸看著一臉陰沉的白衣青年,笑道。

她的聲音如同她的外面一般,媚惑的力量十足。

宇文天看到這女子及其身後的異象,猜測其身懷九尾天狐的血脈,如果不是九尾天狐,便是九尾天狐祖先與人族結合而生下的後裔,屬於人族,卻有著九尾天狐的血脈傳承。

九尾天狐是傳說中的頂尖妖獸,有段時代,百族將它劃分在神獸的行列,與通天神猿一樣,它們在妖族中都是頂尖的族群。

只不過,它們要比通天神猿異族旺盛許多。

天生媚骨,便是九尾天狐的血脈傳承之一,她們一族中的雌性,化形之後,有著傾國之姿,美艷無雙,迷倒眾族,是妖族中個分族青年理想中的聯姻對象。

即便是有些人族勢力,也對九尾天狐一族垂涎不已,希望後代能夠聯姻。

這個女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九尾天狐後裔。

「哼!胡媚兒,你別得意!等本公子抓住你,一定要好好寵幸一下你的!到時候你可不要求饒!」毒無極陰沉著臉,身上的真元滾滾翻湧,毒氣蔓延,大聲喝道。

「奴家可不怕你!你想要抓住我,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胡媚兒輕輕一笑,身上的媚功不曾散去,道:「奴家可還記得,在奴家媚功的媚惑下,某人醜態盡出,差點迷失了!」

「啊!閉嘴!本公子要玩死你,然後製成屍孌,享用千年!」毒無極似乎被胡媚兒刺激到了,大聲嘶吼著,身形一閃,衝殺過來。

「哈哈哈!如果你有本事的話,奴家任憑你處置!」胡媚兒身形一閃,避開其鋒芒,眼眸秋水蕩漾,柔聲道。

「殺!」毒無極怒不可遏,唯有一次次地出狠招,與胡媚兒纏鬥在一起。

整個戰場上,除了戰鬥的轟擊聲,就剩下毒無極的怒吼聲和胡媚兒的媚笑聲。

激戰不斷,不到一個時辰,土梨果樹瞬間散發出奇異的香味,迅速向著四周蔓延而出,周圍百丈之內天地靈氣迅速聚攏過去,將整棵靈果樹籠罩起來了。

「果子成熟了,靈氣散后,便是採摘的時機!」看著這一景象,宇文天心中一喜,此時的他,距離土梨果樹一百二十丈,比激戰的二人距離果樹要近一些,佔有一定的優勢。


「土梨果是我的!你就不要妄想了!」激戰中的胡媚兒,時不時地刺激著毒無極,想要讓其心神失守。

「哈哈哈!小狐狸精,你別異想天開了,兩枚果子都會是我的,你連一個果核都拿不到!」毒無極怒極而笑,大聲喊道。

「我說毒無極,以我實力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要不,我們一人一枚,這樣誰也不吃虧,你看怎樣?」胡媚兒一邊輕聲細語,一邊全力激戰。

「想法不錯!我答應了!」毒無極似乎沒有絲毫遲疑,一反常態的答應了。

但是,二人心裡清楚,恐怕在採摘土梨果的那一刻,彼此都會出殺招,置對方於死地,獨佔兩枚土梨果。

二人雖然口頭達成了一致,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停滯,反而是更用力攻擊了。

土梨果成熟,需要吸收大量的天地靈氣,這個過程,只需要百息時間。

「轟……轟……」

忽然將,山谷微微顫動起來,彷彿地底下有龐然大物出來了,又似乎絲毫遠處有巨大凶獸趕來。

宇文天神識一戰,面色微微一變,發現百裡外有凶獸從深處趕來,有六級的存在,更多的五級巔峰,差不多有幾十隻。

這樣的群體,對宇文天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以他目前的實力,是無法抵擋住這麼多凶獸的攻擊的。

「怎麼回事?」遠處的幾人也發現了異常,停止了戰鬥,一臉凝重地看向山谷深處。

「靈果成熟,氣息外散,引來凶獸爭奪!」胡媚兒收起了戰鬥時的媚態,輕聲道。

瞬間,六人的臉色變了,如臨大敵一般挺立場中。

「怕什麼?最多也只是六級中期的凶獸而已,雖然我們殺不死它,但我們想要逃,它確實奈何不了的!」毒無極不屑地掃了一眼眾人,開口道。

幾人沉默,不再說話,氣勢調整到了最佳點,一邊注意著靈果,一邊提防著凶獸。

「噔……噔……」

蹄聲越來越清晰了,眾人的視野中出現了凶獸的影子,一隻六級凶獸領先,後面跟著幾十隻比較強大的凶獸,奔騰而來,距離六人也只有五百丈的距離。

而這時,土梨果樹周圍的天地靈氣已經被兩枚成熟的果子吸收了,漸漸顯出形來。

六人立即察覺到,眼珠子一轉,齊齊轉身,掠向了土梨果,兩百丈的距離,在快速縮短著。

只是,但他們衝進土梨果百丈之內的時候,便看到一道黑影出現在果子旁邊,大手一揮,兩枚土梨果不見了蹤影。

「大膽!留下土梨果,不然,死!」最先出聲的是毒無極,他還沒有看清來人的樣子,便怒吼而出,毒功施展出來,轟殺而去。

「留下土梨果!」胡媚兒卻是一臉的笑意,柔聲喊道,她已經施展了媚功,眼眸中秋水蕩漾,卻蘊含著一絲殺意。

六道身影疾掠而來,宇文天面色微凝,根本不敢停滯,轉身飛逃。

這六個人中,毒無極和胡媚兒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都有與他相差不大的戰力,再加上四個實力較強的高手,他必敗無疑,動作稍有遲緩,會飲恨當場。

而且,最讓宇文天忌憚的是,身後那群恐怖的凶獸,它們的數量正在不斷增加著。

「轟……」

一道道恐怖的攻擊只身後傳來,幾十丈的距離,宇文天自然難以倖免,不過,他硬生生承受下來,將速度提升到自己的極致,連連變換位置,掠向另一處山谷。

「留下土梨果!不然叫你出不了浴血城!」

「快停下!我保你無恙!」

……

宇文天哪會相信這些人所說的話,拚命地飛逃著。

漸漸的,他遇到了一些試煉者,這些人看到宇文天飛逃,都感覺很奇怪,疑惑不已。

「咦?這不是那個裁決者嗎?怎麼跑的這麼快?」

「不錯!他是裁決者!他不會是招惹到什麼強大的凶獸了吧?」

「啊?這樣啊!那趕快跑!連裁決者都懼怕的凶獸,定然是著試煉場中最頂尖的凶獸之一!趕快跑,不然來不及了!」

「……」

看到宇文天飛逃,眾人疑惑之後,分析了一番,便緊跟其後,向遠處奔去。

「咦……不對啊!後面追來的是武者!」

「啊!真是武者!那是……毒公子毒無極!」

「不錯!正是毒公子毒無極!還有那個女子,是九尾天狐胡媚兒!」


「天啊!兩大絕強者追殺,裁決者到底做了什麼事了,引來了這麼恐怖的敵人?」

這時候,凶獸群奔騰而來,眾人開始變色。

「是六級凶獸!天啊!怎麼能把這傢伙都引來了!」

「發生獸潮了嗎?看樣子都是沖著裁決者而去的!」

「偶像啊!連被追殺都這麼霸氣!」

……

「快追!聽說裁決者手中有五階靈果!」

「什麼?五階靈果?天啊!怪不得連六級凶獸都引來了!」

「追!爭搶靈果,趁機斬殺裁決者,揚我威名!」

「……」

很快,在被追殺的過程中,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宇文天身上有五階靈果,齊齊緊追而來。

有些獲悉情況的試煉者,在宇文天飛逃路線的前面,所以,避免不了一戰的。

不過,宇文天知道情況緊急,能避開則避開,避不開便出手,一次迎擊,給自己創造逃脫的機會。

所以,追擊了十來個時辰,凶獸都放棄了,因為它們看到了大片的武者,便將注意力轉移過去,捕殺武修去了。


但是,宇文天身後依然還緊跟著上千名試煉者,其中就有胡媚兒和毒無極。

此時的宇文天,受了不輕的傷,這些傷,都是他無法避開而硬承受下來的。

雖不致命,但卻影響他的戰力。

識海中菩提樹輕輕搖曳,修復著體內的創傷。

宇文天變緩的速度,再次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