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秦天抱抱拳,拓跋無畏也扭身而去,說實話,經歷了這樣的一幕,秦天倒是對拓跋無畏高看了幾眼。

目送二人離去,秦天面色恢復了冷淡。

不一會兒,有夥計上菜,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味,一時,秦天不由食指大動,拿起筷子品嘗起來。

忽然,他心中一動。

超痞兵王 似乎赤兒也是個吃貨,於是,他又將部分菜肴挪移到山河珠內讓赤兒享用。

果然,赤兒無法擺脫美食的誘惑,放棄修鍊,大口朵頤。

一頓飯吃完。

秦天悠哉悠哉的離開了龍鳳閣。

只是剛走出一段距離,就被人截住。

「秦天,敢與我在斗天台一戰嗎?」

流蘇冷冷的注視著秦天。

秦天輕搖頭:「有那個必要嗎?其實拓跋學長說得對,我們之間又沒有血海深仇,真要算起來,在第一重神域我可是被你坑得夠慘,我都沒有仇恨你,你又何必耿耿於懷!」

「自從踏入修行路,從來沒有人敢搶我的東西,你是第一個,不狠狠教訓你一頓,本公主心難寧!」流蘇斬釘截鐵的道。

「那好吧,我答應你!」

秦天無奈道。

「好,如果你輸了,就把你在禁忌之路上獲得的傳承給我,並成為我的奴僕!」流蘇再道。

「那萬一你輸了呢?」

秦天問道。

「我輸了,日後就不再找你麻煩!」流蘇道。

「這有些不公平吧!」

秦天無語的撇撇嘴:「這樣吧,你如果輸了,第一日後不得找我麻煩,第二,給我百萬學分!」

至於他為何不提出讓流蘇輸了為奴,此女可不傻,就算她有把握戰勝他也不會答應,所以,不如賺點學分。

【作者題外話】:四更完畢 微微沉默,流蘇冷冷點頭:「好,我答應你,三日後,斗天台見!」

目送流蘇離去,秦天卻是笑笑。

他現在有多強,並沒有一個清晰的定位,正好拿流蘇這尊九星天神試試刀。

很快,流蘇與秦天將在三日後斗天台交手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渾天學宮。

秦天這些年的沉寂,很少有人記得他。

倒是流蘇如日中天,其風頭甚至蓋過了拓跋無畏等人。

所以,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來了興緻,並暗自議論二人到底誰會獲勝。

秦天剛回到自家的院落,卻發現有個身穿白色勁裝的短髮女子站在那裡。

「學姐是?」

秦天面露疑惑。

對方淡然一笑:「我是雷思雲!」

「原來是雷學姐,久仰大名!」秦天連忙道。

「不請我進去坐坐?」雷思雲再道。

「學姐請!」

很快,秦天就將雷思雲領入院子,並泡了杯茶遞給對方,笑問:「學姐駕到,有何吩咐小弟的地方?」

雷思雲拿起茶杯喝了口,盯著秦天道:「你把握有多大?」

「學姐指的是?」

秦天問道。

「自然是和流蘇交手的事!」雷思雲道。

「這種事不好說啊!」

秦天搖搖頭。

「你這傢伙不老實!」雷思雲玩味道:「流蘇那個女人我還是有些了解的,她能邀請你上斗天台,這就說明,你的實力不下於九星天神,外界都以為你完全不是她的對手,我卻不認為!」

「哦,難道學姐認為我能戰勝她?」

秦天笑道,這雷思雲倒是頗具智慧,一眼就看穿了他人看不到的一面。

雷思雲搖搖頭:「不,如果僅憑你一人,肯定夠嗆,但如果加上我,你還是有勝算的!」

「學姐的意思是?」

「我有一柄先天靈寶,我可以將這件先天靈寶借給你!」雷思雲不急不緩的說道。

「先天靈寶?」

秦天眉頭微微一皺:「既然學姐有先天靈寶,為何當初不用!」

「這件先天靈寶,我也是剛獲得不久!」

雷思雲再道:「而且,我為你們兩人的一戰開了賭盤,目前為止,壓你勝的是一個都沒有,如果你勝了,我會大賺,這也是我借給你先天靈寶的原因之一!」

聞言,秦天的眼睛亮了:「學姐估算這次能賺多少學分?」

「至少一億!」

雷思雲自通道。

「這麼多?」秦天吃了一驚。

「呵呵,有個傻子為了討好流蘇,直接下注五千萬!」雷思雲輕笑道。

瞬間,秦天就領悟雷思雲話語中的傻子是誰。

「那學姐打算給我多少?」秦天問道。

「一分都不給,你還得給我二十萬,還是我借給你先天靈寶的代價!」雷思雲似笑非笑的道。

「如果這樣的話,我就主動認輸!」

秦天笑眯眯的道。

雷思雲一愣:「你主動認輸,你豈不是要成為流蘇的奴僕?這也能接受?」

「哈,我和他又沒有簽訂契約,又沒有立下誓言,我大不了反悔就是!」

秦天毫不在乎的道。

「如果你真這樣,以後還有什麼臉面留在渾天學宮?」雷思雲有些惱怒。

「比起學分,這張臉不要也罷!」秦天越發的不在乎。

頓時,雷思雲氣得牙痒痒。

盯著秦天看了一會兒,才怒聲道:「你這傢伙夠無恥,如果你勝了,我給你一百萬學分,先天靈寶也免費借給你!」

「學姐請回吧!」

秦天拿出酒杯,提杯送客。

「兩百萬!」

雷思雲再道。

「學姐,時間不早了,我還得為挑戰做準備!」秦天催促道。

「算你狠,最多一千萬!」

雷思雲咬牙切齒的道。

「學姐的魄力未免太小了吧,這樣,七三分,我七!」秦天懶得和對方磨嘰,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你做夢!」

雷思雲聽到秦天這般獅子大開口,不由氣得跳了起來,惡狠狠的盯著他,那模樣恨不得撲上來將他給撕碎。

「淡定!」

秦天對對方的氣勢視而不見,平靜道:「這樣吧,如果我輸了,我也替你承擔七成如何?」

「你承擔得起?」

雷思雲冷笑。

「一萬縷本源之氣夠不夠?」秦天一揮手,就有一團本源之氣出現在他身前的虛空,兌換殿內也有本源之氣兌換,就是價格較貴。

一縷售價一萬學分。

一萬縷價值一億學分。

「你居然有這麼多本源之氣?」雷思雲有些不相信的看著秦天。

聞言,秦天若有所思:「難道學姐不懂捕獲本源之氣的訣竅?」

「什麼訣竅?快說!」

雷思雲激動道。

「三千萬學分!我就告訴你!」

秦天不急不緩的道。

「三千萬,你搶啊!」雷思雲惱怒吼道。

「那就算了!」

秦天笑笑,不再說話。

一時,雷思雲的臉色一陣變幻不斷:「我答應你七三分,但是你得告訴我捕獲本源之氣的訣竅!」

「成交!」

秦天笑了:「先立契約!」

「好!」

雷思雲取出一張契約,寫下條款,簽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後遞給秦天。

秦天也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大名,接著,雷思雲掐了個法訣,天上陡然降下一道金光落在契約書上,頓時,契約書上多了一種莫名的韻味。

表明,這本契約書已經獲得天地的認可。

誰違背就會遭受天譴。

「這是學姐要的答案!」

秦天將一些畫面注入玉簡然後交給雷思雲。

對方拿過就迫不及待的觀看起來,看完之後,她面上浮現震驚和驚喜之色,自語道:「居然還能這樣!」

「對了,這是那件先天靈寶,戰後還我!」

丟給秦天一柄長刀,雷思雲就飛快離去,應該是急著回去建造養魚場。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斗天台四周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學員。

其中最為惹人注目的是自然是拓跋無畏,除此外,雷思雲單獨佔據了一片區域,正在讓隨從賣力的吆喝,讓人下注。

「來了!」

突然,有人喊了句,接著,眾人扭頭看去,發現流蘇在數人的擁簇下緩步而來。

巧的是,秦天也在這個時候抵達,不過,他身邊空無一人,看起來孤零零的。

「刷!」

人影一晃,流蘇落在斗天台之上,目光鎖定秦天道:「上來吧!」

「好!」

秦天也不含糊,踏空而來,心中倒也些期待流蘇的實力。

【作者題外話】:感謝【大致】【慢慢】兩位大大的打賞 斗天台從外面看,只是一個普通的擂台,只有登上去,才會發現這座擂台內有乾坤,其面積足足擴大了數百倍。

而且,擂台內的虛空極為的堅固,有神王加持,因此,就算是九星天神全力出手,也不可能將虛空打出裂縫來。

斗天台之上,秦天和流蘇相對數百米而立。

看著那張絕美的容顏,秦天腦海中閃過某些回憶片段,但他的情緒卻波瀾不驚。

「一開始,我以為你只是個幸運的小子,但沒想到,你也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下一刻,流蘇開口,語氣很是平靜。

秦天笑了笑:「說實話,我對你倒是頗為佩服,你能走到這一步,我並不意外,但你的性格太過極端,不然,我們也有可能會成為朋友!」

「朋友,你不配,你最多就只能成為我的奴僕!」流蘇臉色陡然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