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你就要照顧好她了。」

醫生只能叮囑了他一句。

男人便點了點頭,隨後,在這個醫生走了,他強勁而又有力的雙臂一伸,彎腰就把這個女人打橫抱了起來。

陳綺晴立刻幸福到整個腦子裡都是眩暈的。

這是她第一次被他抱。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還會被他抱在懷裡,這是她夢寐以求了多久的事啊。

陳綺晴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緊緊靠在這個男人懷裡,她耳朵貼著他的胸口,聽見他裡面強勁有力的心跳,還有隔著這身橄欖綠都能感覺到的男性灼熱體溫。

她彷彿已經攀到了幸福的頂峰!

可是——

「霍司星?你……你怎麼會在這?」

驟然停下來的腳步!

這抱著他的男人,猛然就盯著正前方,露出了極為震驚的表情,聲音,更是微微失了常。

陳綺晴霎時煞白如紙。

她也轉過了頭,看向了這個前方。

果然,在他們前面,誰也沒有想到,一個他們非常熟悉的女人,竟像是變戲法一樣現在了他們面前。

而此時,她正俏臉鐵青,一雙琉璃色的水眸里,更是如同被千年寒冰給浸透了一樣,隔著這麼多的人流,都能感覺到她身上那股駭人的殺意!

「霍……霍小姐,你別誤會啊,我只是……只是在一場爆炸中弄傷了腿,這才會讓表哥抱我一下的,你別生氣。」

陳綺晴被嚇到了。

立刻,她在這兩人都還沒有出聲的情況下,搶先解釋了起來。

並且,她為了不讓兩人誤會,她還掙扎著要從這個男人懷裡下來,只是,她才一動,不幸就牽扯到了她的那條傷腿。

「啊——」

頓時,她一聲痛苦嚶嚀,馬上,蒼白的小臉就冒出了一片冷汗。

「別動!」

男人看到了,下意識的就將自己的雙臂收緊了,嘴裡,也是命令了一句。

陳綺晴:「……」

就是這一秒鐘的時間,站在他們前方的那道纖細身影衝過來了!

只看到她一個箭步跨到這邊后,毀天滅地般的怒火燒紅了她的雙眼,她二話不說就抓住了陳綺晴的胳膊,隨後,用力一甩——

「啊——」

這一次,慘烈的叫聲,終於不再是做戲了!

「你不是想下來嗎?好,我成全你!!」

霍司星徹底失去了理智,她破口大罵著,將這個女人拖到地上后,馬上,她一手拽著她的胳膊,一隻腳又抬了起來!

那足足十幾寸的細高跟,一腳狠狠踹出去——

「咚——!」

這下,這女人是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因為,她就像是皮球一樣被霍司星給踢飛了出去,眨眼,砸到地上后,一聲恐怖之極的悶響,她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我的天!

醫院門口的人,都看呆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人還可以這麼生猛,這可是活生生的人啊,她卻居然把她當西瓜一樣暴打、暴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哈哈,外面的世界真大啊!」

彼岸花自由的在空中遨遊,感受著這美麗的世界。

這一萬多年她一直生活在那個暗無天日的環境內,今日終於看見了外繁華喧囂的世界,她怎能不興奮。

沐白乘著紫麒麟追了上來,看著前方的女子,微微一呆,這彼岸花化形了居然這麼好看。

不愧是沾染了仙人氣息的彼岸花!

莫非沾染的氣息是那位風華絕代的女人?

沐白狐疑。

「跟我走吧!」

沐白揮手示意,制止道。

這傢伙一絲不掛,身軀上包裹敏感地帶的靈力還是他在修鍊功法時,強行分出一部分神識多凝聚的。

若非如此,現在怕是早就春光外泄,真的福澤眾生了。

「略略略~才不要跟著你勒。」

彼岸花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快速逃離。

好不容易獲得了自由,肯定要出去好好玩啦!

怎麼能再次被束縛著呢?

「……」

沐白不說話,因為他並不著急,只是緊緊的跟在對方身後。

有一點他之前忘記提醒對方,那便是這五品化形丹只能維持人形一刻鐘的時間,之後便會變回原來的形態。

所以,要不了多久這枚化形丹的藥效就該過去了。

「怎麼回事?」

彼岸花突然停不住了腳步,看著自己的身體疑惑道。

她感覺身體突然有些不適,具體哪裡不對勁她也說不上來。

話音剛落,她的身體開始快速變幻,沒過多久,便重新變回來那個鮮艷翠綠的小草。

可惜了…看著變回原形的彼岸花,沐白感嘆道。

好好的一個養眼美女沒得看咯。

「怎麼回事?人家漂亮的身體怎麼不見了?」

彼岸花擺動著葉子,不可置通道。

「你可是仙草,這區區五品化形丹怎麼可能真的讓你如此輕易便完成化形。」

沐白無奈的解釋道。

若是五品化形丹便可以完成,他早就讓紫麒麟化形了。

「什麼!你個大騙子,欺負草!嗚嗚嗚~」

彼岸花徹底慌了,哭喊道。

它蔫了,失去紮根地帶,就彷彿失去了生命,體內的能量正在快速的流失著。

「呼~」

紫麒麟搖擺著尾巴,對著彼岸花叫了一聲,像是在笑話對方無知。

這無疑讓彼岸花受傷的心靈雪上加霜。

「既然你不願意跟著我,那我便先走咯。」

沐白拍了拍紫麒麟,準備離開。

「別走別走,好主人,你就帶上可愛美麗的小草一起吧!」

彼岸花頓時急了,語氣溫柔的哀求道。

一對葉子作出求饒的手勢,在空中比劃著。

若是這人真的走了,這下面的土壤可無法滿足她的需求啊!

雖然不至於死去,生長絕對會受到極大的限制。

「養你又費時又費力,還費土,我為什麼要帶你走?」

沐白笑道,表露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這一步是必須要做的,不然日後這彼岸花不僅不會感恩,反而會不老實。

「我……我可以輔助修行!」

彼岸花急了,趕忙說道。

「噢,說來聽聽。」

沐白來了興緻,說道。

「若是土壤足夠肥沃,四周靈力充裕的話,每日清晨,我都會吐納出一縷極為珍貴的仙靈之氣。」

彼岸花解釋道。

「區區仙靈之氣,以我的氣運豈會得不到?」

沐白自通道。

心中確定非常心動。

仙靈之氣是超越了靈氣的能量,這種能量在如今的世界幾乎不可能出現,或者說根本就沒有。

而《天行九劍訣》和《不死長生功》也有記載,若是用仙靈之氣修行,兩本功法的效果將會超越准仙階,成為真正的仙階功法也不無可能!

所以無論如何,這彼岸花也得給它伺候好了……

彼岸花望著沐白,沉默不言,似乎是真的感受到了對方身上所蘊含的氣運。

沉默片刻,彼岸花弱弱說道:

「但是我以後會不斷成長,所能產生的仙靈之氣也會增加,主人不要丟下人家啦,人家很好養活的。」

沐白裝作思考的樣子,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才「勉為其難」的說道:「那便給你一次機會吧!若是日後偷懶,就把你的葉子給揪下來煉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