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江圖大喝,氣勢升騰,道:「我修鍊的乃是《雷鳴霸體訣》,儘管不如《玄黃九轉功》,但與我自身的天賦相匹配,威力反而要比修鍊《玄黃九轉功》更勝一籌,你要小心了。」

一般武者修鍊的功法都要與自身的天賦屬性相匹配,否則即便修鍊的功法檔次再高,也不如檔次低一些的同屬性功法效果更好。

據葉楓所知,《玄黃九轉功》是開創武聖山的元古祖師留下的傳承,為最頂級的煉體仙訣,那《雷鳴霸體訣》卻也不弱,也是一位武聖山的仙境老祖開創的功法。

尚江圖將修為壓制后,功法運轉之間遍體都是繚繞紫色的雷弧,一步邁出,強大的壓迫感洶湧撲來。

同樣是將修為壓制到半步武帝層次,這尚江圖卻要比剛才的郭景恆強大的多。

北寒聖域出來的頂尖天才,在同境界中也是號稱罕逢敵手的存在。

這尚江圖的個頭要比葉楓高出一大截,氣勢提升到極限,壓迫感更甚,葉楓卻也凜然不懼,殺芒在體表凝聚成戰鎧,面罩落下進入戰鬥姿態,依然還是一拳轟了出去。

轟!

一大一小的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尚江圖前沖的身體還未站穩,高大魁梧的身形便倒飛了出去,掌指骨骼碎裂,慘叫一聲,疼的臉色蒼白。

葉楓身上氣勢一瞬間爆發,又在一瞬間斂入體內,殺芒戰鎧消失,眯眼笑道:「武聖山的煉體神通固然厲害,葉某卻也不差,在下走的也是煉體路子……」

在場眾多年輕俊傑面面相覷,眼中俱是震撼之色,北寒武聖山出來的傢伙,一個個都是肉身變態的存在,此刻卻被葉楓一拳轟飛,被打碎了骨頭,可見他的肉身定然更加變態,不知達到了怎樣的程度。

「這尼瑪真的是武皇初期該有的肉身,他是如何修鍊的?」

「他肉身很強,但幾乎沒有半點真氣的波動,走的似乎是完全摒棄鍊氣,而將所有的真氣都用來錘鍊肉身的法子。」

「這種修鍊方式固然可以讓肉身變得極其強橫,卻非修鍊正途,以後若是突破武帝境時,他沒有罡氣,如何承載道力施展神通,催動道兵?」

在座的年輕俊傑都是天才,很快便看出了葉楓修鍊的弊端。

主位上的柳玉兒卻是美眸異彩流轉,暗道:「這葉楓卻也並未真的放棄鍊氣,他修鍊了殺戮之道,凝練殺芒當做鍊氣,以後達到武帝境界后,倒是可以憑藉殺氣來承載道力。」

「只是這殺戮之道乃是我魔道幾乎斷絕了的傳承,想要凝練殺戮之心更是千難萬難,他更是還修鍊到了殺芒成鎧的地步,他所修鍊的殺道功法從何而來?」

柳玉兒面現疑惑之色,但卻掩飾的極好,一閃而逝,便恢復了淡定從容的微笑。

世人對於殺戮之道的了解不多,因為這是魔道斷失了的傳承,當今之世,據說只有血隱門,血殺宗,還是血魔宗擁有一部分傳承。

殺道的修鍊入門容易,但若要精通卻是極難,凝練殺戮之心是第一階段,否則殺再多的人來凝練殺氣,最終也要因為殺戮太多而迷失心智,難有大成就。

殺氣凝聚成鎧的境界,則還要比殺戮之心更高一個層次,一般只有憑藉殺道修鍊到武尊乃至半仙境界的強者才能夠做到。

五大聖地之中,最擅長戰鬥廝殺的便是武聖山了,如今連尚江圖這樣的頂尖天才都敗在了葉楓手中,並不以戰力著稱於世的道門則更加不可能是葉楓對手了。

不過道門這邊的天才倒也不以為意,他們在同代之中本身就不擅長戰鬥廝殺,他們精通於煉丹,地位反而要比那些戰力強橫的人更高一些。

畢竟幾乎所有武者的境界提升都需要丹藥,戰力強橫又如何?在精通煉丹的大師面前,也不敢耍橫,否則沒人給你煉丹。

神宗這邊則更加不可能上場跟葉楓比鬥了,否則就是自家人打起來讓人看笑話了。

西原佛門與世無爭,幾個年輕的和尚俱是閉目養神,老神在在,沒有半點出手的意思。

中土玄門這次來到雲霄城中的只有一人,名為曹允功,據說修鍊的也是頂尖的仙訣,是玄門聖域的天才高手,有武帝巔峰境的修為。

他嘴角含笑的望著場中的葉楓,身旁有人問他是否打算出手,他搖了搖頭,道:「葉公子戰力驚人,同境界無敵手,曹某自問若是壓制修為打不過他。」

曹允功這樣做並不會令人看不起,他雲淡清風的承認同境界不如葉楓,反倒是讓人覺得他氣量非凡,心性超然,並不在意所謂勝負的得失。

……

自從斬龍城淪陷后,斷刃山和天羅山的大片區域都成了人類武者的禁區。

以神宗與道門為首的兩大聖地,聚集了數之不盡的武道強者時常會發生與大妖之間的廝殺。

如今南荒和東州都流傳著某種說法,獸潮之所以攻陷了斬龍城,是要進行一場不可告人的陰謀,而這場陰謀想要實施的地點,就是建造斬龍城的那片區域。

在斷刃山偏遠荒蕪的一片地帶,幾個身影出現在這裡。


「徐曉身上帶著命魂戒,他死後命魂戒便會將消息傳遞出來,應該就在這片區域了。」

「命魂戒傳遞出來的信息會承載他生前的一部分記憶,但是記憶卻斷斷續續,似乎受到了某種阻隔。」

「但是有一天毋容置疑,徐曉發現了一處秘境的所在!」

出現在荒蕪區域的共有三個人,其中有兩個中年男子,約莫五十歲左右的樣子,另外一個是名老嫗,拄著拐杖,臉上儘是蒼老的褶皺,年歲已高。

兩個中年男子都站在老嫗的身後,在那名老嫗的手中握著一枚青銅戒指,與徐曉手上帶著的青銅戒指基本一模一樣。

「命魂戒之間的感應時而斷斷續續,我們去這個方向。」老嫗抬起拐杖,指出一個方向。

依據命魂戒模糊的感應,過了很久之後,三人來到一處空曠地帶,四周儘是光華的石壁。

來到這裡后,老嫗手上的命魂戒閃爍出異樣的光華。

「應該就在此處了,秘境的所在或許有大陣阻隔,所以命魂戒之間的感應才會被削弱了很多。」老嫗沉吟說道,渾濁的老眼掃向四周。

與此同時,兩個中年男子也都釋放出神念仔細探查,搜索這附近的每一寸角落。

「三個人族的武者,你們在尋找什麼呢?」

天空中驀然傳來幾聲冷笑,老嫗和兩個中年男子俱是心中一凜,抬頭望去,臉色大變。

一頭展翼數百丈的巨大黑鷹盤旋在空中,龐大的體型投射下巨大的陰影。

在這頭黑鷹的背上,還有三個似乎是人類,但卻妖氣瀰漫,顯然是修鍊成人形的妖族。

這三個妖族身上還有一些獸體原形的特徵,其中一個魁梧男子頭頂有兩隻彎角,一名目光陰冷的男子有兩根獠牙犬齒,另外一個則是女子之身,頭髮是一條條細小的紅蛇,很是可怖。 雲霄城魔月樓第九層。

葉楓以同境界無敵手之姿傲然而立在場中,無人敢於一戰。

並非是在場的這些年輕俊傑不是葉楓的對手,而只是自問同境界一戰都沒把握能夠勝過他。

同境界無敵只能說明具有很大的潛力,天賦很高,但葉楓的年紀畢竟擺在那裡,修鍊的時日尚短,整體上的實力與在座的諸位年輕俊傑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

剛才敗在葉楓手上的尚江圖不說,即便那郭景恆若是不壓制修為,以武帝後期全力出手,施展神通,祭出道兵,葉楓不過武皇初期境,根本不可能贏。

「郭景恆輸的有些冤枉啊,在第五層的時候就被葉楓擠兌刺激的不輕,後來更是走入了葉楓的圈套,壓制修為與之切磋,最終一敗塗地,顏面盡失,更被氣昏了過去。」

眾人抬眼望去,郭景恆已經醒了過來,畢竟本來也沒受什麼重傷,只是被刺激的氣息不順暢,此刻眼神中帶著怨念與殺機凝視著場中的葉楓。

他很想以武帝後期的修為上去狠狠教訓一下這個小子,但是剛才壓制修為與之一戰敗的實在是凄慘,這個時候若是再上去,即便贏了,也是徒增笑話,得不償失。

不過這口惡氣他郭景恆真心咽不下去,定要找個機會狠狠報復回去。

「葉公子同境界無敵手,日後必有一番大成就。」


柳玉兒笑著開口打破了有些沉凝的氣氛,笑道:「等到以後葉公子突破到武帝境后,想必會有很多年輕俊傑願意與你切磋交手的。」

葉楓自然能夠聽出柳玉兒的意思,於是便笑著點了點頭,邁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道:「葉某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在座眾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一個同境界無敵的人若是成長起來,對於同代中的其他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巨大的壓力。

有些人年齡甚至比葉楓大了十歲,等葉楓到了武帝境,或許他們已經是武聖境了,依然還能壓他一頭,但是如果等葉楓達到武聖境呢?若是他還能夠同境界無敵呢?

此後還有武尊境,乃至仙境,古今以來只在傳聞中卻從未出現過的同境界無敵一旦真的完全成長起來,甚至於有可能影響到整個天下五大地域的格局!

儘管葉楓表現的很搶眼,讓神宗聖域這邊的人也都感覺很有面子,但是東極凌天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鶴立雞群並非是俯瞰那些草雞,更有可能會被隱藏在暗中的獵人盯上,一擊斃命。

自古以來多少妖孽的天縱奇才夭折在了中途,反倒是原本一些並不如何出眾的武者在後來一躍而起,成為了整個天下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天妒英才,便是磨難重重,因為有更多的人不喜歡天才成長起來,從而影響到既定的格局。

在座的很多人都明白這一點,自從葉楓在斬龍城獲得了帝境之下無敵手的讚譽后,如今又得到了同境界無敵手的稱謂,他勢必會受到更多的關注,同時也代表著在他成長的路途中,將會出現重重的磨難。

葉楓也很清楚這一點,但是他卻不怕。

九陽大陸不過只是宇宙無數下等位面之一,還有更加廣闊的大世界,仙界,乃至神域位面等著他去闖蕩,若是在這裡都畏首畏尾的無法立足,他還談什麼以無上道逆天修行?

當然這並非是最主要的,葉楓真正的目的,是想要給自己更大的壓力,他不怕有人與自己為敵,他不怕生死絕境的壓迫,反而有些躍躍欲試的期待!

他需要各種極限的壓迫來刺激他變得更強,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破碎虛空,回到地球!

那是他的執念,也是他的心魔,他無法放下。

造化之靈說他達到武尊境界后大概就能破碎虛空,妖孽如他的父母,當年也是在三十歲才達到了武尊境,葉楓現在才十八歲,三十歲距離他太過於遙遠了。

他要儘可能的縮短這個時間,所以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高調,他為自己樹立一往無前,不懼一切的武道信念,就是為了達到這一個目的。

或許所有人都覺得他肯定是瘋了,卻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有多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啊。


他來到九陽大陸才不過兩年,卻在地球上生活了二十年,每當他偶爾孤獨寂寞的時候,他都會想念遠在地球異鄉的父母,那種情感外人根本無法理解。

「主人,你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做法太魯莽了一些。」造化之靈的聲音在紫府識海中響起。

「沒關係,我福大命大,只要我不死,有能力殺我的人就會越來越少。」葉楓不以為意道。

造化之靈沉默了片刻,知道葉楓一旦做出了某種決定便決議不會輕易更改,其實他知道在神域位面有一些大勢力培養天才,有時候就會將他們丟入一個處處都充滿生死危機的區域,在這種一次次瀕臨死地的絕境中做出突破,一次次的超越自我。

葉楓曾經與造化之靈攀談過,她知曉一些關於神域的事情,得知在仙界和神域存在著許多更加出眾的天才。

據說神域大能的後代一出生就是神境,仙界更有一些修鍊幾年便可成仙的怪胎……

與仙界神域那些天才比起來,葉楓也只是在九陽大陸比較出眾罷了。

這場宴席讓諸位年輕俊傑齊聚一堂,彼此之間大多都只是相互聽說過,並未相見過。

當宴席散去后,葉楓正要離去,一道聲音驀然傳入他的耳中,竟是那魔仙公主柳玉兒邀請他小聚。

柳玉兒自然是用神念傳音邀請葉楓,否則若只是單單邀請了他一個人,容易得罪其他的年輕俊傑。

「你們先下去吧。」

葉楓給童飛和徐夢娘神念傳音,旋即放慢腳步,待到所有人都走下去后,九層中便唯獨只剩下了他和柳玉兒。

「葉公子請坐。」

一張桌案,柳玉兒請葉楓坐於對面,親自為他倒酒。

葉楓道了一聲謝,問道:「公主將葉某留下不知有何差遣?」

「葉公子客氣了,關於葉公子的一些事情,玉兒還是知道一些的。」柳玉兒輕聲說道。

「哦?不知公主都知道些什麼?」葉楓不動聲色的笑了笑。

「我知道葉公子的父母便是二十年前震撼轟動整個東州的天才,我還知道葉公子並非真的是神宗的弟子,只是在神宗聖域修鍊了半年。」

「玉兒想要邀請葉公子加入魔仙宮。」

「魔仙宮能給我什麼?」葉楓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魔仙宮的功法比的上神宗登天閣中的珍藏?至於修鍊所需的資源,葉某也從來不缺。」

眾所周知,對於一個武者來說,功法和資源最為重要,但葉楓這兩樣卻都不缺,自然沒有加入魔仙宮的打算。

更何況他若是選擇宗門,神宗聖域隨時都可進入修鍊,何須多此一舉再加入其他的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