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不笑了,他忽然皺了皺眉,心中有些不舒服。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情緒……面對御獸族人,我不是應該切齒痛恨嗎?」許陽搖搖頭,剛剛他有些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要時刻警惕,人族和異族冰炭不能同爐,必須有一方倒下。」許陽在心中警告自己。不過他的潛意識中,卻隱約感覺到,異族也並非都是窮凶極惡之徒,他們之中和人族一樣,有好人,有惡人。一昧想著將異族趕盡殺絕,真的能讓自己問心無愧么?

***

靳狼等人看到車遲國王宮之前,站立著的許陽和靳閣,不由大吃一驚,下巴都險些摔碎在地。

「靳閣?你和靳陽統領……怎麼來的這麼快?」靳狼有些口齒不清地說道。

許陽揮手止住了靳閣,淡淡說道:「你們走之後沒多久,我就到了黑羽國。比起你們大隊行軍,我的速度自然要快得多……這些小事暫且不提了,靳古大統領什麼時候到?」

「不久前剛得到了消息,靳古大人已經從秘境出發,估計還有半日時間,就能到達車遲國境內。」靳狼在靳古的部眾面前很有權威,但這種威勢在許陽的面前,卻是收斂得乾乾淨淨。他能夠感覺得出,靳陽與靳古的關係,比起尋常所謂的朋友,還要根深蒂固,在靳古的下屬之中,唯一不能得罪的,就是這位副手。

「好。你們先去收拾車遲國王宮,將無關緊要的人趕出去,靳古大統領需要一個獨立安全的指揮部。」許陽淡淡說道。


「是。」靳狼等人連一句話都不敢多說,趕緊向宮闕之中行去。

哪知靳狼等人進了宮門之後,沒過多久,裡面忽然響起了吵吵嚷嚷的聲音!隨即宮門大開,靳狼等人如騰雲駕霧一般被扔了出來。

出手之人非常霸道,以玄力侵入靳狼等人的體內,令其麻痹無法動彈,結結實實地摔落在地,滾了好幾圈!

還沒有離開的許陽,見此情景頓時眉頭一皺,沉聲道:「怎麼回事?」

靳狼滿面羞慚,堂堂一個玄皇高手,被人像拎小雞仔一樣扔出去,簡直是奇恥大辱。

「靳陽統領……車遲國王宮還有人霸佔著,我說了他們兩句,立刻從內殿奔出來幾個高手,把我們……通通給……」

「我都看見了,」許陽打斷他,隨即說道,「看清楚是哪一脈的人了沒有?」

靳狼點頭,神色瞬間變得冷厲:「看清楚了,是曾經靳厲手下的幾員大將,論實力,比靳彪還要強得多!」

「曾經的靳厲手下?」許陽瞬間想起,靳厲還有一個弟弟名叫靳羅!他冷冷一笑道:「我明白了,看來靳羅命大,沒有在冥族突襲的時候送命。」

「靳陽統領,現在該怎麼辦?他們這麼做,顯然就是沒把大統領放在眼裡!」靳狼在旁邊敲邊鼓,「您是大統領過命的兄弟,可不能坐視啊!」

「行了,不用你在此激將。我和這靳羅,剛好還有一筆賬要算算,這件事就交給我了。」許陽溝通心口血繭,一股血玄力湧出,覆蓋在靳狼等人的身軀之上,將侵入他們體內的異種玄力,全部拔除,使他們都恢復了行動能力。

靳狼等人一個個灰頭土臉地爬起來,運力抖落身上的灰塵草屑。隨即他們便看著許陽,一步步踏入宮門之中。現在的靳狼,就像是被打了的孩子一樣,請家長來替自己出氣。

「靳羅可在?」許陽略顯冷漠的聲音,在王宮內殿之前響起。(未完待續。。) 「走,去看看!」靳狼的眼中爆出精光。

「呃?總管,是不是不太好?萬一靳陽統領也不敵,我們恐怕要被再扔一次。」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有些膽怯地說道。

「瞧你那慫樣!」靳狼恨鐵不成鋼地說道,「靳陽統領的實力,你還不知道?早在玄皇中期,他就一招打敗了靳彪,現在他的氣息更加可怕,你怎麼就知道他無法勝過靳羅的手下?再說,靳陽統領是為你我出頭,我們在這裡做縮頭烏龜,合適嗎?」

一番話說的那名御獸族人啞口無言,眾人互相對視,紛紛抬腳向宮殿之中奔去。

內殿之前,是一片略顯殘破的假山,還隱約可見飛瀑流泉的殘跡。眾人繞過假山之後,見到了場中的一幕,頓時嚇了一跳。

他們看到,許陽猶如閑逛一般,抱著手臂站立。在他的身邊,躺倒了三名巔峰玄皇級數的強者。這場預想中的龍爭虎鬥,竟然在他們到來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是你們?」許陽回頭看到了靳狼等人,略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這些人還挺講義氣,便點頭說道,「你們來了也好,這三個人都被我封住了玄力,他們怎麼扔你們的,你們就怎麼扔回去……」

許陽話未說完,卻聽到背後風聲響動,隨即靳狼大叫:「靳陽統領小心!」

許陽世尊級的心神力量,所帶來的靈覺何等變態,只要略一感知。周圍百丈內每一寸氣流的流動,都無法逃出他的心神覆蓋!有人在背後出手偷襲,早在靳狼提醒之前。他就已經感知到了。

「哼。」

許陽頭也不回,身形瞬間出現了一線殘影,隨即那偷襲之人打出的拳頭,便落到了空處!咯啪一聲脆響,骨骼脫臼的聲音清晰可聞。

「靳羅?你也是越來越沒有出息了,竟然還要偷襲我。」許陽搖頭,剛剛靳羅志在必得的一拳落空。幾乎等於是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臂骨頓時脫臼。

靳羅瞪眼盯著許陽:「靳陽,你不要以為跟著靳古那個廢物。就能飛黃騰達!他能做到大統領,不過是一時走了狗屎運而已,不出一個月,就會被打回原形!」

許陽嗤笑一聲:「話說完了?怪不得你滯留在王宮之內。就是想等著靳古來的時候。給他一個下馬威是吧?可悲的失敗者,你已經失去了族群的關注,現在我就算把你殺掉,族群看在靳古的面子上也不會追究,你信不信?」

靳羅本能地就想嘴硬,但目光觸及許陽的眼眸,彷彿看到了兩顆寒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他有預感。如果再強硬下去,眼前這個下等族人。真的會動手殺了自己。

看到靳羅垂下頭不敢說話,許陽這才冷笑一聲:「剛剛你想要偷襲我一拳,現在我也還給你一拳。是死是活,你自安天命。」

靳羅感受到許陽身上涌動的殺機,一個激靈,狂叫道:「不,你不能殺我,我是高等族人,你以下犯上,一定會受到族規制裁……」

話音未落,許陽已經是一拳轟出,血光爆射!

靳羅的身軀,被這一拳之威,轟得衝天而起,凌空翻滾了好幾圈,砰地一聲撞到了王宮牆壁。轟隆一聲巨響,厚達三尺的王宮牆壁,崩塌了一大片,靳羅的身軀裹在碎磚爛瓦之中,毫無聲息。

靳狼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們沒有料到,許陽下手這麼狠。一般族群內部的爭鬥,很少有痛下殺手的情況,畢竟同屬於一個族群。

「還愣著做什麼,不是讓你們把這三個人扔出去么?」許陽指了指一開始就躺在地上的三個御獸族巔峰玄皇,淡淡說道。

靳狼回過神來,趕緊指揮部屬搬運,隨即跑到了許陽身邊,小聲說道:「靳陽統領,你難道把靳羅給……」他手掌並起,在自己的脖頸處一劃。

許陽淡淡道:「怎麼了?」

「沒什麼,可是他畢竟是高等族人,而且……在靳厲死後,他便是那一脈中的獨苗,恐怕會有麻煩。」靳狼道。

「哼,」許陽平靜說道,「行了,那一拳我留了力道,還不足以要他的命。只不過,他應該需要閉關幾年。」

許陽說的輕描淡寫,其實他那一拳,蘊含的霸道血玄力,已經將靳羅體內的經絡完全摧毀,想要恢復,除了長時間的閉關之外,還需要珍貴的靈丹寶葯來療傷。

以許陽的性格,在與敵人撕破臉之後,很少留手。在他看來,面對那些一而再,再而三挑釁自己的敵人,僅僅「打退」是完全不夠的,要的就是一次打殘打死,省得對方下次繼續來攪擾,不勝其煩。

而這一回,沒有直接殺掉靳羅,也是許陽不想將事情鬧得太大,萬一他這個假冒的身份被高層嚴查,肯定會露陷。到時候靳古也會受到牽連,影響許陽的通盤計劃。

車遲王宮,靳羅其餘的下屬們,再也不敢囂張,一個個如雞鴨一般被驅趕出宮。也算是他們有良心,將重傷昏迷的靳羅抬起,另外還攙扶著那三個被封住玄力、扔出宮門的巔峰玄皇,小心翼翼地離開。

經過這一次,許陽的凶名,在靳狼等人心中徹底豎立起來。他平素居住的偏殿,根本沒有誰敢過去打擾。不過,這反倒遂了許陽的心意。

***

靳古的這次到來,排場很大,大得讓人不敢相信。

別的不說,單單他腳下的那頭強橫妖獸,就讓人注目不已。這是一頭巔峰境界的皇級妖獸——雷蛟,論實力,能夠比擬無敵玄皇!憑著強橫的肉身,就連半步世尊也能抗衡一二。

更不用說,靳古身後跟著的一群陣容整齊、氣息強大的護衛隊,足有百人,全都是實力強絕的巔峰玄皇構成!其中最強的一個隊長,氣息更是強橫,許陽一眼看出,這是無敵玄皇級的實力。

由此可以看出,御獸族對於靳古的重視,已經遠遠超過了隕落在流沙之穴中的靳厲。(未完待續。。) 車遲王宮,主殿之中,靳古屏退了左右,與許陽相對而坐。

「這次在御獸族秘境之中閉關,看起來你的收穫不小。」許陽看了一眼靳古的氣息贊道。原本靳古剛剛踏入無敵玄皇境界,氣息還有一些虛浮不定。可現在,靳古氣息凝實,顯然已經鞏固了無敵玄皇境界,甚至還有著向下一層次邁進的徵兆。

「主人,這次族群為了栽培我,已經下了血本。先不說太祖父靳泰隆賜下的世尊血髓,就說族主,甚至賜給了我一枚蠻荒時代,聖人煉製出的『聖血丹』!這枚聖葯蘊含磅礴的生命能量,一旦服用,甚至能夠讓我直接突破無敵玄皇,踏入三換境界。」靳古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隻小玉瓶,珍而重之地放在許陽面前的桌上。

「聖血丹?好大的名頭,不過我記得,你們御獸族的世尊血髓,也有讓人突破境界的能力。」許陽說道,他依稀記得,當初與他大戰的半步世尊靳元,就是靠著一滴世尊血髓,從換血境突然踏入換骨境,讓許陽落敗而逃。

「聖血丹本身就包含了血髓,只不過它使用的是聖人血髓!」靳古說道,「世尊血髓雖然能夠讓人晉階,但有著不小的副作用。服用世尊血髓晉階的世尊,在世尊階段就要不斷服用血髓,形成強烈的依賴感,無法自拔。不過聖血丹,卻沒有這種擔憂。而且,聖血丹的效力更強,一個無敵玄皇服用之後,可能會跳過換皮境,直接過渡到換血境!」

「連跳兩階?」許陽心神微動,這麼說來。聖血丹的確當得起聖葯兩個字。

「那你為何沒有將它服下?」許陽問道。

桃運兵皇 主人難道忘了,我的實力境界,要受你的境界壓制,無法反超,」靳古很老實地說道,「也就是說。就算我當場服下這顆聖葯,藥力也無法讓我突破,只能沉積在我體內慢慢流失。運氣不好的話,甚至會直接爆體。」

許陽搖頭一笑,拍了拍腦袋:「我倒是又拖了你的後腿……」

「所以說,這顆聖葯交給主人服用最好!只要主人能進入換血境,我就可以心無旁騖地修行,借用族中賜下的海量資源,晉階半步世尊!」靳古說道。


許陽皺眉看著這一隻小玉瓶。面對這種可以大幅度提升自身實力的聖葯。說不心動,那是假話。不過,許陽卻不願意藉助丹藥之力來晉階。

「靳古,這顆聖血丹我暫且收著,不過不到危急的情況,我不會服用它,」許陽收起了玉瓶,面色有些凝重。「靠丹藥之力晉階,終歸欠缺了磨礪的過程。對實力的提升有限。我就算吃下這顆丹藥,晉入換血境,全力爆發實力,也很難戰勝二劫世尊!而如果我靠著自身磨礪,不斷體悟更高深的法則,自主突破到換血境的話。我甚至有信心擊敗三劫世尊,這就是差別。」

許陽說了很多,不過靳古都聽明白了。他點頭說道:「主人能耐得住誘惑,堅守本心,實在讓靳古佩服。只不過……既然如此。為何族主還賜下了這顆聖血丹給我?」

「他應該是想讓你快一些晉階世尊,但真實戰力卻弱於同階世尊,以方便他對你的控制,」許陽淡淡說道,「你身上還有一塊憤怒符籙,那可是天怒世尊的傳承,其中蘊含仙器殘片,有成仙之秘!他怎麼可能不心動?」

說到這裡,靳古也舒了口氣:「幸虧當初主人還給我留了一塊憤怒符籙,否則這一次擊殺冥鉞,肯定會被高層懷疑。」

許陽說道:「我當初留下這一塊憤怒符籙,也是因為心中突然有了警示,覺得這些符籙肯定不簡單。」

靳古好奇道:「什麼警示?」

許陽道:「你難道不奇怪?得到七十二塊憤怒符籙的人,真的能開啟世尊陵寢,得到天怒世尊的寶藏么?」

靳古茫然道:「可天怒世尊的留言之中,的確是這麼說的啊。」

「你錯了,能修成高階世尊的強者,又有幾個是甘心為他人做嫁衣的高尚之人?他們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曾經在星空深處探索過仙人遺迹的天怒世尊,更是深藏不露,令人畏懼。我有時在想,這七十二塊憤怒符籙重聚之日……很可能就是天怒世尊歸來之時。」

「歸來?!」靳古臉上現出濃濃的驚駭,「主人是說……借屍還魂?」

「不如說是奪舍重生!」許陽道,「有時候,我就琢磨了一番,憤怒符籙的質地構成,結果發現,它非金非銀,非木非鐵,迥異於我所知的任何一種寶料。最終我才漸漸猜出,這東西是由骨頭做成的!」

「誰的骨頭,能做成這麼奇異的符籙?」靳古道。

「不用多想,必定是天怒世尊在坐化之前,以自己的世尊寶骨,寄託神魂,做成了這七十二塊符籙!所以在世尊陵寢,得到符籙之人會清晰得知其他符籙的方位,並且不斷被一個神秘聲音蠱惑,要去奪取剩餘的符籙。那是來自天怒世尊神魂的召喚。」許陽說道。

靳古打了個寒噤,他終於明白過來,不禁為許陽慶幸。如果當初許陽沒有靈光一閃,停止吸攝憤怒符籙,將七十二塊符籙集齊的話,天怒世尊的意志將重生。以許陽當初玄君級的實力,恐怕沒有半點機會。

「幸虧主人英明,既然這樣,我們還是永遠不要讓這七十二塊符籙重聚了。」靳古道。

許陽搖頭:「不,猜出了天怒世尊的套路,我們的對策也就明晰了。總有一日,我會主動集齊符籙,召喚天怒世尊出來,親眼看看,這個曾經闖蕩過仙人遺迹的傳奇世尊,到底是怎樣強大。」

靳古明白許陽的意思,他是要等到羽翼豐滿,再去找天怒世尊的麻煩。

「天怒世尊的事情暫且不提,就說一說你臨行之前,族主等御獸族高層,給你的命令吧。」許陽說道。(未完待續。。) 靳古點頭:「是。在我走之前,族主對我說,一切行動,要以四劫世尊,靳泰胥長老的命令為主。在沒有接到命令的時候,不要擅自出擊,嚴守防線。」

「嚴守?」許陽頓時皺起了眉頭,「靳古,恐怕御獸族已經有了和談的心思。」

「何以見得?」靳古詫異道。

「你是世尊以下,所有御獸族人的大統領。如果御獸族想要戰, 燃燒的野草 ,探察冥族的虛實布置,回饋給靳泰胥長老,伺機動手!現在,他不但不讓你派遣情報員,甚至主動收縮,命令你嚴防死守……這說明,御獸族已經心無戰意。」

「聽主人這麼一說,似乎極有道理。」靳古點頭表示贊同。

「看冥族最近的動向,似乎也有些傾向於談判的意思。在這雙方都有默契的和平階段,族主才放心地將你派出來做大統領,要是真正的戰爭面前,他肯定不會派出你這麼一個小輩,掌管全局。」許陽進一步分析道。

「主人,我們應該怎麼做?」靳古問道。


「等等,剛剛你似乎說,四劫世尊靳泰胥,即將出關?這是怎麼回事?」許陽問道。他清晰地記得,現在距離他返回瀛洲,才剛剛過去了八個月左右。四劫世尊想要恢復實力,最快也應該需要一年時間!為何現在靳泰胥就已經恢復戰力?

靳古說道:「族主早在與冥族全面戰爭爆發的時候,就下令將全部血魄。供應給三名世尊四劫的長老,讓他們提前恢復,掌握局勢的主動。」

許陽眯起眼睛,在殿內緩緩踱步,腦海中開始緊張地思索對策。

無論如何,不能讓御獸族和冥族成功和談。萬一流沙之穴中的誤會撇清,兩族會重新恢復和平,主要的精力,都會放在人族身上。到時候天井秘境、天機秘境的壓力必然大增。

而且御獸族世尊四劫的強者,已經提前恢復實力!這又是一個不好的消息。三劫、四劫世尊。已經算得上中階世尊。實力超出二劫世尊不知多少。人族兩大秘境,雖然通過冥魔合擊,實力有所提升,但面對兩大強族的碾壓。還是力不從心。

不過。世尊四劫強者提前恢復。是集中血魄供應的結果。相應地,世尊五劫,乃至更強的世尊。恢復實力的時間,應該也會延長,這算是一個好消息。

「靳古,你手頭應該有情報來源吧?」許陽問道。

靳古點頭:「早在入宮的時候,族群的情報統領就將積攢半個月的冥族情報,全部交給了我。只不過,沒有接到進一步的命令,他們現在處於閑置狀態。」

許陽斷然說道:「查!從這些情報之中,給我查明所有冥族高等族人,以及低階世尊的位置!尤其是那種類似於靳厲,在族群之中有著很高地位,被寄予厚望的小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