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曾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他最器重的大統領,除了自己的主神位,斐烈什麼都願意給他,哪怕是自己最心愛的女人。

然而,他這位信任的好兄弟在清除龐貝家族行動中失敗了,面對龐貝家族與整個天堂鋪天蓋地的壓力之力,斐烈別無選擇,爲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他果斷逼迫路西法承認了一切的罪責。

路西法最終揹着叛徒的名義,與布魯斯等帶着他最精銳的天使軍團,墮落到了地獄,此後哪怕斐烈暗中再召,路西法始終沒有再回天堂。

這是一次無奈的抉擇,也是造成如今所有痛苦的根源,哪怕是如今再提及,斐烈仍然是心頭無比刺痛。

“不僅僅只是因爲路西法,最重要的是創世神山中的祕密。”

“龐貝家族有一位古老的神祗,他是上帝耶和華創造的第一批神祗,他們統稱爲創世神祗,是高於我們如今光明神祗的,隨着天堂的浩劫,那些創世神祗原本早就該灰飛煙滅,而龐貝家族這位老祖宗卻活了下來,他就隱藏在創世神山中。”

“據我所知,烏基格有一個兒子,從一出生就被送去了神山,龐貝家族跟我們神族當了這麼多年的奴才,如今卻執意要推翻咱們,我估計八成是他這兒子已經得到了創世神祗的力量。”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推翻我的統治,讓他的兒子重新建立天堂秩序了。”

斐烈負手走到湖邊,喟然長嘆道。

“父神,這,這可怎麼辦,您如今舊傷未愈,加百列等人不堪大用,斐利羅說了,他只效忠於您,您不動,他是不會動的。”

“兒子,實在是……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託雷原本對繼承主神之位是抱有幻想的,一聽還有個這麼牛逼的對手,心裏頓時就慌了。

斐烈是有應對之法的,至少他不慌。

歸根到底,這些所謂的創世神祗,也都是上帝所化,而他是主神,是掌控有上帝遺留祕密最多的人,總能有辦法應對。

而且,上帝把秦侯送上了天堂,那是把真正的尖刀。

讓東方神祕力量與烏基格家族碰撞,纔是最完美的選擇。

“託雷,你去告訴秦羿,就說創世之力就在創世神山。”斐烈想了想道。

“父親,這個人太過精明,如果他發現創世之力不在其中,反而對咱們的大局不利啊。”託雷皺眉道。

斐烈笑了笑道:“創世之力本就神山中,神山浩瀚,他固然是找不到的,但如果能跟龐貝家族那位老祖宗碰一碰,不正合我意嗎?”

託雷撓了撓頭,這才明白過來。

“去吧,沒事了多暗中跟各方力量走動下,米迦勒雖然是個空架子,但也不能小看,不能冷落了。”

斐烈叮囑道。

“是,父神。”託雷領命,離開了神域。

“創世神山,主宰神靈命運的時刻到了,主啊,保佑我吧。”

斐烈待託雷離開後,拿出那顆水晶球,只是水晶球的畫面上,有關於神山,始終是一片模糊。

他能洞知天堂大部分的領域,唯獨神山不可查探,這也使得斐烈對龐貝家族那位祖宗與烏基格的天才兒子一無所知,這無疑是令人惶恐的。

是以,斐烈想借着秦羿這把快刀,去神山探個究竟。

……

秦羿依然只是耐心的打坐,愛麗絲知道他喜歡喝茶,近幾日閒着沒事了,便在大殿裏煮茶侍奉。

作爲心如慧蘭的女神,秦羿只是稍加點撥,愛麗絲很快就掌握茶與心境結合的奧義,煮出來的茶水味道清純,倒是頗有意境。

重生八零錦繡盛婚 “愛麗絲,你有沒有想過,神,有時候並不如你想象的那麼美好,在你看來的博愛、光明之下,也許是無比骯髒、齷齪的存在。”秦羿喝着茶水,淡然笑道。

愛麗絲坐在他的對面,星辰般的眸子望着秦羿,輕聲道:“我想過,如烏基格,如託雷這些,他們的慾望甚至比那些墮落的天使還有俗世的凡人,要更加的骯髒可恥。”

“不,我說的是斐烈。”秦羿道。

“斐烈主神!”

愛麗絲無比的驚訝。

跟神月早先的理念一樣,她們的信仰就是主神,終身侍奉,以此爲榮耀。

“嗯,你們這個主神跟我的一個敵人很像,殘忍、癲狂、貪婪,只是他披着光明的外衣,隱藏的更深一些罷了。”

秦羿道。

愛麗絲色變,面色凝重道:“秦侯,我對您的尊敬是無與倫比的,但請你不要再說任何褻瀆主神的話,因爲那是咱們合作的一切前提。”

“你不信?”

“那咱們打個賭如何?”

秦羿笑道。

“打賭?好,怎麼個賭法。”愛麗絲皺眉道。 “如果我得到了創世之力,我會將這種力量注到你的體內,到時候你覺的主神會是如何對你?”秦羿問道。

“我一定會主動獻給主神大人。”愛麗絲不假思索道。

“別答非所問。”秦羿道。

“那,那當然是讓我獻出去。”愛麗絲有些遲疑了。

“如果獻出去,會要你的命,又或者令你損失最寶貴的東西,你懂我的意思,你還願意嗎?”秦羿摸了摸鼻樑,玩味一笑。

“寶貴的東西?”愛麗絲柳眉一蹙,頓時明白了過來,有些慌亂道:“你胡說,主神博愛世人,是一位仁慈、光明的長者,我是他的親侄女,他怎麼可能會……”

“所以說,我們需要賭一賭,如果我贏了,你以後就侍奉我爲神主如何?”秦羿道。

“如果我贏了呢?”

愛麗絲頗爲惱怒道。

“你不會贏,當然你贏了,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

“不過你我之間的談話,我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秦羿道。

“好,我答應你,不過答案一定會讓你失望,因爲神永遠是光明的!”

愛麗絲道。

說完,她氣沖沖的跑了出去,褻瀆主神在天堂是重罪,是愛麗絲這種篤信的使徒絕對無法接受、無法想象的!

若非是礙於秦羿特殊、尊貴的身份,她一定當庭斥責,將這個思想齷齪的傢伙轟出智慧宮。

“侯爺,愛麗絲小姐看起來很生氣,她不會轟我們走吧,說真的,我還真挺喜歡這地方的。”黃耀東走了進來,打趣笑道。

“她不會,事情辦的如何了?”秦羿問道。

“我拿着路西法臨終前留給咱們的天使令,以及布魯斯大人的信物去找了天使軍的扎勒軍團長,他是布魯斯大人的侄子,對於布魯斯一派回到天庭持積極的態度,表示願意助咱們一輩之力,在當值的時候,去盜取打開神魔戰場空間的鑰匙。”

黃耀東欣然道。

“斐烈、烏基格、米迦勒等人都絕非等閒之輩,指望利用地獄的手段來複制奇蹟是不可能了。”

“眼下對咱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鑰匙,能讓咱們的人儘早的到達天堂,與這邊的人一起聯手製霸,否則想要成大事怕是很難。”秦羿分析道。

在沒有接觸到斐烈之前,秦羿把天堂的神想的簡單了,這絕對不是一個單純靠玩陰謀手段,就能得逞的地方。

“嗯,布魯斯大人已經率領返鄉天使軍團在伽羅地獄的神魔入口等着了,眼下差的就是那把空間鑰匙。”

“從扎勒的話來看,鑰匙應該沒被帶入斐烈的空間,而是封存在伊甸園神殿,由烏基格與米迦勒的人共同協管,咱們還是有機會的。”

黃耀東道。

“嗯,要想成事,咱們必須要一個人的幫助。”秦羿手指在桌子上輕叩盤算着。

“誰?”黃耀東連忙問道。

“米迦勒。”秦羿道。

“米迦勒?他可是神殿的執掌者之一,位高權重,怎麼可能會幫咱們。”黃耀東不解問道。

秦羿笑了笑道:“天堂之爭,米迦勒確實起了很大的作用,但現在他已經淪爲了輸家。烏基格不斷的因爲家族力量,分化天使十八個軍團,斐烈還有斐利羅這一支脈外加上影響力,隨時都能號召軍團作戰。只有米迦勒,他夾在中間,論影響力他不如路西法,甚至是許多天使厭惡的叛徒。論地位,他也在烏基格與斐烈之下,他面臨的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淘汰。但這個人確實又還有些能量,有些心腹,所以是可以爭取的。”

“按加百列的說法,斐利羅一直是中間派,落井下石之輩,他怎麼可能會聽從主神號令?”黃耀東仍是不解。

秦羿笑道:“這叫棄車保帥,斐烈連自己最心愛的兒子都喪失了,自身當時又大損,若是仍然孤擲一注,必定是全軍覆滅。而斐利羅這枚棋子,是刻意留下來的,哪怕他裝的再深沉,演的再好,作爲旁觀者還是很容易看清的。”

“明白了,我去跟宋飛會合,看看他那邊聯絡的如何了。”黃耀東恍然大悟。

“去吧,記住了,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去聯繫斐安東,只有這樣他纔是安全的。”

秦羿剛叮囑完,託雷笑盈盈的出現在門口,很有禮貌的問道:“上師,我能進來嗎?”

黃耀東自覺的退了下去,託雷走了進來,恭敬道:“上師,上次送來的天堂五色果,你還可喜歡,我最近令天使在光明山附近獵到了一頭七品的白色飛鹿,也算是比較罕見的了,我讓廚子燉了一隻鹿腿,稍些就給上師送過來品嚐。”

“有什麼事嗎?”秦羿道。

託雷四下看了一眼,然後在秦羿對面坐了下來,小聲道:“上師,我得到了絕密消息,創世之力的火種很可能在創世神山之中!”

秦羿雙目一凜:“誰告訴你的?”

“我父親!”

“父神當年得到我祖父傳承的時候,就是從創世神山中得到的力量,只是可惜當時他得到力量昏厥後,便被帶出了神山,此後他窮其一生,都沒有再感應到創世之力的存在。”

“毫無疑問的是,父神當年並沒有完全汲取火種的力量,火種的根源依舊存在,而且經過了這麼多年,火種的力量應該已經聚滿了,如果機緣足夠,也許這對上師來說是個不錯的機會。”

託雷如實回答道。

秦羿的神識牢牢鎖定託雷,意念一動,心中已然明白。

託雷只覺被他森寒的雙目一望,整個人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連忙很沒底氣道:“上師,我說的一切都是實話,如果有半句虛言,我,我願遭天譴。”

“告訴你父親,我得到創世之力後,會想盡一切辦法,助你登上主神之位。”

“神山,我即日便會去,你可以退下了。”

秦羿道。

“是。”託雷老老實實的退了下去。

秦羿端着茶杯,眉頭鎖的更緊了。

他剛剛用強大的神識,瞬間查探了託雷的靈魂記憶,他可以查探到託雷在得到斐烈指示後那種惶恐的情緒,只是由於神域的作用,他無法通過託雷的靈魂記憶,看到任何一點有關於斐烈的影像與言語,無法判斷出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斐烈絕對不是個善茬,而是一個如廣王一般的恐怖野心家,他放出這個消息,到底是爲了什麼?

他仔細琢磨了一番,不外乎兩個理由。

其一,斐烈的話是真實的,創世之力的根源火種就藏在神山之中,按照自己當初融合時的經歷來看,斐烈吸取的能量巨大,昏厥過去也在情理之中。而且火種一旦被吸收後,就會再一次沉寂,就好像地獄的毀滅火種,由於秦羿得到了烙印,毀滅火種或許要沉寂無數個萬年,纔有可能再一次的聚集能量傳承給下一個有緣人。

斐烈如今藏身神域,更多怕是讓他去試探、尋找!

其二,這是一個陷阱,斐烈要引自己去送死。但這種可能性並不大,斐烈對他是有所圖謀的,你死我活是遲早的事,但絕對不是現在。

顯然,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個機會,秦羿沒有退縮的理由,他必須親自去探個究竟。

他已經得到了毀滅之力,一旦融合創世之力,修爲就會有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到時候擊殺廣王、衍道就不再是空談。

打定了主意,秦羿又喚人叫來了黃耀東,對他囑託了一番後,踏上了前往創世神山的路上。

天堂地域雖然不如地獄遼闊,看上去一派美好,仿若是一片無憂無慮的淨土,實則,無論是人心還是地域,都要比地獄更可怕。

創世神山位於天堂北方,在天堂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到這座高不見頂的大雪山,憑藉着上師身份與主神的令牌,秦羿順利出了天堂北大門。

一出北大門,完全像是換了一個地方。

放目望去,蒼涼無盡。

乾涸的河流,白色、粗糙的沙土,無數乾枯的獸骨、鳥類無不證明了,這是一片比沙漠還要殘酷的死亡之地。

根本原因就是,天堂諸神爲了打造完美國度,把整個天界最優質的能量,甚至是空氣全部封存進了天堂,留給夏當族與一切生靈便是比凡間還要惡劣的生存條件。

尤其是到了如今,天堂同樣進入了後天期,靈氣枯竭加速,過分的抽取,幾乎快要扼殺域外生靈生存的空間。

這也是夏當族爲何想要趁着天堂大亂,顛覆天堂,爲種族迎來生存的機會。

不反抗,無生存!

這是最真實的寫照。

出城不久,大雪紛紛而下,讓原本荒涼的域外,更多了幾分悽枚。

秦羿裹了裹大氅,喝着調製的藥酒,快步行走在荒原之上。

說是走,其實跟飛也沒有什麼區別,每一次呼吸之間,他至少可以前行數百米,就算有生靈發現他,也只能捕捉到一道殘影而已。

這就是絕對力量帶來的優勢。

他現在也不知道修爲到底達到何等的境界,自從得到撒旦之力後,他遇到過唯一的對手就是尼羅,只可惜擁有一半撒旦之力的尼羅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至於薩普這種七翼天使,幾乎在他手上走不過三個照面。

秦羿估計最次也得要九翼、十翼之流的高手,纔有資格與他正面抗衡。

而放眼天堂這種威脅,少之又少,甚至米迦勒,秦羿都無須擔心,唯獨兩個人,令他不敢小覷。

一個是龐貝家族,一個能毒倒主神,多年前逼的斐烈甩鍋路西法的存在,必定有強大的高手在背後坐鎮。

另一個就是斐烈。

秦羿很少有看不穿的人,斐烈就是一個,這個是藏在光明中的魔鬼,誰也不知道何時就會現出令人恐懼的魔爪。

饒是他的速度快若風雷,創世神山永遠都像是遠在天邊,遙遙無期。

一連行走了七日,雪下的越來越大,空氣凝固,氣溫冷到了極致,每每呼吸之間,就像是往咽喉中刺進了一把鋒利的尖刀。

終於,創世神山不再是永恆的隔絕,而是距離在目及範圍內一點點的縮短。

以這個速度,秦羿預計最多三天,他就能到達神山地界了。

吼!

當他正穿行一座冰山之時,崖壁上冰雪狂落,整座冰山搖搖欲墜,隨時都要坍塌,一聲狂暴的巨獸怒吼從冰山裂縫中傳了出來。

每一聲嘶吼,每一次的巨震,都像是要摧毀了冰山,引發的四周發生了一連串的雪崩。

秦羿飛身自裂縫中彈起,但見一隻高達百丈,龐大無比的白色巨熊,自冰山裂縫中驚醒而出,好傢伙,只是一抖身子,半邊冰山都塌了,十幾個人正在倉皇而逃,那些人在巨熊的腳下,就像是螞蟻一般渺茫。

“吼!”

巨熊張開大爪照着人羣只是一記橫掃,頓時猶如擎天一柱砸了下來,當場就有幾個人被拍成了肉泥,剩下幾個人雖然逃過一劫,也是被強大的巨力氣浪,震的吐血不止,受了內傷。

“我的天啦,是九目熊王,創世神山的守護神獸!”

“王子、公主,你們快走,我們來頂住他。”

幾個威武的大漢護着一對衣着華麗的青年男女,拼死後撤,雖然明知這可是無比可怕的存在,他們仍然結成大陣,運足神力企圖阻擋熊王的虐殺。

然而他們的抵抗就像是蜉蝣撼樹一般,沒有任何的威脅,被驚醒的九目熊王無比的暴躁、憤怒,張嘴一吼,數道白色的風浪瞬間將護衛凍成了冰棍兒,再一巴掌下去,連渣都沒剩了。

“該死!”

“蕾娜,你快走,我來頂住他。”

見難逃一死,衣着華麗的青年嘴角含血,手持着一柄利斧,無比恐懼的正對着巨熊,衝着身後的一個少女大叫。

說完,他爆喝之餘身高拔高兩丈,渾身金光閃閃,現出了神族威嚴,利斧劈出一道強勁的光刃,劈向了巨熊。

唪!

光刃狠狠劈在了巨熊的巨爪上,生生撕裂了一道口子,巨熊沒想到這位王子能破它的防,雖然只是流了一絲絲血痕,但被挑釁的憤怒,讓它變的更加癲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