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6點半天色剛剛暗下來,悶頭和小龍進入家門了!

此時,傻妞已經熱好飯菜,他們三人在家裡餐廳吃飯聊天!

「哥哥!你們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傻妞困惑地看著悶頭和小龍!

小龍笑著說:「唉!回來快就說明事情辦得順利!否則就麻煩了!」

不久,他們聽到屋外的路上有人在奔跑,有人在高聲叫喊「廠辦著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啊!」

……

第二天早上,李大爺到悶頭他們家裡。

「真邪門啊!昨天傍晚楊青麻在廠辦自己辦公室被大火燒死了!據說是電線短路引起的火災!幸虧發現及時,整個辦公樓沒有太大損失!悶頭啊!楊青麻走了!看來沒有人來收你們房子了!你們就安心住著吧!」

李大爺通報信息后,他搖頭走了,悶頭、小龍和傻妞靜靜地看著李大爺的背影!

悶頭感覺,他們眼前難關應該渡過去了!

…… 張伯堂眼角餘光見到幾個保安,將不遠處那具被高爾夫球砸死的屍體拖走。

他表情微微變了變。

如果把一般商人形容成狡猾的狐狸,那麼眼前的李佩斯簡直就是一頭殘忍的惡狼。

相比較一般商人喜歡爾虞我詐,李佩斯似乎更喜歡用暴力來解決一切問題。

李佩斯喜歡暴力,但是他卻一點都不笨,反而還非常聰明。

他一眼就看出里張伯堂心中所想,微笑的道:「張先生大概覺得我太暴力了,的確,我的座右銘是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但是卻能解決一切有問題的人!」

張伯堂笑笑,不置可否,他到底是華夏人出身,不喜歡極端,做事也喜歡走中庸之道。

他淡淡的道:「李佩斯先生,我這次來見你,是想要談談我們雙方的合作的。」

李佩斯笑道:「我們的合作很簡單,你拿下寧大公司,然後我們諾亞跟你合作,壟斷癌症疫苗跟特效藥,賺的錢咱們五五分賬。」

張伯堂心想,如果我能夠讓女兒認祖歸宗,能夠拿到寧大公司的控制權,那我還用得着跟你合作?

他平靜的道:「現在的問題是,我女兒不肯跟我相認,還有陳寧從中作梗,我沒法從我女兒手中拿到寧大公司的控制權。」

李佩斯露出遺憾的表情:「張先生你遇到了麻煩呀!」

「不過張先生你放心,陳寧我可以幫你解決掉,甚至有必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把你女兒跟你外孫女也殺掉。」

「你女兒死了,到時候你以親生父親的身份出現,就可以繼承你女兒的公司了。」

張伯堂聞言也忍不住心驚!

他到底沒有李佩斯那麼狠,猶豫了一下說:「不要殺我女兒,你們只要幹掉陳寧,然後把我女兒跟外孫女都抓來給我,我有辦法讓我女兒就範。」

李佩斯搖搖頭:「張先生你真是麻煩,也罷,既然張先生這麼要求,就按照張先生說的來辦好了。」

「但是,事成之後,我們合作的利益不再是五五分賬,而是七三分賬,我七你三。」

什麼?

張伯堂瞪大眼睛。

兩人無聲對視。

最終,張伯堂敗下陣來,咬咬牙:「好!」

李佩斯笑道:「很好!」

他說着打了個響指,將克里斯叫過來,吩咐道:「過幾天,會在東瀛的京都,頒發世界和平獎章。」

「宋娉婷的公司近年在人類治療癌症獲得重大突破,她也獲得提名世界和平獎候選人。」

「過幾天她肯定會參加在東瀛舉行的世界和平獎頒獎典禮,陳寧應該也會陪同宋娉婷出現。」

「你帶着武僧跟牧師,去東瀛一趟,殺了陳寧,把宋娉婷帶回來。」

隨着李佩斯的話音落下。

一名身材魁梧,穿着勁裝,脖子上帶着一串佛珠的光頭亞裔男子,還有一名身穿白色長袍,金髮碧眼的歐美俊男,出現在克里斯身邊。

這兩名男子,就是武僧跟牧師。

是李佩斯麾下的兩大天王,都是世界巔峰級別的強者。

克里斯本來還有點害怕面對陳寧,但是發現老闆派遣武僧跟牧師陪同他一起去之後,他瞬間信心百倍,笑着道:「老闆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帶着陳寧的腦袋,還有宋娉婷回來。」

李佩斯淡淡的道:「世人喜歡用謊言來推動生活,你的話我先聽着吧,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李佩斯說到這裏,看了克里斯一眼:「你知道讓我失望的後果。」

克里斯渾身一顫:「是,屬下知道,屬下絕不會再讓老闆失望。」

華夏,中海市。

陳寧跟宋娉婷剛剛吃完晚飯,他倆帶着女兒,漫步在江邊林蔭小道,吹着江風,夕陽的餘暉將他們一家三口的身影拉長。

宋娉婷微笑的道:「我們一家好久沒有享受這麼慵懶的時光了。」

陳寧輕笑:「這段時間我工作不忙,如果你公司也不忙的話,我們可以計劃計劃,比如出去一次旅遊之類的。」

宋娉婷搖搖頭:「估計不行!」

陳寧道:「為什麼,工作很忙嗎?」

宋娉婷笑道:「工作倒還好,畢竟我只負責大方向,具體工作有下邊的人干,不需要我操心。」

「但是最近聯合國提名我為今年的世界和平獎候選人,邀請我到東瀛京都,參加和平獎的頒獎典禮。」

「我在猶豫要不要去?」

陳寧驚喜的道:「世界和平獎,這是無數人都夢寐以求的獎項呀,畢生的榮耀,流芳萬世,你既然獲得提名,就很有機會獲獎,當然要去參加了。」

宋娉婷道:「其實他們提名我,完全是因為我們公司的肝癌疫苗跟肝癌特效藥,為人類社會做出重大貢獻。」

「我不敢居功,我覺得這個世界和平獎提名給老公你才合適!」

陳寧笑道:「那可不行,我南征北戰,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很多老外都把我當成大魔王呢,他們怎麼可能把世界和平獎頒給我?」

「而且,我覺得你完全有資格爭取這個將!」

「他們既然提名了你,那你就必須去參加,爭取為你個人,也是為國家,贏得一個榮譽。」

宋娉婷道:「我自己去東瀛不太想去,要不老公你陪我一起去?」

陳寧笑道:「好,反正我這段時間也不忙,我陪你一起去。」

當晚,陳寧就吩咐典褚秦雀做好東瀛之行的準備。 「趙道長!?你怎麼也…」

「趙先生,你也來了?無根生,你面子還真大,竟然能把趙先生請來…」

「趙道長,自南京之後,許久未見了。」

「啊哈,趙坤,還真的是你,無根生這傢伙沒有說謊啊….」

趙坤的影響力,一進到這山谷中,便體現了出來。

但凡是名門流派,和趙坤打過交道的,見趙坤走進來后,沒有一個不是站起來打招呼的。

就連秘畫的竇汝昌這等德高望重的異人,見到趙坤后也得起身打招呼。

若單單是異人的身份,那趙坤頂多是個名門弟子,沒穿天師府道袍的話,別人還認不出來。

但他另一個身份不得不引起大家的重視,就連在場的這些任身後的師門,見到趙坤都要萬分重視。

抗日英雄,民國中將,麾下數萬士兵,隱形的江西王,異人圈中赫赫有名的『趙老爺』!

怎麼說呢,趙坤一來,彷彿連周圍的氣氛都凝重了幾分。

他的身份太高、太重了,重到其他流派的掌門都無法輕易忽視。

雖說異人和尋常人相互之間割裂的十分明顯,但對於普通人之中的權貴階層,異人的身份就先天弱上一等。

異人雖然有常人難以擁有的實力和身手,但人數太少,遠不如普通人;而且異人想要生存生活,也得和普通人交流交涉,這時候上層權貴就是他們必須重視的存在。

而趙坤的身份,就是在上層權貴當中,也是靠前的。

得益於現代世界那些科技產物,無人機、竊聽器等等,和鬼子的交戰中,趙坤的部隊非但沒有很大的傷亡,反而越打越猛

鬼子幾次想攻打江西,都被趙坤的獨立師強硬的打退,不僅沒有大規模減員,而且還把預備部隊的戰力給打上來了。

現在江西駐紮着幾萬部隊,都歸趙坤指揮。

勢力、地位、名聲,都匯聚到一個人身上,也就不怪這裏的異人見到趙坤后緊張了。

能完全自然的面對趙坤,除了第一次見面、以前不認識他的,也就只有無根生和端木瑛了。

端木瑛是在趙坤沒發跡起來便和他認識,之後更是幫了趙坤不少忙。

而無根生這個人,和人交往只看本性,完全不在意趙坤身上的名聲、地位等等。

「哈哈,趙兄弟,你能來真讓我意外,嘗嘗這酒,還是用的你給我的錢買來的。」

無根生此時邋遢無比,和趙坤第一次見他那時候相差甚遠。

不過這一句話倒是讓趙坤嘴角抽了抽,面對飛過來的酒碗,伸手接到后反嘴問道:「就那麼點錢,還能省到現在?」

「嘿嘿,這可是用少佐人頭換來的錢!」

趙坤聞言,面露詫色的問道:「這也是你乾的?」半年前有一個鬼子大隊的少佐被殺,兩日後就有人拿着人頭來余江趙宅換錢,當時趙坤不在余江鎮,通過電報交流,也就讓周管家奉上了一筆錢。

那次鬼子直接生亂,趙坤也瞅准機會,把縣城攻打了下來,藉此殺了不少鬼子,收服了一縣三鎮。

但趙坤是真沒想到這件事也是無根生乾的,倒是前幾次他知道和無根生有關。

眾人見無根生和趙坤交流甚歡,氣氛也慢慢升了上來。

之後也有不少人上前來給趙坤敬酒,順便打聽他和無根生是怎麼認識的,趙坤也隱瞞,把當初被鬼子刺殺、無根生想來騙吃騙喝的事情說了出來,直接引得多人大笑,然後藉此狠狠灌了無根生幾碗。

趙坤也直接從噬囊中拿出不少吃食,擺到一塊供大家下酒。

等最後的許新和董昌到來后,人才算徹底到齊。

魏淑芬也被許新兩人佔了一次口頭便宜,讓眾人大笑了起來,其中趙坤笑的聲音最大,魏淑芬差點往趙坤嘴巴里扔出一個蠱蟲。

人到齊后,無根生彷彿就是單純的想喊人喝酒,而他所叫的人,都打過交道。

像趙坤,提前知道無根生這個人,對他沒什麼偏見

其他人也是通過幾次和無根生打交道,發現了這個人的本質,才會因為一封信遠赴千里來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