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陳天身邊的紫依雪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畢竟她非常的清楚宮斜良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但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宮斜良這一劍硬生生的砍在了陳天的身體以後,竟然根本就沒有給陳天造成任何的傷害,陳天甚至都不曾後退半步,臉上的表情依舊非常的平靜。

陳天那邊沒有任何的反應,而宮斜良卻因為被自己的力量反彈,整個人倒飛出去將近十米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宮斜良停下之後,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裡面的氣息已經開始變的混亂了,他面前的陳天實在是有些太強大了,自己根本就不是陳天的對手。

在沒有親自跟陳天交手之前,宮斜良是永遠沒有辦法體會到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的,而剛才這一刀砍出去之後宮斜良才清楚的認識到陳天為什麼能夠擊敗上泉斬?

剛才宮斜良的這一招也算是出盡了自己的全力,但是當他手中的長劍砍在陳天身體上面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砍在了一塊無比堅硬的岩石之上,而且你根本就沒有辦法撼動這塊岩石分毫,相反自己還會受到非常大的反傷。

而且要知道,剛才的陳天並沒有使用靈氣護體,這說明剛才陳天只不過就是靠著肉身的強便硬生生的接下了宮斜良的這一刀。

僅僅是一具肉身便如此恐怖,那如果要是陳天運用靈氣的話,實力簡直不敢想象。

「怎麼可能這麼強大?難道老師真的死在了這個人的手中?」

宮斜良手握長劍,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找死……」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宮斜良一眼,隨即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凌空轟出一拳。

這一拳陳天並沒有運用多大的力量,但是氣勢一時依舊非常兇狠,拳印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宛如雷霆一般直接奔著宮斜良的身體轟了過去。

宮斜良在看見陳天打出的這一拳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絕望。

因為剛才他僅僅就是抵擋陳天著一套氣息便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而此時陳天對著自己出了一拳,他根本就沒有精力去抵擋。

所以宮斜良直接閉上了雙眼,沒有想要繼續反抗的意思,他覺得既然自己的師傅上泉斬已經死在了陳天的手中,那還不如讓他跟誰師傅一同離開這個世界。

「宮斜良,小心啊!」

就在陳天那耀眼的拳印馬上要擊中宮斜良身體的時候,一個十分婀娜的身影從空中飛了過來,然後拔出自己的武士刀,一道紫色的光芒爆發而出,砍在了陳天的拳印之上。

「轟隆隆……」

天地之間傳來了一聲巨響,當那道紫色的光芒跟陳天的拳印撞擊在一起之後,直接讓拳印四分五裂。

剎那間,無數道無形的能量衝擊波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而原本站在宮斜良身後的那些武者似乎還不曾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被衝擊波的能量所波及,直接倒飛了出去。

一瞬間,慘叫聲不絕於耳。

而華夏的那些武者因為都站在陳天的身後,所以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剛才從人群當中穿出來的這個身影就是關寒之!

而關寒之心裏面也非常的清楚,自己若是想要擋住陳天這一拳,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她剛才也只不過就是將拳印的力量分散,這樣的話才能夠擋住陳天的這一拳,這也是為什麼站在宮斜良身邊的那些R國武者全部都飛出去的原因。

而關寒之攔住了陳天的這一拳之後,扭頭沖著宮斜良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衝動?」

「我的老師死在這個人的手中,但是我卻沒有能力幫助老師報仇,我實在是太沒用了……」

宮斜良咬著牙低聲回了一句,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你是上泉斬前輩的唯一弟子,你若是死了,以後誰能繼承上泉斬前輩的衣缽?」

關寒之冷聲呵斥道。

「現在咱們R國武道已經損失了一個上泉斬前輩,要是在失去你的話,那就真的成了咱們R國武道的噩夢!」

關寒之語氣十分嚴肅的沖著宮斜良說道。

宮斜良在聽到了關寒之的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沒有說話。

而關寒之則沖著陳天輕輕的鞠了一躬,表情十分尊敬的說道:「陳公子,您現在是站在武道巔峰的人沒有必要跟宮斜良去計較這些事情,而且上泉斬是宮斜良的老師,此時他關心自己的老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此時的關寒之一身白色和服,面容精緻,身材火辣,氣質冷傲,誰能夠想得到在R國武道如此危險的關頭,站出來的竟然是一名女子。

而那些R國的武者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悲傷,畢竟關寒之在他們R國也是一個非常出名的武道宗師。

但是即便是關寒之剛才也是拼盡了全力才接住了陳天這隨意的一拳,那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難道陳天真的要天下無敵了嗎?

而陳天淡淡的看了關寒之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陳公子,您能不能給我面子,放過宮斜良……」

關寒之似乎還想幫助宮斜良求情。

但是她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陳天身影一閃直接衝到了宮斜良的面前。

宮斜良看見陳天衝過來之後,本能的愣了一下,隨即連忙舉起自己手中的長劍。

但是還不等他的劍舉起來,陳天抬手便是一拳直接打在了宮斜良的胸口處。

「咚!」

一聲巨響,宮斜良身體周圍爆發出一陣白色的氣息,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宮斜良的身體裡面便傳來了一聲巨響。

「砰!」

就好像是一顆炸彈在宮斜良的身體裡面引爆了一樣,宮斜良的身體直接炸成了灰燼,消散於天地之間。

而陳天看見宮斜良死了之後又回到了原地。

在那些武者的眼中陳天,彷彿根本就像是沒有離開過一樣。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震驚,看著陳天的眼神就好像是看見了鬼一樣。

這得是多麼驚人的速度啊,剛才僅僅短短一眨眼的功夫,陳天便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便殺死了一名煉虛境的武道強者。

等到關寒之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發現宮斜良竟然已經死在了陳天的手中。

關寒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您怎麼可以殺死宮斜良,你是不是有點太不把我們R國武者放在眼裡了?」

「我就是不把你們放在眼裡,你們又能如何?如果要是有人不服的話,可以選擇出手……」

陳天站在原地,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關寒之說道。

「你……」

關寒之此時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憤怒了。

而R國的那些武者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紛紛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表情十分憤怒的看著陳天。

誰都沒有想到陳天竟然如此的囂張,當著這麼多的R國武者面殺死了宮斜良,這擺明了就是在挑釁他們R國武者。

但是陳天的實力也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所以即便這些人亮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但是依舊沒有人敢主動奔著陳天的位置衝過去,他們都在等待著關寒之的命令。

關寒之的俏臉之上更是布滿了憤怒,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現在的這個情況已經超過了關寒之的預期。

而本田龍一等人都躲在遠處,明顯是不想參與這件事。 明覽高中高三F班,因為班主任季零最近一段時間有事無法來學校,便由F班原班主任代理。

依舊是以前的模樣,原班主任睡睡覺,看看書,什麼都不用管。

只不過不同的是,以前是管不了,只能放任,現在卻是不用管——學生自覺的幾乎讓他以為自己進錯了班級。

風玫也有相同的錯覺。

她走進教室的時候,講台上老師在睡覺,下面學生們安靜的做題,甚至連她的到來都沒有發現。

風玫有些恍惚,她記得自己剛來的時候,這群人笑鬧著要出去看雪,沒一個將學習放在心上的,而現在,即便他們眼中的變態不在,他們依舊自我約束著。

因為,那個變態給他們定下的不是規則,而是目標與人生的方向。

安靜的校園中,遠處不知哪個教室傳來朗朗書聲,窗外冬日暖陽璀璨。

沒有過多感慨,風玫徑直走到講台,敲了敲講桌,想叫醒老師。

「老大!」

老師不是被風玫叫醒的,是被班裡的學生給嚇醒的。

「老大,這段時間你都跑哪去了?我們都聯繫不到你人。」大家都從書本上抬頭,雙眸亮晶晶地看著風玫。

風玫笑:「你們都成了好學生了,哪裡還有時間想起我這個學渣啊。」

「一日是老大,終身是老大。老大,我們不會喜新厭舊,有了學習就忘了你的!」眾人信誓旦旦。懶人聽書

風玫哭笑不得,不過現在不是與他們敘舊的時候。

「看你們的書吧。」風玫看向剛醒來睡眼朦朧,打算再次趴下的老師。

「老師,我有事找你,方便出來一下嗎?」

「什麼事?」老師困極的模樣,看都不看風玫,頭一點一點的,似乎隨時都能睡著。

底下學生們都是疑惑地看著風玫,這位老師雖然是他們的老師,但是一般都是在他們教室睡覺的……所以他們老大找他幹什麼?

老師快到了退休的年紀,近五十歲了,帶著老花鏡,頭髮斑白,是學校的資深老教師,在學校內頗有威望,現在年紀大了,學校體量他,所以才讓他帶因為管不了不用管的F班。

這樣一位老師,班裡的同學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喜歡,最多大家見面打個招呼……F班的學生以前雖然混,但是起碼的尊老美德還是有的,這也是他們沒有趕走這位老教師的原因,下不去手啊……

現在風玫笑眯眯地看著這位老教師,見他問了『什麼事』之後,便又趴在了桌子上睡著了,眸子一眯,抬手便是一個手刀往老教師的後頸砍下去。

底下不少學生一直盯著風玫,此時見到她的動作,頓時驚呼一片。

可是……風玫的手刀卻落空了。

老教師動作靈活地避開了,站了起來與風玫面對面,咕噥著:「季主任不是都教好了嗎?怎麼還有一個漏網之魚!」

以前的F班學生們打架鬥毆是常事,季零來了后,學生們都老實了下來,十分愛學習了,學校里都在討論這件事,覺得整個F班都有了質的改變,現在風玫突然動手,老教師的話倒也何常理。

但是…… 關寒之此時心裏面不僅僅充滿了憤怒,而且也非常的震驚。

她在震驚陳天剛才的速度實在是有些太快了。

即便是她就站在陳天的面前,都沒有反應過來。

還有就是如果剛才陳天的那一拳不是打向宮斜良,而是打向自己的話,她也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可能她早就已經死在了陳天的手中,這便是陳天的恐怖之處。

厲少寵妻請節制 陳天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不是她能夠想象的。

「關寒之大人,請您下命令讓我們給上泉斬前輩報仇!」

「沒錯,關寒之大人,請您下命令!」

好幾個武道宗師表情激動的喊道。

關寒之心裏面清楚,即便是這麼多的R國武者一塊對陳天出手,那他們也不見得能夠是陳天的對手,隨意此時她心裏面還是非常糾結的。

三國之北境之王 無數的R國武者表情憤怒的看著陳天,而陳天臉上的表情卻十分平靜。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人放在眼裡,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剛才這個人敢對我動手,那我就要讓他付出代價,你們自然也是如此,如果你們要是不服氣的話,現在也可以出手,這是我給你們報仇的機會!」

R國的武者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而關寒之猶豫了一下之後,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我們現在並不是想要報仇,我們就是想知道上泉斬前輩在哪裡?」

「上泉斬已經被我殺死了……」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什麼,上泉斬打人已經給你殺你了?」

關寒之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而R國的那些武者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心裏面也非常的驚訝。

雖然R國的這些武者早就已經做好了上泉斬輸給陳天的打算,但是當他們聽到了陳天親口說出這件事以後,心中難免還是會有些悲傷!

在R國武者的眼中上泉斬已經是站在R國武道巔峰的男人了,但他們沒想到上泉斬最後還是輸給了陳天!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那陳天的實力得有多麼恐怖啊?

再加上陳天剛才的行為實在是有些太囂張,根本就沒有把R國的這些武者放在眼中,所以此時已經有不少的武者準備對陳天動手了!

他們覺得如果要是真的讓陳天這麼輕鬆的離開的話,那他們R國武者將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

「為了咱們R國的武道尊嚴,關寒之大人請您下命令……」

「是啊,關寒之大人,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都會竭盡全力留住這個人的!」

R國的那些武者表情都無比激動的沖著關寒之喊道。

關寒之在聽到了這些武者說的話以後,突然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那些武者表情,十分憤怒的喊道:「你們都要幹什麼?剛才宮斜良的教訓還不夠嗎?如果你們現在對陳公子出手那算怎麼回事,是不是會讓別人覺得咱們R國武者輸不起,你想成為所有人的笑柄嗎?」

眾人在聽到了關寒之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雖然心裏面非常的不甘心,但是最後這些人還是緩緩的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而陳天看見這些武者都把武器收起來之後,眼神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隨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聖山外面走去。

紫依雪愣了一下,連忙跟上了陳天的步伐。

就這樣,陳天跟紫依雪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走出了聖山!

而那名短髮漂亮女子扶搖看見陳天離開之後,猶豫了兩秒鐘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老大,陳天贏了……」

扶搖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

對方聽到了扶搖的這句話以後,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我說陳天打敗了上泉斬,並且殺死了上泉斬!」

扶搖語氣無奈的重複了一句。

找個好人嫁了吧 「這個陳天還真是好樣的啊!」

對方十分開心的喊道。

「老大,你說什麼呢啊?你知道不知道現在R國的那些武者現在有多麼激動,我擔心這件事會運引起更加恐怖的後果,陳天他竟然把上泉斬殺了……」扶搖語氣無奈的說道。

「也是,陳天這小子做事實在是有些太絕了,你找個機會跟陳天接觸一下吧,也是時候讓他知道咱們的存在了!」對方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說道。

「你讓我去接觸陳天?部長不是說現在還不是時候嗎?」扶搖微微皺眉。

「我已經跟部長說過了,現在陳天做事太過於肆無忌憚,這並不是什麼好事,所以你必須跟陳天接觸一下,讓陳天以後收斂一點,千萬別以為自己能夠打敗上泉斬就真的天下無敵了,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強者都要比上泉斬厲害,他是咱們華夏武道的未來,絕對不能出現任何事情!」

對方低聲說道。

「可是我就算是跟他說了,按照他的性格應該也不會聽咱們的……」

扶搖皺著眉頭說道。

「你可以誇大一下咱們部門的實力,反正就是隨便嚇唬嚇唬他就行了,如果陳天要是實在是聽不進去的話,你就把龍榜的事情告訴陳天,等到陳天知道了龍榜的存在,他應該就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的實力在他之上了……」

「現在讓陳天知道龍榜的存在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扶搖淡淡問道。

「沒辦法了,他早晚都會知道的,還不如提前告訴他……」

「那好吧!」

扶搖無奈掛斷了電話,然後邁著步子奔著聖山外面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