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情況真的是讓他太氣憤了,深眸浮現忴愛,手掌輕輕的抵在頭女孩的頭上,讓她嬌心稍定。

月柔感覺到墨塵那讓她安心的氣息,心情稍定,月柔微抬頭。

嬌美的臉頰上,卻依然帶著些許的委屈。小嘴輕撇,撒嬌的向墨塵道「誰叫你這麼晚才回來,要是再不回來,那幾個壞蛋就要把我抓走了」

看著小妮子這嬌人的委屈樣,墨塵就是忍不住的,輕捏了捏她那可愛的俏鼻,幫她擦去眼角的細淚。

月柔能在墨家生活這麼多年,都沒有事,平時雖是很少出門,但也不是個一無所知的小女孩,肯定有應對一些跳樑小丑的辦法。

只是他墨塵醒來,現在小姑娘認了他做自己的主心骨,心中就有了依靠,再遇到事情的時候,就不再是從前的只能靠自己的狀況,第一個想到的,自然就是他墨塵了。

女孩子總是希望被呵護的,更何況是我愛的人,墨塵眼神平靜柔和,嘴角抿著淡淡的笑意。道「沒事了,那幾個小丑,已經被我打發走了,以後應該是沒有能力再來了」

那三人確實是沒有能力再來了,估計就算勉強能走到這裡,也會快快的繞道。輕聲安慰,墨塵接著道「我們先進去吧,站在這裡也怪涼的」

「嗯…」女孩輕應了一聲,沒有注意到門外那被夜色掩蓋的幾處黑影,就是剛才那幾人狂吐鮮血的印記,乖巧的讓墨塵拉著縴手,紅裙拂動,向園內走去。

臉上的委屈雖然已消失一空,但小嘴卻依然還是一副,恨恨不平的翹起,大有不依不饒的碎嘴道「我都做好飯菜了,可是左等右等你都不回來,只好在小園的門前坐著等了,誰想到居然來了幾個壞蛋,要是你早點回來,就不會讓那幾個壞蛋跑掉了。你不知道他們說多難聽的話,真是的,下次我一定捏死他們。」

小妮子牙癢恨恨,伸出的小手好似真要捏死人。

多謝兄弟姐妹們的推薦,寶弟非常的謝謝。接下來寶弟只希望兄弟姐妹們繼續推薦,收藏。有一位兄弟姐妹打賞了,讓寶弟感動了一個早上,寶弟唯有用更好的更新來回報大家。謝謝 秦鳴握拳,大聲怒喝,單薄瘦弱的身軀輕顫不已。

秦鳴道:“如果我們說沒有你們要的東西呢?”

“我看你們,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看劍!”秦鳴一怒,將劍狂甩而出,

“叮!”劍被人雙指夾住,劍身似擺鐘一般顫抖不已。

秦鳴呵呵冷笑,踏馬提蹬,宇文任青道:“秦小子,你看到沒,這些人氣韻綿長,內息深不可測,”

秦鳴轉過頭,一時想不清宇文任青的心思。

秦鳴沉默片刻,忽然快步下馬,一步一步的走到慕雲追月的前邊。

“我願將避塵珠交出,並將靈、玉二決奉上。請諸位放了我的四弟和恩人。此言一出,慕雲追月驚異不已,都道:“怎麼突然開竅了?”

秦鳴從懷裏掏出一個用黃布包裹的方形木匣,雙手捧着遞了上去。

諸葛慕雲接住木匣,一隻手卻遲遲不動,片刻,他見秦鳴毫無反應,於是手一邊握着木匣一邊說道:“什麼時候想通了?”

秦鳴低着頭,暗自冷笑一聲道:“休想!”秦鳴說着,左手抓住諸葛慕雲的袍袖,右手持劍刺向諸葛慕雲的胸膛。

諸葛慕雲翻身回頭道:“好狡詐的小子,我差點就上了你小子的當!”

一衆慕雲追月惱羞成怒,紛紛攻了,一時數柄長劍縱橫交錯,如翻雲覆雨一般,劍快的擦不過眼。

僅僅數息之間,秦鳴衣衫破爛,部分白肉已紅絲成線。

圈愛守則:首席的刁蠻寵妻 ,急忙提馬相助。宇文任青這一來,立即分解了態勢,使得秦鳴有口喘息之地。

慕雲追月數人眼立寒芒,已起了殺心,一邊對應着,他們齊聲喝道:“結大陣!”

戧在地上的歐陽慕雲一驚道:“不可!”這結大陣三聲喊出,歐陽慕雲試圖想要阻攔,立即有人便對歐陽慕雲厲聲喝道:你敢不聽號令嗎?!”

話音剛落,原本雜亂無章的慕雲追月突然變得整齊有序。但聽鐵蹄錚錚。有聽又人喝道:“變陣!”

果然,一行人使出魚鱗陣法,,互相交錯,就像一盤石碾,試圖緊緊將宇文任青和秦鳴一步步碾碎。

宇文任青左右開弓,數柄長劍一窩蜂的刺來,宇文任青本想以自己的功夫向上一縱,但怎奈李瑩也在身後,不得已只能將劍一橫,立劍一挺,這柄柄長劍就順其自然立壓而下。

宇文任青爆喝一聲,劍如散開之花,乘此空隙正欲衝出之時,慕雲追月忽然擺出四面和圍。

宇文任青冷笑道:“十面埋伏?你就是百面埋伏又如何?”

宇文任青忽然戰立馬上,拉起李瑩道:“抱緊我!”

李瑩羞得面色通紅,此時被宇文任青強拉上來,又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雖然對面四周都是強敵,但畢竟不雅。

她既是害怕,又擔心宇文任青的安危,況且還在一匹馬上?此時臨場對陣,更是不能有絲毫的分心,李瑩嬌軀輕顫。索性將頭埋在宇文任青的胸膛上。

李瑩羣擺飄飄,迎風飛舞,像是一朵柔弱嬌美的花,伴着宇文任青的長劍凜凜。


二人一邊抱着一邊對敵,佔去秦鳴大部分對手,有三人將秦鳴圍住,七人和宇文任青對陣。

宇文任青身形奇穩,由於站在高處,佔着優勢,所以來去的一把把劍幾乎全部彈了回去,慕雲追月不停變換陣法,接連使出一字長蛇、二龍戲珠、三羊開泰。


陣法巧妙,變換無窮,劍聲呲呲嘯響,急得慕雲追月不禁連冒冷汗,然而此時突然有人看破宇文任青的破綻,急忙道:“大家攻他下面,他下盤空虛!”

宇文任青拉着李瑩的手,眼睛凝眸,絲絲愛慕之情油然而生。他突然緊緊拉住李瑩的一隻手。

二人心有靈犀,宇文任青將李瑩的半邊身子甩出,兩個人手拉手,由宇文任青攻上盤,李瑩攻下盤,微風徐揚,李瑩單腿曲回膝。劍靈巧利。

只聽宇文任青喊道:“叫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愛情雙劍!”此言一出,慕雲追月一陣錯鄂,愛情雙劍,——這叫什麼劍法?

李瑩不禁哭笑不得,臉也紅了起來。

正當他們明白什麼叫“愛情雙劍”的時候,李瑩和宇文任青在馬上劍法變換,配合自如。

慕雲追月竟是左右支絀,一時難分上下。宇文任青和李瑩將劍舞得更快,可是畢竟是對陣數人。李瑩和宇文任青也是難以快速衝出去。


劍風颯颯,宇文任青又一拉,將李瑩拉出,此時秦鳴也已破出陣來,三人筋疲力盡,看着橫擋在前的慕雲追月。

宇文任青臉色冷駿的握住李瑩的手,忽然從腰間抽出一柄短劍,短劍被寸寸抽出。

宇文任青剛剛拔出此劍,便有一道瑩白毫光閃亮人眼。衆人齊齊閉眼,只覺一陣暈眩。慕雲追月心裏都道好劍,等再一睜眼,卻發現並不是太陽反射出來的光彩,而是劍本身發出的淡淡的幽光。


宇文任青持劍向下微揮,卻聽見一陣嘲笑:“哈哈哈,你拿了一把不中用的玉劍, 是要做裝飾麼?我們盔甲在身,你趕緊回去打幾雙首飾吧!”

宇文任青聽後縱聲狂笑,一邊笑一催着馬兒向前走。神態十分悠閒,此時秦鳴也已經退了出來,他跑到宇文任青身邊道:“大哥,你怎麼了??”

宇文任青不理秦鳴,連成劍網的慕雲追月都很詫異,不禁交頭接耳。齊道:“瘋了瘋了,他瘋了……” 墨塵無奈,小妮子沒看到自己將那幾人玩得團團轉,互相打得吐血的樣子。

要是讓那幾人聽到,小姑娘居然認為他們是跑掉了,估計得大叫一聲。姑奶奶,我們沒跑啊,我們也想跑掉啊,可是沒機會啊,天可忴見,我們是一路癱著回去的。

「好了,我不說了嘛,那幾個混蛋以後是沒有機會再來了,我已經將他們打發走了,你就放心吧。」

緊了緊,正拉著的女孩縴手,讓她不用再去為這事情憤氣不平。接著又是笑道「等會吃完飯,我給你測驗屬性,傳授功法,以後你就可以鍊氣了,再也不用怕這些小毛賊了」

墨塵心中早有定計,月柔現在已經是不小了,對於開始鍊氣的年齡來說,這已經算是相當遲的,在鍊氣大陸,早的有人三四歲就開始鍊氣了,大的五六歲也煉了。

再大的,要不是就不煉,一般到了月柔這個年齡,還沒有開始鍊氣的,基本上都已經放棄了。

所以,不可再多有遲疑等待,今晚就將事辦完為好,要不然墨塵心裡總是不放心。雖然他也想一直保護著月柔,不管走到哪裡都帶著她。可是這必竟,沒有自身擁有鍊氣修為來得直接有用。

「嗯…我聽你的,只是我聽說這測屬性是要測試石碑,我們這裡可是沒有石碑的?」

月柔依然還是乖巧的答應,不過卻也是疑惑,難道墨塵不知道測試是用黑石碑的嗎?不會啊,他連怎麼煉藥都知道。

手指玩弄著額前的秀髮,嬌臉上帶著疑惑的目光,慎是可愛。

搖頭輕笑,墨塵停身在玉梨樹下,看了看天空那輪巨大的姣白明月,俊秀的臉龐上,露著讓人看不透的氣定神閑。

「其實測試屬性的辦法有很多種,測試黑石碑,只是其中的一種方法而已,現在月上中天,陰姣白羽慕華之時,也正合我為你準備的測試方法,要不我們現在就開始怎麼樣,柔兒!」

「啊……!」女孩頭腦一愣,實在不明白墨塵這一通話是什麼意思,只聽出來了這是要測試屬性嗎?

「嗯,那我要怎麼樣做呢?」即然不明白,那就只能乖乖的聽墨塵的它排了。

看著女孩那疑惑模樣,墨塵也不瞞她,指著天上那輪巨大的姣白明月道「我所用的方法叫做『月華應天之秘』,是一種非常少有的秘法。外界道是很少有人知道,柔兒,等會你只需要要照我說的做就可以了。」

月華應天之秘,是墨塵前世所學的一種感應天地的秘術。就是在陽退陰起中天承月之時,利用秘法口決感應月華之光,探查身體屬性的隱秘。

是一種非常高級的秘法,就算在前世,這秘術也是雨丹城的不傳之密技,也只有非常少的人才有機會修鍊。

說干就干,墨塵目光在玉梨園眾溪石中尋找,看到一塊半丈大小的石頭,露出笑意,滿意的點點頭。

「柔兒,你站在那個石頭上去,面對月光」墨塵指著這玉梨園中,已經算是很大的這塊石頭,牽著月柔光滑如白玉般的嬌婉,往青石上走去。

站在青石上,月柔迎面向著明月,姣白的月光傾撒而下,照在少女孩那絕美容顏之上,婉如一絕美的畫卷。

胸前的堅挺與微翹的臀部,讓柔美的身材曲線展露無遺,嬌軀身著一件碎花粉淡的羅裙。

秋夜中微風習習,綢絲飄帶與那及臀的長發,在夜晚的輕風中拂擺,髮飾與皓婉上那圈紅玉綾羅,反射著月光,讓少女周身似散發著淡柔一光芒,猶如那九天之上聖潔的仙女。

墨塵一時看得失神,月柔站在青石上,白玉般姣白的雙手微張開,感覺月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的柔軟。

卻是墨塵遲遲不說話,讓她疑惑的轉過頭,見少年正獃獃的看著自己。微羞的側過頭,美眸中升起一絲淡喜,心中甜蜜。

「墨塵,你怎麼了,看什麼呢?我們還是快開始,等會還要吃飯呢」雖然很喜歡墨塵看她時的樣子,但也不好意思就這麼一直下去,月柔聲音甜脆,猶如銀玲。

「哦……」墨塵一愣,明白自己是失禮了,只能尷尬的撓了撓額頭,雖然一開始小妮子在那月光下綻放的絕美風姿,讓墨塵卻實是失神了一會。

你的一場情深 。現在這小妮子已經認定自己是花前失色,哎……那就是吧,墨塵輕搖頭。

「柔兒,等會我念口決,你只需在心中跟著我念就可以。記住,念起口決時,需要你放開心中一切的雜念,要不然的話,這秘法就起不到做用,你能明白嗎!」

墨塵聲音雖然平淡輕柔,卻也有一絲凝緊。鍊氣非兒戲,雖然他平時對月柔那是百般溺愛,但在鍊氣這種事情上,他還是要讓月柔一點點的明白認真二字。

感覺到墨塵話語中認真之色,月柔秀額輕點,表示明白。聽墨塵剛才的話,這秘法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柔兒是不會讓墨塵失望的。


「柔兒明白,會很認真的,墨塵,可以開始了嗎?」細唇輕起,問道。

墨塵淡笑出聲,自己只是想這小妮認真便可,沒想她道是緊張了起來,一步蹬上青石,緊貼著站在女孩的身後,聞著女孩身上散發的淡淡身香。

淡笑道「不用緊張,深呼吸,對著月光閉眼,心中隨著我念口決就可以了」

墨塵講話,那吐到女孩耳根上的熱氣,讓月柔嬌心微顫,不得不深吸一氣,拋去雜念,緩緩閉上細眉。

胸前那兩頂白嫩的挺拔,卻被深呼浮起,讓墨塵眨了眨眼,只能念起清神決,將雜念也拋開,緩緩道:

天地九宮

輪羽順逆之星

屬陰陽乾荒三千變

玄微紫星匯聚

月華神光窺穹宙

應我………………

墨塵嘴吐法決,月柔微閉的眼眸細膩,心間也是跟著墨塵口決輕念,很快,她就感覺自己身體變得輕飄飄的起來。

好似一絲絲月光,直接穿透了她的身體,投到了她身後的地面,溫洋洋的柔軟,讓她不忍離開這如此美麗的地方。

玉梨園的小院中,因為法決的運轉,天空中照到月柔上的月光,變得模糊飄渺起來。

猶如一縷縷白色的青煙,在女孩周身環繞,流轉起伏。站在月華中心的月柔似那九天之上的仙女,踩在那月華仙雲之中一般,柔美而又聖潔。

秘法繼續運轉,飄渺的月光似要凝結,但,當快要凝結完成的時候,又是無聲的快速破碎開來。

再次散成月華,在周身流轉,凝聚破碎。如此的幾次下來,墨塵眉頭開始皺起眉頭,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