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飛機準備關艙門的時候,一個穿着修身淡藍色連衣裙,帶着墨鏡的美女踩點進入了機艙,並在韓博超邊上坐了下來。

美女坐下之後,喘着大氣,汗水沿着她那光潔的脖子不斷滑落。

墨鏡美女噴了香水,她坐下後,一股香味瞬間縈繞在韓博超的鼻尖。

韓博超對香水研究不多,聞不出來對方噴的是什麼香水,他只知道這個味道非常的好聞!

濃而不刺鼻,有點中藥香,有點調料味,又有點木香、檀香的味道,很特別但又十分的好聞,讓韓博超不禁做了一個深呼吸。

一吸入魂!

(︶.̮︶✽)

作爲好男人,韓博超自然是隨身帶着紙巾,看到墨鏡美女流汗,他果斷拿出了紙巾,遞了過去:“看你流了這麼多汗,用紙巾擦擦吧。”


墨鏡美女聞聲轉過頭,當她看到韓博超時,不禁愣了一下,然後才欣然接過了韓博超的紙巾,感謝道:“謝謝。”

擦了擦汗後,墨鏡美女將剩餘的紙巾還給了韓博超,做了一個深呼吸,隨後笑着說道:“滬城的交通真的太堵了,要不是我買了商務艙,剛剛我就趕不上飛機了。”

韓博超見墨鏡美女主動開了話匣子,隨即迴應道:“是啊,滬城的交通確實讓人難受,尤其是早晚高峯,那真是走路都比開車快。有時候一公里就得挪上半個小時。”

墨鏡美女摘下墨鏡,其容顏完美地展現在了韓博超的眼前!

Σσ(・Д・;)我我我~戀愛了!!!

細緻烏黑的長髮,自然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潔白的皮膚猶如剛剝殼的雞蛋,彈嫩十足,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彷彿會說話一般,塗着口紅嘴脣與皮膚的白色,更顯分明,一對小酒窩均勻的分佈在臉頰兩側,淺淺一笑,酒窩在臉頰若隱若現,可愛如天仙。

總裁寵妻百分百 ,其顏值在韓博超看來,絕對有90分以上,屬於世間少有的美女!

“你好,我叫陳安琪,很高興認識你,你也是邕城人嗎?”陳安琪笑嘻嘻地說道。

韓博超看着近在眼前的陳安琪,忍不住嚥了咽口水,雖然他之前也談過女朋友,算不上初哥,但面對陳安琪這樣的美女,他緊張了!

陳安琪的樣子很初戀臉,屬於美麗可愛的風格,略施粉黛後,讓她的容顏更加精緻,但又不顯得太成熟。

其美麗的樣子如同愛神丘比特之箭,精準地命中了韓博超的小心臟。

韓博超緩了幾秒,心跳才平靜了一些,隨即連忙迴應道:“你好,我叫韓博超,邕城人,現在滬城師範大學,開學大二,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陳安琪看到韓博超有點囧的表現,覺得有些好笑,她沒想到韓博超竟然會是這種反應。

開學大二,原來還是鄰家小弟弟!

陳安琪的家庭條件不錯,父母都是公司的高管,她從小就跟着父母出入各種高端的會場,因此她的視野是比較廣的,在與韓博超接觸的時候,就認出了韓波超身上的衣服是阿瑪尼的基礎款,鞋子是LV的爆款。

在她看來,韓博超這種有錢又有顏值的男生,身邊肯定不缺乏女生,對女生應該會很從容纔對。

但韓博超這種反應,說明他對女生接觸的不多!

這一點,讓陳安琪十分開心。

沒想到趕個飛機,竟然能遇上一個超高顏值,條件又好的寶藏男孩!

這讓陳安琪對韓博超更加的感興趣,郎有情妾有意,兩人隨即開始各種瞎聊了起來。

在聊天的過程中,韓博超驚訝的發現,他和陳安琪竟然是一個高中的校友!

更讓他震驚的是,看似可愛乖巧如同高中生的陳安琪竟然比他還大兩歲!( ̄ェ ̄;)

而且因爲讀書早,所以在韓博超上高一的時候,陳安琪就畢業了。

如今,陳安琪剛本科畢業,九月份開學即將開始自己的研究生生涯!

陳安琪是滬城富旦大學金融系的學生,本科畢業之後,又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繼續深造。

韓博超沒想到陳安琪竟然還是一個學霸!

富旦大學金融系的研究生,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考的,能考上的,無一不是高智商的人物。

有顏值、有才華!

韓博超萬萬沒想到自己第一次打飛機,哦不,搭飛機,就遇上陳安琪這樣的寶藏女孩!

我果然上天最眷顧的仔!(σ゚∀゚)σ..:*☆哎喲不錯哦

因爲陳安琪的出現,韓博超的第一次飛行變得十分豐富多彩。

當男女雙方都互相欣賞的時候,話題永遠不會少,他們這一聊,直接從飛機起飛聊到了飛機降落。

一場偶遇,讓原本陌生的兩人,變得熟悉了起來。

韓博超拖着行李箱和陳安琪一起下了飛機,朝着出站口走去。

陳安琪的身高並不算很高,只到韓博超的肩膀,估計一米六左右。

兩人並排走着,當準備走到出站口的時候,陳安琪開口道:“我先走一步啦,我媽在外面等我呢,微信聊。”

韓博超秒懂了陳安琪的意思,隨即停下了腳步,笑着說道:“OK,微信聊!”

看着陳安琪遠去的背影,韓博超突然有種不捨的情緒。

韓博超發覺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這八字還沒一撇呢,自己就在這自我感動(。-ω-)zzz。

韓博超突然想起了《這咬人的愛》書中有這麼一句話:一見鍾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沉湎舊愛,只是因爲還沒有遇見更好的人。

哎,之前還說不想談戀愛,結果……自己果然是見色起意的好男人!๑乛◡乛๑ 韓博超讓陳安琪先出了出站口,過了十來秒才走了出去。

當他走出來的時候,陳安琪正拉着一個樣貌姣好,氣質出衆的美女,滿臉笑意。


“我擦咧,丈母孃竟然這麼年輕?難怪陳安琪這麼顯小!”

韓博超心中口嗨了一波,戀戀不捨地收回了眼神,免得自己不純的目光被未來丈母孃發現。

韓博超離開大廳後,上了一輛的士,因爲父母此時還在醫院,所以他乾脆直奔爺爺住院的邕城區醫院而去。

……

邕城區醫院是邕城出名的三甲醫院,其醫療條件在邕城各大醫院是絕對的前三!

心腦血管外科更是其王牌科室,每年救治的心腦血管病人不勝枚舉。

韓博超的爺爺韓大良這一次突發中風,伴有腦血管破裂,其手術便是在區醫院的心腦血管外科做的。


做完手術之後,韓大良便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簡稱ICU。

深夜,區醫院重症監護室的休息室中,韓國昌夫婦、韓國盛夫婦以及韓國棟正聚在一起,商量着韓博超爺爺韓大良的事情。

其中,韓國昌夫婦就是韓博超的爸媽,韓國盛夫婦則是韓博超的親小叔和叔娘,韓國棟是其堂叔。

“七哥,四叔現在還在昏迷中,而且持續處於低燒的狀態,我剛問了醫生,他說四叔這一次送來的晚了些,雖然手術很成功,把出血點都及時控制住了,但是血液長時間壓迫神經是四叔持續昏迷的主要原因。而且四叔的血壓、血糖和血脂都有問題,心血管的堵塞程度很高,加上年紀也不小了,醫生說四叔醒過來的可能性最多也就四成,另外即便幸運醒了,也很可能會伴隨着比較嚴重的中風後遺症,到時候可能生活都無法自理,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說話的人是韓國棟,是韓國昌的堂弟,現在是邕城市規劃局的一個科長,官不大,但在整個韓家中,算混得比較好的一個。

這一次韓大良重病住院,韓國棟接到韓國昌的電話後,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向局裏請了假,忙前忙後地去找關係,安排牀位、手術,正是因爲韓國棟,才找到了手術檔期非常滿的心血管專家幫爺爺韓大良做手術。

韓國昌在家族同輩中排第七,所以韓國棟叫他七哥,而韓大良在老一輩中排老四,因此人被稱爲四叔。

韓國昌如今也是心煩無比,自己老爹的情況他很清楚,雖然平日裏看上去健康,但早就是外強中乾。

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一樣不落,之前讓他控制飲食、按時吃藥就是不聽,一說還急眼,菸酒不忌,總是說沒事沒事,結果好了,直接來了箇中風。

要不是老媽子及時發現,馬上打了120,韓大良這會兒可能就要在太平間,等着火化了。

韓國昌結婚早,22歲的時候就生了韓博超,所以今年也差40出頭。

但長年的奔波,讓韓國昌的頭髮白了很多,臉上皺紋也不少,看上去像50歲的人。

他聽完韓國棟的話,不由得嘆了口氣,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從口袋中摸出了香菸,很想抽,但想到這裏是醫院,就忍住了。

他先對韓國棟表示了感謝,隨後轉頭對一旁的韓國盛夫婦說道:“小弟,我剛也問過醫生了,像爸現在這種情況,ICU最少也要住五六天,等身體機能平穩了才能回普通病房,回普通病房還要住最少一個月的院,如果後遺症嚴重的話,還要堅持做康復治療,算下來估計得要二十幾萬,爸的醫保之前用了,現在也就剩一萬多,這一次,我們兩家少說也要各拿出六七萬才行。”

韓國昌嘆了口氣,這些年爲了老爹的身體,他做爲大哥的也花了不少的錢,雖然說每次都是幾百上千的,但積少成多,這些年花的錢加起來至少也有六七萬了。

這一次住院,他又墊了壓箱底的三萬塊錢,這已經是他手上所有的錢了。

但沒想到老爺子這次遇上了**煩,這點錢顯然是不夠的。

現在老爺子在ICU裏躺着,爲了續命,都得用一種叫人造血紅蛋白的藥,一瓶就要幾百塊,一天得打幾瓶,這藥還不能走醫保,一天下來他們要實打實掏兩千多塊去買這個藥。

再算上每天住ICU的費用,老爺子一天的醫藥費就要高達四五千!

一天就要幹掉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收入!

這麼高額的醫療費,即便是開小便利店的韓國昌也扛不住,一天的時間,他那三萬塊錢馬上就快見底了。

韓國盛看着自己的哥哥韓國昌,心中也知道老爺子這事兒不好搞。

他手裏倒是留有幾萬塊錢,但他都拿去投資買基金了,現在基金的行情好,一個月能給他們帶來六七百的收益,雖然不多,但正好夠他們一家人吃飯的菜錢。

要是這時候取出來,他得虧不少錢!

老爺子現在術後情況不理想,現在就是一個吞金獸,花錢也不見得就能好。

他抿了抿嘴,賣慘道:“哥,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麗芬在單位,每個月工資也就那麼點,家裏又有兩個化骨龍讀高中,天天去上補習班,我們每個月掙的錢,扣去房貸車貸都沒得剩多少,我現在手上是真拿不出錢,我和麗芬全身上下加起來都不夠5000塊。”

韓國盛是個什麼人,做大哥的,韓國昌心裏有數,他現在沒心情跟韓國盛掰扯,直接說道:“爸平日裏最寵你,有什麼好事都想着你,這些年給了你多少錢,你自己心裏有數。你結婚、買車、買房這些大事兒,爸哪次沒給你錢?”

韓國昌頓了頓繼續說道:“都說養兒防老,爸平日的小病小痛花個幾百一千我就不說了,現在爸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都想不出錢,是不是過分了。”

韓國盛被自己老哥這麼一頓訓斥,臉色頓時拉胯,剛想懟回去,他身旁的黃麗芬就炸毛了。

“大哥, 都市修仙奶爸 。”黃麗芬穿着一身常見的白襯衫,一條黑色長褲,不說話的時候倒還算有點氣質,但一說話就不行了,那粗粗的嗓音配上刻薄的話語讓人十分不爽。

“這些年你們做生意,錢沒少掙吧,一個月少說也有一兩萬的收入。你看我們,一個月累死累活的,兩個人在單位加起來也就七八千,還要還房貸、車貸,剩下的錢養娃都不夠。都是一家人,現在老人病了,你們有錢多出一點怎麼了?”

韓國昌被黃麗芬那話氣得血壓都高了,七八年前,老爺子身子骨健朗着呢,用得着你們照顧?

你們不找老爺子拿錢就已經很好了!

韓博超的媽媽劉如玉看到老公要發火,連忙扯了扯老公的衣袖,強行將其怒火壓了下來,這時候還不是撕逼的時候。

劉如玉安撫了一下處於暴怒邊緣的老公,隨後看向了黃麗芬好聲好氣說道:“麗芬,咱都是一家人,遇上事兒,那就該一起面對,你說是不?我們那店也都是小本生意,這兩年電商發展得太厲害,實體店的生意都受到了衝擊,現在很多顧客都選擇網購了,加上房租水電都漲了不少,我們那小店收入也不比以往了,一個月下來能上萬已經很不錯了,很多時候,一個月扣完成本,也就賺個四五千塊錢,真不比你們上班賺得多。”

“我家瑩瑩喜歡唱歌你也知道的,這些年爲了支持她追逐夢想,我們也花費了不少錢。博超現在上大學也要錢,前些年生意好做的時候,我們是掙了不少,但也都花出去了。我們現在的日子其實也挺緊巴的,這次老爺子住院,我們二話不說就把銀行最後那三萬塊錢拿出來了,要是夠用,我們也就不跟你們要錢了。”

“老爺子這次病重,我們必須要團結才行,不然誰都頂不住這麼高額的醫療費。”

韓國盛和黃麗芬對視了一會兒,期間兩人一頓擠眉弄眼,暗中溝通。


完事後,由黃麗芬開口說道:“大哥大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們兩家的經濟都挺難的。咱就事論事,你們先別急眼。爸今年也快七十了,剛纔國棟也說了,爸現在的情況很危險,醒過來的機率只有40%,而且即便醒了,也將面臨嚴重的中風後遺症,很可能要人長期照顧!你們知道要照顧一個嚴重中風後遺症的病人有多難麼?這不是一個月兩個月的問題,而是一年兩年甚至五年八年的事情!”

“這個過程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你們考慮過麼?大家都要上班幹活,奶奶身體也不算很好,怎麼照顧老爺子?而且,你們有沒有站在老爺子的角度考慮?他真的願意帶着嚴重的中風後遺症苟活嗎?”

“大哥大嫂,一箇中風后遺症拖累一個家的事情還少嗎?你家博超剛上大學,瑩瑩馬上就高三了,過個小半年面臨藝考,這期間花錢的地兒可多了,到時候錢從哪裏來?要救爺爺不難,但後續的一些列問題,你們考慮清楚了嗎?”

“我們家那兩個化骨龍,博文明年和瑩瑩一起高考,博武過兩年也要高考,孩子們陸陸續續都要去讀大學,花錢的地方還有很多。如果把爺爺救醒了,後面的康復怎麼辦?那麼高昂的康復費用,我們家是拿不出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