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發生那樣的事,她這個工作看樣子也是不用幹了。不過,昨晚老闆根本沒護著她,這讓霍萍萍很是生氣,一上午都在盤算著準備找機會收拾老闆一頓。

葉青一上午都在家裡休息,他的身體還需要兩天時間才能痊癒。昨晚發生那麼大的事情,葉青已經徹底得罪了兩個人,一個就是那個威少爺,而另一個則是那個什麼西城李連山。也不知道這李連山是什麼,但能夠在市裡開一個類似大富豪的場子,這個人的背景肯定不簡單。

雖然黑熊在這裡,暫時還能保證安全。可是,葉青心裡也很清楚,黑熊就算再強,也是雙拳難敵四手。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趕緊養好自己的身體,這樣才能多幾分把握。當然,另外還要聯繫趙成雙,詢問一下這個李連山和威少爺的事情。

上午十點多,趙成雙的電話方才打通,是趙成雙打過來的。

「葉兄弟,你們昨晚真的去砸了李連山的場子?」趙成雙電話打來,劈頭蓋臉便問了這一句。

葉青平靜地道:「是的。」

趙成雙有些抓狂,道:「我……我的天啊,你們到底是想幹什麼啊?你……你知不知道李連山是什麼人啊?」

「不知道。」葉青的聲音始終是古井不波,其實李連山是什麼人不重要。以前在邊境線的時候,跟金三角的將軍都交過手。李連山就算再有實力,能比得上擁有軍隊的金三角將軍嗎?


趙成雙急道:「你呀你,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了。你這到底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呢,還是腦子缺根筋?你才來深川市多久,站都沒站穩呢,就接二連三地在這裡得罪這麼多人,你真的以為能憑一己之力跟整個深川市的人斗嗎?」

葉青微微皺眉,道:「你給我打電話,不是只為了教訓我吧?」

趙成雙語氣變了一些,道:「葉兄弟,我知道你的脾氣性格,眼裡揉不了沙子是真的。但是,有些事,未必都要追究個結果。就像昨晚那件事,李連山是什麼人?在深川市摸爬滾打十幾年,手底下七個場子,有多少人要靠他吃飯,在整個深川市都名聲顯赫。你昨晚砸了他的場子,這筆賬他如果不討回來,那他以後在深川市也沒法混了啊。哎,昨晚我這邊有點事,沒有開機,今天早上就得到了這個消息。葉兄弟,李連山和陳老五不一樣。你想怎麼對付陳老五都沒問題,我都能給你兜住。可是,李連山不一樣啊。他已經放話了,一定要斷你兩隻手!」

「那我等著他!」葉青淡然回道。

「我擦,你倒是挺悠閑的啊。」趙成雙聲音更急:「李連山說出這麼一句話,你知道深川市將會有多少人為他拚命嗎?你等著他?他要真找上門了,你拿什麼跟人斗,真的讓人剁兩隻手嗎?」

葉青聳肩,道:「事到如今,那還能怎麼樣。」

「葉兄弟,別的不說,我很佩服你這個人的原則性,我也真的把你當成了最好的朋友。剛才我說話語氣是有點不好,但是,也是為了你考慮。」趙成雙嘆了口氣,道:「我現在有個辦法,可以解決這件事,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葉青:「你說。」

趙成雙微微沉默了一會,道:「李連山這個人脾氣火爆,手底下的場子被砸了,他肯定要討回點什麼。我跟他見過兩面,還算有點交情,我趙家在深川市也算是有點能耐。要不這樣吧,我去找他出來,你和他當面談談。我想,以我趙家的影響,或者你只需要給他端杯茶道個歉,這件事就可以解決了!」

「辦不到!」葉青很堅定地回道。

「什麼辦不到?」趙成雙愣了一下。

葉青冷聲道:「我是一個軍人,不會給一個涉黑人員端茶道歉!」

趙成雙:「你……你怎麼就這麼死腦筋呢,這也只是解決事情的一個方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再說了,你這不退伍了嘛。我知道這是折了你的面子,可是你昨晚砸了人家的場子,不也把他的面子折了嗎。算起來,你給他道歉,也只是還他個面子,你根本沒有什麼損失,怎麼你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想不通呢?」


葉青:「對不起,你說的道理,我根本不會去想。李連山只是一個涉黑人員,賺的都是黑錢,他沒資格接受一個軍人的道歉!」

「你……你……」趙成雙連說了幾個你,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哎!」趙成雙重重嘆了口氣,道:「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葉青微皺眉頭沉默一會,道:「能不能幫我拖兩天時間?」

趙成雙奇道:「兩天?你準備幹什麼?葉兄弟,不是我勸你,自古強龍不壓地頭蛇。你現在就算從外地調來人幫忙,李連山也照樣能叫來本地的人幫忙。到時候,事情鬧得越大,就越不容易收場了。」

葉青道:「我不需要從外地叫人來幫忙,我只需要兩天時間就可以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啊?」趙成雙很是詫異。

葉青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這個忙,你能不能幫?」

趙成雙道:「你開口了,那我肯定幫你。兩天時間,我幫你拖著。不過,這件事肯定還要解決,你自己得想好啊!」

趙成雙放下電話,沉思了一會,拿起手機給林老大打了個電話。

「成雙,怎麼這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怎麼樣,傷好了嗎?」林老大客氣地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傷筋動骨一百天,這段時間是起不來了。」趙成雙客套了兩句,直奔主題:「聽說你跟李連山關係挺好的?」

林老大何許人,他早已知道昨晚的事情,也清楚這件事跟葉青之間的關係。

這段時間,林老大一直在想辦法準備對付葉青。 快穿之我是大boss ,但始終都在猶豫。昨晚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大為高興。這下好了,不用他出手,李連山就會親自對付葉青了,也省的他費事了!

而現在趙成雙打來電話,以趙成雙與葉青之間的關係,他肯定是想幫葉青的忙。林老大眼珠子一轉,便已經想明白了這其中的情況,所以打著哈哈道:「以前老在一起喝茶,後來大家發展方向不同,聯繫的也就少了。」

「替我給他傳句話!」趙成雙頓了一下,沉聲道:「昨晚的事情,給我兩天時間,我親自來解決。如果兩天之後,我還沒給他一個說法的話,那他想怎麼處理都可以,我絕不插手。但是,這兩天之內,他要想朝葉青出手,那我以後絕對不會放過他!」

「啊?」林老大愣了一下,道:「成雙,你……你讓我把這話傳給李連山?你又不是不知道李連山那火爆脾氣,先不說他會不會賣你的面子,傳這種話,恐怕他連我的面子都不會給了!」

趙成雙沉聲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跟你沒有關係。他賣不賣我的面子不關鍵,但是,我姓趙的今天就把這句話撂在這裡了。我趙成雙在趙家雖然不成器,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但是,我畢竟是趙家的人。他不給我面子,那我就跟他拼個魚死網破。我兩個哥哥雖然不在深川市了,但是,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他們也不介意回來走一趟的!」

聽著這話,林老大忍不住一個哆嗦。趙成雙的那兩個哥哥如果回來的話,十個李連山也不夠看啊。趙成雙雖然是個紈絝子弟,但一向很少搬出家族。這次竟然把家族都搬出來了,看樣子是鐵了心地想給葉青撐腰啊。

林老大心中暗恨,趙成雙對他這個親戚都沒有對葉青那麼好呢。趙成雙在這裡橫插一杠子,單單是這一句話,至少兩天之內李連山肯定不敢朝葉青出手了。

林老大雖然不知道趙成雙為什麼要爭取這兩天的時間,但是,直覺告訴他,這兩天之內肯定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他很想在這兩天之內解決葉青!

可是,這兩天時間,怎麼才能解決葉青呢?趙成雙都把話放出來了,李連山肯定不敢不給他面子啊。

林老大拿著電話,沉吟了好一會,心中突然生出一個念頭。嘴角閃過一絲冷笑,直接撥了李連山的電話。

「誰啊!」李連山的聲音當中還透著憤怒火爆,多長時間了,他的場子都沒被人砸過。昨晚竟然被人砸了,這簡直就是在踩他的臉啊。這筆賬,他正盤算著該怎麼要回來呢。

「是我!」林老大淡笑道。

「老林啊。」李連山語氣稍微舒緩一些,道:「什麼事?」

林老大:「昨晚的事我聽說了,怎麼樣,損失大不大?」

聽到這話,李連山便一肚子的氣,道:「你打電話過來,不是就想看我的笑話吧?」

「哪能,咱倆這麼多年的朋友,我是那種人嗎?」林老大笑道:「我只是幫人傳句話。」

… 李連山詫異,道:「幫誰傳什麼話?」

林老大慢條斯理地道:「趙成雙讓我告訴你,兩天之內,不要動昨晚那幾個人!」

「操,他他媽敢命令老子了!」李連山直接把手裡的瓶子摔了,發出啪的一聲響。

林老大聽到聲音,心中不由暗笑。他清楚李連山的脾氣,趙成雙這樣強命令性質的做事,肯定會受到李連山的反抗的。

林老大道:「老李,咱倆是老朋友了,我也不妨告訴你吧。趙成雙,跟昨晚那幾個人關係很好。為了幫這幾個人,他把他兩個哥哥都抬出來了!」

「媽的,兩個都不在深川市的人了,還能嚇唬老子?」李連山雖然聲音依然憤怒,但聽得出他語氣有些軟了。

林老大道:「老李,趙成雙雖然只是個紈絝,但人畢竟是趙家的紈絝。他開口了,你要是不給面子,那不是跟趙家結怨嗎?」

李連山怒道:「操,趙家就沒想過,這是在跟我結怨嗎?老子的場子被人砸了,他們還不讓我報仇,趙家也太蠻橫了吧!」

「沒辦法,誰讓人是大家族呢。」林老大笑了笑,道:「其實,說實在的,趙成雙讓我傳這句話,我都覺得很不爽。但是,這也沒辦法啊,趙家的人開口,不給面子也不行!」

李連山皺眉沉默,他很憤怒很火,可他也沒辦法。趙家,這兩個字就像泰山一樣,壓在頭頂,能讓他喘不過氣來!

「兩天時間,誰知道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呢。」林老大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趙成雙說了,讓你兩天之內不要動那幾個人,卻也沒說不允許別人動他們啊。」

「什麼意思?」李連山奇道。

林老大道:「昨晚那幾個人,說來說去,都是為了楊威才在你的場子鬧事的。 超級娛樂王朝 ,跟楊威脫不開關係,而且,他昨晚還吃了虧。以楊威的性格,我估計他十有**會回去報仇的!」

李連山啐了一口,道:「他報個屁仇,就那幾個廢物,能做什麼大事?我聽說,這幾個人裡面,有個莽漢特別能打。他媽的,我都在想,要不要去虎王那兒雇點人幫忙呢。」

「這都什麼時代了,能打有什麼用,關鍵還是得看有沒有辦法。」林老大淡笑,道:「那個莽漢再能打,開個車上去一下子也撞癱了,難不成他一拳能把車砸了?」

李連山皺眉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呵呵……」林老大淡笑,道:「老李,這是你跟那幾個人之間的事情,我就不方便多插手了。 傾心錯緣:禽獸首席叼蠻妻 ,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我還是那句話,賣趙成雙個面子,兩天之內,不要對這幾個人下手。可是,別人動不動手,那就跟你沒有關係了!」

林老大說完便直接掛了電話,這邊李連山拿著手機沉默了好一會,突然一拍大腿,破口罵道:「他媽的,這個王八蛋是讓老子借刀殺人啊!」

「借什麼刀?」刀疤陽在旁邊奇道。

李連山瞥了他一眼,道:「一會讓老蘇去找一下楊威,想辦法讓楊威出手對付昨晚那幾個人。」

葉青向趙成雙要求兩天時間,是因為他現在的身體,只要兩天時間就能徹底復原了。

給趙成雙打完電話,葉青穿好衣服準備下樓走幾步。現在他需要多運動,以慢慢適應身體的復原。

霍萍萍一個人在家裡,打電話訂了漢堡可樂什麼的,中午準備在家吃飯了。

葉青和黑熊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一事,轉頭對霍萍萍道:「萍萍,你在家小心點。」

霍萍萍擺手,道:「放心吧,這大白天的,我就不信他們敢找上門!」

「我不是說那些人……」葉青看了卧在客廳里的大黑一眼,道:「我是說,你小心點它。」


霍萍萍看了大黑一眼,大黑正在搖尾巴。大黑個頭雖然不小,但模樣還是挺可愛的,也不吵不鬧,幾個女孩子還是能接受它的。

「小心它什麼?怎麼的,它還會咬人嗎?」霍萍萍往後挪了挪,對大黑有些戒備。

葉青道:「大黑不會隨便咬人,我是說,你得防著它點,別讓它騙了。」

「我%¥#¥……」霍萍萍罵出一堆髒字,指著王辰怒道:「它騙我?你這到底是在表揚它,還是在貶低本姑娘?它就是一隻狗啊,能把我給騙了?」

見霍萍萍聽不進去,葉青只能搖了搖頭,道:「反正你小心點就是了。」

霍萍萍不耐煩地擺手,道:「滾吧滾吧,它要是能把本姑娘騙了,以後本姑娘就負責照顧它的衣食起居了!」

葉青和黑熊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有著深深的同情。

上午時分,小區里人不多。葉青和黑熊一起,在小區里,漫步小跑,逐漸適應身體的復原。

王老八的葯很有效果,不過,經脈復原畢竟還需要一個過程。現在的葉青,力量也只比正常人稍微大一些,與自己巔峰狀態相比差的太多。

快十二點的時候,王老八姍姍而來。這傢伙,趕得時間極巧,每次都能趕到飯點兒。

看到葉青和黑熊在院子里跑步,王老八老遠朝兩人揮手打招呼:「吃了沒。」

「沒呢。」黑熊回道。

「剛好,我也沒吃,一起吧。」王老八露出無恥的嘴臉,招呼葉青:「你好的差不多了,中午你親自做飯吧。我吃的也不多,八個菜兩個湯就夠了,你要不先出去把菜買了?」


黑熊瞪眼:「八個菜兩個湯,你吃的比大明還多呢!」

「大明是誰?」王老八低聲問道。

葉青:「我們部隊炊事班養的一頭大黑豬!」

王老八:「……」

「我看你憨厚老實的,講個話怎麼這麼尖酸刻薄呢?」王老八數落黑熊。

「俺哪裡尖酸刻薄了!」黑熊一臉的不解:「俺說的是實話啊,大明一頓都吃不了這麼多呢,你比大明強多了!」

「去去去,哪有拿人跟豬比的!」王老八連連擺手,看著葉青,道:「別廢話了,趕緊出去買菜做飯啊。」

三人走到外面的菜市場,隨便買了倆菜就回來了。王老八一直想要買雞鴨魚肉,但葉青根本不理他。這老傢伙,摳門算是摳到了姥姥家了。就像他每天中午過來,早飯不吃,趕一起來蹭飯,晚上還要吃個夜宵再走一樣,丫不能叫王老八,應該叫鐵公雞。

拎了倆菜回到家,剛開門,便聽到霍萍萍憤憤不滿的聲音:「你是一條狗啊,你怎麼能這麼狡猾?你這麼弄,我這漢堡還怎麼吃?」

葉青開門一看,大黑懶洋洋地卧在客廳里,霍萍萍掐腰站在它旁邊,正指指點點地數落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