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呈璃微微蹙著眉頭,看她走到陽台邊上,站在畫架前,正歪頭看著,表情很認真,也不知道看不看得懂。

「這幅畫…」上官顏扭頭看著席呈璃,指著畫版問,「畫的是什麼?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有的嗎?」

席呈璃微怔,沒有回答,脫下外套,嘲弄道,「你一個女孩子這樣進男人的房間不太好吧?」他一口氣把話說完。

上官顏倒是不在意,反正這裡是她家,而且,也沒有人敢說什麼吧?

「這有什麼啊,我小時候跟著我小叔住大營了,可不都是男人嗎?」

上官顏看著他坐在沙發上,也走了過去,在他旁邊坐下,「席爺,你那天為什麼急沖沖的把我帶回家啊?」

上官顏緊盯著

上官顏白眼一翻,撇著嘴,不緊不慢的說,「這倒是不用,再說了,你就算叫我哥過來,又能管什麼用?」

他看著她那張秀氣的小臉,不由得鬱悶,「這倒是,在上官家,誰敢管上官大小姐,但我還是想要請上官大小姐出去,我要換衣服。」

喲呼!

嚇唬誰了。

上官顏聳了聳肩,表情淡淡,一副巴不得他脫衣服的表情。

「你隨意。」她在高椅子上坐了下來,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他。

眼眸里透出欣賞,「席爺,請便。」

小樣的,她從小在軍營長大,什麼沒見過。

就換個衣服還想嚇走她,這也太小看她上官顏了。

可問題是,她為什麼要在這裡看冷麵男換衣服。

這樣不會顯得太流氓了嗎?

沒事、沒事,流氓就流氓吧,畢竟冷麵男長得這麼好看,流氓一次又有何妨。

最後,上官顏被席呈璃拖出房間,並且無情的瞪著她說,「還請上官小姐,自重。」

說完「嘭」的一聲,重重的關上。

上官顏愣愣的看站在門口,沉默了好半響,才轉身下樓。

「顏顏」

聽到聲音,上官顏看了一眼客廳,上官絕正看著她。

「哥哥?」有些詫異,「你不是出去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上官絕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說,「你考試考得怎麼樣?「

這冷不丁的問考試,搞得上官顏有些猝不及防。

「一般吧」其實她心裡壓根就沒有底,因為她也不知道做得怎麼樣,畢竟都是閉著眼睛填的。

早就想被退學了,怎麼可能好好的寫呢。

「那就好。」說話間上官絕站了起來,奇怪的看著她。

上官顏一愣,心裡莫名的毛躁,直接她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頓了好幾秒才拿出手機,一看,是上官丹策的電話。

小叔很少會在這個時間點給她打電話,那種不好的感覺,又開始上頭了。

「喂,小叔。」

她隱約聽到上官丹策在那話那頭,輕嘆了口氣,接著便聽到他說,「丫頭,你是不是去了北城?」

上官顏一愣,歐大哥果然還是把這個事說給上官丹策聽了。

她哈哈哈的笑著說了聲音「恩」

上官丹策直接沉默,這就讓上官顏覺得很奇怪,「我不可以去北城嗎?」

為什麼她去一趟北城,全家人的反應都這麼大?

北城裡有什麼是她不能知道的事嗎?

「當然可以,只是北城現在比較亂,你沒事不要亂跑,如果一定要去,一定要讓海洋跟著你一起去。」

「為什麼?海洋哥要一直跟在哥哥身邊哪裡有空陪我?」說著話上官顏看了眼上官絕。

「不為什麼,不然我讓川石回去?」

「啊?」上官顏一愣,「這麼能行啊?」

上官顏肯定是不會答應的,海川石還是會來,她還有自由嗎?

肯定會被二十四小時盯著。

「小叔啊,我以後不去北城了。」上官顏想了想,還決定先嘴上這麼說,日後再偷偷的去。

當然,上官丹策是不會去相信她的,沒有多說什麼,隨便交代了幾句話,便把電話給掛斷了。

「哥」上官顏走了過來,坐在上官絕對面的單人沙發上,「你們為什麼那麼害怕我去北城?」

聽著上官顏說的話,上官絕一愣,「沒事,你不是不稀罕顧盼嗎?他們家就在那邊,我想你應該也不會喜歡去吧。」

「真的是這樣嗎?」

「恩。」

結束跟上官絕的談話后,上官顏出門本來想要去找林雨雨的,可是剛一走出梧桐路,看到師清霜上了一輛車。

車子緩緩的從她眼前開過,副駕駛座上,隱約看到趙子霄的側臉。

那種心率不安的感覺又上了心頭,這時,一輛的士停在上官顏跟前,她想都沒有想直接上坐。「師傅,跟上前面那輛藍色車子。」

「好嘞!」司機師傅回應了聲,心裡想著,這是不是要跟蹤哪一個富二代?

他的眼睛,生怕錯過什麼,「是因為擔心我,還是因為趙子霄也在?」

上官顏還是比較好奇這個,當時她就有些懷疑,畢竟席呈璃跟趙子霄的關係,比較複雜。

「你可以出去了。」

「為什麼啊?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席呈璃眼神一冷,他淡淡的睨著上官顏,嘆了口氣,似乎在忍她。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上官小姐,需要我把你哥哥叫過來,把你請出去嗎?」

。大長老伊記蘇罵完之後,忽又轉眼琢磨,突然指著陳浮生笑道:

「老朽明白了,你小子走的是『古聖之路』!想要自創靈山!」

陳浮生含笑點頭,其實此事他也沒想過隱瞞。

伊記蘇見陳浮生承認,頓時又再滿臉感慨。

其實世間的神將晉陞圓滿靈山,為了夯實根基,也有求取別處濃郁精

《劍開福地洞天》第207章保命丹、北秦地 伴隨着中午時冀州支援大軍先頭部隊的到達,平靜了半天的戰場再次活躍起來。

這次支援本來最初只有冀州的,冀州還有小學生一個半團和小字的兩個團。

但是後來戰局緊張,幽州的小字也遠渡而來支援。

因為與子同袍已經把雍州涼州的小學生土地全部清理完畢的原因,所以這次戰役會以關卡防禦戰的形式展開。

總共有四處戰場,對應四座關卡:

涼州西海郡與并州雁門郡接壤的「汪陶」關卡;涼州張掖郡和并州西河郡接壤的「離石」關卡。

雍州天水郡和并州上黨郡接壤的「鄭」關卡;并州上黨郡和媚烏安定郡接壤的「郿塢」關卡。

與子同袍同盟等級現在已經飆升到了40級,同盟人數上限直接來到了270人,足夠放得下五個半團。

而中間停戰這些時間,與子同袍也讓分盟的一些人下野,算是初步整合了。

相比之下,排名第二的同盟「勝天半子」如今不過35級,人員上限215,兩個同盟足足有五級的差距。

這個等級的情況下,五級的差距還是挺大的,這還是與子同袍打了一天架的緣故,否則差距可能更大。

這麼大的差距除了與子同袍這邊積極性更強,有工作室輔助發育更方便外,更大的原因是與子同袍現在佔據三洲,同盟人員想怎麼發育就怎麼發育。

同盟裏面勢力值突破兩萬開啟進階強化的已經不止張華一個,而是一大片,勢力值最低的也有一萬五左右。

而反觀小學生,一萬五勢力值在盟裏面都是名列前茅了,大部分人都是一萬勢力值左右,一些前期沒發育起來的甚至更低。

沒辦法,并州這點地方擠三百來人太勉強了,中間還打了幾架全部送人頭;有很多人主力死了好幾撥但是武勛都不夠在市井兌換資源,這可太傷了。

這也是幽州冀州知道與子同袍現階段強盛也要費勁支援的原因,不能這樣看着差距一點一點被拉大。

沒有資源州發育,小學生的戰力將會受到嚴重影響,決勝中原又沒有戶口,可以讓你不進資源州就可以慢慢發育。

出生州一個七級地都沒有,要是被趕出出生州,那還玩個毛線;不說資源,單說屯田給的強化材料,六級地只有一塊,九級地有三塊。

兩邊要是對着發育四五天再開戰,到時候與子同袍怕是人手打底三隊40級,十來把寶物全部十級。

小學生這邊可能只有一隊有寶物,二隊寶物都不見得能夠十級,到時候場面只會比之前更慘。

這顯然也是策劃有意為之,為的就是南北兩軍的玩家前期在資源州發生衝突,而不是一起擺爛。

小學生,勝天等同盟經歷過很多賽季,也算見多識廣,但是就算是他們,也沒有過這種把敵人在資源州的地翻完的事情。

畢竟優勢歸優勢,翻地這事工作量太大了,不是主力質量就能解決的。

心裏面只能感嘆雲天工作室的強悍,然後更加確定,這次務必要打進資源州。

這不只是小學生的想法,小字也是這麼想的,畢竟他們也需要進資源州,當初說好的兗州雍州涼州都給他們留點資源州。

如果就這樣被堵著,對於他們來說也是慢性死亡。

孫子兵法有曰,「攻其所必守,守其所必攻」,張華落地益州然後飛速進入涼州雍州把小學生逼出資源州的戰略決策非常正確。

逼着小學生和小字不得不在與子同袍風頭正盛的時候跟他們交手,佔盡上風。

此次幽州冀州支援的人一共有9個團,分為三個盟,加上小學生那就是15個團的人,兩個380。

主場作戰的小學生分出五個團主攻涼州的汪陶關卡,那裏位於涼州最北部,距離益州雍州都遠,他們有一定距離優勢。

不過這更多是他們的一廂情願,在做出戰略決策之後,與子同袍就料想到對方會大規模支援,需要防守這裏的人員早上的時候就全部都遷城完畢,離這裏的距離其實比并州的人更近。

如果形勢需要,隨時都可以主城戍城過來堵路,目前沒這麼干是對於自身的實力自信。

而負責防守汪陶關卡的則是碾碎機和天樞團再加上青龍團,算是三打五,主指揮是碾碎機團長山海關;山海關也跟張華放話了,除非小學生全盟到齊,否則汪陶不可能失守。

離石關卡需要面對的則是幽州小字主盟,足足有四個團的主力;而負責防守的則是壓路機和尖刀團,算是二打四。

負責防守這裏的總指揮是成千上萬,他也給張華明確表示,對面不可能打進來,雖然只有兩個團,但是都是與子同袍響噹噹的主力團;對手千里跋涉發育也比他們要差得多,一打二完全不虛。

就算前期對面能夠推掉前面幾格,也能保證後面推回去。

當然,這事成千上萬保守的話,話不說滿符合他謹慎的風格。

推土機需要負責防守關卡則是雍州西邊的「鄭」,面對的是冀州的兩個小字的主力團,雖然勝天和小學生落冀州的都是比較弱的人,但是小字偏偏落了兩個主力團。

為的就是他們前期能夠進資源州好發育,他們進了兗州發育的也還行。

而面對這兩個主力團,與子同袍只來了一個主力團,沒有別人,甚至連幫忙的小號都沒有;正面進攻的時候,推土機人數有限需要輔助人員。

現在防守作戰,比拼的就是主力硬實力,這種情況下小號沒多大作用,推土機也有信心守住這個關卡。

還有80個人以及一些質量和發育也都不錯的小號負責防守郿塢關卡,而他們需要面對的對手則是一個由幽州冀州并州三個州的同盟人員拼成的同盟,有四個團的人。

雖然負責防守這裏的搖光團和挖掘機都不是主力團,但是這個合成盟據說也不怎麼樣,都是各盟的一些卡池比較白或者比較划水的人。

所以明面上有四個團,實際上究竟有多少人參戰還不知道,反正看他們起要塞的速度就不怎麼樣,到現在還沒一個要塞起來。

小字負責的離石關卡中午的時候就陸續有紅地,現在是下午五點,已經有很多起來的要塞了。

推土機負責防守的鄭也是,起要塞還是比較迅速的,這會前面的幾個要塞也已經起來了。

而且還有不怕死的人嘗試性的進攻了與子同袍駐守的主力,然後運氣很好的遇到了張華已經44級的網紅隊。

張華這這兩天可以說是在戰場上大殺四方,等級也是全區最高的。

而且他兵營都滿級了,兵力直接突破三萬來到了31200,而進攻他的人等級當然只是四十級,兵力25000……

張華不僅是兵力高,四大營也是滿級了,群點將台也是滿級,寶物也是。

結果就是,被張華碾壓,打完了張華還有三萬零一百的兵力,屬於是連零頭都沒碰掉,貢獻了五萬經驗。

有了這個白給的倒霉蛋之後,小字的這兩個主力團的人是老實了,沒有再擅自進攻的,而是準備等大部隊到齊了再一起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