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拉莫斯並沒有一起來,也並不是他不願意一起來。

是因為他入選了哥倫比亞國家隊,將隨隊征戰世界盃。

這也是蔡健沒有想到的,要知道之前他還在柏林赫塔的時候,他很久沒有入選過國家隊了。

沒有想到來到中超后,他反而入選國家隊了。

要知道哥倫比亞可不是弱隊,這在中超非常罕見。

而隨著世界盃的開啟,蔡健發現商城再一次開啟了。

於是好奇之下,蔡健點進了商城裡。

本來蔡健以為還是以往那幾個球員卡,但是這一次發生了變化。

商城裡只有一種,名字是「世界盃球員卡」。

「系統!商城裡怎麼就一種球員卡?」蔡健好奇的問道。

「由於是世界盃期間,所以特別推出新的球員卡類型—世界盃球員卡,世界盃球員卡使用后,將開出參加本屆世界盃的球員。」經紀人系統回答道。

蔡健稍微明白了一點,大概就像是網路遊戲的活動。

好奇之下蔡健看了看世界盃球員卡的價格,竟然需要100點積分。

這個價格比黃金球員卡便宜,但是比白銀球員卡要貴不少。

蔡健稍微覺得有點不值,雖然這個範圍很小。

而且能參加世界盃,代表他們都是各自國家的優秀球員。

但是還是有實力弱的球員,甚至有一些沒有達到白銀球員卡的水平。

當然優秀球員也很多,萬一開出梅羅,魯雲龍和王元傑又可以進一步提升了。

於是蔡健所有積分,全都購買了這個世界盃球員卡。

目前蔡健只夠買五張世界盃球員卡的,但是蔡健還有三張沒用的青銅球員卡。

所以蔡健先使用了這三張青銅球員卡,首先是第一張青銅球員卡。

這名球員叫巴里恩托斯,是一名阿根廷的邊鋒。

有著74點的能力,但是作為邊鋒他的速度太慢了,竟然只有66點的速度。

然後就是第二張青銅球員卡,這名球員叫克里斯蒂安。

目前有著71點的能力,是一名中後衛。

然後是第三張青銅球員卡,他的名字是貝萊隆。

是一名38歲的中場老將,蔡健比較喜歡這樣的球員。

因為這種老將,雖然身體屬性差但是技術屬性好。

接下來就是世界盃球員卡了,蔡健使用了第一張世界盃球員卡。

首先畫面是一片足球場,突然一個大力神杯從天而降。

落在了地上,然後大力神杯上出現了國旗。

喀麥隆!

看到竟然是喀麥隆,蔡健大失所望。

雖然喀麥隆也有出色的球員,但是畢竟不是足球大國。

如果按照系統介紹的,只要開出強隊那基本就是球星了。

比如說巴西隊,隨便一名球員都是血賺。

隨後並沒有出現位置,連他所在的球隊都沒有顯示。

而是直接出現了一張卡片,顯示了這名球員的信息。

恩諾赫!

看到這個陌生的名字,以及出現的陌生照片。

蔡健默念血虧,因為這名球員能力只有71點。

目前效力於土超的安塔利亞體育,是一名防守型中場。

這一次肯定是虧了,花了100點積分開出了20點積分的效果。

失望之下蔡健使用了第二張世界盃球員卡,大力神杯從天而降。

日本!

蔡健頓時無語了,連續兩次都是弱隊。

但是蔡健還是抱著一絲希望,萬一開出香川真司也是可以的。

川島永嗣!

竟然是個門將,而且還是74點能力的門將。

這兩次都是血虧,這讓蔡健非常的後悔。

為什麼要全買,蔡健不禁自責了起來。

抱著一絲希望,蔡健使用了第三張世界盃球員卡。

德國!

終於還是來了!

經歷兩世的蔡健可知道,德國可是獲得最終冠軍的。

只要不是那個恐怖分子,哪名球員都可以。

胡梅爾斯!

「可以!」

蔡健興奮的默念道,現在的胡梅爾斯還是很強的。

目前有著86點的能力,身體、技術都非常優秀。

這一張球員卡,之前虧的兩張全都回來了。

當然蔡健不會給李軍用,等未來有潛力更高的中後衛。

興奮之下蔡健使用了第四張世界盃球員卡,蔡健非常的期待。

法國!

竟然又是足球強國,這讓蔡健更期待了。

洛克·雷米!

稍微有一點可惜,但是80點能力的前鋒也不錯。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張世界盃球員卡了,目前為止已經不賠了。

瑞士!

格克汗·因勒!

他有著79點的能力,是一名中場球員。

這一次蔡健也沒有賺多少,但是整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求收藏!!!求推薦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們的朝廷和民間兩極分化,有人支持打仗,有人不支持打仗,所以皇帝故意不派援軍,想要用你們的死祭旗。」

「這樣一來,他就能有十足的理由發動戰爭。」

蕭翦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張仁小兒,如此卑劣的離間計,你也使的出來,好意思叫軍神么?」

「將士們,告訴他,我們的回復是什麼!」

從上至下,成千上萬的殘軍爆發出嘶吼。

「死戰!」

「不退!!」

聲音如雷,震破蒼穹。

一剎那,張仁的臉色微變,變的不是那麼的好看,瞳孔深處還有這一絲震撼。

一夥殘軍,竟還有如此氣勢和決心,不符合常理。

「大帥,難道大夏皇帝援軍真要到了?」有偏將不安問道。

張仁眉頭一沉,沒有回答。

而是淡淡的看向城牆上的蕭翦。

二人對視,空氣中彷彿有一種氣場炸開,兩大元帥,皆有殺心!

「蕭翦,我敬你是個人物,我也明白勸你投降是不可能的。」

「這樣吧,你連夜退走,我放你一命。」

「否則最多兩天,整個盤城,必定灰飛煙滅。」

「你已經重傷,撐不住了,多為你的將士們考慮考慮吧。」

蕭翦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作為這世上最會打仗的幾位元帥,他豈能不知這是攻心和試探。

他雙手搭在城牆上,俯瞰下方。

大風吹的甲胄鏗鏗作響,整個人宛如一頭即將下山的猛虎。

猙獰而血性,死死的看著張仁。

一字一句道:「滾回去,整兵!」

「本帥就在這裡等著,決一死戰,死戰!!」

張仁目光一眯,有些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