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聞言,方辰也是忍不住輕咳了兩聲,面色有些囧。最後那一句實在太具有殺傷力了。雖說前世也算是個百歲老怪,但以他目前只有十五歲的年紀,如果真算起來,還真處於毛都沒有長齊的年紀。

輕咳之後,方辰面色一正,一雙漆黑的眼睛認真的看着憐伊月,正色道:“執法殿的那個傢伙你不必擔心,一個過了這麼多年還處於化丹境層次的廢物,他若是真敢來惹我,到時候誰吃虧還是不一定的事情。而若是等那入門考覈結束之後……”


方辰眼中冷芒一閃,以他如今的武道境界以及自身的積累,想要突破到罡氣境,那根本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甚至這突破,遠不是罡氣境初期這麼簡單。而在紫陽宗的入門考覈結束之後,方辰就準備着手自身的突破了。一旦他再做突破,尋常的化丹境層次的武者倒還真不會太過在意了。

被方辰道出了自己的目的,憐伊月無奈的搖了搖頭,俏臉上閃過一抹擔憂。她說道:“你不要小看執法殿這三個字,若僅僅是那刀疤臉青年一人,你或許無懼,但這種人如果來上兩三個甚至更多呢?以他走之前看你的眼神,極有可能隨時來找你的麻煩。”

“兩三個。”方辰皺了皺眉。確實,以他現在的實力,如果單對單面對刀疤臉青年,還是自信可以自保的,但這種層次的人物如果一下子來上兩三個,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場危機,想要逃跑都極爲困難,要是再多上一兩個,連跑都是一個奢望了。而以執法殿的作風,一下子出來兩三個這種層次的人物,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紫陽宗內,也有我媚仙宗出來的師姐,並且其中有一人已經是內門弟子。有她在,即便是執法殿的弟子,都不敢隨意動我。”憐伊月說道。

“內門弟子。”方辰心中一動。

紫陽宗一共分爲四種弟子,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還有便是最後的真傳弟子。

雜役弟子就如同他們此時的這般身份,像是紫陽宗的傭人一般,算不上真正的弟子,在宗門內所擁有的福利與資源也是少得可憐。而若是一旦晉升爲外門弟子,那就不一樣了。

外門弟子,已經是正式的紫陽宗弟子,每月都擁有一筆數量不菲的靈石和丹藥以供修煉,而且還不用做雜物,論地位在紫陽宗內也已經算是不錯了。而這批人,也是紫陽宗內人數最多的。之前方辰所看到的那十數個包括刀疤臉青年在內的執法殿弟子,都是屬於外門弟子。

而在外門弟子之上的內門弟子,則人數相對來說就比較少了。並且相對於外門弟子來說,內門弟子所擁有的福利和資源也要遠遠高出一大截,在宗門內的權勢更不是外門弟子所可以比擬的。不過想要晉升內門弟子的難度之大,足以令衆多外門弟子望之心怯。因爲這其中最起碼的一個條件便是要有着元胎境的修爲!

要知道元胎境,那在大趙國內,即便是一流勢力中,都足以成爲長老級的人物了。而在紫陽宗內,僅僅只是個弟子。

而在內門弟子之上的真傳弟子,則根本就是一個尋常人望之不及的存在。對於這層次的傳說,方辰知道的也並不多。他僅僅知道真傳弟子,整個紫陽宗內都沒有幾人。每一個都是紫陽宗真正的寶貴財富,而且他們的權勢之大,絲毫不下於一些長老。

因此,總的來說,內門弟子已經是相當不錯了。有一個內門弟子的庇護,確實不會有多少人敢於招惹憐伊月。有她在,倒也確實能讓刀疤臉青年前來尋釁之時顧忌一二。不過……方辰搖了搖頭,他知道這是憐伊月的好意,只是他真得需要如此嗎?

武道一途中千難萬險不知多少,如今僅僅是一個刀疤臉青年,如果就逼得方辰如此,那麼他這武道,以後還怎麼去修。況且這種行徑根本與他本心不服,而且方辰知道自己的事情,他身上的祕密不少,而這些祕密,很多都是不能讓人知道的,如果與憐伊月共處一室,香豔固然是香豔了,但很多事情上就會極爲不方便。

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方辰依舊搖頭拒絕了憐伊月的這個好意。

被幾個化丹境的武者圍堵,固然是兇險萬分,但方辰也並不是沒有一絲辦法,只要謹慎一些,還是可以暫時避開的。況且真得是將他逼急了,誰死還是不一定的事情。

看着方辰漆黑的雙眸中的堅定之色,憐伊月知道,眼前這個一臉笑容的少年是不會改變主意了。

“你這傢伙!”她跺了跺腳,有些氣急。

“不管你了。”哼哼了兩聲,憐伊月怒衝衝的走了,不過感受着身旁房間傳來的響聲,方辰笑着搖了搖頭。他知道,憐伊月並沒有真得生氣,也沒有走遠,只是退而求其次,選了自己旁邊的一間房間。

“差不多了,該去找那師兄前往玄天殿了。”隨意收拾了一番之後,方辰起身走出房間,向着馬臉青年走去。

“師弟,你來了。”看到方辰的身影,馬臉青年眼神一亮,從山石上站起身,一躍而下。

“勞煩師兄了。”方辰抱拳道。

“談不上勞煩,小事一樁。”馬臉青年笑着擺了擺手,態度與一開始見面的時候簡直宛若兩人。

“事不宜遲,我這就帶師弟你去玄天殿。”說着,馬臉青年袖袍一揮,一股柔和的氣勁包裹住方辰,騰空而去。

“玄天殿在地靈峯上,與我們所在的北山雖說相隔不遠。但師弟如今只是雜役弟子的身份,想要從北山前往地靈峯途中並不方便。”罡風吹襲,一路上,馬臉青年耐心的向着方辰說着:“玄天殿主要便是用於兌換各種資源,例如靈石,功法,丹藥之類的,除此之外,那裏也是衆多弟子去領任務的地方。”

“在紫陽宗內,除了弟子之間有些是以貨易貨之外,最爲主要的,便是靠各自的積累的積分,去玄天殿兌換東西。而接宗門任務這類,也主要是爲什麼積累積分。總之,積分越高,所能兌換到的東西也就越好。”

說着,馬臉青年臉上有些羨慕的看了方辰一眼,說道:“正常來說,雜役弟子,還有你們這些剛進入宗門的新人,所能得到積分的機會是很少的。但這次例外,赤明宗的那羣雜碎竟然敢來我紫陽宗搗亂。因此纔出現了斬殺任何一個赤明宗之人,都有着豐厚積分獎勵。這可是賺積分的難得好機會,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着。要不是我們不能出手,嘿嘿……”

話語聲落,他忽然閃過一抹驚奇,扭頭向着方辰問道:“師弟,你宰了多少赤明宗的雜碎?要是宰殺個四五人,估摸着那積分就可以兌換一顆地靈丹了。有一顆地靈丹,到時候師弟衝擊化丹境的時候會輕鬆許多。”

“額,四五人。”方辰苦笑,他不知道這馬臉青年口中所說的四五人,包不包括前五十人在內,只是即便是這樣,對於方辰而言,也僅僅是他收穫中的極小一部分。他斬殺的赤明宗弟子,何止是四五人。

“要發財了。”方辰眼神明亮,心中暗暗道。 看着方辰久久不語的樣子,馬臉青年苦笑了一下,倒是爲自己之前開口詢問的事情而感到唐突了。在他看來,方辰沒有說話,顯然是並沒有斬殺這麼多的赤明宗弟子,不好意思開口。

“師弟別介意,要是積分不夠,師兄這裏還有一些,到時候湊一湊也一定要幫你換取一個地靈丹來。”馬臉青年咬了咬牙,正色道。

這話語聲一出,倒是令方辰吃驚了一下。他很清楚,宗門積分是多麼重要,因爲這可是相當於珍貴的資源,沒有人會嫌棄自己手中的資源太多。而自己與這馬臉青年僅第一次見面,在並不怎麼相熟的情況下,對方竟然會願意幫自己換取一個地靈丹。

況且從一開始見面對方表露出來的模樣來看,這馬臉青年顯然並不是一個什麼熱情之人,對方對自己的態度不同,也是在得知自己斬殺了赤明宗的弟子之後。

“乾明師兄,你跟那些赤明宗的傢伙有仇?”方辰試探着問道。在之前的交談之中,他已經得知眼前的馬臉青年叫做乾明。

“你可知道爲什麼這次每斬殺一個赤明宗的弟子都會獲得不菲的積分?”乾元沒有回答方辰的問題,反倒是如此問道。

回想起在山路盡頭所發生的事情,方辰心中一動:“難道是因爲宗門與赤明宗已經到了勢如水火的程度?”

“沒錯!”乾元點頭,旋即咬牙道:“這些人,老宗主一直在閉關,外界多有流言程老宗主壽元無多,身化灰灰,而這其中,就屬赤明宗嘣踏得最歡,甚至不少流言都是從他們口中流傳出來的。”

臉上閃過一抹澎湃的怒氣,乾元恨聲道:“不僅如此,我紫陽宗弟子還經常在外遭到赤明宗弟子給襲擊。我一個好友就是這麼隕落的。”

“赤明宗。”方辰喃喃重複着這三個字,腦海中,那楚放天冷漠猙獰的面色一閃而逝。


“我明白了。”方辰點頭,輕語道。一抹寒光霎時間從眼中一閃而過:“以後見到赤明宗的弟子,必殺之。”

“好,師弟當真是性情中人!”乾元手一拍,爽快道:“師弟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儘可以來找我。”

在兩人交談中,不遠處,一座雲霧繚繞的山峯已經出現在了乾元和方辰的視線中。

“到了。”乾元說道。旋即,他袖袍一卷,帶着方辰一同緩緩降落在地面上。

“師弟跟我來。”乾元大步向着遠處一座恢宏的大殿走去。

“玄天殿。”三個金燦燦的大字在方辰眼中閃耀。

擡頭,看着眼前這恢宏的大殿,方辰緊隨着乾元的腳步,很快就邁步走了進去。

玄天殿,身爲紫陽宗內唯一可以用於積分兌換,並且領取任務的地方,不管在什麼時候,人氣都十分火爆。

當方辰和乾元剛步入玄天殿的時候,一陣嘈雜的之聲便驀然傳了過來。

嘈雜聲入耳,讓方辰本能的皺了皺眉,只是下一刻,當他看清楚玄天殿內的景象時,卻是微微一愣。

玄天殿的左右兩邊,可謂是涇渭分明,相差極大,左邊幾乎沒有多少人,空着一大片地方,只有一個白衣老者半眯着眼睛坐在櫃檯旁,而在右邊,卻是人流涌動,一大片人圍繞在一塊巨大的石碑模樣的東西旁邊,嘈雜之聲就是從這裏傳盪出來的。

似乎看到了方辰眼中的疑惑,乾元微笑的指着人多的右側說道:“那裏是領取任務的地方,而那塊石碑模樣的東西,就是任務碑,宗門內要是有什麼任務,都會在上面一一浮現出來,甚至只要達到內門弟子,不僅可以前去領取任務,而且還可以在上面發佈任務。”

頓了頓,乾元目光一轉,看着那左側幾乎沒有多少人的地方,笑道:“那裏是積分兌換的地方。師弟,你斬殺了多少人,就將東西交給雲長老就好了。”

說着,乾元便領着方辰一同向着雲長老走去。

“嘖嘖,這不是乾元嗎?怎麼,這次攢夠積分了?”

“一顆培元丹需要兩千積分,乾元你辛辛苦苦攢些積分可不容易,況且已經浪費過兩顆了,這次可要小心服用纔好啊,嘿嘿……”

“服用了兩次培元丹衝擊元胎境都失敗的廢物,我看就是給他千八百顆,這輩子都沒希望了。還想突破元胎境,哼……”

尖銳的嘲諷中忽然從旁邊猛地傳來,令乾元和方辰原本向着白衣老者邁去的腳步驟然一頓。


轉過身,看着視線中不遠處那幾個一臉譏笑着的青年,乾元臉上的笑容頓時消散一空,臉色變得極爲難看起來。

“我的事情與你們無關!”乾元強忍着怒意,冷冰冰的吐出這兩個字之後,就轉過身不再看他們一眼,就要再次向着左側那兌換積分的地方走去。

面對此時的異變,方辰也是皺了皺眉,他目光掃過不遠處,一臉帶着譏諷的笑容的三個青年,再看了一眼身前的乾元,眼中閃過一抹若有所思的光芒。

“難以突破到元胎境。”方辰心中暗暗低語。

培元丹,他在昊元拍賣場中就看到過,是一種準八品丹藥,算是比較珍貴了,武者服用之後,在突破元胎境的時候能夠增加三成的成功率。按道理來說,只要資質不太差,服用了培元丹之後,基本上都可以突破,而乾元竟然兩次都失敗。

這讓方辰倒是有些疑惑。畢竟能成爲紫陽宗弟子的,又怎麼可能資質太差,但是……

疑惑中,方辰探出一縷靈魂之力,輕輕掃過乾元的身體。靈魂之力探查別人的底細,這對於每一個武者來說幾乎都是極爲忌諱的,而且除非是在境界上相差太大,不然很容易引起對方的察覺。

不過此時,方辰倒也顧不了這些忌諱了。雖然相處時間並不長,但對於乾元這個面冷心熱的師兄,他倒也是頗有些好感的,能幫自然就幫一下。況且以方辰如今還要超越洞天境的強大靈魂之力,別說此時的乾元還沒有突破到元胎境,即便是突破了,也根本就難以發現。

“嗯?”靈魂之力掃過乾元的身體,方辰輕皺了一下雙眉,很快就發現了某些問題。

“原來如此。”他輕聲自語,臉上露出一抹釋然之色。

或許別人很難發現乾元身上的暗疾,但對於方辰而言,這些只不過是在靈魂之力一掃之下的事情。

知道了原因,方辰輕點了一下頭,眼中閃過一抹精芒。

就在這時候,那原本向着乾元嘲諷的三個青年身形一動,驀然出現在了乾元和方辰面前。

“我說乾元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攢夠積分,原來這次是帶着別人來的。”位於三人中間的一個身穿青色袍服的青年笑着說道。

“嘖嘖,看這小傢伙是新來的吧。怎麼?乾元知道自己突破不了元胎境,現在準備開始收買人心了?”另一個手持摺扇,看起來有些像凡俗中的紈絝子弟的青年嗤笑道。

“小傢伙,我勸你不要跟乾元走太近,那樣很危險哦。”最後一人更爲直接,看向方辰的目光中寒芒一閃,如此**裸的威脅道。

三人的話語聲並沒有掩飾,動靜不小,已經引起了殿中不少人的注意。

“是王麟他們。”

“乾元又要倒黴了。”

“唉,有個內門弟子的哥哥就是了不起。”

……


人羣中議論聲紛紛,不少人看向乾元的目光中都帶着一抹同情,顯然,這類似的場景在紫陽宗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除此之外,更有不少人目光略帶好奇的看向了方辰,似乎要看看這個新人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你們!”乾元憤怒的指着王麟三人,身體都輕微地顫抖了起來。

“廢物。”面對乾元的憤怒,王麟只是輕蔑的吐出了這麼兩個字。旋即,他將目光落在方辰身上,嘴角緩緩噙起一抹有些殘酷的笑。

“滾!”他淡淡的吐出這麼一個字,臉上的輕蔑之色更爲濃郁。

就連其身旁的另外兩人,在這一刻都是嗤笑出聲,看向方辰的目光中帶着一抹戲虐。

一個區區連罡氣境的修爲都沒有,僅僅是剛入門的,甚至都算不上正式的紫陽宗弟子的傢伙,在他們看來想要玩弄,那還不是在執掌之中的事情。況且能用這麼一個小傢伙再次侮辱一番乾元,也是他們三人極爲樂意看到的。

只是……

“師兄,我們不是還要去兌換積分嗎?”方辰向着乾元說道,俊秀的臉龐上一片平靜之色,神色間竟沒有絲毫起伏,也沒有多看王麟三人一眼。似乎從頭到尾,這三人都在自演自話,對於方辰而言,就是三個跳樑小醜。

“額。”乾元也有些愣住了,不過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帶着一份感激。

要知道,如果之前面對王麟三人的威脅,方辰就這麼離去的話。固然,對於方辰這個當事人來說,也是一件比較丟臉的事情,但更爲丟臉的,卻是將方辰帶到這裏的乾元。 “這傢伙……”看着這一幕,人羣中,不少人目露驚奇,暗自感嘆方辰的膽大。不過旋即,不少人看向方辰的目光中頓時多出了一抹同情。

王麟三人是什麼品行,在場的人大多都極爲了解。這就是三條惡犬,而且仗着身後有內門弟子撐腰,在外門弟子中向來是橫行無忌慣了,如同乾元這種化丹境巔峯的外門弟子受辱都只能敢怒而不敢動手,可以想象這三人是有多麼囂張了。

“師弟說的對,有些東西亂吠,不用去理會,我們先去兌換了積分。”乾元一掃之前臉上的難看之色,笑着說道。他本是一個不怎麼善於口舌的人,不過在方辰的帶動之下,倒也改善了許多。

說話間,他雙目爍爍的盯着王麟三人,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身體擋在在了方辰前面,似乎害怕這三人忽然出手,對方辰不利。要知道在紫陽宗內,雖然不允許弟子私下生死廝殺,但其實只要不死人,一般都不會有什麼事情。

而且對於一些有背景的人來說,就更肆無忌憚了,打死一個雜役弟子,對於王麟三人根本就不會有多大的事情。況且有時候對付一個人,並不一定要死,生不如死實則更爲可怕。

“好好好,有膽!”一連道出三個好字,王麟陰沉着臉,眼中閃爍着陰冷的光。在他開口的同時,其身旁的王明與王田兩人有意無意的已經將方辰與乾元圍在了中間。三人眼中兇芒閃爍,一股冰冷的殺氣從身上瀰漫開來。

“怎麼?難道你們還要動手?”感受着四周瀰漫着的冰冷殺氣,乾元雙目一豎,那屬於化丹境巔峯的強大氣勢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橫掃而出,瞬時間籠罩了王麟三人。

乾元雖然面對王麟三人的侮辱挑釁,始終不敢動手,但並不代表着他就是怕王麟三人,他所忌憚的也只不過是三人身後那身爲內門弟子的王通。果然,這化丹境巔峯的氣勢橫掃而出的時候,原本眼中兇芒閃爍,就要向着方辰動手的王麟三人頓時面色微微一變。

“乾元!你敢向我們動手?”王明叫囂道,眼中閃爍着陰厲之色。

臉上怒氣一閃而逝,不過旋即,乾元便平靜了下來。

“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我師弟的,如果你們執意出手,我不介意領教一下你們的強大,以一敵三的情況下,即便是你們不小心受了什麼傷,以王通內門弟子的身份,應該也不會和我這個外門弟子計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