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商業互捧完,顧久檸平復完心情,然後就抬手撫琴,彈得是《十面埋伏》。

靈動的琴聲從琴弦上緩緩流淌,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

氣勢上卻是絲毫不怯弱,可見彈奏者豁達的胸襟,這曲子倒是聞所未聞,卻讓在場的男兒聽得熱血沸騰。

舜英舜華只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跟著起來了,每個毛孔都得到了共鳴的洗禮。

而顧久檸抬手間卻是專心致志,毫不顧忌旁人的眼光,魏殊言只覺得自己痴痴地沉醉在這琴音當中。

趙家姐妹的臉色則是徹底變了。

魏家的人對顧久檸這人的存在,卻是徹底改觀,他們本覺得顧久檸就是魏金蘭那丫頭沒有處理好,惹得一個禍害,沒有想到居然能夠彈奏出如斯樂曲。


待顧久檸彈完,那些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還是魏殊言反應過來后,站起來為她死勁的鼓掌,雙手通紅也無所謂,其餘人這才從剛剛的琴聲里醒悟過來,真是聲臨其境啊。

看到魏殊言毫不掩飾的欣賞,顧久檸只是輕聲道:「獻醜了。」

而魏家的人則臉色各異,莫不是魏殊言這小子,看上了顧久檸了吧,那可就不得了了。

一個沒有家族背景的女人,怎麼能配得上他們魏家的大公子!

趙家姐妹臉色蒼白,輸贏分明……

「你們是不是要學狗叫了。」顧久檸歪著頭,一臉興味的看著她們。

趙詩書臉色白的如同白紙,彷彿搖搖欲墜。

這時魏老太太拄著龍頭拐杖走了過來:「檸丫頭,不過是小孩子間的一個玩笑,何必當真,傷了和氣。」

顧久檸只覺得好笑,所以斜著眼睛看她,自己只是被顧平生帶回了顧府,明面上叫魏金蘭一聲母親,還真以為自己是他們魏家可以拿捏得人了?

且不說她根本不是顧平生的種,就算她是顧平生的女兒,她可是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世界的。 第一百九十五章玩笑

可全是拜魏金蘭所賜,丈夫的女兒,裝的賢良淑德,卻是背地裡私自用刑,還美名曰教規矩,餓著肚子又被鞭子抽噠,這才一命嗚呼,讓顧久檸這縷幽魂得以重生。

「檸丫頭?我跟您可沒那麼親,老奶奶你可別亂叫。」頓了頓,又說:「孩子間的玩笑?若是這次比試,輸的是我,只怕是沒人會同情吧,難道趙家姐妹,你們敢說若是今個輸的人是我,你們會輕易地放過我?」顧久檸冷著臉。

她可沒有興趣給那些倚老賣老的人面子,跟自己八竿子關係都打不著的人,休想來自己面前裝模作樣,她沒有向魏家討要「顧久檸」的公道,就已經是好事了。

那魏老太太沒有想到顧久檸會這麼不給面子,當即面色也難看起來,一旁的李玫連忙把老太太扶一邊去坐著。

可憐「顧久檸」那個懦弱的女子,一生擔驚受怕,明明是一個公主,最後卻慘死在一些惡婆子手上,想著顧久檸眼中閃現殺意。

被顧久檸驚嚇到,趙詩雨還記得之前又疼又癢的經歷,哪裡敢再說話,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願賭服輸啊,怎麼?想耍賴?趙家小姐不會這麼輸不起吧。」顧久檸揚聲道。

果然得到了旁人的支持,願賭服輸,理所應當,他們也是看出來了,趙家姐妹應該是跟顧久檸不對付,顧久檸這麼一個無父無母的可憐女子,還要欺負人家,當真是沒有良心,只是她們只覺得這一切都是趙詩雨搞得鬼,而趙詩書自然是很善良的。

「我……我願賭服輸,詩雨剛剛不懂事,我先替她賠罪。」趙詩書如何不懂得把控局面,當即眼睛濕漉漉的,眾人只覺得她是無辜的,畢竟一直挑釁的都是趙詩雨。

「顧家丫頭,那趙詩書畢竟是無意的,何必讓她也跟著受罰。」

「全都是那庶女在挑事情。」

「讓那趙詩雨一個人叫就行了,看人家趙詩書小臉都嚇白了。」

那些幫著趙詩書的聲音不僅僅傳入了顧久檸的耳朵里,還傳進了趙詩雨的耳朵里,當即面色難看起來。

一口一個庶女……

他們都在瞧不起自己……趙詩雨拳頭捏的緊緊的。

看著所有人偏幫著趙詩書,顧久檸反而覺得沒意思了。、

都是一些錯誤思想,嫡庶之分,害人不淺。

「算了,不用叫了。」顧久檸道,然後興趣缺缺的回去坐下,這時林毅也回來了。

但是眼眶紅紅的,顧久檸見他沒有說,自己也就沒有問。

林毅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說要帶林菀婉回顧宅,卻被拒絕了,這個魏家有什麼好,他以為林菀婉是因為魏殊言才不願意和他姐弟團聚,這時看向魏殊言的眼神,如同小狼看著獵人,倔強而不服輸。

剛剛的事情就彷彿一個插曲,但是顧久檸卻不知道自己好心好意的想要饒了趙家姐妹,沒想到卻讓她們對顧久檸更加仇視。

顧久檸看著飯菜,也沒有胃口,她現在自己精通醫術,自然是知道飯菜里沒有被人動過手腳,心裡卻明白,只怕是鴻門宴才剛剛開始……

她才若有所思,那廂趙詩雨已經端著酒過來,一味地敬酒:「檸姐姐,剛剛是我不懂事,還好姐姐大人有大量,我這就來給姐姐賠不是了。」

找理由灌酒?

顧久檸倒也不覺得,接過酒就喝,忍不住皺了皺眉,好烈的酒,真難喝,想起之前喝的那酒香濃郁……當即覺得嘴饞,舔了舔唇。

看她沒有拒絕自己,趙詩雨暗笑,果然是個村婦,真好糊弄,然後就繼續給她倒酒。

從始至終,顧久檸就沒有拒絕過,心裡卻是想要扶額長嘆,這人是想布顧七璇的老路嗎?

話說顧七璇卻是久而不見了,莫非死了?

拋去心頭疑惑,顧久檸又是一杯酒水下肚,小臉蛋也跟著紅撲撲的。

舜華連忙上前阻攔趙詩雨接下來遞過來的酒:「小姐吃不得那麼多酒。」

見顧久檸已經眉目間帶了醉意,目的已經達成,趙詩雨懶得裝下去,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不想她才離開,顧久檸趴在桌上,偷偷睜開眼,卻是神色清明,絲毫沒有醉意,她早早就給自己吃了醒酒藥,果然是機智。

不過內心忍不住吐槽。

下三濫的招數。

但是不得不說,哪怕是吃了醒酒藥,她還是很不舒服,原因無他,最近她身子看起來已經好起來了,她自己卻是非常清楚,動不動就突然乏力,而且一旦想著容墨,就會渾身疼痛難忍,如同針扎。

此刻她就有些冷汗津津。

這時林菀婉過來了,看到顧久檸趴在桌上,一臉關切:「顧小姐,這是吃醉了酒吧,不如去後院歇息一會。」

舜英本想阻止,但是想到顧久檸今日早早就吩咐過,一切順著她們,於是也就不動聲色,點了點頭,任由她領著她們把顧久檸送去後院。

舜華舜英本想一直守著,偏偏舜英突然鬧肚子。

於是舜華只能扶著舜英去如廁,一時間顧不上顧久檸。

顧久檸被林菀婉扶著到了一間廂房,黑暗裡忍不住勾起冷笑,這麼老套的招數,居然還想用?

她反握著林菀婉的手:「林妹妹,這裡好黑,怎麼不點蠟燭。」

聽著她陰森森的話語,林菀婉本就做賊心虛,現在更是打個寒顫:「你不是醉酒了嗎,怎麼醒了?」她也不想這樣,只是趙家姐妹說了,若是幫她們這一次,就可以幫她成為容墨的女人,而且魏老太太還會認她作為干孫女……

她心動了,那個如同神仙一樣俊美的男人,憑什麼就是屬於顧久檸的,雖然她知道這樣做很不對,忘恩負義,可是她顧不了那麼多了。

「怎麼,這麼想我喝醉啊,嘖嘖嘖,不點蠟燭?那我就自己動手咯。」顧久檸笑了一聲,卻是隨手一揚,蠟燭就點燃了,其實這不過是一些小把戲,但是卻成功的讓林菀婉嚇得嘴唇都有些白。 第一百九十六章雕蟲小技

然而隨著燈光亮起,顧久檸看向床幃,果然有個男人,只是顧久檸眯著眼細瞧一番是哪個活膩味的敢算計自己,這一細瞧,卻是當即冷了神色。

躺著的赫然是小乖,只是此刻小乖已然是昏迷不醒的,若是隨便從街上拉來的漢子,顧久檸還能原諒,只是現在這趙家姐妹跟林菀婉把主意打到了她親近的人身上,那可就不能輕易原諒了。

林菀婉只覺得本還雲淡風輕狀的顧久檸突然就冷了神色,而且自己覺得額頭冷汗津津。

顧久檸顧不上她,直接自己上前看了一下小乖,發現只是被謎葯給迷暈過去了,這才稍稍安下心來,然後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喂到小乖嘴裡。

「林菀婉,你和趙家姐妹狼狽為奸,做這些的時候,可曾考慮過林毅還在我顧宅。」

這麼短短几句話,讓林菀婉聽得面色羞愧,她如何沒有考慮過,只是她的貪念……

林菀婉走向門外,就準備把她鎖在這裡,只要等到趙家姐妹帶著人過來,她及時把門給推開,不知道的也不會看到她取鎖的動作,還會以為她是發現這醜聞的第一人。

她心中算盤打得清亮,只是才推門出去,就看到了林毅,陰沉著臉看著自己,而顧久檸就那樣抱臂而立,彷彿早就料到了一般。


其實不然,顧久檸只是仗著舜英舜華會來,一個林菀婉罷了,還不足掛齒,只是沒有想到來的卻是林毅,而此刻舜英還在茅廁里,連帶著舜華也突然肚子疼,只是舜華一向吃東西少,沒有舜英服入的藥量多罷了。

看到來人是林毅,林菀婉詫異了一會兒,隨即狠了狠心:「阿弟,快幫姐姐一把,把她敲暈過去,我們好……」她話沒說完,林毅已經面色鐵青的一拳頭砸在一旁的牆壁上。

傳出一聲悶響,可見他有多憤怒,同時林毅的手上也滲出血來,林菀婉心疼壞了,可是心裡還惦記著把顧久檸弄暈關在屋裡,本以為很是順利的事情,現在她心裡如同揣了個鼓,七上八下的。

「阿弟,你的手沒事吧,快給阿姐看看……」

「我沒有你這樣的姐姐。」林毅眼中滿是失望和痛苦,他引以為傲的姐姐,現在居然要做這麼齷齪的事情去害人。

——

那邊趙家姐妹已經攛掇著魏老太太還有李玫等人來後院里了,本來那魏老太太還不信,畢竟這趙詩雨做事是個沒譜的,她們這些後院里的老人,哪裡不懂這些門門道道,彎彎曲曲的心思。

「我是說真的,魏老太太,那顧久檸真的在後面,我都瞧見了她跟人抱在一塊,膩乎著呢!」趙詩雨快急死了,言辭懇切,怎麼這個糟老婆子還不相信自己呢。

「魏老太太,我今日瞧見檸妹妹……」趙詩書此時附耳在魏老太太旁邊。

當即魏老太太面色就變了,她和魏金蘭的眼皮子可不一樣,魏金蘭眼皮子淺,在自家院子里抓姦其實也就是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她雖然不喜歡這個顧久檸,但是也不想自家惹得一身腥,怎麼著事情也是在自家院子里發生的,這不就是按時她魏家門風不嚴嗎。

可是現在聽趙詩書說顧久檸小腹凸顯,食欲不振,喜酸還嘔吐,當即臉色一變,這個不要臉的畜生玩意!

如何不氣!

而趙詩書敢這樣說,也是因為在之前發生的一個小插曲。


那趙詩雨想灌酒,顧久檸順杆子而下,不想一個「不注意」卻是把酒撒到身上去了,當即趙詩書過來說她有備著多餘的衣服,帶著顧久檸去換。

顧久檸故作遮遮掩掩狀,後來外衣脫了更是一臉慘白,這小臉白乎乎的倒不是裝的,而是她之前被魏健下了葯,現在做什麼都氣虛,所以趙詩書更加信了幾分。

從燈影上看到了顧久檸小腹處隆了起來,只是外衣穿著倒是不明顯,自覺抓住了她的把柄,趙詩書現在自然是要一網打盡,讓顧久檸再沒有機會翻身。

卻不知道此刻顧久檸小腹上的小包袱早不知道被她扔到了哪個旮旯里去了。

當即一伙人浩浩蕩蕩的過來,只是旁人還不知道趙詩書在魏老太太耳邊說了啥,可以讓魏老太太怒氣衝天的答應去後院。

經他們這一鬧,大夥也就發現了這顧久檸還確實是不見了,當即神色各異。

在風靈國,女孩子的名節重要程度,那是不言而喻的……

當即也跟著魏老太太過去了,有人是湊熱鬧,有人是好奇,還有的是幸災樂禍來的。

但是裡面也不乏當初知道顧久檸過往的人,心裡莫名有些放心,只怕是這次有些人要偷雞不成蝕把米。

「姐,你現在跟我離開,我跟顧……姑娘求情,自然是能饒了你的。」林毅見林菀婉淚眼看著自己,心裡也狠不下心,這是他相依為命的人。


「不行,不行,我就要成功了……我不能放棄……」林菀婉面露難色,反而還試圖勸說林毅幫她,她算是知道了,顧久檸現在能耐可大著了,之前還不知道,沒有想到現在顧久檸已經有了一身好本事,再不是之前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

「敲暈她,帶走。」這是顧久檸能做出最大的寬容了,她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找到小乖的,但是看到小乖那樣子,就不是過得很好,哪有之前跟在自己身邊那副圓潤模樣。

顧久檸去床上扒拉小乖,準備自己背著他離開,卻是高估了自己,她那個小身板,用毒什麼的還行,但是若是讓她去背一個男子,還是太吃力了。

順著視線看過去,林毅這才發現床幃上的人居然是小乖,林毅跟小乖一起同進同出好些日子,自然是有感情的,哪怕林毅總是冷著一張臉,但是兩個人之間的交情卻是實實在在的。

現在看到他們算計到了小乖身上,林毅面色更冷,剛剛還想勸說林菀婉,現在乾脆直接一個手刀上去,把林菀婉劈暈了過去。 第一百九十七章把脈

可是如何把小乖也帶走卻成了難事,見林毅一臉求助的看著自己,顧久檸緊了緊拉住小乖袖子的手,她是無論如何都要把小乖帶走的,至於林菀婉,多行不義必自斃,如果只能帶走一個人,她毫不猶豫的會選擇小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