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朱厚照就覺得自己是被困在紫禁城裡的囚徒,是穿上龍袍,坐在正殿上的吉祥物!

為什麼是吉祥物呢?因為陛下您年紀小,治國經驗不足,那麼大臣們就辛苦一點,替您把關了……

正處於叛逆期的朱厚照忍無可忍,身為叛逆少年,自然是越不讓他乾的事他就越要干,於是,身為吉祥物的朱厚照此時心裏面一直在盤算如何才能逃出皇宮,從此天高海闊任他飛!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讓朱厚照頭大。

「陛下,您已即位,按制,永王當離京就藩,此事禮部已然議定……」

按明制,皇子十八歲之後需要離京前往封地,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後世萬曆皇帝的兒子福王朱常洵就因為其母鄭貴妃得寵,一直在京城居住到了快三十歲才就藩,也因此引出大明歷史上轟轟烈烈的國本之爭。

永王朱厚煒今年才十三歲,按理來說再過幾年就藩也不遲,可其兄畢竟已經是皇帝,讓其駐留京城,沒準就會給心存投機鑽營之輩心生野望,從而造成朝局不穩。

以劉健為首的內閣深受孝宗皇帝託孤之重,自然不願意看到大明君位出現絲毫變故,所以在孝宗皇帝歸葬之後,就三番五次請旨讓永王就藩。

「准!」受夠了的朱厚照最終吐出了一個準字。

劉健等重臣直接震驚了……

實際上內閣壓根就沒想過能這麼快讓永王離京,要知道孝宗皇帝可是天下第一情種,身為帝王卻只有張皇后一個女人,簡直是開了歷史之先河。

而張皇後為孝宗誕下兩子一女,長子朱厚照也就是如今的正德皇帝,次子朱厚煒在一歲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險些沒能救過來,也是自那以後,孝宗與張皇后對永王可是極為溺愛。

不過朱厚照與朱厚煒兩個兄弟天性卻截然相反,做哥哥的沒個正行,喜怒全都寫在臉上,弟弟朱厚煒則是沉悶無比,小小年紀深沉的彷彿不是少年。

除此之外,朱厚照喜歡溜鷹走馬,朱厚煒卻喜歡……打鐵……

總之兄弟兩個就沒一個看上去像是人主的。

劉健等閣臣是給朱厚照提醒,意思是您都登基了,永王繼續留在京城不合適,可他們也知道有張太后杵在那,想讓朱厚煒五年內離京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誰能想到皇帝竟然答應了……

幾名老臣不知道的是這其實是太后的意思,或者說是默許。

為了防止外戚干政,大明中期以後皇室的傳統就是為太子從小門小戶中選太子妃,等到太子即位,出身寒門的太子妃成為皇后也不會因為母族勢力對皇權產生衝擊。 看著床上的病人,藍天低聲說道:「接下來要開始了,這裡的一切設備,都和三甲醫院的設備一樣,甚至比三甲醫院還要好,你不需要擔心太多。」

一句低沉的話,讓原本在精神緊繃的病人眼神緩緩亮了起來。

「藍醫生,我知道您,也謝謝您。」

病人的一句話,讓藍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他最想要的,不是錢財,而是,病人的認可和信任。

如果連自己的病人都不信任自己,那麼這無疑是這個醫生的失敗。

在他的職業道路上,絕對不允許出現這樣的事情。

「好了,現在開始清理病人的頭髮。」

藍天說完之後,大家都開始動了起來。

剃髮,清潔消毒……

接著,開始進行插管麻醉。

「藍醫生,手術準備完畢,可以開始了。」

陳曉雲認真的說道。

藍天點頭。

在場的醫生都在緊張的看著他。

直播間因為有了他的單獨頻道,此刻看他的人,已經高達五千萬人數。

就連老許同志在內的七個教授,也都在看著他這一個手術室。

藍天看著病人。

道:「進行開顱。」

說完,利用皮膚標記器於左側腦顱部位畫出標記。

接著,給手術剖面鋪巾。

第一層鋪巾是鋪在整個切口之外的區域。

第二層則是切口範圍之內的區域。

第三層則是和第一層一樣。

「注射器麻醉,沿著記號進行局部麻醉。」

藍天聲音落下,麻醉師立馬上前。

接著,他伸手出去。

陳曉雲也快速的將手術刀遞給他。

藍天開始利用手術刀,切開皮。

再用雷尼夾,把所有的切口部位夾住。

做完這些,開始進行遊離。

而當藍天掀開腦皮的那一刻。

直播間內忽然退出了大半人。

一些普通人感覺到頭皮發麻,總感覺猶如要給自己的頭上來這麼一刀。

藍天繼續做著動作,用布巾鋪好腦皮,然後用夾子將其固定起來。

「電鑽。」

藍天話語出來,陳曉雲等人已經開始忙活起來了。

看到電鑽的那一瞬間,直播間的觀眾直接少了三分之二。

但很快又開始回爐了。

利用電鑽,鑽了三個空,然後用三個空圍成一塊10*15的骨瓣。

接著,進行切開,然後掀開骨瓣。

這下子,直播間徹底沸騰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是在救人的話,他們都懷疑這是在拿生命取樂了。

而藍天做完這些之後,再次利用電凝鉗,開始止血。

緊接著,切開腦膜,把腦膜向四方張開。

手術視野瞬間得到了開拓。

神經膠質腫瘤,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之前明江二院的這些醫生,神色開始出現了凝重。

而老許同志等人,也緊張的看著這一幕,臉色也同樣凝重。

至於直播間。

「卧槽,我的腦子裡會不會也有?」

「我已經吐了兄弟萌。」

「快不敢看了。」

「直播間已經上熱搜了,我真的,吃不下飯了。」

直播間的沸騰,讓全國人民開始進行了每周一次的體檢。

這對於國家來說,是一件好事。

但,這些都是在直播間內。

觀眾吐不吐,藍天不知道,他知道,這硬戰才剛剛開始。

接下來,才是手術的關鍵時刻。

不過。老許同志等人已經徹底看呆了。

藍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至今為止,他們看到最快的開顱速度。

一個個眼神瞪的大大的,好像要把藍天給吃了一樣。

口罩後面的藍天,臉色依舊當然。

但是內心,卻有些小緊張。

稍微緩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態。

接著,伸手出去。

「顯微鏡。」

說完,他的身體蹲下一點。

讓陳曉云為他帶好顯微鏡。

在方案裡面,手術的原則就是,保存神經功能,切除腫瘤。

在顯微鏡之下,藍天痛無損傷吸引頭和雙極電凝鉗,慢慢的推開周圍組織。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的動作上面。

只見他開始用腦壓板和蛇形拉鉤固定,牽開腦組織腫瘤。

緊接著,就用雙極電凝鉗和微型剝離子逐步的分離腫瘤和正常的腦組織。

每一步,速度都會放慢。

這可不是秀手速的時候。

接著,他開始將需要的切斷的血管,用雙極電凝鑷凝斷血管。

「剪刀!」

每一步,都井然有序。

陳曉雲自然也很快的將剪刀遞給他。

藍天用簡單,把腫瘤開始剪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