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剛烈,你居然敢扮成秦巖的樣子來騙我,你難道就不怕你們家主回來殺了你嗎?”狐小媚指着秦巖破口大罵。

原來秦戰和秦夢他們走後,秦曲昂接管了整個秦家,而秦曲昂不想進入大世界,他想留在小世界稱霸整個小世界。

當然了,目前他覺得自己的實力還太弱,親信還太少,他還不敢明目張膽的反對秦巖,但是他正在謀劃這件事情。

而他的兒子秦剛烈早就對狐小媚、以及耿瑤瑤他們動心了,想把她們娶回到自己的房中。

上一次秦剛烈就假扮成秦巖,想要和狐小媚做羞羞的事情,狐小媚當場就發現了秦剛烈的陰謀。

“小媚,這裏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看到狐小媚的表情,秦巖就知道這裏肯定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否則狐小媚不會這樣。

“秦剛烈,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可就喊人了。”

“秦剛烈,別以爲你爸是現在的秦家掌舵人,你就可以爲所欲爲,你不要忘了,秦巖的餘威還能鎮住很多秦家人。”狐媚娘咬牙切齒的說。

“小媚,阿姨,我真的是秦巖。我剛剛從大世界傳送回來。”秦巖無語的苦笑起來。

狐小媚和狐媚娘根本就不相信秦巖的話,秦巖走的時候說過從大世界無法傳送回來,而且如果真的能傳送回來秦巖早就傳送回來了。 “來人啊!這裏闖進來賊人了。”狐小媚看到秦剛烈還不走,當即大聲叫起來。

秦巖一陣無語,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他覺得這樣也好,等人們來了,自然就知道具體的情況了。

看到秦巖無動於衷,狐小媚十分驚訝,她沒有想到秦巖現在都這麼明目張膽了。

以前如果她喊人,秦剛烈絕對跑的比兔子還快。

莫非秦曲昂真的準備改弦易轍了嗎?

想到這裏,狐小媚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如果秦曲昂真的改弦易轍的話,她和狐媚娘以及夏雪尼、耿瑤瑤他們絕地沒有好果子吃,因爲秦曲昂第一個要處置的就是他們這些人。

狐媚娘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嚇得攥緊了拳頭,準備和秦巖拼命。

其實狐小媚猜的沒有錯,此時此刻秦曲昂正在給秦家的幾個長老開會,秦曲昂坐在會議桌的主座上,掃了一眼幾個長老說:“我準備改變秦巖以前的做法,我們不再進入大世界,而是待在小世界裏。”

“大長老,這樣不好吧!萬一家主回來了怎麼辦?”秦高鵬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其他人都不說話,他們怕秦曲昂對他們下手。

現在秦曲昂已經達到了天尊巔峯,想殺他們絕對是易如反掌。

“秦高鵬,你如果想跟着家主走,我不攔你,而且我現在就可以送你走。”

秦曲昂冷笑起來,眼中寒光閃爍。

“噌”的一聲,秦高鵬站了起來,他指着秦曲昂憤憤不平的說:“秦曲昂,你實在是太過分了,家主之前可沒有虧待過我們,你現在居然敢背叛他,你知不知道有什麼後果嗎?”

“哈哈哈!後果?你腦子被驢踢了吧?家主在大世界是不可能回來的,現在秦家是我說的算。”秦曲昂猖狂至極的說。

停頓了一下,秦曲昂接着說:“秦高鵬,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如果同意我的決定,你還可以在秦家呆着,你如果不同意我的決定,我現在馬上送你去見家主。”

說罷,秦曲昂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桌子在瞬間化成粉塵,飄散在地面上。

看到秦曲昂動了真怒,其中一個長老給秦高鵬使眼色,讓他不要和秦曲昂對着幹。

但是秦高鵬剛直不阿,梗着脖子說:“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要讓所有的秦家人都看到你的真面目。”

聽到秦高鵬的話,秦曲昂眯起了眼睛,他的眼神犀利如刀。

“好好好!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當秦曲昂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他突然飛身而起揮掌向秦高鵬拍去。

秦高鵬不甘示弱,同樣大喝一聲揮掌向秦曲昂拍去。

“砰”的一聲,兩掌交織在一起,不過秦高鵬被秦曲昂一掌拍的向後倒飛出去,“轟”的一聲撞在了牆上,並且將牆撞開了一個窟窿。

秦曲昂飛身而起,穿過牆站到了秦高鵬的面前。

秦高鵬此刻躺在地上,滿嘴是血,他哈哈大笑起來:“秦曲昂,你殺了我一個人,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哦,是嗎?還有千千萬萬個你嗎?我今天倒要看看,誰和你是一夥的。”秦曲昂冷笑起來,眼中滿是不屑的神色。

秦曲昂和秦高鵬這邊動手後,很多秦家人都在遠處悄悄的偷看。

秦高鵬忍住傷痛,擡起頭向遠處偷看的衆人說:“秦曲昂要叛變家主,大家聯合起來,將他趕出去。”

沒有一個人說話,大家全都安靜的看着秦高鵬。

因爲大家誰都不想死,其實秦曲昂叛變秦巖的事情大家早就看出來了,只不過沒有一人敢說,因爲他們都知道說出來就是死。

看到大家都不說話,秦高鵬憤怒無比,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你們這些人爲什麼這麼膽小,當初家主對我們那麼好,你們現在難道就不敢站出來嗎?”

剛說到這裏,秦高鵬就吐出一大口鮮血。

可是他依舊無動於衷,根本不顧自己的傷勢,繼續大聲說:“大家不要怕,只要我們團結一致,絕對會將秦曲昂推翻的。”

但是依舊沒有人說話。

現場死一片沉靜。

“你們這些軟骨頭爲什麼不說話啊?難道你們忘了家主對我們的恩賜了嗎?”秦高鵬痛心疾首的說,覺得大家都是混蛋。

“秦高鵬,你看到沒有,沒有人認可你,如果我是你,我就會死了這份心。”

與此同時,在狐小媚的房間前,有一些秦家子弟聽到了狐小媚的話,他們圍了上來。

狐小媚對大家說:“你們快來啊,秦剛烈這個人渣要非禮我。”

沒有人說話,都遠遠的站在一邊,因爲大家都知道今天秦曲昂要開會,決定接下來秦家要不要繼續去大世界。

而且他們也知道開會只是一個過場,因爲秦曲昂絕對會是一言堂,誰敢反對就會滅了誰。

現在秦剛烈來調戲狐小媚了,這說明秦剛烈已經不再怕秦巖了。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眼前的秦巖根本不是秦剛烈假扮的,而是真的秦巖。

看到大家麻木的樣子,秦巖在心中嘆了口氣,他知道秦曲昂肯定給大家施壓了,否則秦家人不會這樣的。

同時也說明自己回來對了。

“小媚妹妹,你在幹什麼呢?你又在罵人嗎?”就在這時,秦剛烈悠然自得的走了過來。

當大家看到秦剛烈後,全都愣住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一個秦剛烈。

其中最驚訝的就是狐小媚和狐媚娘了。

莫非他真的是秦巖?狐小媚在心中暗想,心中激動無比。

狐媚娘覺得眼前的秦巖肯定就是秦巖,她在心中大聲叫起來:老天有眼,秦巖終於回來了,我們有救了。

秦剛烈看到秦巖後,整個人都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不過秦剛烈並不害怕,而是哈哈大笑起來,他覺得這個秦巖絕對是假秦巖。因爲秦巖是不可能從大世界回小世界的。

臭小子,我是你媽咪! “小媚妹妹,你從哪裏弄出來一個假秦巖,莫非你想壞我爸爸的好事,我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因爲從今天開始整個秦家就是我秦剛烈的了。”

說到最後,秦剛烈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秦剛烈的話,大家就像在看死人一樣看着他。

大家此刻也反應過來了,眼前的秦巖絕對是真的。

“家主!”其中一個秦家人立即跪了下去,畢恭畢敬的向秦巖行禮。

其他秦家子弟也反應過來,也紛紛跪在地上大叫:“家主!”

看到這麼多人都給秦巖下跪,秦剛烈一臉懵圈,不過他緊接着突然冷笑起來,指着這些秦家人說:“你們這些王八蛋,居然敢和狐小媚聯合起來騙我,難道你們就不怕我弄死你們嗎?”

直到此刻,秦剛烈還以爲秦巖是假的,覺得這是狐小媚和其他秦家人聯合起來的陰謀。

秦巖覺得該自己出手了,他走到秦剛烈面前,拍了拍秦剛烈的肩膀說:“秦剛烈,你爸爸是不是要造反?”

“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和我這麼說話。我弄死你!”秦剛烈掄起胳膊向秦巖扇了一個大耳光。

不過他的耳光沒有扇到秦巖的臉上,卻“啪”的一聲扇到了自己的臉上。

秦剛烈矇住了,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扇自己耳光。

因爲他剛纔根本沒有看到秦巖動手。

而且他現在可是天尊後期高手,秦家人中能打過他的人沒有幾個,他不相信秦巖是他的對手。

其他秦家人也都矇住了,他們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已經強悍到這種程度。

以前秦巖是天尊巔峯的時候,雖然實力超高,但是秦巖出手的時候他們至少能看清楚秦巖是怎麼出手的,可是現在他們居然什麼都看不清。

他們覺得秦巖的實力肯定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否則不會是這樣。

“你是誰?趕快報上名來!否則小心我爸弄死你。”秦剛烈看着秦巖,憤恨無比的說,同時他心裏面也有些害怕,畢竟秦巖的實力太強了。

“我是秦巖,你滿意嗎?”秦巖冷冷的說。

“你別吹牛了,你根本不是秦巖,秦巖現在在大世界,是不可能回來的,對了,你肯定偷學了秦巖的鬼匠之術,否則必不可能和秦巖長得一模一樣。”

秦剛烈一想到眼前的人偷學了鬼匠之術,眼睛立即變得一片猩紅,當初秦巖使用鬼匠之術,躲過了很多危險,如果他也能學到鬼匠之術那可就厲害了。

想到這裏,秦剛烈一陣心動,他指着秦巖說:“把鬼匠之術給我交出來!否則的話小心我爸爸弄死你。”

“不知好歹!臨死都還這麼貪婪。”說到這裏,秦巖一巴掌扇在了秦剛烈的臉上。

秦剛烈被打的向後旋轉着倒飛出去。

不等秦剛烈落到地上,秦巖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秦剛烈的身下。

秦巖揮起手又給了秦剛烈一巴掌,秦剛烈再次旋轉着向後倒飛出去。

看到秦巖如此兇猛,很多秦家人都大聲高呼起來:“家主威武!家主威武!”

這聲音穿過大半個秦家,傳到了秦曲昂的耳朵裏。

秦曲昂此刻正準備殺掉秦高鵬,當他聽到這個聲音後,立即停下了手。

奇怪?這些人是怎麼了?爲什麼突然大聲吼起來?我還沒有宣佈當家主呢?莫非另一邊出事了?

想到這裏,秦曲昂向傳來聲音的地方望去。

同時他對自己的親信秦遠說:“秦遠,你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遠點了點頭,轉過身飛馳而去。

不一會兒,秦遠來到了狐小媚的院門前,當他看到秦剛烈就像排球一樣被秦巖打的滿天飛後,嚇得睜大了眼睛。

他立即轉過身回到了秦曲昂的身邊。

“大長老,不好了,家主回來了。而且他正在打少爺。”

“什麼?你說什麼?”秦曲昂難以置信的問,他根本不相信秦巖會回來。

聽到秦遠的話,其他人也都不相信這是真的,詫異無比的看着秦遠。

“這是真的,家主真的回來了。你們快去看看吧!”

秦曲昂擰起了眉頭,轉過身抓住秦高鵬的衣領,提着他向狐小媚所在的方向飛馳而去,他要看看秦遠說的是真還是假。

其他圍觀的秦家人也都紛紛飛身而起,向狐小媚所在的方向飛馳而去。

不一會兒,大家都來到了狐小媚的院門前。

當秦曲昂看到自己兒子被一個神祕高手就像排球一樣大的滿天亂飛,他心中驚訝無比:“請問閣下,你爲什麼要裝扮成我們家主的樣子,還要打我兒子?”

秦曲昂根本不相信眼前的秦巖是真的,他覺得這個秦巖是假的。

只不過他覺得假秦巖的實力太高,所以他才這麼客氣,如果假秦巖的實力沒有他高的話,他絕對會毫不留情的殺掉假秦巖。

秦巖一邊打秦剛烈,一邊漫不經心的說:“秦曲昂,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爲你不會來呢!”

原來秦巖沒有殺秦剛烈,就是因爲他想把秦曲昂引來。

現在秦曲昂來了,秦巖覺得他該殺秦剛烈了,而且他還要殺了秦曲昂。

“閣下到底是誰?趕快放下我兒子,否則的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

看到自己兒子被秦巖抽的滿天亂飛,他心疼無比,只不過他實力太差,根本不是秦巖的對手。

“你如果想救你兒子,可以和我動手啊!”秦巖並沒有停手,依舊不停的抽着秦剛烈。

秦剛烈此刻已經昏迷了,否則的話他看到他爸爸,絕對會大聲求救。

“各位,這個人假冒我們家主,毆打我兒子,簡直是不把我們秦家人放在眼裏,現在我們一定要團結一致,一起對付他。”秦曲昂憤怒的大聲說,想借用家族大義讓大家對秦巖出手。

秦曲昂的幾個親信當即大聲吼起來:“對,我們一定要打死這個冒牌貨,爲我們秦家爭光。”

但是其他秦家人卻冷眼看着秦曲昂,以及秦曲昂的幾個親信。

他們纔不相信秦曲昂的話,因爲秦曲昂就是一個叛徒。

更何況眼前的秦巖的的確確像秦巖。

看到大家無動於衷,秦曲昂義憤填膺的說:“你們都怎麼了?你們還是秦家的兒郎嗎?” “他們當然是秦家的兒郎,所以他們纔不會受你的鼓動。”秦巖冷笑起來,面無表情的看着秦曲昂。

“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假扮成秦巖?”秦曲昂依舊不敢相信秦巖是真的秦巖。

而且他也想讓大家和他一起對付秦巖。

“算了,和你這種人說太多沒有意思,我這就送你歸西吧!”說到這裏,秦巖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看到這裏,秦曲昂被嚇壞了,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看不清秦巖的動作,這讓他覺得秦巖一根指頭就能殺了他。

就在這時,秦巖將手拍在了秦曲昂的肩膀上:“別找了,我在這裏,你是不是很害怕?”

原來秦巖剛纔直接瞬移到了秦曲昂的身後。

聽到秦巖的話,秦曲昂嚇得直冒冷汗,他想立即轉過身跳開,但是他發現自己身上的魂力居然全部被秦巖禁錮住了,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一條被漁網網住的魚,甚至還不如魚。

因爲魚被漁網網住,魚還可以在網中掙扎,但是他此刻連掙扎都無法掙扎,只能呆滯的站在原地。

“大家說我該怎麼收拾他。”秦巖轉過頭向大家望去。

“請問您真的是家主嗎?”這時其中一個秦家人忍不住大聲的問。

與此同時,其他秦家人也都向秦巖看去,想知道秦巖到底是不是他們家主。

雖然大家覺得秦巖應該就是他們家主,不過他們還是想確認一下。

“我給你們背一下秦家的家規吧,我想不是秦家人應該無法背下秦家的家規。”說罷,秦巖大聲的背起了秦家的家規。

大家是越聽越高興,越聽越歡喜。因爲秦巖說的一個字都不差。

“哥哥,你別背了,你就是秦家的家主。”這時,狐小媚站出來大聲說。

大家也知道秦巖就是真的秦巖了,他們全部跪到在地,同時高聲大喊起來:“家主!”

這一聲吶喊集合在一起驚天動地,就像炸雷一樣在秦嶺之巔響起。

秦巖往上擡了擡手,示意大家都站起來。

大家激動無比的說:“家主,您終於回來了。我們想死你了。”

“家主,你回來實在是太好了,我們最近一段時間被秦曲昂這個畜生欺負的都快過不下去了,你一定要爲我們做主啊!”

“是啊,家主,你要爲我們做主啊!一定要狠狠地懲罰秦曲昂,以及他的親信。”

說到這裏,大家再次紛紛跪倒在地。

秦曲昂以及他的那些親信一個個臉色煞白,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

秦曲昂的幾個親信“噗通”一聲都跪在了地上:“家主,我們再也不敢了,我們都是一時糊塗,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你們這些敗類,有錯不敢認,簡直是丟我們秦家的人。”秦巖冷笑起來,根本不會原諒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