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小麥不知道!不過她卻知道,在大叔的安慰下自己真的就不是那麼緊張了,也變得不那麼害怕了!

很快,在凌峯的帶領下,兩人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個所謂的比較安全的地方!

瞭望臺底下!

讓凌峯想不通的是整個瞭望臺居然是整個基地裏面唯一一個沒有人駐守,沒有人把守,沒有人巡邏的地方!而在瞭望臺的臺頂,只有兩個哨兵在維持着瞭望臺裏一些設施的運作!

其實說是哨兵,他們可不是普通的哨兵,稱他們爲技術人員更爲貼切!

其實說實話,着瞭望臺是什麼地方,那是監視着整個小島每一條脈絡,每一條街一舉一動同時也監視着空中的一切軍事舉動的地方啊!

凌峯想不通的就是這麼一個地方,只有兩個技術人員在維持運作,假如這裏被外人入侵了,那關係的可是整個小島,包括整個基地的安危啊!

龍鬚這是自大嗎?還是什麼?這樣的錯誤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纔對啊!

“我們不下山嗎?”就在這時麥小麥的聲音響了起來,她本來以爲凌峯會帶着她逃下山,逃出這個小島的。不過這是什麼鬼地方啊,好像越來越高了,居然到了瞭望臺了!

在這裏生活了幾個月,她哪裏會不知道瞭望臺在什麼地方啊!那是在小島的最高點啊!

“恩,我還有些事要辦,辦完了我就離開。”說完凌峯也不管麥小麥願不願意,手掌一翻,輕輕的握住了麥小麥的小手就向着螺旋狀的樓梯走去,可能是因爲這個瞭望臺比一般的瞭望臺要來得高把,所以這裏的樓梯就顯得非常陡,隔這麼幾十個臺階會有一塊平坦點的地面,這是防着有人摔倒的,否則一不小心跌倒就可能從百米高的塔頂一直滾到地面,那樣滾下來,恐怕就算是鐵人他也得滾散架了。

當然這些平臺還有一個作用,當有敵人侵入時,那平臺旁邊的牆面上的小洞剛好可以架搶,變成一個射擊點,殺敵,這作用與地堡有等同作用!

這讓凌峯不得不誇一下這建瞭望臺的人,這可不是一般瞭望臺有的設施! 這一座瞭望臺是凌峯離開後才建設的,所以之前也說到了,對此凌峯是很不解它的作用,即使是現在凌峯進入到這瞭望臺後,凌峯還是想不明白凌峯爲什麼要間這麼一座高達近五十米的瞭望臺!

兩人大踏步往上走,不過大約爬了一半的路程,凌峯卻慢慢的放慢了腳步,他終於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至於是哪裏不對勁,凌峯卻又感覺不出來!

“大叔,我走不動了,要不我在這等你。”就在這時,麥小麥的聲音也軟軟的響了起來!

走不動?怎麼可能!轉過頭,凌峯才發現這小妞的眼睛一直盯着底下的螺旋樓梯看!

丫的,這樣看,不暈纔怪呢!

“別往下面看,把頭擡起來!”凌峯立即把小丫頭的頭正了正,讓他盯着自己:“行了,休息一會兒再走!”

凌峯說完就放出了探索意識,塔頂兩個技術人員正常,塔下也沒有人發現異樣!

等等!那種感覺!又是那種感覺!不會吧!難道這個瞭望臺也有他們的存在?

沒有猶豫,凌峯再一次散出了自己的探索意識,果然還是一無所獲!

然而越是正常,凌峯的內心之中就越不安,因爲他不得不把情況聯想到那些人身上了!

沒喲猶豫,凌峯立即加強了警惕!假如此時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凌峯還可以確定能夠對付那些人。至少保證在短時間內不會敗下陣來,但此時,他的身邊卻多了一個麥小麥,那情況就大不相同了!

凌峯在警備的同時靜靜的大量這四周!

而此時的麥小麥卻依舊盯着凌峯,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大叔身上居然散透出了那種只有在電影裏纔會出現的那所謂是王者氣勢!

在他眼神之中,那種孤獨,傲性。她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總之酷極了!就是年齡大了點,還動不動就殺人!要不然說不定逃出去之後,自己還會給他個追自己的機會呢!

啊,呸呸呸!想什麼呢麥小麥,他可是殺人犯啊!

也不是啊!如果他不那兩個人,那那兩個人就會殺了他甚至還有自己,這又怎麼說呢?

“怎麼?喜歡上大叔了?”收回意識,見到麥小麥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着自己,凌峯笑笑!

“怎……怎麼可能,我休息好了,走吧。”就像是做錯事的麥小麥有些慌不擇路的站了起來,就往下走。

然而還沒等她邁開腳步呢?就感覺自己的小手一暖,一隻溫暖的打手立即握了上來!

“幹嘛?放開!”

麥小麥俏臉一紅,就想把手縮回去,可是卻被凌峯緊緊地握着,她也沒有堅持,就這樣讓他抓着,兩人沒有說話,此時的麥小麥心裏突然有了一絲絲悸動。

她突然想着,電影裏,接下去的戲份就會是男主角輕輕的伸出左手,緩緩的擡起了女主角的下顎,然後深情的望着女主角,吻下去……

她發現她居然有些期待接下去凌峯的舉動!

“走錯了,是向上走!”凌峯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

屌絲,純屌絲!多好的機會啊!真浪費啊!

很快,兩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最後一個平臺了,十個臺階,還有十個臺階,凌峯就能控制這個瞭望臺了!

對於瞭望臺裏面的兩個技術人員,凌峯根本就沒法再眼裏,而此時他擔心的是背後那那股神祕的力量,此時的凌峯已經確定了,自己感覺到的那種東西絕對就是那些人散發出來的!

忍者!凌峯永遠不會忘記在京城時,忍者在他的背後留下的一道傷疤!

沒想到這龍鬚居然敢明目張膽的讓那些忍者在這裏駐紮,看來就算是中央不找他麻煩,他也快要對中央和唐賀動手了纔是!

雖然凌峯與忍者之間的交涉並不多,不過她卻知道,這些忍者精明的很,假如自己不露出極大的破綻,躲藏在自己背後的這些忍者是不可能會現身的!

賭一把!

這一輩子,凌峯不喜歡賭錢,但他喜歡賭命!

因爲那樣纔夠刺激!

拉着麥小麥走到樓梯的盡頭,凌峯對着麥小麥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示意她站在靠牆邊的位置,接着從後腰摸出了匕首,反握着,推了推那扇門。

毫無疑問,門鎖着,凌峯吸了一口氣,緊了緊手裏的匕首,如果他的感覺沒有錯,後邊的殺機已經越來越重了,隨時可能對他發動襲擊。

然而他還要做出一臉的不知情!沒辦法,他還記得上一次,那名上忍對自己對自己發動攻勢的時間就是自己打開門的那一霎那,所以凌峯還想再來一次,而且浪費有把握這一次一定會躲開忍者的攻擊!


至於麥小麥嘛!凌峯可以確定這些忍者在殺自己之前是不會對她下手的,任誰都看得出麥小麥手無縛雞之力,所以她對那些忍者來說可是一個對付自己最大的籌碼!

當然,凌峯也不會大意,他還是把一小部分的精力放在了麥小麥的身上,畢竟都走到這一步了,凌峯還是不希望她死在自己面前!

“茲……”凌峯按下了門外的按鈕,同時也散出了精神力,觀察這裏面的一舉一動!

裏邊的技術人員並沒有任何異常,只見其中一個走了過來,而另一個依然注視着那些機械的運轉!

“誰呀?”一旁的通訊喇叭裏傳來了技術人員的問話!

“是我,老三!”凌峯應了一聲,手中的匕首握得更緊了,可以看見他的指節因爲用力而呈現失血的青白色,他不但注意着裏邊的技術人員,還要警惕着背後隨時可能出現的致命一擊。

“老三?”凌峯可以聽見裏邊的技術人員疑惑地嘀咕了一聲:“口令!”

其實技術人員之所以會疑惑的重複一遍是因爲那確實是老三的聲音,不過這裏的規矩老三卻不是不知道,這裏哪裏是他能夠來的地方啊!

但是鑑於有可能上頭交代老三通知特別任務給自己,所以他又再次出口要口令!

口令?

凌峯哪裏知道什麼口令啊!看來這老三的身份還真是不好使,以前自己還是007的時候在這個基地,去哪裏需要口令啊!

完蛋了,凌峯有不可能胡亂鄒一個,不行,凌峯的腦子快速運轉着,幾秒鐘之後,凌峯最終做出了一個決定!

破門而入! 凌峯感覺的出來這扇門雖然也是鐵門,不過很明顯在這樣的瞭望臺裏不可能用到重金屬高質量的鐵門,所以他有信心靠蠻力打開這扇門!

不過,這就陷他與危險當中了,別忘了在他的後面還有個實力強勁的隱忍在虎視眈眈的注視着他的一舉一動,凌峯相信只要他把全身氣力都用來破門!

那忍者絕對不會放過奪他性命的大好時機!到時候,他必定會身受重傷,那就代表他來這裏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其實很多人會疑惑,既然這裏這麼危險,那爲什麼凌峯還要帶着麥小麥來這裏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第一,起初的凌峯根本就不知道這裏有忍者的存在,他知道的是這裏只有兩個人技術人員!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眼前的這件房間之內有着整座小島的電子地圖,包括一切的明堡,暗堡,伏擊點,機槍手的位置,狙擊點等等!

只要給凌峯時間,他就能將密碼破譯,將這裏的一切都送到唐賀手裏!

時間還在一秒秒的度過!凌峯還在猶豫着,畢竟是有關生死,就算是凌峯,也是會猶豫的!


然而,事實的情況已經不容許凌峯再猶豫了,因爲凌峯已經感覺到裏面的技術人員已經察覺到了異樣了!

不行,不能讓他們拉響警報!

情急之下,凌峯猛地聚氣於拳頭,帶着猛烈的罡風,想要憑着蠻力與超強的破壞力砸開鐵門先砸開鐵門再說。

“砰!”鐵門內傳出了一聲巨響,可是門卻沒打開!

不是凌峯的力道不夠,而是因爲在凌峯出拳的那一霎那,後面虎視眈眈的忍者也出手了!

目標就是凌峯出拳的右手!

貫穿!後肩進,前肩出!

其實,他原本的目標應該是凌峯的心臟纔是,不過,凌峯還不想這麼快死,在被刺中的前一刻,凌峯的身形還是偏了偏!

所以忍者才刺中了他的肩膀,而門也沒打開!

當然,其實凌峯這樣做有些得不償失,不過說實話,這已經是最好的後果了!

別忘了,剛剛如果凌峯沒有這樣做,就會出現另外兩個結果!

第一,門打開了,但凌峯卻被貫穿心臟死了!

而第二種,就是凌峯可以選擇給後面的忍者來一個回馬槍,直接回身把那一拳打在忍者身上,而且他也可以保證那名忍者接不了他那一拳,然而裏面的技術人員卻按下了警報的按鈕!

不管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都不是凌峯願意看到的!

所以無奈之下,他才選擇了第三種,也即是得不償失的那一種!

門雖然沒被打開,凌峯知道自己的一拳卻吸引了兩名技術人員,他們只是技術人員,他們不是衛兵,所以,凌峯是下了賭注的!賭他們怕死!

很明顯,凌峯賭贏了,在凌峯一拳的震懾下,他們居然忘記了再去按角落裏的警報器,而是揣着槍,緊張的望着那扇凸起的鐵門,生怕當門打開時他們會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


至於後面的那名忍者先生嘛!

此時的凌峯不得不佩服他們了!

忍者就是忍者,凌峯還記得當年一位前輩曾告訴他,忍者爲什麼會被稱爲忍者!

那就是因爲他們懂得什麼叫做忍!

這名忍者的實力與當初在京城偷襲自己的那名忍者不相上下!

而且出手的角度也是非常地好,下手也極狠!

心臟是人類最脆弱的器官之一,只要有個風吹草動的,心臟一停工,那這個人就拜拜了!

這名忍者根本就沒打算留着自己好問出個所以然來!這也是凌峯所沒想到的!

不過可以看出這名忍者的專業程度,在一擊對穿之後,忍者很快就拔出了倭刀,身形迅速後退,貼在了牆面上!這其中連半點猶豫凌峯都沒有感覺到!

也就在此時,凌峯一個釀蹌,靠在了門上!

“大叔!”見到凌峯中招,麥小麥心中突然一沉,立即上前想要扶住他!

“別過來!”凌峯立即何止!

不過似乎已經來不及了,小姑娘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凌峯的面前,同時出現的還有那道黑色的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