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嫣然遲疑了一下。才道:「本來唐公子是不太想露面。不過他當初在白霜帝國,和我關係很好,所以我出面說說,應該是沒問題。」

「好。好。乖女兒。這事若是成了,你有什麼要求爹都答應你。」萬富海連忙拍胸保證。

萬嫣然一笑,淡淡道:「那就多謝爹了。女兒這就告辭了,我會儘快和唐公子聯繫的。」

「恩,你快去吧。」萬富海道。

……

數日後,在天幕城萬寶閣麾下的天龍酒樓,這一日,頂層完全被封鎖住,連皇族子弟來天龍酒樓,都吃了閉門羹。

天字型大小雅間內,萬富海獨坐在那裡,臉色雖然平靜,但眼神深處還是顯出一絲焦灼。

萬嫣然昨日通知他,那位大師的弟子同意見面,就在天龍酒樓上。

萬富海早早等在這裡,對方也沒說時間,他已經等了數個時辰,雖然萬富海已經是蛻凡境強者,平常閉關十天半月是常有的事,但是今天,每一分一秒他都覺得難熬。

咚咚咚!

房門這時候,忽然被敲響了。

萬富海發現自己竟走神了,要知道他一個蛻凡境強者,不可能等有人到房間門口才發現。

他連站起來,閃現到門前,一把拉開房門。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便衣的青年,眼神漆黑明亮,給人一種淡然洒脫的味道,在他旁邊就是萬嫣然,要知道在這個慕辰第一美女面前,很多氣質出眾身份高貴的青年都會被襯托得自慚形穢,然而在這青年面前,卻絲毫沒有被萬嫣然得絕世風姿壓制,甚至在萬富海這個蛻凡境強者眼裡,這青年的風姿一點不輸萬嫣然,彷彿一柄絕世之刀藏於匣中。

不過更讓萬富海震驚的不是青年的武道氣質,而是他胸前的一個徽章,兩枚金葉在閃閃發光。

「中級銘文師?」

萬富海大驚,萬嫣然並未說過唐玄的銘文水平,所以萬富海只知道唐玄是個銘文天才,但卻不知道他具體的銘文水準,在萬富海想來,如果唐玄年紀還不到二十歲的情況下,那麼能成為一個正式銘文師已經是非常厲害的銘文天才了。


他怎也想不到,唐玄已經是中級銘文師,不到二十歲的中級銘文師?

萬富海心裡倒抽一口冷氣,這代表什麼意義,萬富海不會不清楚,這種銘文天賦已經可以用恐怖妖孽來形容,原本在萬富海心裡,看重唐玄完全是因為他是「唐」系列銘器製作者的弟子,現在萬富海立刻將唐玄提到和那位大師同樣的重視程度。

這天賦,未來不成為高級銘文師,萬富海可以把頭砍下來,甚至,就是成為銘文大師也很有可能。

他連忙讓開一個身位,將唐玄和萬嫣然都讓進了房間。

萬富海才拱手道:「這位俊傑想必就是唐玄閣下了?」


「萬叔叔不用客氣,我和嫣然是朋友,叫我唐玄就好。」唐玄淡然道。

萬富海目中神光一閃,瞥了一眼旁邊的萬嫣然,又移回唐玄身上,連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託大了,來,唐玄,快請坐。」

萬富海在桌旁的一個按鈕上按了下,一會,就有酒樓侍女將一盤盤菜端上來,很快就擺滿一桌。

揮退了下人,萬富海打開一壺酒,給唐玄斟滿道:「唐玄,你嘗嘗,這是我們萬家出產的醉美人。」

唐玄一口就喝完了,咂了咂嘴:「這酒不錯。」

「哈哈,唐玄你多喝點。」

萬富海又要給他倒酒。

「父親,還是我來吧。」萬嫣然站起來,接過酒壺,再給唐玄倒酒的時候,眼神和唐玄一碰。微微點頭。

唐玄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酒過三巡,在萬富海刻意調和下,唐玄和萬富海之間似乎變得更親熱了,酒酣耳熱之下,萬富海直接就喊唐玄為「賢侄」,唐玄似乎也沒露出什麼不滿,這讓萬富海心中更加興奮。

一尊未來前途無限的銘文大師,其背後還有個神秘的師父,萬富海已經可以想象自己萬寶閣若是能拉攏住此人,未來前途是何等光明。甚至可以跳出南部這個炎天域的窮鄉僻壤。進入更為廣闊富庶的地區,真正成為炎天域的大勢力。

不過萬富海老奸巨猾,即使要拉攏唐玄為萬寶閣做事,也不會直接開口。

「賢侄。我聽說你是白霜帝國人。不知道來慕辰帝國有什麼事。我萬寶閣在慕辰帝國也算能說得上話,只要賢侄有什麼事,只管開口。你和嫣然是好朋友,我這個做叔叔的豈能見外。」萬富海說道。

唐玄斟酌了一下,搖頭道:「其實我本來還真有些事想要嫣然幫忙的,所以才到這裡來,可惜,我和嫣然一見面,才知道她已經不管萬寶閣的事了。」

萬富海心中一個咯噔,他什麼人,豈會不知道唐玄言外之意,連道:「賢侄你不知,我這女兒我虧欠她太多,她一直在外為家族辛苦做事,我已經很久不見她,日夜思念,才會招她回來,想讓她多休息休息,陪陪我這老傢伙,早知道賢侄和嫣然有約,我豈會讓她離開白霜帝國,不過賢侄你放心,嫣然已經休息了半年,也可以做事了,我想讓她直接接管天幕城的事務,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她。」

萬嫣然心中巨震,接管天幕城事務?

要知道天幕城是萬寶閣大本營,這裡一向都是萬富海親自掌管,若是讓她接管,她在萬寶閣的地位可想而知,比以前在白霜帝國做一任執事不知道提拔了多少。

她有些激動的看著唐玄。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唐玄帶給她的。

沒有唐玄,萬富海絕對不會讓她站到這麼重要的位置上去。

「既然萬叔叔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有什麼要求我會直接和嫣然談的,萬叔叔,我們喝酒吧。」唐玄拿起酒杯,不疾不徐的說道。

萬富海心裡苦笑,也連忙舉起杯子。

唐玄的意思,顯然是不準備和他接觸了,只會和萬嫣然接觸,以後萬寶閣想要和唐玄做交易,也只能通過萬嫣然,這樣看來,萬嫣然一下子成為了唐玄的中間人和代理人。

這小子,不會也是看上嫣然了吧,不過這也正常不過。

萬富海目光撇過旁邊風情萬種的萬嫣然,就算是自己女兒,他也不得不承認萬嫣然絕對有迷死任何男人的資本。

萬富海心中閃過許多權衡,全都壓在心底,沒有任何錶露,轉而和唐玄沒事一樣喝起酒來,暢飲了數個時辰,唐玄才和萬富海告辭,臨走前,萬嫣然一直送唐玄下樓。


「唐玄,多謝你。」萬嫣然低聲道,她知道,從今天開始,她所有危機都解除了,而且得到了更多,從此以後萬家年輕一代將沒有人可以和她爭鋒。

「我們之間就別那麼客氣了,當年你也幫我不少,這樣,你知道怎麼找我。」唐玄洒然道,揮了揮手,飄然離開。

萬嫣然看著唐玄飄然離去的背影,咬著嘴唇,目光中閃過一絲迷離之色。

……

銘文師公會一間煉製密室中,堆滿了足以讓外界掀起無數腥風血雨的珍貴銘文材料。

一個身影坐在一個陣法中,雙手模糊出一片殘影,一道道複雜無比的銘文線條在空中出現,銘刻到手中的材料上,過了許久,嘭!這材料爆開,化為一片煙塵,這人面無表情,伸手一招,數樣銘文材料就從材料堆里飛出,落到他手上,他的雙手繼續模糊出一道道殘影,重複先前的煉製……

時辰不斷的推移,從白天到黑夜。

唐玄又消耗了價值驚人的材料,他頹然鬆手,喃喃道:「還是不行啊,總感覺隔著一層,就是無法成功。」

「不是你的技巧,也不是你的經驗,是靈魂力。」一道聲音在唐玄腦海中響起:「高級銘文師對靈魂力要求很高,普通人靈魂要經過三次蛻變才能有成為高級銘文師的資格,我當年也是進入蛻凡境第二重,靈魂第三次蛻變后才達到高級銘文師境界的,你的靈魂雖然天賦異稟,但是離高級銘文師的要求還差了點。」

風青陽指出唐玄靈魂上的不足。

「靈魂力不足嗎?」唐玄暗道,他想起自己靈魂在雷電霧絲幫助下,確實蛻變了兩次,看來想要成為高級銘文師,還要讓靈魂再蛻變一次。可是雷電霧絲。需要的雷霆之力要求越來越高,他已經用了千年雷霆草來刺激,都無法誕生雷霆之力,想要再誕生雷電霧絲。難道讓他再去找雷靈或者一條雷蛟來嗎。那不現實。

「或許天雷可以。直接讓雷眼吸收天雷!」唐玄心中閃過一個大膽念頭,天雷何等狂暴,即使雷靈。也是吸收了天雷誕生,若是他直接吸收天雷,一定能產生雷電霧絲,刺激靈魂蛻變。


但是這方法太冒險了,直接吸收天雷,恐怕蛻凡境強者也承受不住天雷長時間的轟擊。

他現在雖然體魄強橫,但離蛻凡境強者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這險冒的太大了,萬一失敗,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的性命。

唐玄還沒有瘋

狂到這地步。

「你若是想讓靈魂力成長,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現在突破元胎境,突破元胎境后,靈魂會有一次蛻變!」風青陽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唐玄一震,用力拍了自己腦袋一下。

自己真是傻了,怎麼沒想到這點,一味的想靠雷電霧絲讓自己靈魂突破,殊不知常人最正常的讓自己靈魂突破的途徑就是提升修為大境界,無論是突破元胎境還是蛻凡凝煞境,都是讓靈魂蛻變的機會。

相比較而言,這辦法可謂是最安全最妥當了。

「多謝師祖提醒,哈哈,突破元胎境,我怎麼把這給我忘了。」唐玄離開站了起來,離開煉製密室,拿出一張通訊銘符,聯繫萬嫣然。

現在,藉助萬寶閣的時候到了。

在雲霄派,他修為停滯,那是雲霄派資源匱乏,沒辦法,萬寶閣卻是南域最富有的勢力,資源多得無法想象,他突破元胎境,就變得切實起來,而且突破元胎境本來也是他這次出外歷練的計劃之一。

現在只不過把計劃略微提前了。

還是在上次和萬嫣然碰面的那所房子,這一次,唐玄和萬嫣然見面,萬嫣然眉宇間那隱隱的哀愁已經消失了,整個人容光煥發,魅力指數大大提升,即使以唐玄這種意志變態之輩,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幾天不見,嫣然你更漂亮了,看來你最近在家族過得不錯。」唐玄道。

「油嘴滑舌。」萬嫣然輕哼了一聲:「我這幾天想找你聊聊天都不肯出來。」

唐玄摸摸鼻子:「我這不是出來了。」

「我就不信你是單純來找我,說吧,你肯定有事。」萬嫣然說道。

唐玄尷尬一笑,他還真的無法反駁,自己有事就找人家,沒事就不理對方,似乎還真有點過分了。

「好了,我不是怪你,你快說吧。」萬嫣然也不再開玩笑了。

「是這樣,我現在要突破元胎境,急需大量的修鍊資源,尤其是淬鍊火系真氣的資源,我想找你們萬寶閣購買一批,當然我可以用「唐」系列中品銘器和你們兌換。」唐玄說道。

「這事簡單。」萬嫣然道:「修鍊資源我們萬寶閣隨時都能給你弄一大批來,至於銘器,我父親早就想和你商談代理「唐」系列銘器了,只是他不好意思開口,已經旁敲側擊我多次了,不過你也不要這麼簡單答應他,資源我先給你弄來,銘器你先隨便給幾件,讓他知道你確實有能力代表你背後那位「大師」就行了,至於給萬寶閣代理的事你慢慢來。」

唐玄愕然道:「你不是給萬寶閣的人嗎?怎麼全站在我立場上,還算計你父親。」

萬嫣然臉色一紅,拍著桌子怒道:「我喜歡,不行嗎?」

「……」唐玄縮了縮腦袋。(未完待續。。) 萬嫣然果然很快就給唐玄搞來大批的資源,這些資源,都放在一個空冥戒里,唐玄檢查了一下,絕對都是頂級的,頂級丹藥,頂級藥材,還有上品元石,有很多比千年雷霆草還珍貴得多,對靈脈境來說,這些資源簡直就是離譜了,就算是一頭豬也能把它堆到元胎境。

唐玄有了這些資源,立刻開始閉關修鍊,衝擊元胎境。


元胎境對它而言,其實沒有難度,以他的悟性,還有風青陽的指點,他對於衝擊元胎境有百分之百把握,欠缺的就是資源而已。

如今,有了無限制的資源支撐,唐玄的進步很快。

他的八轉九陽真氣在頂級火系靈草幫助下,不斷淬鍊,顏色越來越深……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

盤坐在密室中的唐玄,體表的真氣轟然一震,灼烈得彷彿烈日一般,四周堅硬的地面被灼燒得如同紅色的烙鐵,要不是這些石頭都經過銘文加固,恐怕會直接融化出一個大坑。

滋滋滋……

所有真氣全部匯聚起來,彷彿一條數米長的火龍盤繞在唐玄的周圍。

這些真氣似乎都有了靈性。

而在唐玄的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片片金色的文字。

唐玄的靈魂掃過那些文字后,全都銘記在心,他眼睛陡然睜開,隨手一招,那條數米長的真氣火龍又縮小了許多,變成筷子般長短在他的指間遊走。

「九轉九陽真氣,原來是這樣,只有達到九轉,才是九龍心法的入門。」

唐玄腦海中出現的那些文字,赫然是九龍心法。

原來。這九陽真氣並非是什麼高級秘籍的簡化版本,它本身就是上古秘籍「九龍心法」的一部分,只不過顯現出來的只是入門篇。沒有修鍊到九轉,就不會真正顯示出秘籍精華的內容。

這種手段。也不知道是上古哪位大能人士弄出來的,九轉九陽真氣,淬鍊難度太大了,要不是唐玄悟性驚人,又有如此雄厚資源支撐,也沒辦法達到九轉,激發出九龍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