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真的有五百歲?

左首峰首座看陳明發愣,眉頭微簇,說道:「你就是陳明吧?」

收回思緒,陳明點頭說道:「是,師父。我就是陳明。」

「你是老道士推薦來我左首峰的人?」

「是,師父。」

左首峰首座薛景天點點頭,說道:「既然你能通過測試,那麼,現在,你就是我左首峰的弟子了。我左首峰的弟子雖然人數最少,但是個個都是優秀弟子,陳明,你以後要向你的師兄們看齊,行了,老四,你帶他下去,讓他看看住的房間,帶他學習一下本門門規,然後將本門初級練氣功法傳授給他。」

「是,師父。」

葉承劍答應一聲,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帶着陳明離開了主殿。在前往陳明住房的路上,陳明怯弱的問道:「葉師兄,剛才,師父他老人家是不想見我嗎?」

「嗯?」

葉承劍停下腳步,說道:「怎麼?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

陳明低下頭,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葉承劍忽的反應過來,說道:「哦,小師弟,你別誤會,師父的道行遠在你我之上,你有病在身,他又怎會看不出呢?師父是知道你需要療傷,所以,特意讓我帶你先去你的房間,往後這十天,你呆在房間好好修鍊療傷,本門的修鍊功法配合我給你的口訣,一定可以讓你在十天之內痊癒,不過,有個條件是你不能衝破或者解開你體內被封鎖的七經八脈。」

「嗯,多謝師兄,我的七經八脈是老道士替我封住的,他的道行很高,我想就算給我幾年,我也解不開。」

「嗯,有個幾年,時間也就夠了,來吧,跟我來。」

葉承劍帶着陳明來到了陳明的房間,隨後,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教了陳明本門的規矩,傳授了功夫和口訣,隨後便離開了。

接下來的時間,陳明一刻也不敢浪費,趕緊盤腿而坐,閉上眼睛開始調息修鍊!

。 「新一君,這用山泉水做的八寶粥,有補氣養腎的功效喔,你要不要也吃點兒?」星野紗太太挺著大肚子坐下來,朝着他微微一笑。

江源新一還沉浸在剛才不小心看到星野紗太太光潔的後背,下意識窘迫的拒絕道:「不,不用了太太,我在家已經和裕美吃過了。」

「再吃點兒又沒關係,知道你要過來,這是人家專門給你做的呢,這可不是普通的八寶粥喔。」星野紗太太眯着眼笑起來。

「專……專門給我做的?」

江源新一再次愣住,星野紗太太這說的什麼話!?哪有孕婦專門給他做飯的道理?

「是呀,因為所作的原材料很有考究喔~」

太太端起碗吹了吹,把湯匙伸到他嘴邊,俏皮的說道:「新一君張嘴,啊……」

江源新一下意識看向太太粉嫩的唇瓣,她剛才已經用湯匙吃過了吧!

要是他也用了湯匙,豈不是和太太變相接吻?

不行不行不行。

江源新一你可不能做這樣無恥的事情啊!

「太太,我還是自己去盛一碗吧。」眼下盛情難卻,他只好苦笑道。

「好~」

他來到廚房,心裏想着太太的話,原材料考究到底是什麼意思,熬制八寶粥不就是很普通的五穀雜糧嗎?

江源新一給自己盛了小半碗,嘗了一口覺得滋味清甜,還有股特殊的奶香,味道純正濃郁,回味無窮。

「味道怎麼樣?」

「很好吃,星野紗太太,您的廚藝真的很不錯。」

「嘿嘿,謝謝誇獎,好吃的話那就多吃一點,反正我也吃不完,倒了也是浪費。」

江源新一猶豫了一下,微微點頭。

星野紗禮香吃完自己的那份,一邊溫柔的看着他喝粥,一邊摸著自己的肚皮。

「新一君,你覺得我們現在像不像一個十分溫馨的三口之家?」她輕聲道。

「咳……」

江源新一還沒來得及咽下,就差點被星野紗太太的話給嗆到。

「吃慢點兒,又沒人跟你搶。」她站起來嬌嗔的看了他一眼,溫柔的拍着他的後背。

他感到無語,這跟吃快吃慢有什麼關係,還不是你說的話太有殺傷力?

「抱歉,星野紗太太,八寶粥太香了,沒聽到您說什麼。」他企圖裝糊塗。

星野紗太太笑了笑:「是嗎?新一君要是喜歡的話,人家可以天天給你做哦~」

還天天?

這樣的驚嚇一個星期有一次就足夠了,天天的話他覺得早晚都要出事。

江源新一沒有接話,只是迅速的往嘴裏刨粥:「太太,我吃完了,看您還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先去洗碗。」

「新一君幫我扎頭髮吧?每次扎頭髮都有些不大方便呢。」星野紗禮香看着他。

「好的。」

江源新一走進廚房刷鍋洗碗,完事之後,他拿着裝着牛奶的玻璃瓶問道:「太太,剩下的半瓶牛奶要放進冰箱嗎?」

「不用,冰箱裏還有很多,說起來,這是今天的鮮奶哦,新一居你就喝了吧。」客廳里響起太太溫柔的嗓音。

江源新一打着不浪費的原則,瓶口湊到嘴邊,輕輕抿了一口。

奶味醇香濃厚,沒有丁點腥味,清新香甜,根本不像是牛奶的味道,感覺比市面上的所有乳製品都要好喝。

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嘛?

連乳製品都是特別定製的。

江源新一噸噸噸噸噸了一大口,一口氣下去,玻璃瓶直接見底。

「星野紗太太,您這是買的進口駱駝奶嗎,感覺不像是牛奶或者羊奶的味道。」他喝完最後一滴,還有點意猶未盡。

「好喝嗎?」星野紗太太溫婉的臉忽然有些臉紅。

「嗯,好喝!太太,我正好想問問您,是通過什麼渠道買的?我也想長期訂購試試看,裕美正好在長身體的時候。」

「新一君,這是非賣品。」星野紗太太臉紅道。

「誒?」江源新一一臉疑惑的看着她。

「因為……這是母乳喔~」

「什……什麼?!!」

江源新一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的玻璃瓶,不管是瓶身還是瓶底都沒有任何的文字說明,也就是說這是專門定製的奶瓶?!

他他他他剛才是喝了星野紗太太的……

「因為太多了,不擠出來的話又會很脹痛,就聽從醫生的吩咐,暫時用玻璃瓶封裝放冰箱裏保存起來,等寶寶出生以後再給他喂,不過剛才新一君喝的可是鮮奶哦。」

星野紗太太紅著臉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哪怕是她也覺得有些羞恥。

所以,星野紗太太所說的考究的原料就是指的她的……?

江源新一趕緊走到冰箱旁邊,拉開冷藏冰櫃的門,果然看到裏面存放着一瓶瓶冷凍好的母乳。

「新一君,如果你喜歡喝的話,可以拿幾瓶回去,孩子的預產期話大概是在6月底,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呢。」星野紗太太細聲細氣的說道。

「不、不用了星野紗太太。」

江源新一語氣顫抖,真要帶回去,一旦被裕美知道他和一位獨居的孕婦不清不楚,那時候就真的跳進黃河也說不清了。

「不用嗎?很有營養的哦。」

江源新一:「……」

「星野紗太太,我還是先幫您扎頭髮吧,然後去醫院檢查。」

「麻煩你了。」

跟着星野紗太太走進她的卧室,她坐在藤蔓和木桌形成的梳妝台前,鏡中的太太溫婉而美麗,全身上下都散發着一股母性的光輝。

「冒昧了,太太,請問您喜歡什麼樣的髮式?」

「簡單一些就好。」

江源新一點點頭,拿起木梳貼著太太的頭皮一直梳到發梢。

太太的秀髮很順滑,發質飽滿富有光澤,哪怕是長發已經及腰,也沒有任何打結的跡象。

江源新一忍不住想,國際上的那些洗髮露商家,真應該請星野紗太太去打打廣告。

「太太,您的發質真好。」

江源新一把手指插進髮絲中,指尖從她的臉頰,耳後,脖子滑過,觸及到細膩的皮膚,他深吸一口氣強忍住不要亂想。

他先是簡單的用膠圈兒扎了個馬尾,手指在束緊的髮絲中開一個小洞,然後翻轉馬尾發從小洞中拉出,發尾依次沿着上卷,最後用鋼夾固定住。原本披散的長發,變成一個在腦後的發包,最後用果綠色的插梳裝飾。

江源新一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遞給她:「星野紗太太,您看看滿意嗎?」

「很好看呢,新一君的手很巧哦。」

「因為平時會給裕美扎頭髮,所以就會了許多扎頭髮的技巧。」

「真羨慕裕美啊~新一君以後也會繼續給我梳頭髮嗎?像今天這樣一家三口的溫馨生活,我給你做飯,你給我梳頭,人家很嚮往喔~」

星野紗太太看着鏡子裏的江源新一,緩緩後仰把頭貼在他的胸膛上,仰著優雅的天鵝頸看向他的下巴。

對於星野紗太太親昵的動作,以及頻頻表現出來的暗示,江源新一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太太,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得去醫院了。」

星野紗禮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

……

攙扶著星野紗太太坐進計程車內,她把腦袋枕在江源新一肩上,聞着從太太身上傳來的花香,他一動也不敢動。

不久后,出粗車抵達鎌倉綜合醫院。

江源新一打開車門,一路攙扶著星野紗太太走進產檢室。

還是上次那位女醫生,對於江源新一帥氣的相貌,她印象十分深刻,而前一段時間一位名叫江源新一男子的失蹤案,更是鬧得沸沸揚揚。

「夫人,不是說你的丈夫失蹤了嗎?這是找到了?」

星野紗太太臉色微紅,卻意外的沒有解釋,只是默默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