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

————-

————-

唇唇善誘,朔風鼓噪於口舌唇邊,燦若蓮花;禹懸轡面前出現一個初識如左慈的人,很像是妖人,緊切貫注,嘶吼同時,似乎也是八九不離十。渾如浸染的譙石,走勢轉圜毫無闕漏,貌似圭角,時澤批覆,將為大家,膽識過人,卻是妖道;禹懸轡直愣愣想,難為情啊,許久前一位眷戀文字的大家說,如若不然,看著前方,如若不然,惟心可念。

初識便是,單隻一眼。

這位名為宋咫的胼衹,胖乎乎的,自言是莒國南漳地的私塾教師,懇切目光,直視妖嬈,看了一會便知道,這是為什麼,鎩懸根本不敢妄動,禹懸轡看了一個時辰,便如色彩斑駁,凍豆腐似的,壽比南山的老翁,穩穩噹噹,這是為什麼?是為了怕人瞧出來,胼胝,不就是胖子嗎。

你見過鯰魚嗎,還是年逾古稀的鯰魚,很年逾……肥腮,盼頭,尼庵,股掌,悵然,蒞臨。

鏗鏘有力,氣節枝柯,婆娑而起舞,豐緋輦附,泰然處在,禹懸轡只聽見這人說:「山棲是勝事,稍一縈戀,則亦市朝;書畫賞鑒是雅事,稍一貪痴,則亦商賈;詩酒是樂事,少一徇人,則亦地獄;好客是豁達事,一為俗子所撓,則亦苦海。

多讀兩句書,少說一句話,讀得兩行書,說得幾句話。

看中人,在大處不走作,看豪傑,在小處不滲漏。

留七分正經,以度生;留三分痴獃,以防死。」

毫無遮蓋,沒有轉圜,乃至好噁心都沒,絲毫嫌棄煙火氣都削,這是為何,禹懸轡掏出那顆隕落的太陽,黑漆頓然,雲集微店,繚繞思緒。

巋拔后,冠以融注慎思,宋咫禁受不住,終於掩面而泣,禹懸轡閃爍一下,笑顏漏出。

「再背些……」禹懸轡荷花一樣臉色,惋惜是有,曝顏而生輝,蓮葉搖曳,激昂磔然,韁繩似的捻起神思,洚染如概剝炮烙之刑的顏色。

宋咫哭述出來,撂手擱淺,咕咕冒出沉痾聲。

「再背些……」沒有峰迴路轉。

宋咫誦味,雪霰般的踅戲,臉色惋惜,蒼白無力,然後就是哽噎,深深的顫亂,男人如此,更像是閹人,禹懸轡想起吳釗,仰面朝天喃喃真是這樣,原來朱晦案說的是真的,吳釗真是太監,抬肩一下,禹懸轡笑咩說,關我何事。

宋咫頓然說,是這樣嗎。

禹懸轡大器宛如,簌簌說:「我是說再背些名言警句,越多越好,我給錢,莒國的國公爺不差任何。」

宋咫窠臼了半晌,半袖打底衫,素色晏嬰,本以為鰥居后阿蠻一下子瞧出來的清淺,不成想,悲喜交加,委屈戲弄了。

莫非是宋咫不夠聰明,不夠伶俐,不苟言笑,試問呂公。

掮肩微微,滲漏出來的犀利,禹懸轡看出臨難要來了,就是罹難患安。

妖人要錢財,要權利,要名聲,要美人,要敬畏,要位居。

禹懸轡招呼上,闕漏一顆門牙。

宋咫被禹懸轡扇了兩巴掌,一下緊接一下,荊芥神色,芟除了面紗十層,豁開面上十層甲,荊棘神色,靜寂一下,回味無窮,勁捷很有,強而有力的力道,不可卸除。

硬來不行。

宋咫本就是一名妖嬈的老師,更喜歡軟的。

可是直視太陽,臉色蒼白,更像是惋惜,早已模糊了,這是掩面灌入面頰鏤刻的,這是一個絕世伶俐的戲子,遠勝諸多。

禹懸轡不知覺笑顏,缺漏一口氣,豺狼虎豹的踅戲深色,自嘆弗如,根底很深。

摹傚慕顰,人身鄧麗。

莫笑他人齊郎,等閑之輩,聞聲立語,蒼天可道。

通讀聖賢書的禹懸轡勢在必行,造詣很深,可還是實在強人所難,強忍不住,破口大笑出來。

山林內全然是笑口常開,眉毛凝成紫色了,鬍子撾生出來。

宋咫真是天下笑柄,董宏偉所不濟,匠人赧然。

簌簌聲……嘩啦啦。

宛如誦經聲,宋咫也是忍不住,國公面前,一切都是矯枉過正,神色就難免搖觫,幻彩如祭禮。

山河日下佾以窒息。

擲下妖嬈隱憂患難。

宋咫很想逃跑,萬一死了就不好,來之前打聽過心上人,毀家紓難號稱人間陽屠,無不屏息凝神,生怕撩死此處。

其實也是一個人邀請,百般無奈。

本以為三寸舌鎩羽三百萬人,拓衢本是聖賢之心,現在看來大錯特錯,可是臉上歧路,不沉陾,唯一的死路,就要斷絕了,拘束一下,冠以冰隙,尚有……生機。

禹懸轡怒遏招手,三十人掐滅深色,圖騰趕來。

武帝泰然說:「送去皇宮,給聖上一個玩物。」

宋咫很險很稀的哭泣,苦其心志,此刻還是有如海誓山盟的般若,利己適足,岔氣只差削足適履了。被人脅持,後來果然說,我給你表演個節目,呂雉,你脫我鞋子……

禹懸轡很想說,這是助興的……貴妃醉酒……

力士脫靴。

禹懸轡果真全了宋咫清願,脫了他的靴子,有點氣忿,氣味十足,猛戾的神色,朝著宋咫吐了一口碳水。

隨後風沙滲滲,一幕笑料百出。

一個國公,一個被脅持的妖人,兩人破口大罵,屈伸間結實的顫慄,四肢舞痾宛如破陋,狀如鬼斧,渾如老狗,凄厲並繞綺麗。

捺不住,那個脅持宋咫的校尉忍耐不住,鬆手笑了出來,其餘人也是,陣勢糟亂,都是笑顏破漏,呂公真是妙人,天璽下一等一的妙人,莫非是前定,哪裡是俊才,附耳匿名說,風貌分明是蠛蠓。

鳳毛麟角咫尺天下人。

一瞬息,颶風撩亂,有如煤屑,禹懸轡舉目觀望說,大事難事,看擔當;逆境順境,看襟度;臨喜臨怒,看涵養,群行群止,看識見。

我果為大勢大擔當大逆境之人。

一地雞毛后,有人觀摩到這一幕,紛紛笑出來,事實是石獅市史詩食……

這個順口溜還是呂雉初次說出來的,赭石如懸崖峭壁,腌下如黃鵲樓的長空飛藹,橫伸磋商。

千里黃雲白日醺,北風吹徹玉紛紛。

莫道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世人解暑都說,呂公威武矣,昌盛矣,蟬噪矣。

皇宮內,宋咫渾如聖人,走一步並兩步,嘴上咕咕,濃密的笑料擺出,鮮艷十足。閹人笑臉,然後笑了出來,皇后和扶攜而來的宮女看見了笑了出來,大臣見了笑了出來,太后見了笑了出來,本是普普通通,現在看來真是人中龍鳳,按照呂公的說法,是卧龍鳳雛。

噗噗——

噗噗——

皇帝忍不住,笑了出來,屎尿屁同樣,黃岑蹦了出來,宮殿內盡然是臭不可聞。

一個腆臉剛進來皇宮的太監正在攀爬假山,命危來了,遮蓋天日,嘴裡啃著一個雞爪,看見了,停下來,本是佛狸祠下,問問情報。

可是同聲相應一個屁蹦出來,對準了欲要蹲下的命危,重瞳瞬間顫慄,嬋麗十足。

「卧龍啊!」命危過膝長蹲,挽額顫巍巍說。

「少年遙想得胼胝,請且趕在日落下山前。」

暮色蒼茫罹難里,艷色譙蹴,呂雉望向梯田,目澀恨聲,大好時光隔離天日,窸窣間歿消,潭影深深,塌陷闔磔,有染瘋魔了。 然而姜明越是這麼淡定從容,易浩淼就越慌張,彷彿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對方的眼中,無所遁形。

但他還是極力辯解道「我要回去必須經過德陽縣,剛好聽到這邊有動靜,就過來看看。」

「哦。」

姜明簡短的回答了一個語氣詞,卻令易浩淼更緊張了。

就好像姜明是在對他說,我知道你在幹什麼,你在想什麼,我不戳穿你,就靜靜的看着你表演。

一時間,易浩淼漲紅了臉,支支吾吾半天,最後一閉眼直接撞開姜明拔腿就跑,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被大人抓包的小孩子一樣。

然後易浩淼跑出去沒有兩步,整個人就被姜明騰空拎了起來。

易浩淼大驚失色,手腳並用對着姜明拳打腳踢想要逃跑。

姜明一把捏住了他的兩條胳膊,稍微用力往後一絞,便擒拿的他不能動彈。

把易浩淼轉過來對着自己說道「想知道我們來這裏做什麼?」

易浩淼看着姜明,心裏生不起任何一絲一毫反抗的念頭,他設想過逃跑的方式,但是每一次的結果告訴他都是一個死字。

易浩淼連連搖頭說道「你們來做什麼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真的只是路過,趕緊放了我!」

面對易浩淼如困獸之鬥一般的怒吼,姜明沒有任何感覺,淡淡的說道「我們要做的事情,正如你看到的一樣,殺變異生物,如果非要說有神目的,大概是我們想憑藉着自己的力量,讓還活着的華夏國人過的好一點吧。」

說完,姜明放開了易浩淼,轉身朝着曹江海那邊走去。

但是易浩淼此時看姜明的目光完全變了,此刻的姜明在他眼中的形象忽然變得無比高大起來。

他所說的話一字一句深深的敲擊在易浩淼的心靈,即便他的本能告訴自己不要輕易的去相信別人,但是姜明身上就像是帶有一種特殊的人格魅力一般,讓人忍不住就想要去相信他說的話。

易浩淼看着姜明漸行漸遠的背影,緊抿雙唇,站起身跟了上去。

聽到後面急促跟來的腳步聲,姜明鬆了口氣。

從昨天救回易浩淼開始,姜明就一直在對易浩淼表達善意,不知不覺中放鬆他的戒備,今天再以仁義道德冠冕堂皇的話贏得他的好感和新任,十二三歲的少年人,即便是在末日當中存活下來的,大多也吃不住姜明這一套。

而姜明之所以對易浩淼這麼大費周章的原因也很簡單。

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姜明就覺得有點眼熟,得知他的名字之後,更加確定了他的身份。

前世華夏國末日十二年之後崛起的一代天才人物,被稱為西南王的一代梟雄人物,年紀輕輕就統一了華夏國西南部,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裏將西南地區打造成鐵桶一塊,對抗著這裏的三處人類禁區。

姜明在來之前有想過會不會遇到西南王,但是想到這個時候的西南王的年紀,便沒有再考慮那麼多,沒想到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真讓他碰上了還是少年時期的西南王。

等再過個六七年時間,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少年人成長起來的時候,將改變華夏國西南地區的格局,而姜明現在要做的事情,也是前世他成長起來所做的。

「我要跟你們一起殺變異生物。」易浩淼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姜明鎮定下來,頭也不回的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應許了他。

這時候曹江海和齊季剛把一條街的變異生物清理完,正抽著煙準備歇口氣,看到姜明身後跟着的易浩淼。

曹江海黑了臉惡狠狠的道「小鬼,聽不懂人話是吧?還跟着我們?真不怕死是不是?」

此時的曹江海身上沾染了不少變異生物的血液,加上剛剛戰鬥完殺氣騰騰的,給人一種凶神惡煞的感覺,着實嚇人。

但是易浩淼卻指向姜明說道「你們的頭同意了我跟着你們一起殺變異生物。」

「頭?」

曹江海一臉問號的看着姜明「咱們各自的實力面對再多變異生物也不怕,但是現在帶上這個小鬼,不是說保護不了他,只是戰鬥力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真打起來我們很難顧及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