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果沒有一些壞心思的話,又怎麼可能贏得了李泉,那之前的時候是通過那樣的一種方式去贏得李泉的一些尊重。

可是現在這個事兒他也沒辦法,難不成把那個建築一整個偷過來嗎?想到這裏其實他們也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助理在旁邊也是一臉懵。

只見這個時候的李瑞心中十分的不爽,想一下之後又覺得自己和李泉一定可以抗衡的。

不過通過一番查找之後,發現李泉並不是直接埋下了這樣的一個地段,而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把這樣的一個地段給租下來了。

既然這樣的話,自己可以給老闆同樣的價格,把這個東西拿到自己手裏面想一想都覺得比較好了。

於是此時的李瑞再一次去找到了老闆,想要通過一種其他的方式來拿到他手裏面的一些房子的租賃權。

這個時候的老闆都不知道李銳到底和李泉是什麼樣的關係,只知道李瑞直接就將自己的名片給了老闆,老闆這個人有一些懵了,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知道你來找我是幹什麼的呢?」

那老闆整個人懵了之後李瑞更不能告訴他他和李泉兩個人是敵對的關係了,因為現在這個時候兩個人確實是要通過這樣的一個事情來默默的競爭。

到時候如果要是李泉知道自己來找老闆的話,豈不是很糟糕。

「我找你當然是為了去拿你這個樓盤了,我知道你有一個比較大的地區,但是已經做不下去了,我可以給你很多錢來收購。」

因為李瑞並不想去找他租賃,如果要是租賃的話到時候還得去還。

而且租賃來的錢比較少,還不如自己直接去買下來這個地方呢,如果要是買下來的話,能掙的錢可能會更多一些吧。

李泉如果要是租賃的話,可能給的錢稍微少一些,但是李泉是比較靠譜的,可能也會給他未來造成一些比較好的影響。

所以這個時候的老闆也都有一些懵了,想了一下之後,然後說着。

「還是算了吧,我的這個地方早就已經租給了別人,現在這個時候去處理這些東西了就已經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沒關係啊,如果你要是想的話,到時候我直接就給你一些賠償違約金的部分,還要另外給你一些錢,是你租賃的三倍,你覺得怎麼樣?」

其實這樣的一些錢對於他來說也是比較多的,可是又能夠怎麼辦呢,為了能夠和李泉一起相比,他也只能這樣做了。

如果自己不這樣做的話,那最後李泉肯定要比自己厲害一些的,他怎麼能讓李泉比自己厲害呢?

所以要想盡辦法斷了他的後路才行,這個時候的李泉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自己要趕緊把這個地方弄好才行。

只見這個時候的老闆整個人有一些無語了,老闆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是好。

「要不然還是算了吧,三倍的價格可能我現在並不需要,我只需要那一倍的價格。」

這個時候的他想了一下之後,覺得自己還是不應該對李泉這麼不負責任的,既然都已經跟李泉說好了,又為什麼會對人家是這樣的一個狀態呢?

而且李泉和他合作本來就是李泉一點便宜都不佔的,如果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自己為所欲為了嗎?還在這裏故意佔李泉便宜。

於是此時的老闆直接就拒絕了李瑞,儘管李瑞看起來好像比李泉有錢一些,但是李泉的錢都已經拿過來了,他又怎麼能夠拒絕。

老闆也是個有才華的人,他當然知道李泉是有多麼厲害的,如果要是能夠跟李泉一起去五五分成的話,最後的盈利比這個要多的多了。

不過最後連這樣的一些東西都沒有辦法弄好的話,那可真的是讓人覺得有一些尷尬了。

當然了,他選擇李泉也是看中了李泉,是比較發展潛質的,所以都直接想要跟李泉有一些合作。

。 夜北梟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心口驀地一陣恐慌,他的手劇烈一抖,手機差點脫手而出!

夜北梟一陣詫異,他這是怎麼了?他慌什麼?

可是那種感覺一閃而過,快到他根本抓不住。

但是這種感覺無疑,讓他很懊惱。

他是夜北梟,有什麼能讓他感到惶恐的呢?

還有,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是一般的奸詐。她分明從他這裡得不到好處,卻鼓動記者來找他。

說什麼她不會多賴他一分鐘?她要是想走,何必要公開說出來?

她到底要從他這裡得到什麼?

他在心裡抵制著江南曦,可是眼睛卻盯著她那張絕美中透著憔悴的臉,久久移不開眼睛。

夜非看著他,不禁好笑。我的哥,你就算是忘了大嫂,看來也還是逃不過她的手掌心啊!

他好心提醒道:「哥,這些記者之所以找上大嫂,是因為你和樓心悅被偷拍了,而且記者還扒出了你們上學時的合影,說你們舊情復燃!」

他說著,拿過手機,把昨天夜北梟和樓心悅的新聞翻出來,讓夜北梟看。

夜北梟掃了幾眼,眉峰一蹙,眼眸中綻放出幾抹的狠戾:「你幹什麼吃的,讓我的新聞漫天飛?」

夜非一縮脖子,心虛道:「我哪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好吧,他昨天是故意沒處理這個新聞,他就是要看開江南曦和夜北梟的反應。昨天他沒來得及和夜北梟說這事,今天他這麼惱怒,是什麼原因?他是惱怒新聞,還是樓心悅?

就在這時,門上傳來了敲門聲。夜北梟還沒有說話,房門就打開來,樓心悅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穿了一件很清新的淡藍色連衣裙,一頭長發,大部分披散在身後,鬢角的幾縷在頭頂,挽成了一個小啾啾,顯得很有幾分的俏皮。

她一臉的明媚:「梟,早上好!」

她明媚的笑容,像是有種魔力,讓他腦海里閃過一道光,似乎讓一些混沌的東西,瞬間消弭。

可是他的心頭卻瞬間滋生了一種抵觸情緒。

他微蹙眉,他這是怎麼了?他的情緒怎麼這麼分裂啊?到底什麼才是他自己真實的想法?

樓心悅見到夜北梟蹙眉,就關切地問道:「梟,怎麼了?見到我不高興?」

夜北梟淡淡一笑:「沒有。你怎麼來這麼早?」

樓心悅笑道:「我想儘快促成我們的合作,我當然要殷勤一些。」

夜北梟說道:「合作沒有問題,你完全不用這麼辛苦。對了,」

他說著,把手機向樓心悅遞了遞,說:「昨天我的失誤,我們被偷拍了,還上了新聞,對不住了!」

他的語氣很誠懇,好像真的很愧疚,沒有保護好她一樣。

樓心悅的心驀地漏跳了一拍,她有些忸怩地說:「沒事,我已經司空見慣了。只是我們……」

她說著話,用眼神撩著夜北梟。她意猶未盡,卻曖昧橫生。

夜北梟說:「哦,我要先去開個會,關於合作的細節,你們和公司的市場部、運營部等部門協商,然後生成合同文本,我簽字就好。」

他竟然沒有接她的話,就這麼轉移了話題,讓樓心悅就像是射出的利箭,卻落在了海水裡一樣。

但是她卻笑著點頭:「好啊,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夜北梟微微一笑,點頭:「好!」

他說著話,邁步向外走去。 雪地中的老人沒有停留太久,一點點吃完那被踩的稀碎的果子之後,便緊著破棉襖邁著小步,飛速『逃離』這座城鎮。

這些年,他在罡風谷一帶流落,蜀地中自然不乏喜欺壓百姓的官兵之流,不過在其剛剛流落之際,還曾毆打過幾個官兵,不過當即便被發現真容,連著追了十幾座城,就連當年攢下的銀兩都被用盡了,蜀地的百姓有蜀國官府庇佑,也不好像原來一樣連搶帶騙,也只能做起以前自己最不屑的正經生意。

他終究是在市井中摸爬滾打過一番日子的,當年在紫火城定居時,便依靠著蜀地寒流大雪倒賣糧食大賺了一筆,紫火城地處邊境,其中房舍價格並不昂貴,他便開了間客棧,本是可以過的風生水起,但可能是上天覺著折騰他折騰的不夠,幾百兩銀子剛剛砸入客棧,原先那賣客棧的主人竟是被查出來是秦國的探子,這客棧當即就被查封,而他也被冠以同黨之名,一路追到這座無棱城,可此時好不容易營造的一副假身份卻是被揭了,自然無法再立足下去,只能在門口擺攤換些銀錢,以求溫飽。

他一路閑庭信步,走到一座酒館之前,咂了咂嘴,那裡面的老闆見他來了,倒是熱情的緊,當即湊了上來道:「老先生,您來啦?」

「老規矩,兩文錢,二兩酒。」老頭眯著眼睛,臉上難得的露出一點笑容,從懷中摸出兩個被汗水浸透結冰的銅板放在桌案上,老闆看著那兩枚銅板,卻如同看金子一般,笑呵呵的珍惜收起,道:「好嘞。」

眯眼老頭走入酒樓之中,在最角落落座,自顧自的靠在酒樓牆壁里半眯,這兩文錢想要買二兩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至於他能這般買賣,還要歸功於幾十天前結識的那個闊綽道士。

酒館中坐了一陣,那酒樓門前的朱紅門帘忽的被掀開,只見一個削瘦的白須老道佩著長劍走了進來,眯眼老頭眼睛一亮,站起身來笑道:「吳老兄,你怎麼才來啊。」

那姓吳的道士笑了笑,從懷中取出二兩銀子丟在櫃檯上,那掌柜的喜笑顏開,當即退到一側,道士緩慢坐在眯眼老頭對面,笑吟吟的撫須道:「老弟,我這銀兩尚多,你用不著這般摳摳搜搜的點二兩酒,要喝便多喝上些。」

「這他娘狗日的年頭,誰的銀子可都不是大風刮來的,吳老兄出手闊綽不假,我卻不能做的太過了,就愛這點酒,便厚著臉皮和您蹭點了。」眯眼老頭嘿嘿一笑,臉上少有的露出暢快神色。

「蜀地不如秦地啊,這凡卒都敢欺壓百姓,也怪不得能出列同那樣一名熊將。」道士微微笑了笑,拿起那不要錢的茶水喝了一口,笑道:「我家住琅琊山附近,若是過不下去了,你大可前來尋我。」

「琅琊山?」眯眼老頭愣了愣,隨後詫異的確認道:「您說的便是當年那秦地之內的三仙山之首琅琊山?」

「聽說過?」道士笑著問道。

眯眼老頭嘿嘿笑著,見小二端著酒來了,便拿起酒壺幹了一口,咂了咂嘴笑道:「琅琊山的人我可熟呢,我在那野間認得大哥便是山中之人。」

「大哥?」道士微微詫異,道:「你說的大哥是琅琊山哪位前輩?按照論資排輩,琅琊山沒幾個人可以做你的哥吧。」

「吳老兄,這大哥和大哥可不相同,實不相瞞,我以前是走的黑道殺人越貨倒買倒賣的買賣,當時我大哥從琅琊山來,便把我收下了,可惜這些年鬧了些事,他也進了妖域,想尋卻也不知道如何尋了。」眯眼老頭一手擒著酒壺,搖頭晃腦的喃喃說道。

「你說的這般玄乎,到底是琅琊山中什麼人,說來瞧瞧,或許我還認識呢。」道士自顧自斟了一杯酒,笑著問道。

「吳老兄,附耳過來。」眯眼老頭招了招手,道士身體湊上錢來,只見其在耳邊輕聲道:「我大哥便是那琅琊山蘇牧的弟子秦墨。」

說完,眯眼老頭迅速退回,四處張望,生怕有官兵瞧見他容貌,同時一副賊兮兮的看著吳姓道士,面上都滿是驕傲神色。

「秦墨……」姓吳的道士怔了怔,隨後哈哈大笑道:「這人那我可就更熟了,當年幾乎是一齊待了十載,不過這小子不到而立之年,你這一聲一聲大哥可是折煞他了。」

「唉,吳老兄此言差矣。」眯眼老頭搖了搖頭,略顯不滿道:「這兩字可不是來論資排輩的,他能保得住我幾十次平安,又能帶我富貴一把,與再生父母有什麼分別,別說是大哥了,便是叫我叫他一聲爹也是樂意的。」

「哈哈哈,這可不敢,要不然你可就得比我小兩輩了,叫吳爺爺怕是不大合適吧。」姓吳的道士笑道。

「怎麼,吳老兄住在琅琊山,莫不成就要和琅琊山的前輩們論資排輩了。」眯眼老頭聽得這姓吳道士對秦墨,對琅琊山都沒有分毫敬佩之意,心中不由得有些惱怒,反問道。

「論資排輩不敢當,不過你那大哥稱呼我時,可得來個尊敬點稱呼,不然可有他好受的。」姓吳的道士哈哈大笑,但眯眼老頭臉色卻是陰沉下來,這傢伙從頭到尾,都是一股居高臨下的不屑態度,不由得讓其很是不憤。

「老弟莫急,他喚我一聲師叔,那你叫他大哥,該喚我什麼?」姓吳的道士再一次笑著問道。

「師叔?」眯眼老頭愣了一愣,隨後轉過身來,問道:「你姓吳?」

「對。」

「是他師叔?」

「對。」

「家住琅琊山?」

「對。」

「琅琊山,吳何道?」眯眼老頭不是傻子,既然能夠在市井之中摸爬滾打這麼多年,靠的便是個眼力,此時事態已然明朗,他若是再不識時務,恐怕便是找死了。

道字出口,那道士頓了頓,隨後輕輕點了點頭,道:「正是。」 葉文抓住陳明的手,說道:「好,我現在就去取水,等我!」

說完,葉文轉身便要出來,走到門口正好和進來的老道長撞見,老道長說道:「慢著,他現在暫時不能喝水,要喝水,至少也要得到一刻鐘以後,否則,我廢了兩個小時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

「水,我要喝水!」

陳明本能的大吼,滿臉的汗水,那模樣像是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葉文知道一個人如果失去太多的水分,身體處於脫水的狀態,那麼,這個人很容易就會渴死,陳明現在出了這麼多的汗,如果不能儘快補水,只怕會死。

「道長,通融一下,只讓他喝一小碗水,行嗎?」

老道士瞪眼說道:「一滴也不行,喝了就是要他的命,你自己決定吧。」

聞言,葉文啞然,趙麗麗的爸爸安慰說道:「放心吧,葉文,道長在這方面有經驗,再說,只需要再等一刻鐘的時間,一刻鐘十五分鐘,不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