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煉製失敗,照樣無所謂。

杜振亮已經想好一整套炒作自己的流程,說什麼,這一次都不能失敗,必須火爆全網!

連下藥的步驟,都完美仿照陳偉。

【好傢夥,那邊用玻璃花,你直接用玻璃瓶】

【同樣是玻璃,我怎麼覺得不太嚴謹呢】

【反正都是玻璃,有什麼關係】

「對,這位粉絲朋友說得不錯,反正都是玻璃,外觀不一樣而已。」

同時,超管也在留意著這個直播間。

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封禁他的賬號,用違禁品煉製丹藥?」

「你有辦法確定,那是真妖丹嗎?」

超管搖頭。

同事則勸他,「就是個嘩眾取寵的傢伙而已,沒必要理會。」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看到網上定製的小丹爐蓋子,真被氣體頂開一點點,砰砰砰地響。

杜振亮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喃喃道:「該不會,真讓我煉製成功了吧!」

他心裏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煉製成功了丹藥,那可比炒作出名氣更值錢。

到時候,吃的就是官家飯了。

大夏首席煉丹師?

光是想想這個稱號,杜振亮的唇角都忍不住微微抽搐起來,想笑,又不敢笑得太猖狂。

【卧槽!難不成,他真是煉丹師?】

【好傢夥,這是要成功了啊】

【我是抱着看笑話的心態進來的,結果你告訴我,他真是煉丹師?】

看到這一句句吹捧自己的話,甚至還有不少嚷嚷着要打賞萬元禮物,求收徒的彈幕評論。

杜振光這心裏,難免有幾分飄飄然。

開口,正要說什麼。

砰!

爆炸聲傳來,滿屏煙霧。

【靠!發,發生了什麼?】

【煙霧太濃,看不清啊】

【這是炸爐了吧,里有些,煉丹失敗就這樣】

【主播不會死了吧?】

【應該不會……】

七八分鐘后。

煙霧才散去不少。

眾人終於能看清房間內的景象。

杜振光趴在地上,身下血泊緩緩往四周擴散,傳開。

【死,真的死了?】

【直播被切掉了】

【廢話,都鬧出人命了,肯定要切啊】

半個小時后。

論壇,落陽警用官方號發佈,杜姓主播因為使用管制物品,模仿煉丹,導致丹爐爆炸,當場死亡的新聞。

后又因為多個大v媒體號轉發,登上熱搜。

這對於官方來說,是個好事,至少可以用來警示群眾,不要亂模仿。

【呵呵,活該,叫你蹭熱度,蹭出人命了吧】

【修仙要真有那麼簡單的話,還輪得到你?】

【人死為大,少說點吧大家】

【現在這些人,為了紅,還真是什麼熱度都敢蹭,活着難道不好嗎?】

評論區,不乏批評的聲音,其餘人則保持中立態度,看熱鬧,同情的,少之又少。

畢竟,這並非意外死亡,而是作死。

明知妖丹已經被官方列入管制名單,還要偷偷使用,這不是作死,又是什麼呢?

與此同時。

在陳偉這邊,丹爐也有了反應。

因為長時間地猛火炙烤,整個丹爐呈現為橘紅色,好似太陽,發光發熱。

【回來了,剛剛看到一個模仿主播煉丹,把自己炸死的】

【煉丹風險那麼大呢?我都準備好材料了】

【建議還是不要模仿比較好,生命可沒有第二次】

【那主播的丹爐有沒有可能會爆炸?】

【呸呸呸,不許你們亂說,老公才不會有事呢】

「成了!」陳偉猛然睜眼,抬手一揮,風浪直接將青銅鼎下的柴火掀飛,吹滅。

燒得通紅的青銅鼎逐漸冷卻下來。

陳偉手指輕輕一抬,圓蓋自己憑空打開,落到一邊。

旋即,一枚黑紅色的丹藥飄浮半空中。

這丹藥為二品丹藥,名叫做暴氣丹。

服用后,可在一瞬間增強自身實力兩倍,而陳偉煉製出來的這顆丹藥有丹紋,屬於極品,可以增加三四倍!

用一個首飾盒裝起來,好歹是第一顆煉製成功的二品丹藥。

他身上所有的材料加起來,只夠煉製一顆。

黑石花倒是還剩下不少。

可光用黑石花,也煉製不出暴氣丹。

噗!

陳偉還未關上首飾盒蓋子,背後江面忽然傳出什麼龐然大物鑽出水面,又「噗通」一聲落下的響動。

距離不近,起碼有個二十米開外,但水花竟然濺了過來,就落在腳邊。

由此不難判斷,對方體型有多巨大。

【剛才是個什麼玩意?濺起那麼大的水花?】

【不知道啊,無人機鏡頭轉慢了,我只看到有水牆升起,落下】

【有看到的嗎?說一下】

【我隱約看到一點點,像是條魚】

【沒錯,就是魚!我截到圖了,雖然不太清晰】

【大佬這都能截到圖,單身很久了吧?可以上傳到個人空間嗎?我想看看】

【好】

啪嗒一聲。

緩緩轉身,面向江面,陳偉將首飾盒蓋上。

他非常確定,是這枚暴氣丹把對方吸引來了。

暴氣丹比以往他煉製的任何丹藥,靈氣都要濃郁,至少七八倍!

7017k 「少夫人,夕照又吐了。」華明在燕府門口守着,見到秦荷的時候,着急的上前:「前幾日還就是不舒服,在床上躺着休息,今日我看着她吐的厲害。」

「吐了?」

秦荷聽到這話的時候,就想着前幾日夕照遮遮掩掩的,說是病了要休息,這幾天忙,秦荷都沒顧得上她,還沒到夕照的房間,就聽到屋子裏的嘔吐聲。

「夕照。」秦荷穩步走進屋子裏,還沒進屋子,就聞到那味道了。

「少夫人別進來。」夕照忍着不適,忙開口道:「我懷孕了,最近吐的有點厲害。」

夕照說完,又繼續吐了。

秦荷還沒到屋子裏呢,華明就特激動的跑上前:「夕照,你剛剛說什麼?我是不是聽錯了?」

「我懷孕了,懷了我們的孩子。」夕照再一次重複著,自從聽了秦荷的話之後,她心底就有了這個念頭,就真的去實施了。

她也想要一個屬於他們兩個的孩子。

夕照擦了擦嘴,視線落在華笙的面龐上問:「你高興嗎?」

「我……」華明頓住了,他想到了夏琴,為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沒了,所以,夕照之前不願意生孩子,華明是同意的,同時,他告訴兩個孩子,夕照就是他們的母親,要讓他們孝順親生母親一樣,孝順夕照。

他想着,兩個孩子和夕照親,以後也就是夕照的孩子,夕照也不用有危險,可是現在夕照懷孕了。

「你不高興?」夕照板着臉,直接趕人道:「孩子是我的,你要不喜歡,我一個人養。」

「夕照。」華明看着她冷漠疏離的眼神,心慌的握着她的手,總覺得他要是說不好話,就要失去媳婦了,他緊緊握着她的手,哪怕夕照想要掙開,華明也不放手,他解釋道:「媳婦兒,你聽我說,我是擔心你生孩子有危險,我害怕。」

華明不像弟弟華笙,一點點感動的事情,或者一點點事情就愛哭,愛掉眼淚。

華明是屬於那種,天塌下來,都不改顏色的那一種,可是如今一想到夕照生子可能會有危險,他的一顆心,就止不住的后怕,連聲音都帶着顫抖,他道:「媳婦兒,你可許了我一輩子的,不許半路丟下我們。」

「媳婦兒,我們不生孩子,好不好?」華明覺得只要不生孩子,夕照就不會有危險。

夕照原本還生氣著呢,這會聽到華明的傻話,也忍不住笑了,抬頭看着他眼睛裏透出來的擔憂,她才放下心,她拉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華明,孩子都已經在肚子裏了,你告訴我,不生該怎麼辦?」

華明:「……」他摸着她平坦的腹部,幾個月後,她的腹部會越來越大。

「怎麼辦。」華明獃獃的說着,一點也沒有平日裏的精明。

夕照看他這模樣,忍不住道:「傻子。」

「少夫人,金玲,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就是懷孕了。」夕照有些害羞,眼底的喜悅卻是藏都藏不住,最開始懷疑自己懷孕的時候,她沒好意思找秦荷看,實在是之前她信誓旦旦的說,不要孩子。

現在又懷孕了,夕照覺得沒臉見秦荷,偷偷找郎中診治過了,確定是懷孕之後,她這孕吐反應就來了,藉著病了的借口,她在家裏休息幾日。

「懷孕是好事,你看,我們還有伴呢。」秦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按月份來算,她應該是比夕照早三個月左右。

「嫂子,恭喜你啊,要當娘了。」

金玲真心替夕照高興,不是說之前兩個孩子不夠好,而是孕育孩子,本來就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當孩子在肚子裏第一次動,一天天的感覺到孩子在肚子裏長大,那一個過程,真的很美好。

所以金玲根本沒有避孕,生了三個孩子。

「謝謝。」

夕照這會才開始高興。

秦荷特意給夕照把脈,確定她和孩子都健健康康的,她道:「你呢,就安心養胎,這些日子,就讓金玲跟着我。」

夕照下意識的想拒絕,金玲道:「嫂子,少夫人說的對,這前三個月啊,最是要安胎,有我跟在少夫人身邊,你就放心吧。」

當初她懷孕的時候,有幾年都沒跟在秦荷的身邊,現在正好她跟在夕照的身邊。

「華明,你也休息幾日,好好照顧夕照,缺什麼跟我說。」秦荷叮囑著華明,就回家了,一路上,她還在說:「夕照有了孩子,真是一件好事。」

秦荷心頭的大石頭也放下來了,燕九回來時,她特意和燕九提了這件事:「九哥,讓華明休息幾日陪一陪夕照,華明不愧是跟在你身邊的,你們擔心的啊,可都是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