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國搞出這些,顯然就是做給方井然看的。

不過,對方說的話,倒是很有道理。

如果自己一個人去華國,肯定要很久才能到。

要找到方井然所在的位置,更加不是那麼容易。

她現在就想以最快的速度見到方井然。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想了想,亞莉安娜點了點頭。

聞言,護衛隊成員都是露出喜色。

出發前,國主和首相就交代過了。

這次護衛的人,比他們兩個還要重要。

如果對方同意他們護衛,回來之後,就給他們每個人頒發榮譽勳章。

……

節目里。

三枚面具兩項,沒有炸出什麼名人。

主持人張素素就直接略過,讓孫素繼續翻找其他東西。

孫素放下面具,從紙箱裏拿出一本黑皮筆記本。

打開筆記本,上面寫着密密麻麻的數字,都是十六位的數字字元。

每頁都寫了幾十條這樣的字元。

這本筆記本,有上百頁。

攝影師將鏡頭推進,給了筆記本一個特寫,同時給了那些數字打了馬賽克,看的不太清楚。

「這不會是保險箱的密碼吧?」

張素素猜測。 「又一名同類失去聯繫了!」

「那個人類已經到了外側迴廊,那邊的監控剛被破壞!」

會議室內,雖然看不到寄生生物表情變化,但是卻能從它們的語氣波動里感到緊張和不安。

此時,就算闖入者是身份不明的人類,寄生生物也都知道來襲者實力驚人,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敵人。

「讓一介和平口去!」

寄生生物沒有姓名,也不需要姓名。

不過當為首的西裝男子說出這兩個類似代號一般的稱呼后,在場諸多寄生生物還是為之一振。

比起它們單獨一體,一介和平口則是在一具身體里寄生了兩隻同類。

這意味它們所能夠操縱的身體組織多出一倍。除了頭顱以外,還可以將其他組織部位變成刀刃或是其他武器。

此刻兩隻聯合出動,應該萬無一失。

另一邊,兩隻寄生生物出發后,很快就趕到指定位置。

它們第一眼看到了如同被導彈犁過般的走廊,以及那一道滾滾襲來的血色身影。

「殺死他!」

「一起上!」

寄生生物面無表情,像是接受了指令的機器人一樣,簡單交流過後,直接沖向了羅森。

儘管對方是人類,兩人卻沒有絲毫看輕,全都第一時間用出了全部實力。

兩隻寄生生物不僅頭顱變成了武器,而且在胸部位置,還各自多出了四根觸手。

比起之前,刀刃數量更多,速度更快,範圍更廣。

猶如刀刃組成的天羅地網,簡直讓人無處可逃。

嗖!嗖!嗖!

一瞬間,十幾根肌肉觸手長滿利刃,齊齊飛出,快成殘影,從天上地下包抄而來。

刀鋒切開空氣,發出了尖厲的嘶鳴,甚至在狹窄走廊內攪動起一股狂風。

就算有一堵牆擋在面前,恐怕也會被砍成碎片。

但可惜的是,它們面前的不是水泥牆壁,而是羅森。

「特殊品種,有一定研究價值…」

不慌不忙對敵人評價了一番,感受著近在耳邊的呼嘯,他避也不避,猛地單腳踏在地面上。

如同引爆了炸彈,亂石飛濺。

劇烈的爆炸聲中,血色氣浪猶如劇烈翻湧的潮水,一圈圈瞬間盪散出去,攜卷氣流,化作一道快如閃電的衝擊波,撞向了兩隻寄生生物。

幾乎是在瞬間,毀滅性的恐怖力量轟然爆發。

十幾根肌肉觸手上那堅不可摧的刀刃出現了大量裂紋,宛如蛛網般遍布全身。

猝然間,咔哧一聲。上下翻飛的巨大刀刃直接爆開!

狂暴的氣浪持續向前,一路肆虐橫行,捲起無數碎石沖向四面八方,許久才煙消霧散。

塵埃過後,以羅森站立位置為中心,出現了一個直徑四五米的大坑,坑內布滿了蛛網般的密集裂紋,大量的裂紋向遠方蔓延而去。

而兩隻寄生生物,則遠遠鑲嵌在十幾米開外的牆壁上。

整個軀體看上去就像是被凌遲處刑,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傷口,深可見骨。

承受了如此恐怖的傷勢,兩隻寄生生物奄奄一息,宛如一隻野獸發出著瘮人的慘嚎。

直到一隻大腳踩在了其中一隻的臉上,哀嚎才停了下來。

不是被堵住的,而是因為恐懼。

第一次在敵人身上,它們感受到了害怕這種情緒。

如果寄生生物裡面研究人類的同類智者知道了,或許會為此變化而感到高興。

但是身臨其境的它們,卻只有絕望和驚恐。

羅森俯視著對方,語氣淡然:「其他寄生生物在哪兒?」

「你…」

砰——!

伴隨著一聲恐怖巨響,整個地面狠狠震動了一下。

腳下那隻寄生生物連半秒都沒能撐得住,就在這恐怖力量下直接化作了一團肉泥。

「回答錯誤。」

「可惜,浪費了一隻珍貴樣本。」

雖然敵人是這樣說,但另一隻寄生生物卻從中感覺不到一絲遺憾。

眼見羅森眼中再次閃過冷光,它猛地打了個寒顫,立刻道:「等下!我知道在哪裡,我可以帶你去找它們!」

生存是第一本能,寄生生物同樣如此。

天色漸暗,寂靜的街道邊,幾輛黑色豐田車將原本通向政務大樓各個出口堵得嚴嚴實實。

而建築內此刻猶如發生了地震,轟鳴巨響接連不斷,讓人生怕下一刻這座大樓就要倒塌。

「他一個人進去沒有事嗎?不會遇到什麼意外或是危險吧?」

感受著渾身上下傳來的顫動,霓虹少女君島加奈忍不住詢問道。

「應該沒事,他….強的簡直不像是人類。」

泉新一瞄了一眼右手,不知道是回答問題,還是感嘆。

「放心吧,羅森大人不會有任何事。」

伴隨著斬釘截鐵的強烈肯定聲,北山崗佐從大樓內緩緩走出。

他赤裸著上半身,肌肉鼓起,宛如花崗岩一般,散發著兇悍和力量。

「這是….?」

目光下移,少年瞳孔地震。

「是那些怪物,現在已經被大人打的半死不活了。」

北山崗佐神色凝重,想到自己剛才經歷的事情,再次出聲道。

「不過仍舊非常危險,這裡就給我們了,你們還是待在車裡吧。」

說罷,他提著手中蠢蠢欲動的屍體,將其鎖在了巨大厚重的鐵箱之內。

這幾天看到的,聽到的,親身經歷的一切,徹底打破了北山崗佐多年以來對世界的所有認知。

原來這個世界不僅有人類,而且還有另一種以人類為食的可怕怪物。

剛才如果不是羅森大人已經賜下了力量,即便那隻怪物半死不活也能輕易刺穿他的心臟。

而不是像現在,只損壞了一件衣服。

「怪物…人類….」

他喃喃念叨著這兩個詞,心中似乎有了某種明悟。

「怪物亂世,人類淪為羔羊,我等即是僕從,而羅森大人註定將成為那新世界的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大樓重新恢復平靜時,無人知道此地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大量的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各個地方。

這些屍體死狀不一,有些就像被炮彈轟中,屍身殘缺得厲害,還有些完全變成了肉糜,都看不出原本模樣。

殘軀斷肢到處都是,空氣中充滿了濃烈的血腥氣味。

寄生生物歪歪扭扭跟在羅森後面,身體殘缺的部位不斷蠕動著,在逐漸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