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戰士依舊揮舞骨刃,冥人騎士騎著戰馬,手持斬馬刀,在人群中衝殺。奔牛護衛隊,在它們手中,一個回合也撐不下。就被斬於刀下。

看見這一幕,現場所有人,一時間傻愣住了。這已經完全超乎了他們的認知。被打成碎片不僅不死,還能活過來,這還是人嗎?

驀然間,他們想起了,這些怪物不是人,它們是不死生物!

不死!!!

什麼是不死?

無論怎麼打,怎麼殺,都不會死!

這就是不死生物!

面對這些殺不死的冥人騎士、骷髏戰士,奔牛城來的人,孫家的十幾個長老都慌了,手下的所有人更是傻了。

這些不死生物,怎麼殺都不會死,擁有無限復活能力。可他們身上的元氣有限啊。

一旦元氣耗盡,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變成不死生物大軍中的一員。揮起屠刀,殺向自己的同胞。這比殺了他們還難受。死也不得安寧。此刻他們終於明白一句話的含義。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吼!」

復活的骷髏戰士、冥人騎士再次衝擊人群,大肆屠殺。傻愣中的一群武者,只得壓制住心中的恐懼。和它們廝殺在一起。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哪怕是死,也要多殺死這些不死生物幾輪。

雖然不知道不死生物是否有痛楚,但多殺幾回。怎麼也能起到解氣的作用。一時間,兩方人馬又衝殺在一起。死氣森森,魔力升騰。爆炸聲響不斷傳出。

人群中,蕭易幾人隨著人流擠在角落,周圍到處是哭喊、尖叫聲,夏世民幾次想衝出去,都被擋住無去處。


頭頂天空,不死飛行怪獸遮擋的嚴嚴實實。這些飛行怪獸,抓去幾個人,帶上空中或吞食,或殺死拋落。

一時間,匯聚在一起的鮮血恍如一場小雨,傾盆落下……

… 慘劇發生在眼前。

蕭易卻突兀的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哪怕是一點點的趨勢也沒有。

在此之前,骷髏兵出來的時候,蕭易順手救下。

現在,眼前可不止骷髏兵。冥人騎士、不死屍體、骨龍、不死怪獸,都出現了。

卻沒有解救的趨向?

這是為什麼?

自己根本不用畏懼什麼啊?單單一個萬劍峰,就能砸死所有不死生物,更不用說……嗯,等等!

蕭易眼中忽地精光一閃,暗道,「不死生物!它們是不死生物!可我畏懼的不是它們,而是躲藏在暗處的冥人之王!」

是了,冥人之王是一個未知、神秘、恐怖的強大存在。

而且自始至終沒有露過面,讓自己潛意識裡下意識感到畏懼,一直藏匿心底。以至於冥人之王的現身,下意識產生了躲避的念頭。這種潛意識裡的念想,完全佔據了主導地位。別說正面擊殺冥人之王,就是反抗的思想也不曾有。


這種詭異存在的對手,天知道有著什麼樣的手段。在沒有絕對把握前,蕭易可不敢隨便出手。哪怕是擁有萬劍峰,掌握著擁有砸死武聖的力量。

蕭易不動。周圍的慘叫、尖叫,卻響個不停。不過,都讓蕭易直接無視掉了。另外,蕭易也想通自己為什麼不肯出手了。那就是他還有一個潛在原因,那就是大乾王朝的人,是死是活,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蕭易坐山觀虎鬥,沒有出手的意思,蕭韻自然是看熱鬧的份。易天辰和嘯月門的幾個人卻驚懼不已,時不時疾射元氣,擊落空中的飛行怪獸。

「啊,城主大人受傷了!那個人是誰?」

一聲驚呼,突然傳出,引起了現場大多數人的目光,抬頭看向空中。就見原本氣勢十足的城主大人,此刻半跪在虛空。頭髮凌亂,臉色蒼白毫無一絲血色,胸口破開一個大洞,不斷往外滴漏鮮血。

在他的正對面,一個身高足足有五米左右的巨型不死屍體,巍然而立。體型龐大,身材魁梧的它。身上穿著一件黑紅色似袍澤又似鎧甲的奇異服侍。渾身上下,纏繞黑沉沉濃郁的死氣,這些死氣恍如實質化,在空中升騰。讓人們驚懼的是,身為從墳墓里爬出來的怪物,它的手中竟提著一把血色的巨型戰斧!

「地級寶器!」

一名武者驚恐喊出聲,看著這個高大的不死屍體,眼睛里滿是恐懼、絕望。那把巨型戰斧,竟是地級寶器!

不死生物還會用寶器作戰?

所有人都驚呆了,緊接著伴隨之的,是深深的恐懼,發自內心的絕望。城主如果也不是對手,他們又能怎麼樣?

更何況這個高大不死屍體的旁邊,還有一個渾身籠罩在黑甲內的高大冥人騎士。和地面上的冥人騎士相比,這個冥人騎士還要高大,足足有六米。渾身上下,黑色盔甲密布,沒有一絲縫隙露出在外。

夾縫於夾縫之間,一條條詭異的血紅色神秘黑紋,嚴密的在肩胛、膝蓋等地方布置。頭盔頂上,透射出一根根黑色的鋼刺,在火光的照耀下,越發森寒鋒利。整個盔甲,除了眼睛外,再沒有露出在外的肌膚。在他的周身,燃燒著一簇簇詭異的黑色火焰。

強悍、恐怖!

神秘的未知力量,顯得這名冥人騎士,讓人發自靈魂的顫慄。那一股強悍恐怖的力量,壓抑在每個人的心頭。他就是那般靜靜的站立在高空中,釋放出的威壓,就使得人們興不起半點反抗念頭。

其他人不知道這名冥人騎士體內隱藏著什麼,蕭易卻能一眼看出。

死氣!濃郁的死氣!

冥人騎士是最強大、最恐怖的存在。整體實力僅次於人族武皇。只有人族武帝修為,才能壓制住他。

「轟!」

在地面上人們的驚呼聲中,巨型不死屍體,手持巨斧。對著奔牛城主,就是狠狠劈過去。狂暴的力量,直接撕碎空氣,夾雜毀滅的氣勢,降臨城主大人的頭頂。這一斧要是被劈中,奔牛城主唯有斷成兩半的份。

電光火石之間,空中突然浮現一個巨大的完全由元氣凝聚而成的手掌,閃電般迎向,呼嘯而來的巨斧。在和巨斧相撞擊的剎那,洶湧蓬勃的元氣手掌,忽地綻放陣陣金芒,宛如水晶般透明。

「轟!!!」

一聲極為沉悶的巨大聲音在高空中頓時炸響,浮現巨大的金色元氣手掌,在奔牛城主的前面,硬生生抵住了巨斧的攻擊。兩者皆是恐怖的力量代表,相撞擊爆炸產生了漫天的火光,在空中噴濺而起,恐怖的熱量瞬間瀰漫開來。


「嗚!——」

突兀地,巨型金色元氣能量手掌,猛然間死死的抓住了巨斧。隨後,金色元氣能量手掌,光芒驟然加亮。一股龐大浩瀚的力量,匯聚手掌心。抓住巨斧的剎那狠狠一捏!

「蓬!!」

沉悶洪亮的爆破聲,宛如雷聲般,從蒼穹深處下墜。巨大的聲響,頃刻間傳遍了整座山谷。澎湃的力量,衝擊撕裂了夜空,在奔牛城主周圍的大片空氣,在這股狂暴力量的衝擊下,瞬間粉碎開來。

山谷上空,空間極具不穩定。大地劇烈搖晃起來。

「轟隆隆……」

兇猛的力量,從空中席捲垂直降落至地面。衍化成一股強烈的衝擊波,風捲殘雲似的向著四周吹散開。山谷兩側的樹木在這股巨大的衝擊波下,直接被摧毀,房屋倒塌,激起了漫天灰塵。

山谷中正在和不死生物激戰中的武者,躲閃不及下,連同骷髏兵,冥人騎士一起,在恐怖的衝擊波下,慘叫聲也沒有發出,就同時湮滅。

灰塵散去,地面上的人們才看清空中的變化。卻是奔牛城主的前面多了個怪異的老頭。身高和小孩子差不多,渾身上下髒兮兮,邋遢至極。頭上光禿禿,只有兩邊幾縷凌亂的長發。隨意披落。

這人是誰?

能夠一掌滅除不死屍體的巨斧,武者等級多少?別的不知道,至少比奔牛城主要強數倍。人們又驚又喜,己方多出這麼個強大武者,生命無疑間又多了層保障。

「老……老師。」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矮小老頭,奔牛城主忽然激動起來,顫聲喊道。

他這一喊,地面上所有人不由驚呼。居然是城主大人的老師?!這個矮小老頭的來歷竟然那麼恐怖?

要知道,奔牛城主可是一直在人前說他老師在一個絕世高手。這件事,奔牛城上到八十老者,下到三歲孩童,每個人都知道。

因此,奔牛城的人對城主大人的老師,可是非常的仰慕。哪想到,城主大人的老師真出現了。雖然外表看起來很落魄,很猥瑣。但這並不妨礙奔牛城的人,對矮小老頭的崇拜。

「居然是城主的師尊,這老頭實力深不可測啊。」夏世民從震驚中回過神,呢喃道。

「是啊,我記得城主他是高級武帝修為。他的老師,怎麼也是個武聖!」易天辰感慨道。

「我只希望這些該死的東西早點消失。」蕭韻看著那些不死生物,皺眉道。

現場,唯有蕭易一個人沒說半句話,對夏世民等人的話語,也是莞爾一笑。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蕭易總感覺這個老頭自己在哪見過……不,不是見過,而是一種即視感!

「嘎嘎……安平老兒,想不到你還沒死啊。」高空中,巨型不死屍體突然陰慘慘笑道。又激得地面上的人們一陣驚呼。

這個不死屍體,不僅會用寶器,居然還會人族話語?!

會使用寶器,會說話,這樣的不死屍體,生前難道是一名強者?沒人是傻子,前後一聯想,立即想到其中關鍵。

能和奔牛城主的老師,安平認識,而且似乎還是死對頭,這個不死屍體生前的身份,到也讓人尋味了。

他們自然不知道此刻空中漂浮的不死屍體,都是曾經的武者變化而來!

正面的武者有各種勢力、門派,相對應的武王、武帝級別高手。暗面的,自然也有對於的力量。

巨型不死屍體的身份,別人不知道,猥瑣的老頭,安平大人,卻清楚的很。暗面的勢力首領,讓自己殺了他,然後流傳百世。

安平和對方首領,兩人,一方代表正義,一方代表邪-惡。敵對幾十年,交手上百次,一直都是勝負不分。安平離開消失時,對方的首領也消失。不曾想,再次見面時竟是這樣的方式。

安平沒變,對手的首領卻化身不死屍體!

「你沒死,我怎麼會先死。」此刻的安平,臉上滿是肅然,眼眸炯炯發亮,身上氣勢暴漲,盯著正對面的巨型不死屍體,沉聲道,「你我相鬥數十年,想不到有一天你竟會變成這個模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哈哈……」對方高大的身軀,突然顫抖,仰天長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忘了我們運轉天地元氣的本質是什麼了嗎?長生不滅!這就是天地元氣的真諦!我非常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它讓我感到了強大的力量,無上的力量!哈哈……」

「你錯了,本命元氣的真諦什麼都不是。如果真要說的話,那就是你在於對元氣喜歡的追尋,對世界的感悟,對人的感悟!而不是什麼長生不滅,符合自然,生老病死,一就是全部,全部既是一,這才是生命的真諦!你錯了。」安平緩緩道來。

「哼!」對面首領冷冷低喝,陰森的目光掃視天空地面,除了沒有現出身形的冥人之王,其他人無不畏懼為首的森冷目光,下意識低著頭,不敢和安平對視,「安平,你說再多也沒用,生老病死,符合自然?如此說來,你也可以死了,為什麼還要活到現在?你也怕了,怕死!」

「是,我怕死。」安平毫無做作,直接承認道,「每個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可我想說的是,死很簡單,關鍵在於它的價值。我不是一城之主,代表不了全城民眾,只是一直追尋在它的身後,以望找到死的價值。希望有一天,能夠發現天地元氣的真諦……」

「結果呢?你找到了?符合自然,享受生老病死,哈哈……這就是你想要的?這就是你幾十年來的追求?到頭來一樣找死!」為首首領大笑,繼續怒容吼道,「這是你的追求,不是我的!安平,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和我一起效忠冥王大人吧!」

「桀桀……」黑暗高空中,冥人王陰慘慘的笑聲適時響起。

「將他也變成你,加入我們的隊伍中來!桀桀……」

伴隨著陰慘慘的冷笑聲,高天之上,驀然翻騰爆發出一圈圈詭異的血黑色霧氣,一股強烈的威壓,自高天上降下。恐怖的氣勢,攪動氣流形成一個碩大的漩渦,在高空中不斷翻滾起來。

「砰!」「砰!」「砰!」……

沉悶的空氣爆破聲,宛如高壓水頭打開的瞬間,夾帶著一陣陣尖銳至極的呼嘯聲,從天而降。數百上千道完全由血黑色霧氣擠爆氣壓凝聚而成的黑色箭矢,劃破虛空,向著地面狠狠****而下。


這不是天地元氣,而是死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毀天滅地!

「冥人王!你不在煉獄島好好待著,跑出來就是為了毀害其他人嗎?」

冷哼聲突然響起,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仰頭怒視高天,他的雙手猛然擊出數道金色流光,口中大喝。

「轟!——」

金色流光幻化萬道,迸發璀璨至極的光芒,從他的身體中疾射而出。霎時間,宛如熊熊燃燒的烈焰,照亮天幕。在電光火石之間,和高空中疾速降落而下的黑色箭矢,兇猛的相撞在一起。

「轟!」「轟!」「轟!」……

空間頓時劇烈搖晃,震蕩。虛空禁不住顫慄,只聽得「轟轟……」的響聲,猶如一枚高壓炸彈在空中爆炸開來。狂暴的力量,撕碎虛氣。露出道道猛烈的罡風,在縫隙之間嘶吼咆哮。妄圖降臨世間。

恐怖至極的氣勁以相撞擊地點為中心,似浪潮一般,一圈圈呈現巨大的波紋狀,向著四面八方瘋狂地擴散開來。衝擊波帶來的毀滅氣息,霸道的立場,在空中百米範圍內無法壓制的爆發出來。

這一瞬間,高天之上的空氣,立即被一股龐大到無法阻擋的力量,在零點幾秒時間內,閃電般擠壓開來。使得高空中出現了一片真空的地帶。

強悍恐怖的衝擊風暴,更順著豎直方向,降臨地面,剎那間向著四面八方輻射開來。兇猛的衝擊波直接將落地點周圍的建築物,在頃刻間盡數摧毀。立時間,灰塵漫天,轉瞬之間在地面上激蕩而起,捲起一股駭然的驚天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