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饑渴了多年的戰刀,又能夠開葷了!

虯龍也懂的中文,距離老遠便開口喝道:「大陸來的朋友,看上了我的女人,為什麼不跟我打個招呼?」

葉修獰聲說道:「老子看上你的女人,那是給你面子,就憑你這種小雜魚,還不配讓我聯繫你,哼!」

卧槽!這太牛逼了,自己把圍觀的一群客人都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哥們兒,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吧?趕在太歲頭上動土?

虯龍竟然壓制住了心頭的怒火,沒有立刻發飆,只是淡淡的說道:「我要和你決鬥,只要你幹掉我,這個女人就是你的了!」

「好,咱倆去決鬥場玩玩!」葉修抬手鬆開了那個花魁。

今天晚上過來,就不是來泡妞的,就是來砸場子的!

最好能夠把虯龍幹掉,以後暗黑酒吧就老實了,絕對不敢再過去給葉修添亂。

虯龍抽出武器要去決鬥場,卻被旁邊一個嘍啰拉住:「老大,殺雞焉用牛刀,讓我去幫你廢了這小子就行!」

「去你媽的吧!」虯龍抬腿一腳,將這個多事兒的嘍啰踢翻在地。

但是他沒有走出兩步,又被另外一個嘍啰拉住:「老大,這種小混混根本不用你動手,屬下一條胳膊……

「滾!」虯龍抬手一巴掌將這個嘍啰掀翻在地。

但是虯龍沒有走出兩步,又被後面一個嘍啰拉住:「大哥,讓我來吧,我弄死這個混小子,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的簡單!」

「好!」虯龍抬手拍了拍此人的肩膀,凝聲說道:「好兄弟,辛苦你了,你小心點兒!」

這是典型的三禮讓手法啊,既給虯龍保住了面子,又為他降低了大量的風險。

葉修在明知道虯龍厲害的情況下,還過來挑戰,可以理解成為兩個情況。

第一,這個葉修是一個瘋子,他不想活了,只想立刻來送死。

第二,葉修是一個高手,他有取勝的把我,經過了慎重的考慮之後才過來砸場子的。

葉修前天晚上,已經在暗黑酒吧殺了泰克斯,這足以證明他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虯龍也不能夠保證自己的實力能否壓住葉修,但是進入決鬥場之後,就必須有一個人死了才能結束。

就算虯龍這個吧主,在暗黑酒吧決鬥場能夠作弊,但若是遇上真正的高手,他也得吃癟。

吃癟就是死。

為了保住面子,虯龍派出的這個人,也是一個一流的大高手。

這傢伙名叫紅狼,是暗黑酒吧長老級的人物。

按照慣例,決鬥之前就得下注。這一次下注情況比上一次更加離譜。

紅狼身上壓了數百萬的錢幣,但是葉修身上一直都是10000元。

這一萬塊錢可不是玩家壓得,而是暗黑酒吧給壓得盲注。是作為比賽的初始資金的。

無人給葉修押注,葉修情況一下子變的尷尬起來。

不過這不是問題,問題是毛靚已經拿到手的那一百多億,現在全都在葉修手中。

葉修非常謹慎,並沒有傻乎乎的一次全壓,而是按照比例,押了200萬。

自己給自己押注,也是可行的,只要你的賬戶裡面有錢,並且確認你的資金賬戶和身份證明都在身上,那就足夠了。

九江國的銀行,只認資料不認人,只要有卡號密碼,就能取出來前,只要有你的身份證明,這卡上的錢就能出來。

葉修壓了兩百萬,對面的籌碼立刻上浮到兩千萬。還是1:10的比例。

葉修立刻把價碼又追加到了2000萬。

對面的籌碼立刻再次上浮,到了1.5億。還在緩慢的上浮。

因為大家都知道葉修的「厲害」,所以下注的時候都比較謹慎,不敢再像上一次一樣玩命的砸。

上一次毛靚就讓很多人傾家蕩產了。這一次葉修必須懂點兒腦子。

葉修繼續追加,把賭注追加到了兩億九江幣。反對聯盟也跟著加,一口氣追到五億才緩緩停止。

這一次,葉修沒有繼續追加了,差不多已經到極限了,再追下去恐怕也沒人願意跟了。

葉修和紅狼一起走進了決鬥場,房門砰的一聲關閉。

眾人滿是期待的盯著大門,苦等著紅狼快點兒出來。

然而結果卻是殘酷的,五分鐘後葉修推開房門走了出來,手中還拎著一根燃著的香煙。

「還有誰不服,進來玩玩吧?」葉修沖著面前眾人擺手吆喝。

虯龍已經提前一步離開了人群,暗黑酒吧這一群人一個個耷拉著腦袋,沒人敢吭聲。

「媽的,一群廢物!」葉修怒罵一聲,抬腿一腳踢了酒吧的櫃檯。

葉修搶了暗黑酒吧的頭牌,就是過來砸場子的。

這種情況下,葉修成功打敗了暗黑酒吧的高手,暗黑酒吧無人敢和葉修決鬥。這就算是葉修挑戰成功了。

挑戰成功,我自然要砸了你的吧台,這是我勝利者的權利。

不但如此,這種情況下獲勝,葉修連暗黑酒吧的「保護金」也給黑了,直接從暗黑酒吧櫃檯,把自己贏取的五億資金轉走。

暗黑酒吧顏面盡失,不過虯龍這混蛋也算是夠冷靜的,這種事兒他都能夠忍下去。

黑暗中的王者不需要光明,虯龍沒有把握百分百弄死葉修,他是不會冒險和葉修公平對決的。

我暗中派人弄死你,把你的屍體掛在吧台展覽一天,你就知道我暗黑酒吧的厲害了!

在這兒,是龍你的給我盤著,是蛇你也得給我趴著!

虯龍是回去找人去了。後面還會有更加血腥殘酷的報復。

不過葉修如果害怕這個的話,就不會過來鬧事兒了。

暗黑酒吧的頭牌,也被葉修帶走了。沒辦法,魅兒說的,打贏之後,頭牌就是你的「獎品」,從此以後和虯龍無關。

如果你把她丟在暗黑酒吧不要的話,虯龍就會把她殺死。總之輸出去的東西,暗黑酒吧從來不「保留」。

與其讓這麼一個絕色大美女被虯龍那個醜惡的傢伙禍害了,還不如把她帶回去給自己的燒烤攤做一個服務員,豈不美哉? 葉修知道虯龍肯定會派人過來搞事兒,所以也沒有去接出來毛靚她們,讓她們繼續住在九江酒店就是。

雖然九江酒店的消費很高,但葉修現在還真不差那點兒錢,差的只能是安全感。

出來酒吧之後,身後就一直有人跟蹤,追蹤的人數量還不少,手中也都帶著傢伙。

黑夜下的九江國非常混亂,每天晚上都會有命案發生,每天都會有人死在這個陰暗的小島上。

「葉大哥,我們在外面跑實在是太危險了,我們還是去酒店吃點東西吧!」香兒這個吃貨,看到飯店肚子就叫喚。

「好!過去吃點兒東西。」葉修點頭同意。

有人追蹤不要緊,但若是這一群暴徒喪心病狂躲在暗中打狙擊,那可就危險了。

就算是最頂尖的高手,也難以躲開飛射過來的子彈。

這一家酒店還是一個華夏國人開的,飯店的大招牌寫的是九江文,下面的小牌子,卻是寫的中文。

「仙蹤飯店」很有內涵的飯店。好像這店裡跟有神仙一樣。

「小二,上菜啊!」香兒好像以前在這兒吃過飯,竟然還懂的華夏國古代的太刺耳。

「來嘍兒!」果然有一個粗布麻衣的小夥子,端著一個紅木托盤走了上來。

「我去,這麼快!」葉修驚訝道,「我們並沒有點菜啊,你知道我們喜歡吃什麼?」

「呵呵,沒想到這位也是同族中人呢。」服務員笑道,「我們飯店是不用點菜的,因為任何人來我們這兒吃飯,東西都是一樣的!」

喝,這麼厲害,葉修起身一看,這可不是嗎,狹窄的餐廳房間內,十幾張桌子上擺設的飯菜都是一樣。

所有的桌子上,都是擺著八個菜,兩個湯。四葷四素,兩個湯一咸一甜。

這不像是飯店,倒像是職工食堂,不過就算是職工食堂,也得支持讓客人選擇自己喜歡吃的菜吧。

你們這種經營方式,也太霸道了。

香兒卻說道:「葉大哥,仙蹤飯店是九江國消費最低的一家飯店了,五十元就可以讓五個人吃飽了。

的確,六個菜兩個湯,加上一盆米飯,足夠五個人吃飽了。

五十元的確挺便宜的,不過香兒妹子看起來不像是窮人啊。

這麼好的手段,隨便殺兩個惡人,就能「搶」到不少錢了。加上這妮子嘴巴這麼叼,這一家飯店的口味,應該對了她的胃口。

「咳咳咳。」這時從店後門中的通道內,走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兒。

得有七十多歲,手中拄著拐杖,走起路來一搖一晃的,眼看是要不行了。

仙蹤飯店前面餐廳面積不大,後面還有更大的餐廳和包廂。老頭兒應該也是一個食客,葉修沒把他放在心上。

豈知這個老頭兒卻一搖一晃走到葉修跟前,沒吭聲直接在葉修對面坐了下來。

「哎呀!」香兒嚇了一條,噌的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獰聲喝道,「老頭兒,你嚇死我了!」

極品狂醫 「呼呼呼。」老頭兒鬆開了捂著嘴巴的手,喘著粗氣說道:「姑娘,老朽從東土大唐一路來九江國已有1000多年,如今年邁無力,姑娘是否能夠管我一頓飯吃,怎麼樣?」

「哈哈哈。」香兒大聲笑道,「老頭兒你這個玩笑實在是太好笑了,我被你逗笑兒,你坐下再給我講一個笑話,我請你吃飯!」

這老傢伙是指按時太幽默了,還東土大唐,你真以為自己是唐僧啊?我去!

老頭兒沒有再理會香兒,轉頭說道:「這位少俠,老朽看你印堂發黑,若是猜測不錯的話,你今夜必然要有血光之災!」

「啪!」香兒拍案而起,厲聲喝道:「老頭兒,你他媽不要胡說八道,暗黑酒吧那一群敗類,能把我們怎麼樣!」

「姑娘,你這麼衝動做什麼?」老頭兒淡然回到,「我只是把結果提前告訴你們而已,我並沒有攻擊你。」

「你看到什麼結果了?」香兒好奇道。

「咳咳。」老頭兒咳嗽一聲之後,繼續說道,「我看到這位少俠被人亂刀砍死,你們兩個女人被上百個漢子輪流強暴!」

「啊!我殺了你這老混蛋!」香兒大怒,抬手一巴掌沖著老頭兒的臉頰扇了過來。

葉修抬手卡住了香兒的手腕,制止了香兒行兇:「香兒,我們現在的確是遭到暗黑酒吧追殺,禍福難料!」

「但是這個老傢伙信口雌黃。」香兒厲聲喝道:「我今天要是不教訓這老傢伙一頓,他這一張烏鴉嘴,還得說喪氣話!」

是啊,老子現在正被人追殺,你跑過來跟我說這種話,你不是過來找不自在嗎?

如果這傢伙不是一個行就將木的老者,而是一個年輕人,打了就打了。

可惜這老傢伙年事已高,身體孱弱,一巴掌下去,當場就得要了他的老命。

葉修凝聲說道:「老先生,多謝您的提醒,我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您若是餓了的話,就吃飯吧,不要再多說。」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老頭也不客氣,端起筷子就吃。

真是一個「喪門星!」一句話說的香兒現在都沒有胃口了。

馬上就要被上百個男人輪流強暴了,這尼瑪能吃得下?

這個老頭兒的確是多嘴了一點兒,不過看在他一把年紀的份上,葉修不想和他一般見識。

香兒經過最初的煩躁之後,終於冷靜下來心神,又開始沒心沒肺的吃了起來。

這兩位都是能吃的主兒,老頭兒雖然七十多歲的高齡,但是吃東西卻是一點兒都不含糊。竟然和香兒一個丫頭搶東西。

有趣的一幕發生了,老頭兒夾了一粒花生米要吃,香兒立刻用筷子去搏擊。

豈知香兒飛過去搏擊的筷子,再和老頭兒手中筷子碰撞之後,竟然「卡擦」一聲斷了。

而老頭兒筷子頭的花生米也掉了,不過他又夾了一粒,香兒的筷子已經斷了,想要搏擊都沒有機會了。

這老傢伙實在是太可恨了,香兒又從筷籠裡面抽出來一把新筷子,要再次出手。

「啊呀!」剛把筷子拎起來,香兒陡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一張白皙的俏臉當場就變成了綠色。

這他媽可真是要命啊!因為老頭兒竟敢抬腳踩在了香兒的玉足上面。

一點兒憐香惜玉的情懷都沒有,對香兒這個小美女也好意思下手這麼重?

「我殺了你!」香兒揚起巴掌要殺人。

魅兒咳嗽一聲:「香兒你怎麼這麼笨?被人欺負了就還回去,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好!」香兒獰笑一聲,收回了巴掌。

死老頭,敢踩我一腳,看我不把你的一雙臭腳踩成骨頭渣!

香兒咬著銀牙,狠狠一腳踩了下去。

「蹬!」葉修直覺的整個飯店地板都在搖晃。是香兒妹子重重一腳踩在了地板上。

「啊呀!」香兒慘叫一聲,抱起自己的小玉足慘叫了半天。

這他媽可真是要命啊!全力一腳踩在地板上,腳板骨都裂了。

老頭兒吃了一塊兒肉,樂滋滋道:「小妮子,年紀輕輕的心這麼狠做什麼?狠心的人可是不長壽的哦!」

香兒才不管你那麼多,死老頭惹了老娘就得付出代價!

不殺你算是好的了,惹急了我現在殺了你你也是白死。

香兒雖然是殺手組織專業培養出來的殺手,不過她自身不過是一個十九歲的丫頭,這種年紀的丫頭,能邪惡到什麼程度?

若是沒有刺殺任務的話,她不會隨便殺人的,今天殺了那個漢子,是因為漢子要殺他,她只是反擊。

現在她只是想和這個老頭兒玩玩,也不是想弄死人。

既然踩腳你能躲過去,那我就來一個你躲不開的招數。

放下腿之後,香兒順勢來了一個橫掃腿。

「砰!」這一次才是真的狠辣。

「啊呀!痛死我了!」香兒慘叫一聲,本來已經恢復紅潤的臉頰登時變得慘綠色一大片,把葉修都嚇了一大跳。

葉修急忙起身,迎著香兒走了過去,卻見香兒捂著腿哀嚎不斷。

掀開褲子一看,白嫩的美腿上磕出來一條青紫色的淤青。

應該是被重物擊打所致,不過老頭兒剛剛兩雙手都在桌子上。一手端碗一手抓著筷子,忙著吃喝呢。

老頭兒沒有對她出手,肯定是她自己踢在了某個堅硬物體上。

「你這個破拐杖,怎麼這麼硬!」香兒一句話,讓葉修頓時恍然大悟!

哎,香兒妹子今天可真是夠倒霉的。簡直是犯了天煞孤星。

堂堂一個大高手,竟然被一個糟老頭兒整治的灰頭土臉。

半個小時后,桌子上的東西被吃光了。

這時,老頭兒又說道:「服務員,我不是聽說你們這兒吃飯,還送酒的嘛?趕緊把酒拿出來,我要喝!」

店小二立刻從屋內走了出來,拿著一個瓷罐子,還有幾個小海碗,和影視劇中的小酒碗一模一樣。

這時華裔人開的飯店,有點兒中華的酒類也不足為奇。

店小二給每人倒了半碗酒,然後端著酒罈又走了。

一桌子飯菜才50元錢,這一罈子酒全都送給你們的話,豈不是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