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野嘆道:「龍宮不愧為龍宮.真是壯觀.」

「我第一次見到龍宮.比你還要驚訝.」宣凌笑道:「待會兒宮殿開啟.總共有八道門戶.我們選擇一道門衝進去.」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們避開邪月公子一行人.免得跟他們起衝突.」

「這樣最好.邪月師兄心黑手辣.他要是對我們下黑手.真是防不勝防.」林宏沉聲道.

拓跋野問道:「寶物如何分配.」

「大家都是自己兄弟.要是自己奪得的寶物.就歸個人所有.要是我們一起聯手奪得的寶物.根據寶物的價值平分.」宣凌說道.

「凌少.這樣分配的話.你豈不是吃虧了.」拓跋野說道.

「沒事.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在意那些點蠅頭小利.」宣凌大氣了一把.

洪虎笑道:「感謝宣凌師兄.」

張飛宇是悶葫蘆.一直都沒有開口.

宮殿很大.很快全部出現在了虛空之中.懸浮起來.

看到巨大的宮殿.所有人都激動無比.有些人眼裡閃過寒芒.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

「門馬上會打開.大家千萬小心.有些人會出手的.」宣凌提醒道.

洪虎等人緊挨著一起.防備周圍的人.

他們的實力還算不錯.有兩名天仙境強者.一般人不會對他們出手的.

尤其是散修強者.才是最怕這種時候的.他們總會成為別人的目標.

要是拓跋野獨自出現在這種場合.就會成為別人獵殺的目標.

他選擇跟宣凌他們一起闖蕩.還是有好處的.


只是他無法盡情出手收取寶物.讓他頗為遺憾.

宮殿已經穩定下來.八道門戶***開.發現了耀眼的寶光.

「好多寶物.」不少人驚呼出來.

突然.八道門戶爆發出巨大的吸力.把靠近門戶的強者吸進了龍宮之中去.

「大家不要慌亂.順著吸力進去.」宣凌說道.

宣凌他們在前面.紛紛被吸了進去.

拓跋野剛剛要進去.結果邪月公子一名同伴出手.長鞭把拓跋野纏住.拉向了他們所在的門戶.

龍宮的八道門.連接著八條通道.每條通道兩邊都有大量寶物.等著收取.

拓跋野沒有防備.結果被長鞭帶向了另外一條通道.

「完蛋了.軒宇跟邪月公子他們走一條通道.他死定了.」

「卑鄙.邪月公子真是太卑鄙了.竟然讓人對付軒宇兄弟.」宣凌怒道.

他們進入門戶之前.就看到了拓跋野被長鞭拉向了另外一條通道.只是他們被吸力拉向門戶.壓根沒有辦法救援拓跋野.

「凌少.邪月師兄不好對我們下手.所以他選擇對付軒宇.他肯定已經知道.你跟軒宇的利益關係.」林宏說道.

宣凌沉聲道:「軒宇兄弟會空間法則.他還有一線活命的機會.希望他能夠活著走出龍宮.」

「凌少.其實軒宇死了也沒什麼.我們直接把軒宇樓接收過來就行.」林宏冷聲道.

「要是那麼容易就好辦了.我們也開了店鋪.可生意遠遠無法跟軒宇樓相比.軒宇樓和軒宇小隊.都是軒宇一手組建的.他不在了.軒宇小隊和軒宇樓也會分崩離析的.」宣凌嘆道.

「凌少.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軒宇只能自求多福了.」洪虎說道.


拓跋野被捲入邪月公子他們所在的通道.比邪月公子他們晚一步進入通道.

他剛剛進去.就看到邪月公子他們堵在通道前面.

「軒宇.軒宇小隊的隊長.軒宇樓的樓主.年紀輕輕.還挺有本事的.」邪月公子笑道:「以後跟著我.如何.只要你答應.你肯定比現在混得好.」

「邪月公子.我的根基都在宣鳳城.我不會背叛凌少的.」拓跋野沉聲道.

「你知道不歸順我的下場嗎.」邪月公子冷聲道.

他身邊一人說道:「你今天要是不歸順.就是死路一條.」

他向前走了兩步.準備出手.只要拓跋野拒絕.他隨時可以出手.

「我不會答應的.我也不會坐以待斃.」拓跋野冷笑.

他沒等邪月公子的人出手.直接施展出空間瞬移.瞬息消失了.

「此人會空間法則.絕對不能留.他死心塌地跟著宣凌.是不小的威脅.」邪月公子冷哼道.

「邪月公子.儘管放心.他就算空間瞬移.也離不開這條通道.我們一定能夠擊殺他.要是他運氣不好.瞬移進了大陣之中.說不定都不用我們動手了.」

「不能大意.我們加快前進的速度.把軒宇找出來親手幹掉.這樣才能放心.」邪月公子下了命令.

……

拓跋野施展空間瞬移之後.還真進入了一個大陣之中.

他神念之力一掃.還發現了一件二品仙器.

他毫不客氣.直接把二品仙器收取了.

隨後.他查看陣法.看能不能破陣而出.

「這是六合大陣.應該是二品仙陣級別的.」拓跋野在陣法上的造詣不低.


既然認出了大陣.他自然也知道破陣之道.

他找到陣眼.直接把大陣關閉了.然後大模大樣走了出去.

他走出大陣.外面就是通道.他發現通道兩邊都是大陣.大陣之中應該有寶物.

想要得到寶物.就必須破陣.實力不足.連大陣都沒辦法破除.自然不可能拿到寶物了.

現在.拓跋野沒有心思破陣收取寶物.因為他破邪月公子他們追殺上來.

以他的實力.在狹小的通道之中跟邪月公子一行遭遇.除了逃命.他沒有別的辦法.

近身邪少 .

剛才. 上古情話之殷殤 .

空間瞬移不是萬能的.還是有很多寶物能夠限制空間瞬移.直接把空間封鎖了.

所以.快速進入通道深處.沒有理會那些寶物.

他為了辨別方向.還耽擱了一些時間.他是根據大陣強弱.來辨別是深入.還是出去的方向.

要是走錯了方向.他會直接跟邪月公子他們撞上.那真是死定了.

「希望邪月公子他們貪心一些.追一陣追不到我.就去收取寶物.」拓跋野祈禱.

邪月公子他們要是去收取寶物了.那麼他就能夠從容不迫.也能夠順便收取一些寶物.

龍宮之中的寶物真不錯.要是一點不收取.真是太可惜了.

他快速奔跑.很快到了三品仙陣區域.根據他的推斷.三品仙陣裡面是三品仙級寶物.

「還是收取一些寶物再說.」


拓跋野沒有抵擋住誘惑.他慢慢前進.看到他會的陣法.就直接進去把寶物收取了.

他無法輕鬆進入的大陣.他沒有去強行破陣.那樣太耽擱時間了.

陣法之道.繁複深奧.拓跋野掌握的大陣還是比較有限的.一路走過去.就有很多大陣是他沒有見過的.讓他開了眼界.

可惜.他沒有時間去慢慢研究陣法.他收取寶物的時間還嫌不夠用呢.

一件件三品仙級寶物.被他收進了仙府之中.他的心情非常不錯.

「這是烈焰大陣.」

拓跋野又認出了一個大陣.他非常高興.直接進入大陣之中.

他進入大陣.發現大陣裡面有一塊巨大的天藍石.這是用來提升異火的.

剛好他的兩種異火.現在都是淡藍色.正需要融入更多天藍石.才能提升等級.

異火.可以煉製各種寶物.也能夠用來攻擊.

拓跋野攻擊手段很多.他很少用到異火.不過.他煉製寶物的時候.就算用神煉之道.還是經常使用異火.這樣煉製各種寶物更容易一些.

看到天藍石.他非常激動.這麼大塊的天藍石.足夠讓他體內冰眼火和地心火都提升到深藍色.

想要讓冰眼火和地心火繼續進階.就必須要有天青石才行了.

不過.深藍色的冰眼火、地心火.肯定比淡藍色的要厲害.

拓跋野把整塊天藍石都搬了起來.送入仙府之中.

他暫時沒有時間.讓異火融入天藍石.提升火焰等級.

收了天藍石.他就準備走出大陣.繼續前進.

他還沒有走出大陣.就感應到了外面的動靜.

「軒宇那小子跑到什麼地方去.我們追了這麼長時間.竟然還沒有追上.」一名強者鬱悶道.

「邪月公子.我們要不要就在這個地方收取寶物.暫時放棄追殺軒宇.我們要是不收取寶物.這一趟豈不是白來了.」

邪月公子想了想.說道:「大家繼續追趕.一刻鐘之後.我們要是還追不上.就停下來收取寶物.」

「好.我們繼續追殺.」

邪月公子一行從通道快速跑了過去.拓跋野跟他們就隔著一層護罩.

實在是太驚險了.要是邪月公子他們玩到一會兒.拓跋野就走出了大陣.肯定被他們發現的.

「真是運氣.差一點就被他們撞上了.」拓跋野拍了怕胸口.嘆道.

他都冒了一身冷汗.都是緊張引起的.

面對邪月公子他們一行強者.他也沒有辦法保持淡定.

拓跋野發現了一個問題.他飛身修仙世界之後.整個人都繃緊了.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輕鬆自在.

他在聖天大陸.是因為沒有足夠強大的對手.他當然不會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