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豬八戒,早就被白骨夫人迷得神魂顛倒,失去了判斷能力。

「三師弟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這裏這麼就不能住人了,你看,這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嗎?你看她,哪裏像是妖怪了。什麼妖氣衝天,我怎麼就看不到呢,分明就是那潑猴兒故意說出來嚇唬我們的,好讓我們在這裏等着他,他去前面吃好吃的!」

「二師兄……」沙悟凈無奈苦笑。

「行了行了,啰啰嗦嗦的沒完沒了。」說完,豬八戒一揮手不再搭理沙悟凈,徑直來到了白骨夫人的身邊。

「師父,你看這個女施主這麼可憐,咱們還是出手幫幫她吧。」

唐玄奘也是一個爛好人,要不然也不會弄出後面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場景了。

他點點頭,說道:「那八戒你先去看看,我和悟凈在這裏等你回來。」

「好嘞,師父您就瞧好吧!」豬八戒為了在白骨夫人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故意亮了個帥氣的姿勢,扛着九齒釘耙就飛了起來。

然後按照白骨夫人所說的地方,飛馳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邊。

沙悟凈看到二師兄離開,不由得握住了手中的降妖寶杖。

他還是信不過眼前的女子。

女子也發現了沙悟凈的警惕,心裏又開始盤算怎麼讓沙悟凈離開了這裏了。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果籃,計上心頭。

「聖僧,你們可是東土大唐而來?」

唐玄奘點點頭,說道:「女施主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是東土大唐而來。」

「難怪聖僧寶相**,原來是大唐的聖僧,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唐玄奘連忙回禮道:「女施主言重了。」

「聖僧,一路西行肯定很勞累吧。」

「還好,多謝女施主關心。」唐玄奘微笑着說道,並未發現什麼異常。

白骨夫人這時候將果籃打開,然後說道:「聖僧,你們舟車勞頓,在這裏應該是為了休息吧,現在依然是晌午,到了吃飯的時間,我這裏也沒什麼好東西孝敬聖僧,聖僧要是不嫌棄的話,就拿這些果子充饑吧。」

「這不大好吧。」唐玄奘遲疑道。

「沒關係的,這些果子我們家要多少有多少,我能在這裏遇到聖僧,自然就是與佛有緣,聖僧吃幾個果子,就當給我增加功德了。」

白骨夫人能說會道,幾句話就讓唐玄奘無法反駁了。

「既然如此,那貧僧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着,唐玄奘就拿起了一枚果子。

「那邊的師傅,你也來嘗嘗我家種的果子吧。」

白骨夫人沖着沙悟凈笑了笑。

沙悟凈警惕心十足,擺了擺手:「我不餓,謝謝女施主。」

「不用客氣,吃吧。」白骨夫人就是為了讓沙悟凈吃東西,不然的話,隱藏在這些果實當中的**也就沒用了。

可沙悟凈警惕心十足,根本不給白骨夫人這個機會。

白骨夫人心裏鬱悶,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唐玄奘說話了。

「悟凈,你也勞累了一路,吃些果子休息休息也是好的。」

沙悟凈一聽師父都這麼說了,無奈之下,只好也拿了一個果子。

聞着清甜無比的香氣,沙悟凈也覺得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吞了口口水,沙悟凈張嘴便開始吃了起來。

上當了!

白骨夫人心頭竊喜。

臉上的笑容也變得詭異起來。

沙悟凈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伸手想要去抓禪杖,奈何人已經中了迷魂藥。 話如當胸一箭,射穿陳向陽的心口窩。

血花迸濺。

真是又疼又涼。

「星星!」陳向陽又驚又急,在車上,她可不是這麼說的呀!

她信誓旦旦地說幫忙來著。

哪有這樣幫忙說好話的?

簡直是落井下石、添油加醋、火上澆油、雪上加霜。

李星星眨巴眨巴無辜的大眼睛,振振有詞:「我說的是實話!您想求得我娘的原諒,首先就得讓她了解一切來龍去脈,不能有一丁點的隱瞞!否則,就算破鏡重圓,也會留下無窮的隱患,不利於相處。我一片真心為親爹,您感不感動?我都沒說您被炸沒一條胳膊時,你們組織派陳燕紅照顧您的事。」

陳向陽咬咬牙:「感動!我特別感動!」

感動個屁!

一線希望,沒了!

越說越讓人來氣,他都看見李秀紅眼裡燃燒的怒火了。

李秀紅狠狠地瞪他一眼,轉身拉著女兒的手,表揚道:「星星你做得很對,不愧是娘的乖女兒。走,到廚房看你婆婆下的麵條熟了沒,娘做了紅燒羊排,待會兒給你挾一塊最大的!從熟食店裡買了一隻燒雞,雞腿先撕下來給你墊墊肚子。」

李星星美滋滋:「想吃羊肉串!」

將核桃一般大的羊肉穿一串,烤得外焦里嫩,撒上辣椒粉、孜然粉……

吸溜!

李秀紅莞爾一笑:「等我明天叫你哥哥弄個鐵架子,再買點炭。」

「我來想辦法。」陳向陽忙插口。

李秀紅不搭理他,拉著女兒進了廚房。

夏父拍拍他的肩膀,「親家,彆氣餒,再接再厲啊!」

徑自進廚房。

麵條熟了得立即盛出來,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他等著端飯端菜。

藍玉趴在沙發扶手上笑得眼淚直流。

扛行李上來的陳念恩和夏明星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地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他們的爹,背影好凄涼。

藍玉揉著笑疼了的肚子,「星星剛跟秀紅告狀。」

「咦,她說了什麼?」陳念恩格外好奇。

「就是陳燕紅賴著你爹的原因。」

聽了藍玉的回答,陳念恩大讚道:「好妹妹!不愧是我的妹妹,和我統一戰線,待會兒吃飯,可以把兩根雞腿全放到她碗里。」

夏明星卻道:「我猜娘已經把雞腿扯下來給她了。」

陳念恩聞言一怔。

把行李箱送進李星星和夏明星的卧室,他伸頭到廚房一看,李星星正徒手抓雞腿,啃得滿嘴油,兩眼放光盯著盛出來的一盆紅燒羊排。

迴轉客廳,他拍夏明星的肩膀:「你行,你果然了解她。」

從陳向陽身邊路過,則道了一聲:「您節哀!」

下樓去了。

真的好想仰天大笑三聲。

花城人民群眾送的十幾麻袋乾貨,外加李星星和夏明星自己買的,弟倆來來去去十多趟才全部搬回樓上,看得徐奶奶一愣又一愣。

夏明星沖她一笑:「今晚來不及分了,明天給您送一些。」

徐奶奶很爽快:「行,我等著了,我喜歡吃海貨。你們難得團聚,晚上別去招待所了,樓上不夠住,來樓下住,一樓二樓都有客房,被褥齊全。」

夏明星沒敢一口答應:「回頭再說,如果有需要就來打擾您和徐同志。」

兩家經常互送飯菜,沒必要太客氣。

客氣傷人心。 不讓秦蒼穹有任何逃離的可能!

而,見到這一幕。

秦蒼穹的臉上,閃過一抹玩弄神色。

這張鋒,真不愧是張家的人。

和弟弟張利的行事手段,真是如出一轍。

半個月前。

他弟弟張利,也是如同這般,邀請自己前來。

而今,這大哥張鋒,又是這招手段。

呵。

還真是無趣。

就沒有新花樣了么?

秦蒼穹搖搖頭,徑直走進了電梯內。

電梯關門,緩緩上升。

整部電梯,早已被大樓內部控制,可隨意操控。

秦蒼穹站在電梯內,眸光平靜,叼著煙,淡淡等待着電梯上升。

而,就在電梯,上升到頂樓,57層時。

電梯的門,卻遲遲沒有打開?

而後,電梯,停頓了兩秒鐘……

突然,整個電梯失控,『轟……!』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