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改不了吃屎!木木改不了當狗賊!

揪心,擔心,惶恐……

「你要寫死一個人,你把他形象構造得這麼立體幹嘛啊!」

「狗東西啊狗東西!」

劉帥和廣大的正在追更的書友一樣,一邊啐道,一邊往下看。

七星連珠之日,劉喜要吸五陽一陰,而這小仙女,便就是這樣的陰!

小魚兒只能看着劉喜吸着他愛小仙女卻無能無力!

悲傷揪心的氣氛從書里蔓延到了書外,不知多少讀者已經眼含熱淚!

而就在讀者都不忍心再看下去的時候!

花無缺出現了!如同小魚兒和小仙女救世主的他,無疑也是眾多讀者的救世主!

轉型了?木賊轉性了?不寫死小仙女了?

當然不是,這時轉折又來了。

小仙女因為剛剛被吸走了九層的功力,急劇衰老,原本活潑的她,居然成了老嫗!甚至不久於人世!

就在讀者想罵娘時,小魚兒又去找蘇櫻了,這個從出場以來,幾乎沒失過手也愛着他的神醫!

能救嗎?能救吧!

這又是轉折!又勾起了讀者們此刻已經被割了好幾刀的心!

「束手無策,回天乏力……」

小仙女,必死無疑!

看着又是這樣的結果后,忍不住了,終於忍不住了,包括劉帥在內,絕大部分的讀者都想罵娘了!

不過,罵早了,這次的劇情,居然都還沒完!

這前面的居然都是鋪墊,都是開胃小菜,更割心的居然還在後面!

曇花毒,能恢復小仙女的青春……

而恢復青春的小仙女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她想嫁給小魚兒,她想用她生命里最後的時間,證明她是屬於小魚兒的,雖然只有一天……

「那怕她的生命只剩下一炷香的時間,小魚兒也會娶小仙女為妻____在這個世上有哪一個人願意做一個一天的新郎而背負一輩子的責任?小魚兒願意,因為他愛。在這世上那一個人只剩一天卻願意為你穿上紅衣?小仙女願意,因為她愛。」

「螢火蟲下,初萌情誼…..

雜技團中,同生共死……

一日青春,只為愛你……」

「那道往日活潑的身影眷念的偎在他的懷裏,一襲紅衣好似宣誓着我屬於你……雖然只有一日也只能是一日了,但我生命最後的芳華,也只想為你……穿上嫁衣!」

那一襲紅衣好像是留給小魚兒最後的念想,也是留個讀者最後的念想……

小魚兒心灰意冷。

「……」

縱然人過了四十,縱然已經成熟。

但劉帥忍不住,就是熱淚盈眶。

太狠了!

芳華不在,紅衣尚存……

劉帥此刻甚至不是單純的流眼淚,他甚至開始了哽咽。

他已經想過女主有可能會寫死,也是抱着這種心情讀下去的。

可真看到這時,心不由的還是疼了。

還是被木賊給割了。

把一顆心割得七零八碎,鮮血淋漓。

對比誅仙碧瑤,小仙女甚至死得更有畫面感。

好像那紅衣是在他們眼前走的……

疼,心疼,劉帥真的感覺到了一種發自內心情緒的疼痛感。

他甚至不敢,不想再去想這一事實。

「小仙女死了,死前嫁給了小魚兒……」

終於緩過來一點的他,真的忍不住了,咬牙切齒的指著電腦咆哮:

「阿木木!你是真的狗賊啊!」

「之前碧瑤被誅仙劍一劍斬了,就先不提了!」

「你現在還變本加厲了?」

「先中奸計,再被吸內功,然後一日青春,最後嫁給了小魚兒才死……」

「啊啊啊啊,小仙女惹你了啊!」

「你至於這麼狠嗎?」

「好狠啊,你好狠啊!」

「你還我啊!那一日芳華一襲紅衣的小仙女啊!」

「嗚嗚嗚。」

越說越氣越說越疼,劉帥一個大老爺們真的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坐在椅子上,體會到了抱頭痛哭的感覺。

而今天的更新居然還沒有完!

後面還有!

花……花無缺被人算計,中毒……瞎了!

「啊啊啊啊!」劉帥發現他已經七零八碎的心,還在被一劍一劍的扎著!

另外一個主角眼睛瞎了!

他是主角啊!

主角你都迫害嘛?

阿木木,你是個禽獸!

意味這就完了?不,高能還在繼續!

這……這居然還沒完!

因為花無缺的眼睛失明

最早出現的女角色,鐵心蘭為救自己的愛人以死求得邀月,憐星救好了花無缺。

以死求得……

那一刻,劉帥發現自己碎落的心好像突然被揉成了粉末!

兩個主角,一個自暴自棄失去妻子,一個雙目失明失去愛人……

「木賊啊,你怎麼敢的啊!!」 任憑教士掏出各種武器或者使用術式,都被徐行橫掃,全部被徐行的左臂摧毀。

不過幾秒的功夫教士幾乎被徐行殺的精光,汪天衝進去的時候徐行眼看就要一爪子拍向頭領的腦袋。

王成早就組裝好他的特製大槍,連續幾顆子彈射向徐行。

直接轟在他的身上,程曦趁機在頭領身上套上一層防護罩避免收到波及,汪天手中的軍刺一邊刺向徐行的左手一邊將頭領救回。

汪天手中的軍刺卻被徐行一把奪取,但是沒在意,頭領還是救了下來,趕緊離開徐行身邊。

煙霧散去,徐行身上的水產之子被王成轟的稀爛,露出的身體上蔓延著黑色的魔紋,如同蛇一般在徐行的身上遊走。

正準備詢問頭領的狀態怎麼樣,可是看見他張開口什麼話都說不出,往下望去,勃頸處已經被徐行扯下來一大塊,就剩一層皮膚連接著身體。

程曦連忙上前準備治療,可是首領不一會就咽氣,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汪天,或者說他頭上的光環。

「所以說啊,你們的神呢,還不是躲在別人的身體里都不敢出來,凱奇,你還不出來嗎?」

將手中的肉塊隨意的扔在地上,站在幾人的面前,另一隻手將剛剛奪來的軍刺扔了回去。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還不知道混亂教會幹了什麼嗎?」

王成看著一地的碎屍,在看著徐行毫不在意的眼神心中怒火燃起,在之前的接觸中他聽這些教士訴說了他們之前為了守護城市做了什麼,對他們相當敬佩。

槍中不斷噴射出火舌向徐行射出強化過的子彈,徐行將左臂一橫擋在身前,手臂自動張開,瞬間伸出數跟骨頭在身前化為一個黑色的盾牌襠下他的攻擊,雖然他的攻擊對自己沒有威脅,但是褲子在破了就打不下去了。

還沒等王成繼續攻擊的時候就感覺身體被掏空,一股空虛感蔓延而出,用手中的槍支撐著身體,看向其餘幾人,他們跟他一樣失去了力量,半坐在地上。

正準備質問徐行到底做了什麼的時候,卻看見徐行指了指他們頭頂,抬頭看去,凱奇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但是此時他由男孩變成了一個青年,手中端著一本書,雙目的十字架越發閃耀。

「你都知道了嗎?既然知道了為什麼還要一錯再錯?」凱奇並沒有對死去的教士聲討,相反,他的聲音很平靜,彷彿死去的都是陌生人。

徐行並沒有回復凱奇,而是看著汪天給他們解釋道:「這個世界不完整,而我們來自完整的世界,我們自身的規則和生命本源更加完善,所以凱奇才會選擇附身在你們身上汲取你們的本源,你們都被他騙了而已,你以為它真的會為了這個世界做什麼?」

一邊說著徐行回憶起前幾天在血池中央和雅思交談的話。

當他走到水晶前,就看見水晶中封印著一顆眼球,雅思這時候從水晶上浮現而出告訴徐行讓他來的目的。

雅思告訴他,這個世界並不是完整的,而是某個人創造出來的,創造者後來因為一些事離開,導致整個世界的規則不全,只能沿著設定好的路線前進。

一開始混亂教會確實是進行各種召喚惡魔的儀式,但只是單純的研究惡魔的力量,而凱奇那邊就打著打擊邪惡的旗號對他們進行進攻。

每次雙方戰鬥的有一方即將被滅亡的時候世界的規則就會開始啟動,讓一切重回正軌,她和凱奇就被強行陷入沉睡,當他們醒來的時候,整個城市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樣。

六十年前有一批和徐行一樣的人來到這裡,再次促成了凱奇和雅思的戰鬥,並且將雅思擊敗,那群人離開后,在空間裂縫中飄出一個眼球,本來就快死去的雅思接觸到這個眼球之後卻奇迹般的活了下來,以眼球為核心將自己的靈魂實體化,從而苟延殘喘。

在這段時間中她漸漸了解到這個世界的真相,知道了自己的世界對於其他人來說不過是一個換乘點。

而凱奇似乎早就知道了這個事,不過他一直按照創造者的想法不斷的完成世界的循環。

知道了真相后,她將自己的靈魂分化出一部分,化為混亂教會的祭祀,並且給她起名叫做諾拉,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混亂教會隱藏起來,並沒有按照正常發展信徒。

過了一兩年之後凱奇發現根本沒有混亂教會活動的身影的時候急了,在他眼裡,完成創造者安排的事就是最重要的事,至於其他教士的生命那都是可有可無,每次世界重置的時候不管多少人類都能湊齊。

最終他想辦法根據之前了解到的知識,在身體上做實驗來創造怪物,沒有敵人那就創造敵人,只要是為了完成主人的任務那麼一切都無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