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那有你們這樣的,我哥現在正在接受聖苗傳承,那裏可以跟你們打,你們現在提出要立刻比試,這跟作弊有什麼區別。”白靈聞言,立刻不幹了。

“小女子,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

黑霧忽然冷喝,下一秒就見他手中的法杖一甩,立刻黑氣瀰漫,那方纔的臭味再度傳出。

“啊!”而白靈在這一瞬間,忽然覺得腹痛難忍,立刻忍不住失聲慘叫起來。

跟着一張嘴,噗得一下,更是噴出大口黑血出來!

這一幕,頓時嚇到了白靈周圍的其他人,一個個的全都面無人色。

他們都從小浸淫蠱毒之術,各自都有千百種方法,可以瞬間種蠱毒在他人身上,但是卻從來沒有像黑霧這般,隨手搖晃一下法杖,就能在人身上把毒種下的。


這招數太恐怖了!

守壇長老連忙拉住白靈的手,然後在她身上連點了數下,並且,掏出一粒丹丸出來,直接塞進了白靈嘴裏,做完這一些,立刻叫人把白靈拉到他的身後。

“哼,黑霧,你也是黑巫族的成名長老了,怎麼好意思對一個小丫頭動手!”

黑霧冷哼道:“哼,守壇廢話少說,我只說一句,擋我者死,現在你要麼把聖苗傳人叫出來,跟我的人在比鬥一場,要麼,就帶着人,全都跪地納降,否則的,就全死吧!”

“哼,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老子陪你玩!”

黑霧的話,立刻刺激到了金剛蠱,只見金剛蠱顧不得療傷,再度請戰。

守壇長老見狀,連忙道:“小子,不可亂來,你受傷了,不是他們的對手!”

“長老,事已至此,還有別的辦法嘛,這裏也只有我能跟他們一戰,放心吧長老,我沒事,對付這些黑巫族跳樑小醜,我一個人足夠滅了他們!”金剛蠱大吼。

“哈哈,好,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鬼刃,這個人就交給你了,剛纔他傷了我們的人,這一場,你應該知道怎麼做!”黑霧冷哼道。

“明白長老,你看我的吧!”

那叫鬼刃的,答應着,跟着一個箭步衝了出去,手中那萬鬼祭煉的鬼刃立刻朝着金剛蠱插去,金剛蠱也不甘示弱,從身後的同伴出,吼叫着要來了一柄苗刀。

他經過了聖苗傳承之後,不但本身金剛蠱大成,可以無懼百毒,本身身體程度更強橫,以至於貼身戰,他也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收拾的了鬼刃。

就這樣,眨眼的功夫,兩個人便在祭壇之下大開大合的戰了起來。

黑巫鬼刃,用的雖然是鬼頭刀,但是,其實套路還是來自於苗刀,兩個人打的其實就是一套功夫,如此一來,一時間便戰得難分難解,一時分不出勝負。

而就在此時,一直在一旁樹下,洗髓伐骨的林辰,此刻玉骨已經到了瓶頸時期了。

金骨已經完全被淬鍊,一大部分的骨殖,已經玉化了。


身上也就頭骨幾塊,還有胸骨,比較重要的幾塊骨頭,沒有完成了。

而一旦完成了金骨玉化,到時林辰便是玉骨初成了,那實力簡直可以說是不可想。


不誇張的說,到時候林辰的身體強度,哪怕是大炮轟擊,也可抗住一二。

而此時,他雖然一心洗髓伐骨,但是,實際上,分出的一部分神識,也在關注着眼前的戰況,看了一會金剛蠱和鬼刃的戰鬥之後,他心中則是暗搖頭啊。

金剛蠱完了!

金剛蠱確實挺厲害的,如果按照華國修行者的等級劃分,他現在應該是先天大圓滿,甚至於比起先天大圓滿,他的肉身強度還要佔優勢,而鬼刃則是弱上許多。

鬼刃的實力,撐死也就先天中期,但是,這並不能代表什麼。

即便如此,恐怕到最後,金剛蠱也是必敗無疑,迴天無力。

爲什麼這麼說那,原因很簡單,因爲鬥到現在,看似金剛蠱略站上風,其實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經一步步的落入了鬼刃的全套裏,被鬼刃帶着走了。

鬼刃遊走的步伐,很特別,似乎是某種詭異的陣法。

而他每走一步,每退一步,都是在佈陣,都是在結網,等着釣大魚那。

林辰其實挺看好金剛蠱的,畢竟之前就是他把金剛蠱推薦給幻境老頭的,如此,眼看着金剛蠱要倒黴,他很想出言提醒一下,叫他小心,但是,他最後他又放棄了。

原因很簡單啊,不管他在怎麼看重金剛蠱,但是也不能爲了金剛蠱而打亂他的修行。

就好像,哪怕是林辰知道黑巫族來了,也沒有立刻出手一樣。

玉骨凝練太過關鍵,他絕對不能爲了別人,而廢了自己吧,他又不是白蓮花。

而就砸這時,忽然,就聽一聲大喝,鬼刃一步跳出了金剛蠱的包圍圈,跳出之後,把鬼刃往腳下的地面一插,隨後,嘴裏唸唸有詞起來。 金剛蠱見狀,還有點發蒙,不知道鬼刃搞什麼名堂。

結果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忽然發現腳下精光大作,跟着,一個巨大的符文出現他腳下。

“不好,快退啊!”而與此同時,守壇長老似乎發現了什麼,立刻大叫起來。

可惜啊,他的提醒太晚了!

符文一亮起來,在裏面的金剛蠱立刻大叫着就要往出跑,可惜,沒等他動身出去,結果就見他的身體竟然開始不斷的冒出血洞。

噗噗噗……

噗聲響個不停,身上的血洞越來越多,從頭到腳。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金剛蠱就成了一個血人。

不過金剛蠱到底肉身強橫,即便如此,還沒有死,掙扎着,拼了命,一頭鑽出了符文大陣當中,而鑽出來的那一剎那,金剛蠱就好像用盡了一身的力氣一般,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發生就在一瞬間,以至於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而等到有人發現了金剛蠱栽倒了,全都懵逼了,震驚於剛纔發生了什麼。

守壇長老見狀,臉色鐵青,立刻大叫道:“快,快把他帶過來!”

“哈哈,不錯,竟然能在我的死亡符文之下活下來,你是第一個,不過,你得死……”而就在守壇長老呼喚着,要人把金剛蠱救下的時候,那個鬼刃卻笑着,搶先一步撲到了金剛蠱身邊,跟着,就見他一把將人提起來,攥在了手心裏。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守壇長老見狀,立刻大叫。

可不能讓金剛蠱有事啊,金剛蠱和白方可是他聖苗族百年來,唯一兩個得到聖苗傳承之人,未來,可是肩負着苗族十八洞復興大業的天選之子。

就這麼死了,對於苗族來說,那絕對是天大的打擊,承受不起的。


“哼,給我捏死他!”

而就在這時,黑霧突然發話。

“好的,遵命!”

鬼刃嘿嘿冷笑,下一秒,攥着手中的鬼刃刀,一刀直直的戳向金剛蠱的後心。

這一刀要是插實在了,那麼結果只有一個,金剛蠱必死無疑。

“住手!”然而就在這時,就聽祭壇當中一聲厲喝,跟着,先是一道青光從祭壇當中飛出,直奔鬼刃,同時,一道身影緊隨其後,速度極快,也就比青光差一丟丟。

青光先一步落到了鬼刃面前,跟着,嗖的一下直接鑽進了鬼刃的身體當中。

而隨着青光進入鬼刃身體,下一秒,就見鬼刃渾身好似觸電了一般,哆嗦起來。


不止如此,隨即,就見他仰起頭,張開大嘴,就是一頓慘叫啊!

衆目睽睽之下,瞬間躺倒在地,開始在地上瘋狂打滾。

“啊,什麼東西,從我的身體裏滾出去,滾出去啊……啊啊啊……”

鬼刃的慘叫聲慘絕人寰,聽之讓人忍不住汗毛倒數。

便是黑霧,也是不禁臉色大變啊,急忙搶上去,將鬼刃摁住,然後便在他身上一頓亂拍。

與此同時,白方也搶到了金剛蠱身前,將金剛蠱穩穩接住,跟着一步間躍上了祭壇。

此時的白方,跟剛纔進入祭壇之時,整個人完全判若兩人,外表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氣度上,卻是頗爲瀟灑,整個人的氣質便如激流拍打的頑石,惠然不動。

隱隱,竟然已經有了大家風範。

“師兄,師兄你可算出關了!”而白靈看到白方的那一刻,立刻激動的跟什麼似得。

要不是時候不對,這丫頭絕對已經撲在了白方身上。

白方則是沒怎麼理會自己的師妹,掉頭看向守壇長老,瞧見長老臉色灰敗,這會竟然需要人攙扶,他的臉上立刻閃現出一抹戾氣,哼了一聲,扭頭看向黑巫族一衆。

“黑巫族跟我苗族十八洞素有淵源,所以我十八洞百年來,都未曾對爾等下死手,留下爾等苟活,卻不想,你們不知道感恩,竟然還跑到我苗族聖地祭壇撒野殺人,簡直豈有此理!”

“今日,我作爲聖苗傳人,便叫爾等有來無回!”

“哼,小子, 前女友是霸道總裁 ,我倒是要看看,誰有來無回!”

這會,黑霧已經停止了對鬼刃的施救,原因很簡單,因爲鬼刃已經無藥可救,回天乏術。

中了青蟲惑的蠱毒,鬼刃被折磨了片刻之後,便果斷的氣絕身亡了。

可見,青蟲惑之蠱毒,何等的霸道。

黑霧一把扯開自己身上的黑袍子,而隨着黑袍子撤下,露出本尊的黑霧,整個人顯得特別的可怕猙獰,一張臉上,佈滿了蟲孔,裏面甚至於有蟲子在裏面穿行。

這黑霧,竟然把自己養成了蠱蟲容器,真是夠特麼心狠手辣的!

而此時,露相的黑霧,一臉猙獰的盯着白方,狠狠的說道:“哼,剛纔我說的話,從現在開始,不作數了,今日,你們兩個崽子,連傷我黑巫族兩名最優秀的弟子,此仇不共戴天。”

“今日,你們有一個算一個,我要將你們全都絞殺致死!”

“黑巫祖啊,黑巫祖,請你降世吧,好好的懲罰一下這些十惡不赦,欺辱我族的罪人吧,讓他們知道,我黑巫族不可侵犯,讓他們知道,黑巫族纔是苗族最強!”

這貨舉起手中的骷髏法杖,立刻開始對天吟唱,而他嘴裏的黑巫祖,卻不知是何人物!

而隨着他法杖搖晃,忽然,周圍突然生出陣陣狂風,跟着,股股黑氣從黑霧的身體裏冒出,黑霧當中,充滿了嘰嘰喳喳,令人咋舌的聲音。

而隨着黑霧從他身上噴涌而出,下一秒,立刻鋪天蓋地朝着白方他們圍來。

速度之快,幾乎就是眨眼之間的事。

白方見狀,臉色大變,不過他雖然驚,但卻不慌張,立刻叫道:“都到我身後來,快點,我來保護你們,有我的青蟲惑在,他的巫蠱之術,傷害不了你們!”

衆人聞言,立刻扶着守壇長老跑到他的身後,而與此同時,白方喚回了青蟲惑。

青蟲惑直接從鬼刃身體裏飛出,下一秒,落倒了白方頭上,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青光,將白方,還有身後的十八洞苗族年輕人,團團的護住其中。 而隨着青蟲惑的光芒籠罩,果然,那鋪天蓋地該地的黑霧,即便將他們給包圍了,但是卻也不敢躍青光內半步,不敢逾越雷池一步,似乎很是忌憚。

只能在青光之外,拼命的撕扯啃咬。

這個時候纔看清,這些黑霧是什麼,原來竟然是一個個的拇指大小的怪蟲子。

這些蟲子,長着一副小巧的人臉,但是卻是蟲子身,給人感覺,就別提有多噁心了。

哪怕是躲在青光之中,有青光庇護,蟲子無法傷及,但是瞧見這些蟲子的模樣,衆人還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啊,不敢想象,被這些蟲子落在身上啃咬是個什麼滋味。

而就在這時,白方忽然想到了什麼,就見他轉頭看向白靈,緊張的叫道:“你們都在這,可是有看見林辰了,話說林辰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林辰當初救過白方的命,所以白方已經把林辰當成了好友,眼見着所有人都在自己身後,唯獨不見林辰,白方的心立刻就是一沉。

這時白靈也想起來了,就見她急忙道:“哎呀,忘了,林辰好像在外面,剛剛我掃了一眼,他好像在不遠處的一株大樹下,天哪,他沒跟過來!”

“這,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得救他!”

白方聞言大驚失色,大急之下,就要去救人,然而他身後的人卻一把拉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