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他能夠達到神帝這樣的境界!”

人們清晰地認識到了蘇天逆的強大與可怕,似乎殺掉八位大帝並沒有使用全力一般。

蘇天逆冷漠地俯視着下方,隨後他手臂一揮,道:“踏平這片死亡絕地!”

帝宮人馬黑壓壓地一片,殺聲震天,如潮水一般向着死亡絕地涌去!大軍挺進,蘇天逆神色冷靜,踏平死亡絕地,不是說說而已。

這需要很大的氣魄,自古以來,少有這樣的人。踏平死亡絕地,就是重新掌握自己的性命,人人的性命都是自己的,不是大帝的飼養之物!

帝宮的陣容很是強大,神王巔峯的人數就不下百人。各族的強者並存,一起殺下死亡絕地。

死亡絕地,原本高高在上的存在,是一種禁忌,平時很多人連提都不敢提起。而如今竟然就要被人這般踏平了!

“凡事留一線,先天戰體,就此作罷吧!”天空傳來一聲告誡之聲,真身雖未來臨,卻有着一種威勢,一種大帝都難以比擬的威勢!

“我若是留一線,誰又爲神武大陸的生靈留一線?”蘇天逆強勢回擊,雖然他知曉此人實力強大,但他無懼。

“罷罷罷!先天戰體,你終究會自食其果!”那人出口威脅到,很是冷漠。

“有一天我打到你那片區域,希望你還能有活命的機會!”蘇天逆強勢應對,隨後不再與他言語,手臂一揮,讓大軍踏進死亡絕地!

這一刻,大陸都在震動,打殺聲讓天地都哀鳴!威力平掉死亡絕地,這些人都是豁盡了全力,沒有人手下留情,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最強手段,轟進死亡絕地。

這時,已經不需要蘇天逆出手了,他默默地鼎立在天空,以防止有恐怖的大帝出現!

然而,在蘇天逆如此強勢的戰力之下,若是沒有完全的把握,那些大帝是不會出現的。

這一戰毫無懸念,這一片的死亡絕地被滅了,摧枯拉朽一般,毫無抵抗之力。最終這片生命禁區被踏平,收穫也很大,而且鬼主也救出了上官,這人蘇天逆放心了不少。

大戰風雲漸漸落幕,其餘的死亡絕地受到了驚嚇,竟然被人以大手段拔地而起,消失了!

他們這是畏懼!對於蘇天逆的一種畏懼,蘇天逆無敵的威勢,已經控制了整片的神武大陸,可以與大帝抗衡。

然而蘇天逆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警惕,他知曉,這纔剛剛開始而已。他要先救出虛空,而且還要進入一片區域,那些大帝的彙集之處。

這一戰過後,神武大陸恢復了平靜。一片的風平浪靜,沒有一絲波瀾,而且也沒有其他大帝出世的痕跡,他們就像是失蹤了一般。

他們隱匿得很深,無論如何找尋,都沒有露出一絲蛛絲馬跡。

轉眼之間,兩年過去!神武大陸漸漸地被一層莫名額宏大氣機所籠罩,像是一頭巨龍要騰起了一般!


“這種奇象……難道是有人要成帝了?” 一道又一道的宏大氣息在傳動,籠罩神武大陸!

“誰又要成帝了?這股氣機好宏大,遠比魔槍領主成帝之時來得恐怖!”

“該不會是蘇天逆吧?”

有人猜測,蘇天逆兩年沉寂,戰體早已經大成,如今要像大帝的境界邁出!

“不是說先天戰體不能成帝嗎?”

更有人疑問,這就像是一詛咒一般,難以打破。上古至今,大成的先天戰體不少,卻沒有一個人成帝,無人曾經打破。

“蘇天逆可不是尋常的先天戰體。”

“若是他成帝,將會達到什麼樣的境界?”


更多人開始關心這個問題了。

神武大陸宏大氣機洶涌,在星空之中,一人傲然而立,他黑髮披散,周身混沌之氣縈繞。

正是蘇天逆,他沉寂兩年最終要踏上那一步了,想要步入大帝之境!

“真的是蘇天逆要渡劫了!”有些強者目力極佳,即便是在星空之中,也看清了蘇天逆的真身。

“難道真要成爲神帝?”不少人吃驚,這可是萬古以來最爲偉大的奇蹟,他們有幸成爲了見證者之一。這對他們的修行有莫大的好處。

雷光閃爍,天地暴動了。星空都開始分裂了,化作了一塊毀滅之地,完全的崩壞了,誰能想象,這僅僅是渡劫開始而已,還沒有正式渡劫,便已經是如此了。若是真的渡劫,這神武大陸會不會因此崩塌?

然而,衆人的擔憂顯得很是多餘,因爲蘇天逆已經施展了玄武寶術,將神武大陸完全的籠罩其中,有玄武寶術守護,絕對不用擔心。

轟!

在這片星河之內,各種雷光閃耀,大劫不時迸發!一道宛如巨龍一般的閃電劈落而下。蘇天逆一拳轟出,天地失色,硬撼龍形閃電!

無盡的雷光被擊潰,但蘇天逆的拳頭卻是留下了血液。

衆人無比吃驚,先天戰體肉身無上,而今蘇天逆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竟然還被這樣的雷劫轟出了血液。

隨後,雷光開始暴動,無比的狂暴,一片閃爍,無人能夠看清其中到底發生了。只能通過模糊的身影,才知曉蘇天逆尚在其中。

當雷劫短暫停歇之時,衆人看清楚了情況。真是一片滅世的場景,星空暗淡,蒼穹都被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黑洞!

然而,蘇天逆卻是渾身是血,身體上佈滿了傷痕,已經有些站不穩了,顯得很是吃力!

“先天戰體的成帝之路,果然要被其他人困難百倍!”

人們感嘆,要想逆天,說付出的代價是難以想象的。

“轟!”

星河又被一片雷光所籠罩。無盡的雷電宣泄,宇宙都開始震動了!蘇天逆依舊在揮動着拳頭,對抗着天劫。肌體上佈滿了傷痕,搖搖欲墜。

大劫不斷,雷劫不斷幻化出各種神獸踏空而來!麒麟,貔貅……

這一場大劫,蘇天逆拼盡全力,捨生忘死,誓要成帝。他渾身是血,屹立在星空之中,一股又一股的恐怖氣機開始流轉!

“他成帝了嗎?”

有人問道,他們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氣機,卻總覺得差了一絲,似乎還沒有完美。

“轟!”

一聲驚天巨響,漫天的雷電再出,將蘇天逆籠罩,這一次的雷光比之先前,更是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也不知道過來多久,反正當天地一片寧靜之時,風平浪靜,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只留下一片破碎的星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忽然,天空中一具軀體丟落下來,他渾身是血,幾乎沒有了生機。

“是蘇天逆!”

不少人大驚失色,尤其是帝宮中的衆人,更是飛快地衝了過去,將蘇天逆接住!

“神帝!”

“神帝!”

一羣人很是緊張,因爲他們漸漸地感覺不到蘇天逆的生機了!

“主上!”鼠王得知消息之後,第一時間趕來。他看了看蘇天逆的傷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傷勢太重了,筋骨全部破碎,神力不在,連氣息也是十分的微弱!

“這麼重的傷勢?”黃金獅子也趕來,仔細檢查了一遍蘇天逆的傷勢,表情很是凝重。

“快!去矮人族將神藥取來!”宙斯喝道,讓族中之人去取矮人族的震族神藥。

“神藥不夠,這些是道傷,需要乾坤葉!”黃金獅子說道。

這乾坤葉十分珍惜,與不死神藥是一種級別。難以尋找。

蘇天逆被送回了帝宮,一時間帝宮十分的緊張,到處派人尋找乾坤葉,更有一則消息傳出,說蘇天逆傷勢太重,若是沒有乾坤葉,可能只有一個月可活。

神武大陸一片震驚,蘇天逆如此的強大,竟然最後也要隕落!逆天之路果然非同一般啊!

“神帝就這樣隕落,太可惜了!”不少人感嘆,他們心中有些悲意。

蘇天逆踏平死亡絕地,力戰大帝,爲衆人求得了一絲的和平之機,不曾想到在對抗天劫之時,竟出現了意外。

“不會的,只要找到乾坤葉,神帝就有希望!”另外有人反駁道。

“乾坤葉這種東西是上古傳說中的東西,又有幾人真正的見過?”

帝宮愁雲慘淡,因爲沒有乾坤葉的消息,而蘇天逆的生機也漸漸地消失。接下來的日子,帝宮更是加大了尋找的力度,甚至以不世的寶術與人交換。

然而,結果卻不容樂觀,無人知曉乾坤葉的下落。


神武大陸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帝宮,在等待着結果。

二十天之後,帝宮有消息傳出,蘇天逆竟然甦醒了!


“神帝復活了,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神帝果然有逆天之姿啊,這樣重的傷勢都能挺過去!”

就在人們以爲蘇天逆好轉之時,卻又傳出了一種異樣的聲音。言傳,蘇天逆醒來之後,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將虛靈刀取來,交給了鼠王,隨後便再次昏迷!

這一則消息如潮水一般,傳遍了整個神武大陸。但帝宮之中的人卻是極力否認,言稱神帝恢復很好,十天半個月就會完全恢復!

然而,卻少有人相信。很多人知曉,這可能是神帝在交代後事了! 虛靈刀曾一度是蘇天逆的象徵,如今他卻將虛靈刀交給了鼠王。這讓衆人不得不推測,蘇天逆知曉自身情況,這是將帝宮交給了鼠王,讓他統領。

不少人與帝宮有些交情,都想通過一些帝宮中的重要人物挖掘一些消息。因爲蘇天逆若隕落,必將對神武大陸的格局引起巨大的變革。

不過,衆人得到的消息確實出奇的一致,帝宮衆將都言稱,神帝恢復得很好,最多不過一個月,便會恢復!

時間在流失,衆人都在等,都在等待着結果。因爲很多人都猜測,蘇天逆情況不妙,將要隕落。那樣說來,只不過是要穩定軍心。

帝宮之中有一股平時幾乎難以出現的精銳在神武大陸現世了!即便他們很是小心,改頭換面,幾乎隱藏了行蹤,但依舊被人發現了!

他們走遍千山萬水,似乎不是在尋找乾坤葉,更像是在尋找極佳的風水寶地!

“他們這是……”

“這是在爲神帝尋找葬身之地嗎?”

“看來神帝真的是不行了!”

這隻精銳的出現,似乎更進一步證實了衆人的想法!那就是神帝將亡了!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一時間帝宮中的將士也難免有些擔憂。

在這個時候,鼠王卻是嚴厲呵斥衆將士,言稱那不過是神帝在尋找一處僻靜的悟道場所而已。若是再有人多言,虛靈刀定斬不饒!

半個月過去了,蘇天逆沒有出現。帝宮之中更是人來人往,黃金獅子和宙斯不斷將族中寶藥,神藥帶來。

又半個月過去,蘇天逆同樣沒有出現。這離鼠王對衆人所說有些不符合。

“不是說神帝最多一個月就會恢復嗎?一個月過去了,怎麼一點風聲都沒有?”


“你還當真了不是?這不過是穩定軍心的做法而已。”

越來越多的人相信,蘇天逆已經過不了這樣關了!

又是一個月過去了,帝宮之中依舊沒有出現蘇天逆的身影。

“唉,神帝真的隕落了!”

不少人感嘆,一代天之驕子就這樣隕落,多少有些遺憾。他本該有一個屬於他的輝煌時代,沒想到隕落得是如此之快!

“哈哈哈……蘇神帝,別來無恙啊!”天空爆發出一陣無比狂猛的笑聲,其中的得意之色更是不見掩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