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一切也都是張天在腦海裏一瞬間想到的,後面的地熊仍然逼近他。

其實張天的過來,那中年男子早就感應到了。星侯級別的人多麼恐怖,方圓幾十裏範圍絕對在他那恐怖的神識掃描範圍內。

只是他沒在意張天的死亡罷了,天星大陸何其大,爭鬥何其多,每天的死亡人數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所以他根本沒想過要救下將要葬身熊口的所謂同類,只是沒想到張天哪裏不逃,偏偏逃到他的面前。

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張天,但張天卻頓時感覺身體禁錮了,就算是他的思維在這一刻也緩慢了許多。

這是怎樣的一雙眼,漆黑的眸子深邃異常,像是能夠吸進人的靈魂一般。

張天頓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這一刻張天對以前從未想到的自己可能只是被別人的隨意一眼殺死,但是這個想法此時卻突然冒了出來。


張天毫不懷疑,此時那人如果想殺死自己,一個眼神已經綽綽有餘了。


張天身體的突然靜止,可是後面的地熊並沒有停止奔跑的四肢。不過出於動物的本能,感到前面有危險,狂奔的四肢慢了下來。

雖然地熊來了個突然減速,不過它和張天兩者距離過近,根本不可能完全停下來。

張天剛感到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就突然聽到咔嚓咔嚓的聲音不斷響起,然後是鑽心的劇痛,再接着就是飛在空中的二人的腳下離他遠去。

張天驀然醒悟,他的骨頭不知碎了多少根,感到眼前越來越暗,意識逐漸模糊。

這次恐怕死定了,張天心裏想到。

不過在意識完全沒了的幾秒前,張天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想來是那中年男子說的。只聽他說:

“小姐,需要救那人嗎?”

張天聽到這話,心中一片希冀。不過下一句,他徹底沒了意識。

“如此沒用低賤之人,救之何用。”

只聽一道冷漠的女子聲音答道。

“這貧瘠之地的下賤之人,確實不值得救之。”

那男子同樣冷漠說道。

張天沒意識之前感到他應該是掉到水裏去了。

“這下該成爲水中星獸的食物了。”

張天悲催的想到。

那兩人根本沒再看張天一眼,直接飛走了。

······

張天意識陷入了黑暗,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張天的身體毫無反應,如屍體一般。

又是一連七天過去了,張天仍然一點動靜沒有。要不是他的身體沒有腐爛,相信所有人都會以爲他死了。

轉眼間,太陽、月亮又是好幾天交替執掌人間。

這一天,是張天昏迷的第十五天。

咳,咳,···

之前一直沒有動靜的張天居然發出了幾聲輕咳,右手中指輕動了幾下。又過了半個小時後,那雙緊閉的雙眼居然呦呦的睜開了。

不過醒來的張天突然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樹林中,雖然光線有些陰暗,不過倒也並不遮擋視線,看著葉川遞過來的養元丹,萬中勝的心中一下子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天河宗資源的配置一直都不是很合理,但是在這個講究實力的地方,你沒有那個實力,那麼你註定就是要被人欺負的命了。

養元丹,這正是萬中勝現在急需的丹藥,他的眼神中閃過一陣精光。

不過很快萬中勝就壓制了自己的**,朝著葉川微微一笑,他擺擺手道:「葉兄,如果交你這個兄弟,是為了圖這個的話,那你真的是太過小看我萬中勝了,我雖然修鍊資源並不很豐富,但是還是有點點積蓄的。」

看著萬中勝一直緊盯著養元丹,葉川知道,萬中勝平時的修鍊資源根本不如他想象中的豐富。

因為葉川聽說,這些獵殺者,都是一些平時修鍊資源不怎麼豐富的人報名的。

他們每『獵殺』一個對象,就會獲得相應的一些獎勵,和這些被獵殺者一樣,獵殺的越多,他們的獎勵就越是豐富。

如果不是因為修鍊資源的缺失,誰願意在這個樹林子裡面到處找人?誰不願意在宗門好好的修鍊呢?

雖然這也是賺取貢獻點的一個途徑,但是時間跨度實在是太過巨大,要是像萬中勝這樣直接就被送回去的,更是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得到的。

葉川哈哈一笑道:「我說兄弟,你這可就不對了,兄弟之間我覺得資源共享是應該的,何況這養元丹我現在並不缺。」

葉川並不是沒有任何的心眼,其實對於他看得上眼的人,真的沒有耍心眼的必要。

萬中勝似乎有些猶豫,猶豫要不要接下葉川手中的養元丹。

過了許久,萬中勝好似下定了決心,他從自己的胸口處掏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葉川道:「葉兄,我萬中勝雖然是籍籍無名之輩,卻也有著一股志氣。既然葉川兄弟如此的看得起我萬某人,我萬某人不收下你的見面禮,肯定是不合適的。這個東西就送給葉兄吧……」

葉川並不知道這個小錦盒裡面放的是什麼,但是看萬中勝如此的心疼,想來也應該是人家的心愛之物。

「萬兄,咱們兩個大男人何須如此的矯情?」葉川擺手示意自己並不需要萬中勝手中的東西。

萬中勝沉聲道:「如若葉兄看得起我這個哥哥的話,那就請葉兄收下!」

葉川有些無奈,人家的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而且看著萬中勝有些執拗的眼神,他點點頭道:「那我就謝謝萬兄了……」

「說起來還是我有些不太好意思了,拿了葉兄如此貴重的禮物,這個錦盒是我來天河宗之前無意中得到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放在我身上大概有五六年了,卻沒有任何的動靜。我也曾經懷疑過,這是靈獸蛋,現在看來可能性又不大。」

萬中勝其實也知道,一枚靈獸蛋的價值有多少,可是他並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靈獸蛋,因為他都不曾感覺到裡面有生命存在的氣息。


「靈獸蛋?」

葉川有些驚呼,要知道靈獸蛋那可是非常的值錢的,一枚普通的靈獸蛋按照貢獻點來說的話都不低於一萬貢獻點的。

「萬兄,你……」葉川這一次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要是真的是靈獸蛋的話,那他真的是賺大發了。

為什麼?

因為靈獸蛋這種是有價無市的東西,普通人想要獲得一枚靈獸蛋那幾乎是不太可能。

靈獸蛋如此值錢的原因,還是因為靈獸後期的馴服是很難的,所以靈獸蛋才受歡迎。

要是有一個強大的靈獸和自己能夠建立良好的關係的話,那以後他的戰鬥力可就是成倍數的增長。

靈獸的戰鬥力本身就是強悍無比的,這一點葉川當然是有心得的。

不過萬中勝都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靈獸蛋,那葉川更加的不確定是不是靈獸蛋了,畢竟他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只是在不斷的融入這個世界。

萬中勝笑著搖搖頭道:「或許對我來說是累贅還差不多,這個到底是不是靈獸蛋我還真的不知道,猶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啊!」

萬中勝拿著這個幾乎整天都是擔驚受怕,現在突然給了葉川,他彷彿放下了一個什麼重擔一般。

葉川接過萬中勝的錦盒,是不是靈獸蛋他其實也不知道,看著那通體如玉,猶如兩個鵝蛋一般大小的靈獸蛋,他也看不出什麼端倪出來。

萬中勝笑著道:「看上去很像是吧?可是按照常理來說,一般的靈獸蛋三年之內肯定是孵化出靈獸出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呢,管他去吧。」

這個東西放在萬中勝的身上,除了佔據地方,其他的還真的沒有什麼用處。

現在能夠用這個東西換取一些丹藥,他倒是心中沒有任何的不快。

葉川略微的看了一會之後,就將靈獸蛋放入了自己的混元戒之中,看著突然消失的錦盒,萬中勝驚訝道:「葉兄,竟然有芥子袋?」

這也難怪萬中勝會驚訝,畢竟芥子袋這樣的東西,宗門每一個弟子都想要擁有一個。

可是五千的貢獻點對於他們來說,幾乎是一個遙遙無期的巨款。

葉川參加內門試煉之前,還特地從宗門交易所買了好幾個芥子袋,畢竟他自己也需要有一個掩護。

「芥子袋?呵呵,倒是有幾個……」葉川感覺擁有一個芥子袋是很正常的事情。

像他這樣的土豪,在整個天河宗也很難找出第二個出來。

幾乎沒有人知道,葉川現在或許是整個天河宗貢獻點最多的那個人。

萬中勝笑了笑道:「葉兄果然是好福氣,咱們內門弟子之中,除了幾位內門強者,其他的幾乎都沒有芥子袋。」

葉川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他想了想也是,畢竟芥子袋五千貢獻點呢。

「萬兄,我這芥子袋也沒有花什麼力氣,這樣吧,你的這個靈獸蛋實在是太過珍貴,且不管到底能不能孵化出來,我這兩瓶養元丹,怎麼也不可能抵消得了靈獸蛋的價值。這個芥子袋權當是我送給兄弟你了……」

葉川手腕一抖,又一次拿出一個芥子袋。

「這……這可不行!」萬中勝趕忙推辭,顯然葉川這樣的舉動讓他有些無所適從,芥子袋的珍貴誰不知道?

難不成就不怕自己真的是來騙他的么?真心換真心,這個是葉川的想法,其實一個芥子袋對他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

「萬兄,如果我們之間一直這麼客氣的話,那以後咱們這兄弟情誼就止步於今天了。」

葉川有些不太高興,畢竟客氣來客氣去的這個還叫什麼兄弟。

萬中勝咬咬牙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葉老弟,以後如若有什麼事情需要哥哥幫忙的,你只要招呼一聲,我萬中勝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葉川笑著道:「萬大哥,這樣才像個兄弟的樣子嘛,天河宗沒有什麼真正玩得來的,這一次的內門試煉看來是來對了,能夠認識萬大哥,就不枉此行啊,哈哈哈。」

萬中勝其實知道,自己能夠和葉川這樣的宗主關門弟子稱兄道弟算得上是高攀了。

不過葉川的真誠也是打動了他,最主要的是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的利益衝突。

如果當時自己不提醒葉川的話,恐怕兩個人的交情也就止步於此了。

萬中勝現在想想,兄弟這個詞,有些時候就是一個無意中的舉動造就的。

脫下了黑色的夜行衣,遞給了葉川之後,萬中勝道:「葉老弟小心了,希望一年之後我能夠看到你擊敗路白玉,替我們這些人出口氣!」

葉川接過夜行衣,疑惑道:「萬大哥也被路白玉欺負過?」

萬中勝苦笑一聲道:「只要不是白玉會的,誰沒有被他們欺負過?甚至我們原本的一些資源都被他們給侵佔了。導致我們進入內門修鍊的速度是越來越慢。」

「如此囂張跋扈就沒有人管管他們?」葉川也是有些奇怪。

「他們背後有宗門秦副宗主撐腰,而且老弟你也知道的,路紅菱可是秦副宗主的關門弟子,在加上路白玉是內門第一高手,誰又願意去惹這個事情呢?」

萬中勝說話間有著一股的悲涼,很多人並不是因為天賦不佳,而是因為他們在最佳的發展時期,被人剝奪了提升的權利。

葉川點點頭道:「即便是為了萬大哥,我也會儘力而為的。對了萬大哥,養元丹實際上到了真武境三重以後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凝神丹其實才是真武境三重之後最有效的。」

萬中勝點點頭道:「等賺取足夠的貢獻點,到時候我到宗門交易所交易一下就行了。」

葉川微微點頭,其實他剛才給萬中勝的芥子袋中,又多放了十瓶養元丹和十瓶凝神丹。

看著萬中勝離去的背影,葉川也是笑了笑。

萬中勝離去之後,葉川也就將之前萬中勝所謂的靈獸蛋拿出來又看了一會之後,直接扔進了混元戒之中,因為他實在看不懂這個到底是什麼玩意?

天色有些黯淡下來,樹林裡面則是更加的黯淡無光,已經提前進入了黑夜。

萬中勝的話提醒了葉川時刻不能夠放鬆警惕,不過畢竟只有真武境五重的人,即便是打不過,在葉川看來他也是可以逃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