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人來看,這支舞蹈反而更激烈了起來。

像是一個受傷的天鵝,拚命的要墮落,而同伴則是不離不棄的保護,呈現出來的畫面非常漂亮。

周圍打拍子聲音越來越激烈,起鬨聲也很大。

慕安安表情冷靜。

她做好了全部措施,卻沒想到對方隨身攜帶卸妝液。

不過,慕安安沒讓自己慌。

她不能慌。

必須要先結束這場舞蹈!

而江楓一直步步緊逼的江楓,顯然不願意這樣輕易放過她,周圍起鬨聲音很熱烈,也不願意讓舞蹈停止。

慕安安目光掃了一圈,最後發現一些看舞蹈的小姑娘已經在不知不覺靠近。

同時一小姑娘手上還拿着,剛才她被江楓丟掉的外套。

慕安安目光盯着小姑娘幾秒,隨後收回來,主動靠近江楓。

慕安安開口,「搞了這麼個半天,你們不就是想要拿到我身上的密碼嗎?」

「你倒是聰明啊。」江楓聲音很愉快。

他自覺回來找慕安安復仇的第一站,勝利的很完美。

更覺得,以前他會輸,全是因為慕安安跟老鼠一樣,懦弱狡詐的躲在背後,他才中招。

但這次他成了暗處的人,贏的不要太爽。

「其實給你們密碼,也沒用,因為你們依舊解不出聰明藥方案到底在哪裏。」慕安安壓低聲音說,「這個世界,只剩下我知道。」

「那麼,你就該識趣一點,告訴我們!」江楓壓低聲音。

目光朝周圍人看去,尤其是在看到慕才捷的時候,底氣十足。

「知道嗎,你太難對付了,不是因為你如何,而是因為你身邊的那位爺。」

「可現在不一樣了慕安安,你上了山,進了我的地盤!」江楓笑的很得意。

這種勝利的滋味,非常痛快。

也讓他瘋狂。

「慕安安,你應該清楚你的處境。乖乖交出東西,我保證你、你朋友以及那霍家二公子相安無事。

但,如若你不配合,我可不敢保證,你朋友與二公子能好好的了。」晚膳就這麼在江浦月和顏九你一句我一言當中度過了,現在二人的心思都被劍影和蘭兒的大婚吸引去了。

「束林還無需留宿府中,待日後本王出征后你再來,今日本王就是向你引薦一下。」江浦月說道。

「那以後還要麻煩束統領了。」顏九客客氣氣的說道,她知道束林是不喜歡她,便畢恭畢敬的。

「王妃倒也無需這般客氣,叫我束林便好。」束林也見好就收的說道。

「那今日你便先回去吧,待本王出征之時你再來。」江浦月……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87章新武功開啟 第二天,騎士們已經起來鍛煉身體活動筋骨了。

武鳴也是開始收功,運功修鍊了一晚上的武鳴的精神更加的好,沒有絲毫的疲憊,武鳴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更加的強大了,體內的陽氣更加的充足了。

武鳴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只要在努力修鍊不出一個月的時間,自己體內的能量恢復到自己上輩子的水平,到了那個時候,才能讓武鳴心裡稍稍的放鬆一下。

畢竟,能量的多少雖然一樣,但是,能量的本質可是天差地別!

武鳴在婢女的伺候下,梳洗之後,看著在院子內活動身體的眾人,心裡也是感到一陣的心情舒暢。

「牧師大人,我家男爵大人邀請您和各位騎士大人共進早餐」少婦管家來到武鳴的身邊輕輕的行了一禮,輕聲細語的說道。

「難得,男爵大人照顧的如此周到,真是讓本人盛情難卻。管家帶路吧」武鳴客氣的說道。

」是,牧師大人「少婦管家回道。

武鳴帶著巴比倫一眾光明騎士來到大廳。

「牧師大人,昨晚休息的可好,哈哈「盧沙男爵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說道。

「真的多謝男爵大人的盛情款待。昨晚,休息的很好」武鳴客氣的說道。

武鳴看盧沙男爵的神情,就已經知道。盧沙男爵以為自己在昨晚和他安排的婢女共度良宵了。

但是,武鳴也不願意多做解釋,畢竟自己雖然沒有做,可是,自己卻默許了自己的屬下。

自己自然也沒有必要多做其他的解釋。

只是,這些光明騎士許久沒有接觸女人,導致,盧沙男爵安排的婢女現在還在床上躺著。所以到現在為止,盧沙男爵還不知道,武鳴更本就沒有碰他安排的婢女。

」如果,牧師大人喜歡,這些婢女就送於大人了,還望大人不要嫌棄「盧沙男爵笑著說道。

」多謝男爵大人的美意了,只是我們一行人路途遙遠,帶著這些婢女實在是不方便,只是多謝男爵大人的美意了「武鳴客氣是的說道。

武鳴可不想自己的身邊帶著這麼一群女人,如果,被教會執法隊的人知道了,自己的麻煩可就來了。

「好吧,這也是她們沒有這個福氣」盧沙男爵不在意的說道。

「男爵大人,我還想要給您要一個人,就是此人曾經得罪過男爵大人,不知道男爵大人是否願意?」武鳴看著盧沙男爵說道。

」牧師大人,說的應該是斯達吧?既然是牧師大人開口,當然,沒有問題。只是不知道牧師大人要這麼一個奴隸,是認識這個奴隸還是?「盧沙男爵盯著武鳴說道。

」男爵大人不用有其他的顧慮,只是見其可以在危險中可以激發自己體內的力量,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罕見,想要研究一下「武鳴客氣的說道。

「這件事情我也已經聽說了,只是這人體質太差不用修鍊武士功法,也不能感應魔法精靈的存在,一輩子也只能是一個廢人,恐怕不會有太多的研究價值」盧沙男爵說道。

「偶,這樣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只是研究一下,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武鳴說道。

「既然,牧師大人已經這樣說了。管家去將斯達帶過來吧「盧沙男爵說道。

少婦管家不一會就將斯達帶了上來。

斯達的模樣比昨天可要好一些,一身乾淨的衣服,面色雖然還是蒼白沒有絲毫的血色,但也是昨天激發體內的力量,身體沒有恢復導致。

斯達看著武鳴眼神中充滿了疑惑和迷茫。但是,什麼也沒有說一臉平靜的站在哪裡。

武鳴仔細的上下打量著斯達,也是一臉滿意的神情。

「多謝,男爵大人,你的仁慈之心我也會告訴光明教會,我也會在這裡的教堂呆上幾天,為這裡的信徒治療疾病,讓光明神的光輝在這樣普照大地。」武鳴高深莫測的說道。

「有這樣的好事,這真是莫大的福氣了。我這裡安排人將教堂收拾一下,」盧沙男爵一臉高興的說道。

這樣的小鎮是不可能有光明教會為此單獨建立一座教堂。

但是,很多小鎮還是有一個小的教堂的原因,多數是小鎮內的虔誠的信徒或是家族自發建築,但是,很多這樣的教堂內是沒有光明教會的牧師和神父,有的只是自發的信徒。

這次武鳴在這裡治療信徒宣傳光明教會的教義,直接就可以成為盧沙男爵的政績,這樣的事情對於盧沙男爵雖然不會有直接的好處。

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盧沙男爵就已經是光明神的虔誠的信徒並得到了光明教會的認可,這樣的身份會給盧沙男爵帶來很多的隱形的好處。

盧沙男爵聽到武鳴這樣的安排,臉上的笑容自然是更加的濃郁了。

「這是斯達的奴隸文件,這就交給牧師大人,從今開始斯達的一切就是大人您的了」盧沙男爵從少婦管家的手裡接過一份文件交給武鳴說道。

武鳴接過文件,直接就交給了巴比倫。

「我想現在就去本地的教堂看看,從今天開始我會在教堂住上7天,為本鎮的信徒治療病痛「武鳴一臉嚴肅的說道。

」是,牧師大人,這就帶牧師大人過去「盧沙男爵也是感應答應道。

在武鳴答應為這裡的信徒治療病痛的時候,武鳴代表的就不再是自己,而是,光明教會!

這樣的情況,武鳴自然不可能再居居住在男爵的府邸,而只能是居住在本地所在的教堂中。

武鳴在盧沙男爵的帶領下居住進了教堂中。

武鳴在教堂中單獨看著斯達,沒有安排其他人的陪同。

「你現在一定有很多的疑問,想要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或者是其他,你現在都可以詢問,我也會盡量給你解答」武鳴看著眼前的斯達說道。

「牧師大人說的是,我知道牧師大人仁慈,但是,想牧師大人為了拯救我,答應在這樣的小鎮中居住7天治療信徒,這樣的事情如果是苦修士,獨子一人我可以理解,畢竟,可以換取一部分的金錢供他們生活。但是。大人您明顯是光明教會中的重要人物,有眾多的騎士大人護衛,願意為我這樣一個小人物這樣做,實在是不能理解」斯達說道。

「你說的不錯,舉手之勞的事情我自然會做,這樣的出力自然是因為你對我有一定的價值,不然,我也不會如此的麻煩」武鳴沒有絲毫演示的說道。

「小人明白,只是不知道小人對於牧師大人有什麼作用?「斯達問道。

「你在生死的關頭可以激發自身的力量,這樣的事情很少見,也是讓我有一個想法,我打算在你的身上做一個實驗,如果實驗成功,你會擁有武士的力量,甚至比他們更高,自然,如果實驗失敗,你直接就會死亡。這個就是我拯救你的原因。」武鳴看著斯達慢慢的說道。

」實驗?武士的力量,我在出生的時候就被人檢測過,我的身體不能修鍊武士功法,也感應不到魔法精靈,我認為牧師大人實驗成功的可能性很少。您這樣拯救我可以說是很不值「斯達一副看破生死的說道。

」既然是實驗,失敗也是正常,你不願意嗎?「武鳴微笑的說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梁皇城,皇家林苑。

一名衣着樸素的老婦欣賞著滿園的秋景,露出平和的笑容,緊接着往林苑的深處緩緩走去,

老婦身後沒有侍從,只有一中年官士跟着,小心翼翼的陪伴其左右,

「長孤,你可是好久沒來了……」

「是的,師尊。」

「說說你的來意吧,我可不信你是特意來看我這個老傢伙的,這些年來,我知道你心中一直對我懷有怨氣……」

「不敢。」楚長孤恭敬的陪伴在老婦左右,是發自內心的敬重,因為眼前的老婦,正是大梁少有的宗師強者,司馬安南。

司馬家族統率著大梁的鎮南軍,司馬安南本名司馬文靜,年輕時因抵抗蠻人有功,被前朝女帝賜名為司馬安南,功勞甚大。

晚年的司馬安南突破地仙無望,便留在皇城,安心度過最後的歲月。

楚長孤正是司馬安南的弟子之一。

十多年前正是她奮發有為的年齡,楚長孤一心想要樹立功名,貪圖官場上的猛進,惹怒了不少的權貴,甚至明目張膽的參與到公主們的嫡系之爭中。

結果正是司馬安南請求女帝,將其貶到最南方的平城府,讓她安心做一府的太守,徹底斷了她向上的發展空間。

當年楚長孤極為痛恨司馬安南,認為虎毒不食子,司馬安南已經老糊塗了,只圖個安穩與虛名。

但年過中年後,經歷的事情多了,楚長孤心中明白,她的師尊當年也是迫於無奈,被貶實際上是為了保全她的性命,不想她因為站錯隊而喪命官場。

楚長孤將太守府遭到刺殺一事告訴司馬安南,希望她能幫出些主意,或是動用一些關係,最不濟也能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沒想到聽到一府太守遇刺,司馬安南根本沒有絲毫的驚訝,老婦轉過身,看向那遠處的樹林,目光深遠。

「大梁的天下,要不穩了……」

「什麼!」楚長孤當即臉色大變,其他人說出此話,那就是謀反的死罪,

可她的師尊說出此話,楚長孤只感覺心中一突,腦袋發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