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海中心出現了四座島嶼,上面沒有古木花草,只有四種屬性的能量形成了風暴,甚至化作了池水。

“四極大陣!”龍天吃驚,眼神閃爍,沒想到在這裏有碰到了這樣一種四極陣法,而且很玄奧,遠勝過道有道拿出來的陣法。

他知道這肯定是大神通者參悟出來的另一種大陣,或許會很接近真正的四極大陣,有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的虛影若隱若現,對應周天星辰。

這種陣法很特別,竟然顯化出來了人族四大至高圖騰,渾成一體,鎮鎖天地,體現出了天道威嚴的氣勢。

四座島嶼圍繞中心運行,最中心處則是一片濃郁的紫氣,難以看透,隱隱有憤怒的狂吼傳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會是四象滅絕大陣嗎?”龍天驚訝,落在了青龍島上,這裏充斥着一股濃郁的生氣,青雷道道,雖然無任何生命存在,卻偏偏有一種萬木欣欣向榮的氣息。

四象滅絕大陣與四象大陣雖然看似一樣,連名稱都相近,但其實是兩種不同陣法,同列至強法陣序列。

這種陣法起源於何人已經不可考究了,只知道是天地間最強大的殺陣之一,內綴滅絕二字,可召喚出四大至高圖騰虛影,磨滅一切。

龍天落在島嶼上,頓時感到一股龍氣從四面八方飛竄過來,讓他倍感親切,體內神力運行得更加的順暢了。

事實上他之所以選擇這裏也是看中了這座島嶼青龍虛影盤繞,與自己的八部龍神氣息相近,只是沒有想到會有這種作用,自己似乎可以藉助這裏的環境修煉。

“轟!”

突然,天空上落下來一道濛濛青光,有大道紋絡交織在內,朝龍天鎮壓過來,宛若一片青天崩塌。

龍天一驚,還未來得及思考,只能捏拳轟上去,八龍嘶吼,一起絞殺青光。

“吼——吼吼——”

八部龍神於拳頭上演化,互相纏繞,鱗甲森然,像打開了八個朦朧的世界,雖然很模糊,但是氣象宏大。

此時青光再次變化,一株青木有紋絡構築而成,枝葉繁茂,沐浴青雷降臨,葉片微微抖動,一股無形的壓力擴散開。

龍天倉促間出手,八部龍神雖然不弱,勉強擋了下來,但是自己也被青光轟開,那株青木太強大,引來雷光劈世,有通靈的氣息在瀰漫。

他被打得後退,這種力量超過了他的承受範圍,不能硬碰硬,只能後退化解,要不然肯定會受傷。

而此時,幾個青袍人也從天而降,爲首一人手持一幅圖,目露兇光看向龍天。

“莫長空,是你!”龍天咬牙,眸光冰冷,沒想到一來就遇到了這個仇人。

來的人竟然是莫長空,他持有一幅通靈古畫,爲一碧波松濤圖,中間一株青木撐天而起,像一株樹王,受萬木朝拜。

剛纔就是他以碧波松濤圖引來了青龍島上的青雷之光,想要趁龍天不注意將其斬殺。

“龍天,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今天你死定了!”莫長空從空中落下來,森然冷笑,他也沒想到竟會在這裏遇到了仇敵,因而一上來就是以通靈兵器攻擊,想要趁機滅殺龍天。

只是他沒有想到龍天的實力竟然暴漲,可以抗下碧波松濤圖的殺光,這讓他心頭微微惱怒。

“莫長空,你幾次三番的對我不利,我很想知道,我到底什麼地方招惹你了?”龍天擡頭看向幾個青袍人,冷靜的問道,身上氣血鼓動,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招惹,卑劣的賤種,你有什麼資格值得我莫家出手,若非看在真靈的份上,你連讓我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莫長空輕蔑冷笑,像在高高在上的俯視龍天。

“唉,我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哪裏來的優越感,不拿出來曬一曬會死嗎?”龍天嘆氣,眸中精光閃過,道,“只是如果我卑劣,那麼曾經敗在我狩天盟下,你又算什麼呢?”

“你?”莫長空臉色一滯,瞬間難看了下來,臉皮都在抽搐,一想到這件事就憤怒,他的心都要滴血。

當初合力想要追殺龍天,結果卻被躲了過去,狩天聯盟更是被迫解散。而後來龍天和道有道以及欲談香、若耶明雪組建狩天盟,更是狠狠的打臉,讓他們都有些無臉見人了,被人嘲笑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該死的,你找死,螻蟻一樣的傢伙,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和道有道他們創立什麼狩天盟,這樣的做法,只會加速你的死亡而已。”莫長空冷笑,抖動手中碧波松濤圖,一絲絲青綠色殺光劈出來,要擊殺龍天。

他實在是受夠了,龍天不提這件事還好,一提這件事他頓時臉色火辣,抑制不住殺意。


“狩天盟,哼,若非你們之前對付我,我會反擊嗎,你們要是不組成狩天聯盟獵殺我和小咿,我組成什麼盟又與你何干?”龍天冷笑,取出雲戟,一戟劈散殺光。

“哼,一隻螻蟻而已,你有何資格擁有真靈,還有你身上的祕密,殺你,那是我莫家看得起你!”莫長空臉色輕蔑,有一股天生的優越感。

莫家祖上出過聖人,雖然不是神靈勢力,但也足夠讓人忌憚,這些年家族實力更是蒸蒸日上,自然有一股傲氣。

“大少,你跟他費那麼多話幹什麼,不管什麼狩天盟,獵天盟,只要擊殺了他,一切都成空。”一旁的莫家弟子冷冷說道。

“不錯,殺了他,一切事情就都結束,歷史從來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到時候所謂的玄黃戰體,只會成就你的威名!”另外的修士也說道,開口討好莫長空。

這些都是莫家這一輩的傑出弟子,也有一些莫家下屬勢力的修士,個個都很強大,要不然也不會進入永旭之塔了。

他們都在冷笑,絲毫不掩蓋臉上的殺意,知道莫長空和龍天的恩怨,想要幫他殺掉龍天。

“還真是冤家宜解不宜結啊!”龍天感嘆,覺得自己很無辜,無緣無故就惹上了仇敵,實在是世事無常。

“怎麼,後悔了嗎?”莫長空冷笑,臉色陰毒,“不過晚了,你不應該來到這裏的,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死吧!”

他催動碧波松濤圖,整幅畫都在發光,一株青木從畫中鑽出來,紮根於虛空中,發出一片神光,朝龍天打過去。

這是上古青木,其奧義生生不息,與東方的青龍星宿相合,此刻藉助青雷顯化,更加的壯闊,每一片葉子都在發光,像碧玉鑄成的,流淌碧光。

“後悔,”龍天輕笑,像看白癡一樣看着他們,搖搖頭道,“不不不,你們理解錯了,我說的是冤家宜解不宜結,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你們解決掉,這樣一來,一切問題就都不成問題了!”

“砰!”

話音剛落,他瞬間出手,揮動雲戟,像拿着一把大刀,對準抽過來的青木猛劈下去,砍柴一樣崩碎青光。 “放肆!”“找死!”……

莫家的一羣修士全都眼睛冒火,憤然出聲,對龍天的不知死活感到了惱怒。

他們個個不弱於人,雖然不敢自比紫源天、天啓皇子等人,但也同樣的傲氣,龍天的做法無疑是火上澆油,讓他們全都火大。

“解決我們,一隻甕中之鱉而已,也想鹹魚翻身,我倒要看看你要怎樣化解這個殺局!”莫長空同樣憤怒,眸中青光大盛,幽幽發亮,再次催動青木朝龍天抽過去。

青光暴漲,一株參天大樹舒展枝葉,嘩嘩抖動,在雷光中生長,每一片葉子都繚繞碧霞,沐浴雷光而發狂。

“烈.騰霄!”

龍天一躍而起,火部龍神挾烈焰沖天而上,以五行火克木焚燒青木。

“呲呲!”

一大片赤紅火焰從天而降,青綠碧光被燃燒,瞬間焦黑了一片,然而很快又有碧光冒出來,吞噬火焰而生長,愈加的蔥蔥榮榮了。

“青木乃上古神木,不受水浸火燒,妄想用火焚燒,真是癡人說夢!”莫長空冷笑,抖動手中碧波松濤圖,碧綠光芒如潮水般涌出來。

其他幾人也都在一旁看着,很享受這種看別人無力掙扎的樣子,心中已經給龍天判了死刑。

“不受水浸火燒嗎?”龍天眸光燦燦,不曾慌亂,取出狴犴骨珠朝莫長空打過去,道,“不知道同一境界的火系兵器,它是否承受得了呢?”

上古青木是強大,與鳳凰涅槃棲身的梧桐神木以及扶桑神木並列,雷打不動,堅若金石。

只是碧波松濤圖不可能擁有青木之力,不過長相相似而已,若不是龍天實力不夠而已,要不然火龍一出,可以瞬間將其焚燬。

果然,狴犴咆哮雷火,碧波松濤圖頓時受到了剋制,被雷火之力壓了下去,那株青木也被壓得彎腰,碧光逐漸消散。

“狴犴兵器,怎麼會?”莫長空吃驚,不敢相信,沒想到龍天會擁有狴犴通靈兵器。

“該死的,狴犴不是呼延家的圖騰嗎,他們的兵器怎麼會落到龍天手上?”莫長空憤怒,雙眼冒火,更加用力地抖動碧波松濤圖,引來雷光劈敵。

只可惜碧波松濤圖上的青木奧義雖然與青龍的奧義有些相合,但並不是很多;而狴犴則是真龍九部之一,加上天生的雷火神通,在這裏更加的得心應手。

狴犴奔跑,如一頭雷火神虎,雷電在其腳下環繞,狂霸得一塌糊塗,像是活了過來。

“奇怪的兵器,這串骨珠到底是用什麼打磨而成的,既然能夠變化?”龍天同樣吃驚。


他持有骨珠,可以感覺到骨珠在與這座島嶼呼應,威力更盛,珠子內部有一絲絲奇異的力量溢出來,與空氣中的龍氣交融。

這是一種特殊的變化,骨珠的材質很特別,一百零八顆珠子飛旋,要組成真正的狴犴神獸,而非顯化神獸。

“殺!”

其他人都看出了不同,沒想到龍天還有這等底牌,呼啦一下圍了上來,一起圍殺他,一株株青木紮根虛空中,顯化出來,枝條柔嫩,卻有鋼鞭一樣的攻擊力,可以抽碎山嶽。

不是所有人都修煉青木圖騰,有些人修煉的是太古仙藤,同樣的強大,一朵朵潔白的花朵在仙藤上綻放,溝通天地之力,轟殺過來。

“哼!”

龍天眸光精湛,黑髮飄揚,以狴犴骨珠開道,揮動雲戟劈殺,一道道戟刃殺光斬出去,如飛刀激射。

這是一種絕殺,原本莫長空他們有碧波松濤圖,加上可以與青雷呼應,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只是他們不知道龍天有狴犴骨珠,在這裏更加的如魚得水,漫天青雷都繚繞過來,滋滋炸響。

“吼——”

狴犴張嘴長嘯,吼聲震動日月,青龍島上的雷光都被吸引過來,化作雷電光戟刺向前方,幾棵擋路的青木瞬間被擊碎,擋不住這一擊。

而後它繼續奔跑,一巴掌拍死了旁邊的一個修士,任他如何掙扎也沒有用,被雷光焚成灰燼。

總裁搶妻不手軟 ,堪比神道強者降臨。

龍天不急不慢的跟在後面,雲戟靈巧化勁,一些修士雖然逃過了狴犴的追殺,卻逃不過他的劈砍,被斬成兩半,在雷電中化灰。

“啊——該死的,殺!”莫長空憤怒,一羣人來此,本以爲可以絕殺龍天,沒想到情勢瞬間轉變,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太過突然了,讓他難以接受。


他以碧波松濤圖暫時擋住狴犴,而後取出一根木棍,通體碧綠,若綠玉鑄成,一棍打向龍天。

“砰!”


這一棍非同小可,空氣爆鳴,被強大的力量壓縮成空氣彈,隨着棍影打向龍天,聲勢駭人。

龍天以雲戟對抗,揮戟劈殺,砰的一聲將綠棍崩開,繼續斬向莫長空。

莫長空色變,雲戟發光,戟刃上一片雪白,寒光照射,讓他如被劍指。

不過他也不是普通人,很快鎮定了下來,臉色陰寒,手中神紋閃動,碧霞燦爛,催動綠棍再次攻擊。

這種攻擊很驚人,與武技不同,更像是法器的催動,不用持器者掌控,單憑神識便可以駕馭。

綠棍受到了莫長空的催動,自主發光,帶動碧霞青濤砸過來,彷彿有一個武者在施展棍法,威勢生猛。

龍天揮動雲戟劈砍,把龍戰玄黃揉和在戟法之內,每一戟刺出去都有一條灰白混沌的戰龍衝出來,一下下撞擊在綠棍上。

“砰!”“砰!”……

龍天與綠棍劈砍,跟莫長空隔着百米距離隔空打鬥,兩人都打出了真火,不顧一切地催動神力。

另外一些沒有受傷的莫家修士也趁機攻擊,藉助狴犴骨珠被碧波松濤圖拖延的時間殺過來,青霞神光交織成網朝龍天當頭罩下。

龍天一不小心,肩膀上頓時被一道青光擦到,強如凡之極境也不行,被割出一道傷口。

其他幾人也都擁有通靈兵器,或許不是很強大,但是合在一起威勢倍增,可以力敵頂峯的天才。

龍天受到了圍攻,缺少狴犴骨珠的幫助,瞬間落入了下風,雙拳難敵四手,無法匹敵這麼多人。

“殺!”

他眸中寒光熾烈,黑髮狂舞,神力催動到了極致,眼中像有神龍在竄動,借雲戟施展八部龍神。

“轟!”

八龍出世震撼玄黃,隨着雲戟戟尖所指騰躍,化作真龍神光破開衆人的圍攻。

“殺,不能讓他逃走!”莫長空大吼,手中碧霞越發的璀璨了,雙手像是化作了青木的枝幹,與綠棍隔空呼應,砸向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