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人看着林辰冰姐妹呆呆的看着雷風催促道:“你們兩個要不要籤,快點,我們可沒時間和你們耗。”對於雷風他直接無視,畢竟在他看來不久是一個人嗎啊?是他們五人的對手嗎?

但是,林辰冰姐妹好像沒有聽到那個人的催促,滿眼淚光的看着雷風。

看到林辰冰姐妹的表情,那個剛纔催促林辰冰姐妹的人也生氣了,在這緊要關頭可不能變卦啊!低沉着對林辰冰姐妹道:“你們現在不籤,那我們可不敢保證下一秒那個小孩子有沒有事。”

聽到那人的威脅,林辰冰姐妹皆是一顫。對啊!風兒還在他們的手上,現在該怎麼辦?籤嗎?兩人深情的看着眼前的雷風,顯然是認出了雷風。但是,她們的手還是顫抖着拿起了鋼筆。

在她們看來雷風哪會是那個人的對手,就算這一次他們逃過了,那風兒怎麼辦?還有,以後的雷風他們怎麼辦?現在的她們只想用自己換回雷念風,本來還怕沒人照顧他,但是現在雷風回來了,她們也就安心了。

碰,就在兩女要籤的時候,那放在桌上的合同隨着那張桌子一瞬間被粉碎了,而雷風卻掐着那個逼迫兩女簽約的脖子站在兩女的面前。空間異能——空間平移。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雷風,林辰冰姐妹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她們想到了和雷風在一起的日子,雖然是短短的一段時間,但卻是她們最難忘的經歷,雷風的處處呵護,讓她們一生難忘。現在,消失的三年的雷風出現了,讓她們感到了三年前時的安全感。

雷風冰冷的聲音在破舊的房子響起:“動我的人,無論是誰,只有死。”那冰冷的聲音讓房子裏的溫度直降,讓人感到不住的顫抖。

連林辰冰姐妹也嚇住了,這還是我們的風哥嗎?爲什麼……這麼的……可怕。

雷風的手一用力,“咔嚓”,被雷風掐住的那人腦袋一歪,嘴角溢出鮮血,死了。雷風隨意的將他的屍體一扔。面無表情的道:“好了,說說是誰讓你們來的,我可以讓你們痛快的去閻王爺裏報告,要不然我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生不能。”剛開始的那句話沒什麼,但是後面的那句話卻讓衆人感到驚懼,那是雷風從喉嚨裏發出來的聲音。

剩下四人害怕了,但是他們知道自己這次的任務沒完成回去也沒有好果子吃,咬咬牙。猛地衝向雷風,在他們看來自己四人對戰雷風一人,會輸也不會那麼慘,至少逃回去的話還有一個交代。

但是,在衝向雷風的瞬間,砰砰砰砰,他們呆住了,在雷風的面前好像有透明的牆擋住了他們的道路,他們撞在牆上,根本就接觸不到雷風。

而雷風卻嘎嘎的笑道:“不錯,不錯,居然是武術初級的實力,但是你們以爲武術初級能逃得過我的手心嗎?實話告訴你們就是四個武術中級的人站在我的前面,我也不會有一點點的擔心。現在,是該讓你們嚐嚐不聽話的後果了。”

看着雷風那邪惡的笑容,他們的第一反應。向着反方向逃去,但是結果還是一樣,撞在一睹他們看不見的牆上。

而雷風也踏入了自己的空間牢籠當中,自己所用的異能,根本就攔不住雷風的腳步。

一進入時間加速發動,緊接着虎拳爆發。砰砰砰砰四聲,四人倒在地上,雙手捂住自己的肚子,痛苦的表情出現在臉上。雷風慢悠悠的走到一個人的面前,邪惡的笑容出現。

“啊~~~”一聲慘絕人寰的聲音響起,那人雙手再也顧不得自己的肚子了,拼命的捂住自己的下體,大量的鮮血從他的下體流出。其餘三人一顫,不自覺的捂住了自己的下體。而林辰冰姐妹也驚懼的看着眼前的場景,這太殘忍了。就連周圍的鄰居聽到這慘絕人寰多的聲音也是遠遠的逃離了。(對於林辰冰姐妹的事情他們也深感同情,但是那不是他們能管的,以前打過電話報警,那警察也不敢將那些人怎麼樣。)

這還沒完。雷風收回的腳再次出擊,這次不是踢而是踩,踩在了那男人的腳上,“咔嚓”,“啊!”悲慘的聲音再次響起。雷風彷彿沒有聽到一樣。

緊接着那人的另一隻腳,然後是雙手,都被雷風給廢了,做完這一切,雷風才停下自己腳,但那人已經暈死了過去。

求收藏、求月票、鮮花。 這一幕看得那三人直髮抖,臉色蒼白,也不知道是剛纔被雷風打的,還是嚇的。而林辰冰姐妹已經別過頭去不敢看這殘忍的一幕。她們現在在心裏只是在不斷的想:這真的是風哥嗎?他是我的風哥?爲什麼他會那麼殘忍。以前的他,最多就是把這些人教訓一頓就了事了,但是,現在的他,簡直就是一個人間惡魔。是這三年令他改變的嗎?這三年他遇到了什麼。

林辰冰姐妹猜得沒錯,雷風是在消失的三年改變的,他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個助人爲樂的雷風了。在這三年他想通了一件事:我幫助陌生人又怎樣,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有陌生人幫助自己嗎?所以,他變了,現在的他只有一個目標保護自己身邊的人,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他們,即使是化爲魔鬼也在所不惜。所以,這三年雷風創立了虎幫,並且不斷的在提升自己的實力,一切都是爲了以後自己身邊的人不被傷害,自己養父母生的事,雷風堅決不讓他再次發生。

雷風慢慢的向着另外三人走去,那三人直接看到向他們走來的惡魔雷風,直接喊道:“我們說,我們說。”至少說了可以安心的死去,而不用被雷風折磨。而不說的話,肯定是和第一個人一樣的下場,可能還更加嚴重也說不定,再說,這件事在雷風身後的兩個女人也應該知道個大概。

說與不說都是死,這件事雷風遲早會知道,而說與不說的區別卻那麼大了,當然是說了。

於是,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所有的事都向雷風交代了。

最終,雷風也成全了他們,一人一拳,讓他們下地獄去了,爲了不讓那個昏過去的人孤單,雷風也把他送去了地府。

處理完一切,雷風轉過身慢慢的走向了林辰冰姐妹,身上的戾氣,怒氣也瞬間消失了。

看着她們溫柔的道:“你們可以原諒我嗎?我沒有做到當年的承諾,好好的保護你們,讓你們受苦了。”

看着雷風那溫柔的樣子,哪有剛纔的殺伐果斷啊!林辰冰姐妹看到雷風這麼在意自己的樣子,突然間覺得很滿足,這一年受到的苦什麼都不算什麼。兩人撲在雷風的懷裏大哭,嘴裏還不住的罵道:“你這個混蛋,這三年你去哪?爲什麼我們都找不到你,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手還不住的錘着雷風的胸膛。

幾分鐘後,林辰雪溫柔的看着披頭散髮的雷風,用手輕輕的拂去他的頭髮,輕聲的道:“剛纔有沒有打痛你。”雷風笑了笑沒有回答,這是很清楚的事就憑林辰雪那一點點的力氣可以打得痛雷風嗎?

而這時在雷風懷裏的林辰冰卻猛地從雷風的懷裏掙脫,一臉的凝重。

雷風看到這,擔心的問道:“冰兒,你怎麼了?”


“風哥,風兒、、風兒還在他們的手上呢?”林辰冰的話一出,林辰雪一下子就呆了。對啊!風兒,剛纔被喜悅衝昏了頭腦,自己的兒子還在他們的手上啊!一瞬間臉色蒼白,搖搖欲墜,自己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那風兒,她不敢想象。

看到兩人的表情,雷風馬上道:“風兒沒事,他現在就在外面,只是睡着了。我把他救出來了,要不然也不知道你們會在這裏。”

“風哥,真的嗎?”林辰冰和林辰雪驚喜道。

“你們的風哥就這麼讓你們不相信哦。”雷風板着臉道。

“不是,我們相信你。”看到雷風的表情。兩女嚇了一跳,異口同聲的道,他們可不想剛剛見到的雷風因爲這個原因而離開。已經三年了,再來一次她們怕受不了。

看到他們緊張的表情,雷風的心裏非常的溫暖,把她們兩人抱得緊緊的。

就在這時,一羣人衝了進來,頓時他們傻眼了。這是怎麼回事啊!自己的老大正和自己的嫂子溫存,那猴子是怎麼說的,大嫂有危險,老大一個人進去救人了。但是,那麼久裏面沒動靜,可能有危險。媽的猴子,這下子被你害死了,你死定了。

這時,那一羣人的表情那是一個精彩啊!想走又不敢走,這老大沒有發話啊!

看到這麼一羣人,雷風也明白肯定是猴子的傑作了。他們就是在別墅裏會死滅跡的其中二十人,不過,現在的他們就是一羣流氓混混的樣子。倒把林辰冰姐妹嚇了一跳,特別是林辰冰她都感到這些人當中有人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

雷風一瞪他們道:“怎麼,還要我請你們出去啊!”

“啊!不用,不用,老大你繼續,我們什麼也沒有看到。”這些人站在最前面的一個人傻傻的笑道,他就虎幫的虎二。說完,不理會衆人,那速度是一個快啊!一下子就在雷風的眼前消失了。這時,其他的人才反應過來,呼啦啦,一瞬間整個屋子就只剩下雷風三人和五俱屍體了。


兩女望着雷風,那眼神就是在說,風哥,這是怎麼回事啊!

經過剛纔的事情,她們已經可以確定雷風對她們的態度沒有變,所以也隨之隨和起來。

被兩女盯着,雷風只能善善的笑了笑道:“這事,有時間在跟你們說,我們現在出去看看風兒。”

聽到雷風說了風兒的事,兩人隨即點頭。雷念風的被抓她們非常的而擔心,現在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而外面,猴子面對着那一羣虎視眈眈的人,那是一個後悔啊!自己的老大是誰,會有什麼事,我這不是找事嗎?

不過,現在的他也是淡定,爲什麼,因爲他的手裏有一個小孩子啊!他介紹道,這是老大的兒子,誰吵醒他,你們就準備接受老大的怒火吧。

那些人恨啊!但是這位小爺不能得罪啊!最後衆人只能有殺氣騰騰的眼光盯着猴子。

就在這時,在猴子懷裏的雷念風慢慢的睜開眼睛,用自己的雙手揉了揉找自己的眼睛,但是在看到自己眼前那殺氣騰騰的那麼多雙眼時,直接抱着猴子大喊:“爸爸,我怕。”

覺得不對,擡頭望去,看到猴子的一瞬間眼裏嘩啦啦的留下來了,自己的爸爸又不見了。

那些人不知道,雷念風在想什麼啊!只知道他們把他嚇哭了,那還得了。馬上不就,老大出來的話就死定了。猴子也慌了。

於是,衆人發揮了他們的泡妞本領,那是一個個精彩啊!什麼笑話啊、表演啊!硬是把雷念風給逗笑了,這時衆人才放下心來,想到:總算把這位爺給搞定了。 一段時間後,雷風三人一出房門,一個嬌小的身體就竄到了林辰雪的懷裏,嘴裏還在叫着:“媽媽,大姨,爸爸。”

然後對着林辰冰姐妹說了雷風如何的厲害,最重要的一句就是對自己的大姨認真的道:“大姨,我爸爸比你還厲害哦?”

看着小傢伙那高興的樣子,三人都笑了。

然後,雷風對着在房外的衆人道:“去幾個人把裏面清理一下,不要讓人發現。還有命令下去,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把住在青海輝煌酒店裏一羣以劉星爲首的人抓回來。(這時雷風從那四個死去的人知道的信息,那個劉星就是雷念風嘴裏討厭的那個人。)”

“是,老大。”衆人回答道,各自行動起來。

而雷風帶着林辰冰姐妹和自己的兒子離開了。

……

微風吹來,雷風那長髮隨風飛揚。整個人呆呆的跪在一塊長滿雜草的土地上,眼淚不住的流下。在雷風的兩邊分別是林辰冰和林辰雪,她們也和雷風一樣跪着;雷念風在林辰雪的身邊也跪着沒有出聲,周圍一片寂靜。

這裏是雷風三年前的家,也是雷風養父母的葬地,因爲雷風的父母當年就是在這裏火化的。

跪在這裏,雷風想起了往日自己父母對自己的總總關懷,從小到大。等自己有一點出息的時候,卻因爲自己的原因讓他們與世隔絕。這個仇,雷風一定要報。而雷風報仇的線索就似乎只有那個黑衣人。但雷風相信他出現了,那個黑衣人對自己有意思,一定會再次出現的。

一段時間後,雷風站了起來,將自己的悲傷都藏進心底。對着林辰冰三人笑道:“好了,我們走吧。”

“風哥你沒事吧。”林辰雪站起來對着雷風問道,她是知道雷風對自己父母的感情,想當初雷風就是因爲他的父母不吃不喝七天七夜,然後消失的。

現在三年後歸來,但是她仍舊可以感到雷風心裏的悲痛。

“沒事,你們放心吧,不是有你們在我的身邊嗎?”雷風迴應道。

再回到林辰冰她們居住的地方後,裏面的屍體已經消失了。雷風直接讓虎幫的衆人去辦事了,想辦法抓住青海輝煌酒店裏一羣以劉星爲首的人。

等虎幫的人都走了以後,雷風才問林辰冰姐妹劉星等人的事情,才知道那是林辰冰姐妹他們以前的仇人的一個手下。

林辰冰姐妹以前怕連累雷風,現在已經說不得連不連累,因爲雷風的親身父母就查出了三年前的一切可能都是她們的仇人策劃的,因此他們也曾感到深深的愧疚。

一年前,雷風的父母傳來消息,三年前的周遠之死的的確確不是雷風所造成的,因爲他們找到了一些人,以前在那個廢棄工廠做工作過的人,根據他們的說法那裏根本就不是什麼化工工廠。再加上雷風父母發動的一系列力量等到了有力的證據。

但是,普通工廠便爲化學工廠卻不知道是誰幹的。畢竟沒有人看到,只能證明雷風沒有殺了周遠而已。

然後,雷風的父母又根據雷風身邊的人去查,知道在三年前林辰冰姐妹的仇人來過青海,根據蛛絲馬跡推測出害雷風的事可能是他所爲,但沒有證據。

……


就雷風來說他對於自己的親身父母是比較愧疚的,因爲他知道爲人父母的感覺,就像自己虧欠了自己的兒子三年,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更何況自己的父母呢?但是自己當初卻傷了他們的心。

現在的雷風已經認可自己的父母了,畢竟沒有人會隨意拋棄自己的親身骨肉,一定有原因。更何況自己失蹤後,他們仍舊照顧林辰冰姐妹和盡力的幫自己洗脫嫌疑,找出嫌疑。雷風已經想好,一定要和自己的親身父母見一見面。

這三年來雷風也和虎幫的人查過周遠這件事,因爲雷風隱隱察覺這是一個陰謀,針對自己的陰謀,自己在那時更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那件事和青幫(青海第一黑道幫派)脫不了關係,據潛在青幫的虎幫人員說。三年前,青幫的人有過一次活動,將一列化工品都帶到過一出空地引爆過,至於原因不知道,那是自己青幫幫主親自下的命令,下了封口令。(這應該就是普通工廠邊變爲化學工廠的原因,但是青幫爲什麼這樣做,自己青幫根本就沒有交集。)

而雷風和周遠的戰鬥源於周明,所以周明也逃不掉嫌疑。於是,雷風把當年的事鎖定在了周明和青幫的幫主身上,以前自己沒有實力,但是現在嗎?硬拼雷風也是不怕。但是,雷風也知道對付青幫可以用武力,但是周明呢?他可是青海的大富翁。說難難說不難也不難,只要令他破產就行了。

現在雷風再根據林辰冰姐妹的遭遇及父母提供的信息,她們的仇人——京幫的太子劉彬言(京城京幫幫主的兒子)可能就是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因爲京幫是全國的三大幫派的之一,他完全可以另青幫和周明偉他服務,還有就是林辰冰及林辰雪與自己的關係,他絕對有殺自己的理由。

但是,如果說他爲了得到林辰冰和林辰雪,那殺自己是無可厚非,但是爲什麼刺殺自己的時候,派來的實力不強,去抓住自己父母的實力那麼強,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這隻有兩種原因,第一他是故意爲之;第二另外有人對自己出手了。


但是,對於這些雷風不再想,只要自己一步步的把自己的敵人幹掉就行了,到時候自己強大了,就是自己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自動出現。

現在他的目標是先幹掉青幫和周明,至於京幫,現在不是他的對手,以後再說。但是可以給劉星等人一個教訓。

想到這,雷風覺得自己以後要走的路清晰了很多。 “爸爸,我們現在要去哪裏?”在雷風懷裏的雷念風問道。

“爸爸帶你去爸爸這三年住的地方住一晚,明天帶你去住大房子,怎麼樣?”雷風笑道。雷風可不想讓林辰冰她們住在現在的房子裏。畢竟那裏死了幾個人,雖然林辰冰和林辰雪沒有說,但是雷風也知道她們肯定會害怕,所以就帶她們來唐天兒的家,順便也跟唐天兒和唐老頭說一下自己明天要離開的事。

現在已經和林辰冰她們在一起了,總不能還在唐天兒這裏住吧,再說自己也已經準備對三年前的事反擊了,總不能還去碼頭上班吧。

至於住的地方,雷風已經讓虎幫的人準備了。

“哦。”雷念風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而林辰冰和林辰雪也沒有說話,她們也想看看雷風住的是什麼地方,雖然雷風將自己這三年的事大概的說了,但是她們也還是想看看雷風住的地方。

現在的雷風已經不是他那頹廢的形象了。現在的他那頭髮被林辰雪給剪了,衣服也讓林辰冰給換了。現在看起來是一個很陽光的年輕人。

用林辰雪的話說,你不把這頹廢的模樣消除,我們不和你在一起。這不廢話嗎?自己和姐姐這麼漂亮和一個頹廢的中年人在一起,被人看到了怎麼想。就連雷念風也支持自己媽媽的說法,因爲他說:“我這麼聰明、可愛,那我的爸爸怎麼會是個頹廢的樣子,不行。”弄得雷風哭笑不得。

於是,雷風就隨着她們折騰了,畢竟頹廢形象肯定是要解除的,自己和林辰冰姐妹的再次接觸想必應該有很多人知道了吧。雷風可不相信 ,三年過去了就沒有人注意自己的下落。

走進貧困區,雷風帶着林辰冰三人直接向着唐天兒的家走去。看到這附近的建築,林辰冰和林辰雪沒有說話,雷念風就道:“爸爸,你住的地方跟我和媽媽和大姨住的地方差不多。”

“嗯。”雷風點點頭,沒做解釋,是他不想住豪宅啊!要不然憑藉着虎幫的實力,雷風在青海哪裏會沒有地方住。只是雷風不想太引人注目了。

在街道的盡頭,林辰冰、林辰雪和雷風在談着話,等一下要去唐天兒家,現在當然是多瞭解人家啊!雖然雷風也講到過唐天兒家裏的情況,但是,今天是要住進去,多瞭解點較好啊!

而這時,雷念風突然插嘴道:“爸爸,這裏每天都那麼熱鬧嗎?你看,那裏好熱鬧哦。”

雷風一聽一愣,“什麼,熱鬧,不會吧,這裏基本上都是冷冷清清的,會熱鬧。”雷風心說道。

一看,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唐天兒家的外面有這麼多的人,而且看上去都很着急啊!但是卻沒有人進去。

雷風把雷念風交個林辰雪說道:“我去看一下,你們不要太接近那裏。”林辰冰她們點點頭。


雷風雙腿一發力,很快就現在在唐天兒的家門口,一下子就竄進了唐天兒的家,一看裏面混亂的場面就知道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