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紫薇一聽這話,美眸閃動,兩頰上有了兩朵紅暈。她轉過身來,背對着林坤,微微翹起臀部。

“喂喂喂,女神你這是幹嘛!我是這種人嗎!你剛騙我的你就直說,我可是正人君子!**這招對我不好使!”林坤內心大叫起來,眼睛卻片刻也捨不得離開楊紫薇完美的背臀曲線。

就在這時,包臀裙中,一根長長的,雪白的,毛茸茸的尾巴慢慢地抽出來,眼看裙子就要被撐破了,尾巴停止了變大。

“天狐真身太大了,在這裏顯露會把整棟樓破壞掉,爲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就給您看看我可以自由控制大小的尾巴吧。”楊紫薇轉過頭來望着林坤,臉紅着解釋道。


“當然,如果您要是堅持要看的話,我們可以晚上找個沒有人的寬敞地方,我展示給您看。”

“啊,我的天,真讓烏**大。”林坤聽着歧義滿滿的話語,不知如何迴應。

“那算了,先把這個放一邊!”林坤甩甩頭:“能麻煩你幫我查個人不?”

楊紫薇一聽,尾巴一收,轉過身,又是一個單膝下跪:“能爲帝司效勞,是在下的榮幸!”


“喂喂,姐姐姐,沒必要,你說的那些我都沒印象了,這一切真假尚未可知,你沒有必要動不動就行此大禮,你之前已經救了我一次,該向你道謝的人應該是我纔對。”

林坤連忙把楊紫薇扶起:“是這樣的,我想請你把我查一個叫李溫家的富二代……”

……

“他?我天師府的少府主,下任天師。”李詩師這時候纔想起眼前這位便是楊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楊少奇。

“我跟他一起來的,他跟你們董事長去了哪裏,能麻煩你帶我去找他嗎?”

“好的,請跟我來。我記得貴府欽定的此屆繼承人是慶雲嗎,怎麼變成他了?”兩人就這麼閒聊着上了電梯。

……

“楊家專門探查消息的部門來消息了!”楊紫薇打開電腦,看着電腦上傳來的李溫家的詳細資料。

“李溫家,籍貫西洲蘇北,是蘇北豪門李家當代家主的二兒子,畢業於京都財經大學……”一份在正常不過的資料。

林坤看了半天,愣是沒看出來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過這麼一位富家子弟。

“李家,最近因爲冶金髮跡起來的那個新興家族?背後應該不是崑崙百獸中的哪位啊……”楊紫薇看着資料,小聲呢喃着。

“啊?什麼意思?”林坤沒聽明白。

“現代都市有很多豪門大族以及宗門這點您應該是知道的,但是很多從遠古流傳下來,其實追根溯源不能算的上是純正的人類,他們要麼是某位異獸的後代,要麼是傳承着某位強大異獸的修煉之法。”


“比如我們楊家,其實他們身上都流淌着一些我的血脈,只不過隨着一代一代的不斷稀釋,現在存留的天狐血脈已經很少了。”

“也就是其實很多人上人都是披着人皮的畜生?”林坤聽完這個絕大多數普通人都不知道的祕辛,長嘆一聲,唏噓道。

“噗嗤,也可以這麼說。”楊紫薇聽到這話,忍俊不禁。

“那既然李家背後沒有異獸,那更沒有對付我這麼一個無名小卒的道理啊!”

“看來,要知道真相,只能親自動身前往李家了!”林坤沉思片刻,做出決定。

“這種小事用不着帝司動身,不如讓我爲您代勞吧!”

“額,女神仗義出手就自己救了自己也就算了,這還給我舔上了?我現在倒是很希望我自己真的是帝司了。”林坤心裏感慨着。

“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總感覺冥冥之中有一個人在暗處想着辦法想要把我幹掉,所以我一定要去!”林坤坦言道。

“行,帝司您前些日子剛重新獲得自己的五心天雷,想來實力也沒有全部恢復,李家的人之前膽敢對您不利,那這次去也說不準,爲了防止意外,我陪着您去吧,也好護您周全有個照應。”楊紫薇考慮得十分周全。

“也好,那我們出發吧” “我剛纔纔上到天耀大廈66層,這就又下來了……”李詩師坐在頂級轎車奔馳梅賽德斯-AMG裏,抱怨着。

“少府主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楊董事看少府主的眼神是似乎有點小女人的崇拜,又有點畏懼?

“難道說剛纔那麼短的時間裏,少府主對楊董事強行走完了所有流程?”李詩師仔細觀察着在前面開車的楊紫薇和坐在副駕駛上的林坤,自行腦補了一大堆活塞運動的畫面。

“我還是有優勢的,這姓楊的雖然漂亮,但是我的絕世胸器一般的女人可是比擬不了的,少府主……最終一定是屬於我的!”

車子穿過市區後,來到了郊外資料上顯示的李家家主常住地。

“車子先停遠一點,我們先偷偷進莊園看看情況。”

既然已經都是二品高手了,爬個莊園的圍牆還是輕輕鬆鬆的。

三人躡手躡腳地爬到翻進了屋子。

“帝司大人,其實我們沒有必要這樣的,我楊家是老牌家族,雖然最近李家有些發跡了,但是論起底蘊我楊家是毫不遜色的……”楊紫薇有點無法接受像個小偷一樣偷偷翻進來的舉動。

“噓!你們聽!”林坤打斷了楊紫薇的話,豎起耳朵聽着似乎是隔壁房間的細微聲響。

“我使用雙截棍,嗯嗯啊啊!”

“嗯嗯啊啊!”

安靜下來之後,三人也挺清楚了隔壁的聲音。

兩個女生都是秀臉一紅,只有林坤老臉皮厚,假裝沒聽見:“今天屋子裏好像沒什麼人,估計也查不出什麼,我們走吧。”

“好。”雙美齊齊點頭,巴不得儘早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就在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砰”的一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太緊張了,準備出窗子的時候李詩師碰倒了屋內的盆栽。

隔壁的“嗯嗯啊啊”的聲音當即就停了下來。

“有人!”林坤聽出來是李溫家喊叫聲。

“快跑!”林坤喊出聲來了。

“晚了!”空中突然飄出一團黑炎,擋住了衆人的去路,李溫家套了個三角褲,就屁顛屁顛從隔壁房間跑來,堵住了衆人的去路。

“喲?林坤?哈哈哈哈,我正愁怎麼找你,結果你自己給我跑上門來了?”李溫家目露兇光。

“咋的,抓一個林坤還附贈兩個絕世美人?你們哪個售貨公司的,福利這麼好?”

李溫家把目光轉向林坤身邊的兩個美女,眼睛還在她們的關鍵部位停留許久。

兩女都沒有管李溫家肆虐的目光,而是死死地盯着那團擋住衆人去路的黑炎。

“這是……元炁?這是已經步入築基了的修仙高手!看樣子還是品階很高的元炁?完了這回慘了啊!”李詩師看着那團黑炎,臉色慘白。

楊紫薇則是眉頭緊鎖,一臉沉思,似乎在回憶什麼很久遠的事情:“這怎麼看着這麼眼熟,似乎在哪裏見過……”

而林坤則是一臉淡定,心裏想着,既然正好你來了那就省的我再偷偷摸摸找線索了,就直接打你一頓拷問你就好了。

李溫家看着眼前這三人,像是聾了一樣沒有一個人理睬自己,頓時有點惱火:“你們不應該是像見了鬼一樣看着仙家賜給我能力,然後跪在地上給求饒嗎?”

李溫家應該是歪嘴戰神小說看多了,把自己當成主角了。

“既然你們一個個不理我,那就別怪我……”李溫家五指微張,黑炎便像急速飛到他手中。

“給我去!”李溫家猛地拋出黑炎。

黑炎又急速像子彈一樣射向林坤,在飛行過程中,還分化出四五朵小黑炎。

林坤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李溫家臉上已經露出肆虐的笑容,他彷彿已經看到林坤被黑炎射成篩子,然後自己獨享兩位美人的場景了。


他的笑容慢慢僵在了臉上,因爲眼看黑炎就要命中林坤時,他身旁那日爲他取保候審的女子纖纖玉手急速探出,所有黑炎便全部被她接下。

“戾火……戾火”李溫家神色焦急起來,因爲他發現無論他怎樣驅動,仙家賜下的戾火都不再移動半分,完全脫離了他的掌控。

“她竟然能空手接元炁?!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境界!”李詩師又一次沉浸在巨大的震驚中無法自拔。

“這年頭這麼一個個都這麼深藏不露的嘛?!”

楊紫薇接過黑炎,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這味道是……畢方的戾火?!”

楊紫薇美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時,隔壁房間跟李溫家歡好的女子這才穿好衣服珊珊趕來:“怎麼,還沒解決好嗎?”

女子穿着一身緊身皮衣,踏着高跟鞋,語氣還有嬌嗔,她以爲以李溫家的實力,收拾幾個小賊應該是輕輕鬆鬆。

結果剛進門便看到目瞪口呆的李溫家和已經被楊紫薇掌控的戾火。

“……”面容豔麗的女子當即便萌生了退意,一隻腳微微往後退了一小步,剛想轉身跑路。

楊紫薇哪裏會給她這樣的機會,玉手掐動,紅脣微張,一顆粉色的愛心在她嘴前憑空出現,撲向那女子,在即將碰到女子時又化作肉眼可見的粉末,被女子吸入體內。

片刻後,女子便跟迷了心智一般,雙眼發直,直接走到楊紫薇面前。

“我天,這簡直就是作奸犯科,哦不對,這簡直就是拷問凡人必備的利器啊!”林坤看着楊紫薇的操作,心裏讚歎道。

李溫家站在原地,跑又不敢跑,哭喪着臉:“這哪裏是我來堵他們啊,這明明就是他們虐我啊!你們當中有這麼強的高手,當時爲什麼喊跑啊,我還以爲是一羣弱雞呢!”

“都怪我,今天爲了方便自己辦事,把所有護衛都繾退了!”李溫家懊悔不已。

“你是誰,你和李溫家爲什麼要對付林坤?”楊紫薇也不墨跡,上來就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我的名字叫王豔,之所以對付林坤,是因爲畢方大人的吩咐。”女子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冰冷地回答道。

“果然是畢方嗎,竟然真的是他?!”楊紫薇眉頭一皺。

楊紫薇剛想再問些什麼,突然一聲詭異的笑聲傳來。

突然間,日月失色,天昏地黑。

“桀桀,我就說是誰隔離了我賜下的戾火呢?原來是天狐妹妹,好久不見了!”漫天戾火鋪開,隔離天日。 戾火翻滾,又瞬間凝聚,一隻有着紅色的斑紋和青色的身子白嘴巴的巨大怪鳥出現在天空中。

“是仙家!拜見仙家!”李溫家當即面露喜色,眼神中流露出狂熱,跪在地上直接叩拜起來。

“畢方?聽着好耳熟,但是看起來怎麼就像一隻羽毛顏色奇怪的大公雞?”林坤盯着畢方那雙巨眼,心裏暗想。

“一個連崑崙仙山都沒登上過的廢物也配喊我的名字?”楊紫薇似驕傲的天鵝揚起頭,對畢方不屑一顧。

的確,在那個時期,能被西王母邀請登上崑崙仙山的確是每一隻異獸莫大的榮幸。

“可惡!西王母那個老東西,她就是老眼昏花!她但凡有點眼光,就絕對不可能不邀請我!”似乎是戳到了畢方的痛處,他渾身顫抖着,咬牙切齒地回道。

這時,天空的巨雞畢方翅膀一抖,黑炎翻滾,巨鳥消失在空中。

同時,一個病態美的俊美少年出現在衆人眼前。

“呵,這位想必就是帝司大人了吧,初次見面。介紹一下我自己,我是上古兇獸畢方。”少年盯着林坤,嘴角一抹嘲弄的微笑,言語裏盡是透露着挖苦的意味。

“額,我這是設定了百分百被嘲諷設定嗎?這不管是誰,都好喜歡嘲諷我……”林坤心中一陣汗顏。

“若是帝司大人實力全盛,我看你敢不敢這麼跟他講話。還自稱上古兇獸,我看上古四凶在此,你敢不敢這麼自稱!”楊紫薇秀眉一挑。

“說吧,你爲什麼要對付帝司大人?”

“呵呵,小天狐,你似乎沒有摸清楚目前的狀況啊?”畢方不屑一笑。

“你們在崑崙修煉上餘年,此界靈氣等都已發生異變,想必你們返回此界後實力大幅下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