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遠處的黑衣人李坤,嘴角泛起一陣冷笑:“哼,跟我鬥,你小子還嫩了點,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那個娘們,所以老子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你!”

就在雷電能量光球就要轟擊在車上時,葉無雙趕到了!

葉無雙一個閃身,身體擋在了車與能量光球的中間……

“葉無雙,不要啊!危險!”

凌洛楓尖叫起來,眼淚奪眶而出!

她以爲自己今天必死無疑了,已經作好了死的準備。

當她萬念俱灰之時,忽然看到有一道瘦弱但仍舊挺拔的身影以及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自己奔來,見到來人是葉無雙,所以下意識的驚叫起來!

“轟轟!”

“啪啪!”

雷電能量光球與葉無雙相撞,能量瞬間爆炸!

聲音震天動地!在這寂靜的夜晚猶如驚天之雷炸響!

地面都出現了裂痕,強烈的氣流朝四處飛射,道路兩旁的樹木都被炸得粉碎,木屑到處飛舞,如漫天的雪花飄飄灑灑。

光芒四射,強光刺的凌洛楓睜不開眼。

“不要!!”


凌洛楓瞠目欲裂,錐心的刺痛蔓延全身,眸子處晶瑩的淚光閃爍而起,滿帶着絕望的失聲喊叫……

“呸,這回總該死了吧!”

黑衣人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筋骨,一臉的戲謔,朝凌洛楓走來……

片刻之後。

待光芒消散, 鳳凰血脈 ,應該說站着一個赤·裸着上半身的人,這人正是葉無雙。

此刻葉無雙的頭髮顯得凌亂,臉上像抹了黑炭一樣,身上的衣服被炸的破爛不堪,就差露三點了。

“什麼?!”

黑衣人瞳孔猛縮,驚叫了一聲,他萬萬沒想到這年輕人沒有被炸成粉碎,而是好端端的,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疇。

此刻在黑衣人腦海裏閃出一個念頭——這個人是怪物!不折不扣的變態怪物!

“不得不承認你的這招確實很厲害!”

突兀間,一道有些蒼涼的聲音幽幽的傳了出來。

凌洛楓驚訝的合不攏嘴,沒想到葉無雙竟然沒死,聽到那熟悉的淡漠聲音,凌洛楓感覺有着一種失而復得的滿足感。

看着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葉無雙,那挺拔的身軀,線條勻稱的背影,不由得臉色微紅,破涕爲笑。

“不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什麼人?!”

黑衣人一臉的驚恐,他知道被自己雷電之力轟擊的人,不死也是殘廢!

可是這年輕人除了衣服被炸爛之外,好像根本毫髮無損?!

這怎麼能讓他不驚訝,這怎麼能讓他不恐懼!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

葉無雙再一次開口,在黑暗中,葉無雙那如星辰般的眸子閃耀無比,此刻嘴角浮現淡淡的冷笑。

是的,葉無雙怒了,徹底的怒了!

他可是知道剛纔那一擊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如果不是抽掉了身上所有的真氣護住身體阻擋,恐怕自己早就粉身碎骨了!

那毀滅氣息讓葉無雙心有餘悸,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種程度的轟擊,自己只能擋住一次,畢竟自己還只是虛氣境中期境界而已,終歸到底還是實力不夠。

黑衣人見自己最後一招都不能將葉無雙斬殺,頓時心生退意,他知道自己的雷電之力也抽空了自己體內的異能。

此刻他已經看不透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有多強的實力,如果這年輕人還留了一手,那自己可就得交代在這了。

想通了利弊,黑衣人眼珠一轉,飛快的轉身鑽進車內,腳踩油門,一溜煙跑了……

葉無雙一陣愕然,沒想到這黑衣人這麼無恥,打不過就跑?!

還有沒有半點的高手風範?!

葉無雙也很想追上去將其斬殺,但實在是調動不起一絲一毫的真氣,只能眼睜睜望着黑衣人離去,眼前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凌洛楓見葉無雙突然間就倒了,嚇了一跳,趕緊下車來到葉無雙身邊:“葉無雙,葉無雙,你醒醒啊,醒醒,你不要嚇我。”

凌洛楓見葉無雙一動不動,還以爲葉無雙死了,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趕緊將腦袋靠近葉無雙心臟部位,發現有心跳,頓時鬆了口氣。

凌洛楓連拖帶拽的終於將葉無雙弄上了車,擦了擦早已香汗密佈的額頭。

她感覺今天這件事發生的太奇怪了,還是想不通,便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楓兒,有事嗎?”

電話那頭傳來慈愛的聲音。

“爸,剛纔李叔在路上攔下了我們的車,然後他就和葉無雙打了起來,現在葉無雙已經昏迷了過去,李叔也跑了!”

凌洛楓言簡意賅的趕緊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老李怎麼去攔截你們?他想做什麼!”

電話那頭傳來凌天龍帶着威嚴的咆哮聲。

“你現在快點帶小葉來醫院,快!”

凌天龍的聲音急迫地響起,葉無雙可是他未來的女婿人選,他可不能讓葉無雙出現半點閃失。

“嗯,好的,我知道了,爸。”

“楓兒,你也要小心!”

凌天龍提醒了一句。

“嗯,好的,爸,你放心!”

說完,凌洛楓恢復了一臉的冷靜,掉轉車頭,朝第二人民醫院趕去。

——– 在東武大道上,一輛黑的的凱迪拉克像一匹脫繮的野馬在道路上飛馳,幸好晚上路上沒什麼車,不然絕對會被人當成是瘋子。

車內一個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中年人,此刻蒙着臉的那塊黑布已經丟到了一旁。

枯瘦的臉龐,像那皮包骨,一雙細長的眼睛此刻變得有些渾濁,嘴角噙着不甘。

這人正是李坤,他是血盟幫的雷護法,屬於雷電化力異能者,但此刻他的臉上顯得有些蒼白。


由於剛纔和葉無雙的那一戰,他也受傷了,再加上雷電能量消耗過度,導致臉色發白。

最讓他不甘心的是,竟然沒能殺死那個年輕人。

難道他是那些地方的人?

隨即李坤搖了搖頭,那些地方的人物怎麼可能來這裏,不可能。

李坤很快否定了他的這個猜測。

——–

當然此刻正處於昏迷中的葉無雙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李坤心裏留下了恐怖的印象。

此刻凌洛楓駕駛着奧迪TT在路上飛馳,速度之快讓人咋舌,好像渾然忘記了交通規則。

現在凌洛楓滿臉的擔憂之色,上齒咬着下嘴脣,美眸中噙着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葉無雙爲了救她才昏迷了過去,一向冷靜的凌洛楓此刻根本冷靜不下來,她將一切的過錯都歸於在自己的身上。

這個男人明明可以躲過去的,卻爲了自己而硬生生地擋下了那一擊!

想到這裏,凌洛楓早已泣不成聲……

——–

此時,葉無雙處於昏迷中,不知不覺卻來到了一個讓他感到熟悉的地方。

一個四周動充滿着淡藍色柔光的地方,只看見一層一層像霧一樣的柔和光芒,四周一眼都望不到盡頭。

和主神談戀愛〔快穿〕 ,突然腦子靈光一閃,葉無雙想起來了,自己上一次差點生死道消,就是進入了這裏,然後當自己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安然無恙!

這一次葉無雙非常驚喜,自己一直想來到這裏,可都來不了,沒想到今日昏迷卻來到了這裏!

感受到這裏靈氣的充裕程度,葉無雙感覺全身都透露着一股輕鬆和暢快。

於是便迫不及待地盤腿坐下開始修煉……

“咦,你終於進來了?”

葉無雙耳邊傳來一陣帶着疑惑的蒼老的聲音。

葉無雙心中一驚,猛然睜開眼睛。

一道滿頭銀髮,白眉微撇,臉色紅潤,穿着一身白袍的一個老者漂浮在空中,正疑惑的打量着葉無雙。

葉無雙雙眸緊緊盯着眼前這個似人非人的老者,警惕十足,神識一遍遍在老者身上掃過,讓葉無雙驚訝的是他怎麼也看不出老者的等級。

“小娃娃,別費力氣了,才虛氣境,想看透我的實力?哈哈……還早得很吶!”

白袍老者爽朗的笑了起來。

“請問老人家是何人?”

葉無雙不敢託大,恭敬地問道。

“怎麼說呢,我是這個玲瓏錦囊的守護者。”


白袍老者撇了撇嘴說道。

“玲瓏錦囊?!守護者?”

“什麼東西?”


葉無雙一個個疑問迸發出來。

白袍老者頓了頓,然後緩緩地開口:“這麼說吧,你現在在玲瓏空間裏面,也正是處在你自己戴在身上的錦囊裏面。”

“什麼!我在自己的錦囊裏面?”

“開什麼玩笑!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