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去看看。”夏羽斐淡淡說完,立刻拉着方小蠻往爆炸地點飛身掠去。龍九與葉若秋也緊跟而去。

“血焰!”夏羽斐等人遠遠就看到一大羣帶着無嘴狐狸面具的人從樹林另一側的山洞中走了出來,剛剛的那聲爆炸似乎是他們將山洞炸開的結果。

“血焰!”龍九看到血焰後忽然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一般,渾身的殺氣忽然之間要平時還要濃烈。她立刻就要衝出去大開殺戒。

“等下!”夏羽斐死死的把她按住,說道:“不要激動,我們先等等。看看這羣傢伙來到這裏到底是爲了什麼!”

夏羽斐是想搞清楚血焰爲什麼對這裏感興趣,找出原因後再動手也不遲,不然解決了這一批,誰知道血焰是否再派另一批人來。

“會不會有寶藏啊?秦皇陵不是有很多寶藏的麼?他們一定是爲了寶藏纔來的,然後就能買很多吃的啦!”方小蠻這個吃貨,開口閉口都離不開吃這個字。

龍九的肩膀被夏羽斐死死的按住,本來想要發作。卻聽方小蠻的聲音後,身上的殺氣又小了許多,她有些失神的望着方小蠻略帶天真的臉,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哀傷。隨後收斂去爆增的殺氣,靜靜的蹲在了地上。

夏羽斐不知道龍九的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但是看她剛剛看到血焰時的激動,還有看方小蠻的眼神,夏羽斐知道這個小女孩的身上一定也有着一段不爲人知的故事。

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卻聽葉若秋急切的說道:“血焰的人開始移動了,我們得快點跟上!”夏羽斐點了點,拉起小傢伙快步遠遠跟着這批血焰。 這批血焰大概有兩百來人,均是大包小包的行囊。但是看似沉重的行囊卻一點都沒有影響他們的速度,可見這批人的身手都不弱。應該是經過了外面那一連串的機關、妖物之類後,到達這裏的精英們。

不過這些血焰的身手不弱也只是僅限於普通人而言,而對於夏羽斐等人來說,對方的身手和自己相比還是有天囊之別的。

這羣血焰來到宮殿的圍牆外就停了下來,此時夏羽斐纔看清圍牆有近二十米高,而且還是雙重的城牆,厚度都在一米左右。

此時圍牆外的城門緊閉,夏羽斐很好奇這麼厚的城門,血焰準備怎麼打開。卻看到那些傢伙中的幾個從身後的包裏掏出了一捆捆類似**般的東西黏在了城門之上。

“轟!”地一聲,厚厚的黑色城門就這樣被毫無懸念的炸開了!

“那些**有古怪!”葉若秋皺着眉說道,“剛剛爆炸的氣息明顯帶有浩然正氣的氣息,看來血焰的人居然把現代的科技和古武結合在了一起,確實有兩把刷子!”

“哼!血焰都得死!”龍九雖然已經沒有了剛纔的狂暴殺氣,卻依然冷冰的如同冰窖般的開口說道。

夏羽斐聽着兩女的說話,卻不插嘴,看到血焰的人進入了城內,正要拉着方小蠻跟上,卻見那羣血焰又跑了回來,而他們的身後這次跟着的是黑壓壓的黑色兵馬俑,而且這次不光只是人型兵馬俑,還有馬車!甚至還有弩手!

這儼然是一個軍隊,已經出城的兵馬俑已經近千人了,而城裏似乎還有更多的黑色人頭竄動着!

絕代戰兵 ,不由都嚥了口唾沫。

“這得多少人呀?”方小蠻感嘆道。


那些血焰的人被這黑壓壓的兵馬俑圍在中間也不慌張,而是從身後的揹包中掏出現代化的槍械掃射起來。

那槍中的子彈像是特質過的,黑色的兵馬俑中彈之後都紛紛爆裂開來。雖然血焰的人擁有絕對優勢的武器,但黑兵的馬俑似乎是無窮無盡般從城門中涌出,殺也殺不完。一個子彈掃射完正準備換子彈的血焰,馬上被蜂擁而至的黑兵馬俑斬成肉醬。

十幾輛輛由兩匹石馬所拉的石戰車從城門裏竄出來。每臺車上還站着三個黑兵馬俑,一個駕車,兩個手持石弩。血焰方似乎沒想到對方來這套,且石戰車的速度太快。一時間血焰措手不及,又被捅穿了好幾個人。

石戰車太龐大,機槍的子彈很難讓它停止下來。就算將這石制的人馬打成馬蜂窩,但那失控的石戰車四處亂跑,讓聚在一團的血焰損失更大。

有些血焰的人見石車這麼難搞定,又從身後的大包中掏出了***。只是一發,就將那些石戰車給打的粉碎!

“哇!大叔大叔,那是咩啊?這麼厲害!”方小蠻望着血焰手上的***,滿眼冒着金光的問道。

夏羽斐無奈一笑,解釋道:“那是***,威力挺大,但是子彈數少。沒什麼大用的!”開玩笑,他看到小傢伙眼中的金光就知道她對那槍感興趣了,如果他再說那槍有多麼多麼厲害,以方小蠻的性格一定衝出去搶一把過來玩玩。

到時候他們就得給捲入這戰圈了,雖然他們這方的四個人實力都不錯,但是另外兩方一邊是無窮無盡的士兵,一方是武器精煉的血焰。這仗根本沒辦法打!

“我們就這樣乾等着?”葉若秋皺眉問道。


夏羽斐看了看城牆四周,指着遠離戰場的一處說道:“我們從那邊潛進去。”

衆女點了點頭,跟隨着夏羽斐偷偷的跑了過去,這一次夏羽斐不再犯二了。直接將分解術和真氣混在一起,將城牆化去一塊。

結果當他化完那一塊城牆後就傻了,因爲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排着整齊隊伍,準備外出迎敵的黑色大軍!

四人在那些兵馬俑還沒發現自己的時候就立刻跑了,這雙城牆之中居然都是大軍。看來從下面潛入進去是不可能了。

只能又將希望放在了龍九身上,夏羽斐雖然已經會用御風術,但是隻能一個人飛行。根本不能帶着三女一起飛行,這也是爲什麼在滾石陷阱的時候他不使用的原因。

龍九的銀蠶又一次在空中密密麻麻的交織起來,夏羽斐有時候很好奇這銀蠶到底是怎麼控制的,居然可以憑空的結起網來!

一行人越過雙重城牆後,裏面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四周根本沒有什麼守衛,到處都種植着花草樹木,眼前出現的大小房舍和樓閣讓人看的眼花撩亂。而且可能是城牆太厚的關係,外面的外面的打鬥聲居然一點都沒有傳到裏面來。

“接下來怎麼辦呀?大叔。”方小蠻望着眼前的房舍樓閣,根本不知道應該做點什麼,習慣性的依賴起夏羽斐來。

“轉一下吧,看看有什麼是讓那些血焰的傢伙拼死也要得到的東西。”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隨後幾個人就開始在這宮殿中轉了起來,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這裏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黑色石頭製成的,就連被褥也是。而且整個宮殿中一個人影也看不到,就連那些黑色的兵馬俑也不見了蹤影。

幾人在宮中轉了一大圈,隨後有些疲憊的坐在一處涼亭上休息着,這個涼亭建築在宮中的一處湖面上。和一般的庭園景觀一樣,這裏也有人工湖和假山。湖岸還有石制的楊柳輕拂水面,風景十分的秀麗壯觀。


“好累哇!大叔,這裏沒有秦始皇也沒有寶藏,我好餓啊。”方小蠻拉着夏羽斐叫嚷道。

吃貨。。。夏羽斐無奈,又從幻界之境中搬出了很多吃食和水。方小蠻一看吃的東西立刻雙眼冒着金光,抓起一根肉腸就啃了起來。

忽然間,方小蠻身邊冒出一個小男生!這男孩年約十歲,長的脣紅齒白,身長的服裝雖然華麗,但樣式很古老。

此時正站在方小蠻的身邊,眼睛睜的大大,滿臉好奇的看着方小蠻手上的那根肉腸。

“哇!”對於忽然冒出的小男生,方小蠻嚇了一大跳。幾個人都奇怪這個孩子是哪裏冒出來的,剛剛他們可是把整個宮殿都徹徹底底查了一遍。 “你,你好。”方小蠻定了定神後,也瞪着雙眼好奇的看着這個小男生說道。

“你好。”小男生有些怯生生的迴應,他的說話腔調有些奇怪,但是衆人還是聽的懂。

“你要吃麼?”方小蠻見小男生盯着自己手上的肉腸,就將肉腸抵到那個小男孩的身前問道。

“我,我吃不了。”小男生有些沮喪的回道。

“吃不了?爲什麼呀?”方小蠻又追問道。

“因爲,我是。。。”

“諾兒!你怎麼又跑出來了?和你說過很多次了,外面很危險的,和你說過不要隨便亂跑的,你就是不聽!”小男生的話還沒說完,一個美貌的宮裝婦人又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往夏羽斐衆人所在的涼亭走來。

待走近了涼亭時,她看到了四人頓時一愣,隨後有些激動的問道:“你,你們,你們是人麼?”

四人聽到這話有些煩悶,自己不是人,那是什麼?方小蠻更是一挺胸脯說道:“我們當然是人,難道你不是麼?”

“真的是活人啊?我可不是活人,早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和大王還有諾兒都不是活人了。”美婦說話的時候神色有些黯淡。

“你們還是跟我來吧,我想大王見到你們一定會很開心的。”說着牽起了小男生的手就往一處宮殿走着。

大王?四人面面相覷,他們已經有些猜到這個所謂的大王是誰了,再看看眼前的這對母子,似乎有一些透明,看來他們確實已經不再是活人了。

“他們是鬼麼?”方小蠻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對於鬼神似乎還是有些顧忌的。

“正確來說是鬼仙。當鬼魂修行夠久的話,也是能得道的。”葉若秋解釋道。

“噢,大胸姐姐這個也懂啊?真厲害!”方小蠻看着葉若秋的胸,羨慕的說道。

葉若秋明顯覺得方小蠻所謂的厲害並不是說她對學術上的知識有多厲害,而是說她目光觸及的地方厲害。

“不,不要叫我大胸姐姐。”葉若秋本能的雙手抵着胸部,紅着臉說道。

“那好吧。”方小蠻又學着小新的模樣,聳肩搖頭粗嗓音的說道。結果又惹來夏羽斐的一陣嘆息。

四人跟隨着那對鬼仙母子來到正宮殿的殿內,這裏剛剛四人也來看過,卻什麼都沒有發現。而那美婦此時正走到殿中的龍椅邊上,一臉無奈的嘆着氣。

“怎麼了?阿姨。”方小蠻看到美婦嘆氣,好奇的問道。

“我剛剛想起來,我們是靈魂狀態了。所以可以穿牆而過,但是你們幾位要是想要進入真正的陵墓中就得找到驪珠才行。可是因爲年代太過久遠,我已經忘記驪珠被放在哪裏了。”美婦有些無奈的說道。

“驪珠我們有,但你的意思是真正的陵墓其實是在這個龍椅下面?”夏羽斐聽了美婦的話,到是明白了。這個氣勢磅礴的黑色宮殿其實也是一個幌子,而真正的陵墓居然在這龍椅底下。

夏羽斐拿出驪珠,按着美婦的指示填進了龍椅邊上的一處小凹槽中。只見龍椅悄悄的往後移開,一條向下的石梯出現在了衆人的眼中。

幾人又跟隨美婦下了石梯,下去之前美婦還交代了夏羽斐將驪珠取下。當他們下了石梯之後,頭上的龍椅有悄無聲息的合上了。

夏羽斐又喚出了兩個照明術,沿石梯而下,當他們走到石梯底部之後夏羽斐望着眼前的景象有些頭皮發麻。

眼前又是一個正方形的長走廊,和之前他們走過的一摸一樣,也就是說機關也會只多不少的存在。

美婦指着邊上的某處石壁對夏羽斐說道:“這裏設有很多的機關,請先生將這塊石壁翻開,將驪珠放進去。”

夏羽斐望着美婦所指的石壁,心想,這個石壁外觀根本就是和周圍的一摸一樣,如果不是這美婦指點,我們根本就找不到。看來之前經過的那條通道也有類似的石壁,只是自己沒有找到罷了。

掀開那塊石壁後,夏羽斐見有一個半圓的基座,而又將驪珠放到基座上後,基座開始下沉到完全看不見,這時上方又降下一個基座,上頭還有一顆驪珠。

“先生將那個驪珠取下,等會如果要離開的話還得從裏面再次關閉陷阱。”

小王子 ,又將那顆驪珠取下。衆人跟着美婦穿過了這條走廊,其實這走廊比起之前的那條來說要短了很多,只是走了十五分鐘左右他們就來到一扇石門前。

而石門之前還立着兩尊黑色的兵馬俑,但是這兩座兵馬俑似乎又和外面的不太一樣。

“大叔你看,他們和外面似乎不一樣哦。這是爲咩啊?”方小蠻似乎也看出了兩尊兵馬俑的不同,開口詢問道。

“將軍俑。”龍九此時冷漠的開口解釋道。

兩尊將軍俑見有陌生人到來,拔出劍鞘中的石劍殺氣騰騰的要向衆人攻來。

“退下!這是大王的貴客!”美婦怒斥道,又轉身對衆人道歉道:“真對不起,因爲從來沒有人來過這裏,所以他們的反應大了一些。”

將軍俑收起石劍,恭敬的向一行人行禮後,拉開了石門。

桃運特工俏佳人 ,四周都是庭院,有小河、山坡等等,而在石穴的上頭還高高掛着一顆類似太陽的發光物體。

幾個坐在樹下說話的女孩子都轉過頭來,好奇的打量夏羽斐等人。這是她們第一次看到陵墓以外的人。看到眼前這些人都身穿古裝,夏羽斐四人反而顯的特別奇怪。

美婦朝着夏羽斐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跟她走。幾人來到一個小河旁,見河邊正有一個身材偉岸的男子悠閒的釣着魚。

“大王,大王。我們有客人來了呢!”美婦牽着小男孩的手,興奮的往那男子身邊小步跑去。

那男子呵呵一笑,邊轉頭邊說道:“這個鬼地方怎麼會有客人來,你又做夢了。。。”

他話說到一半,卻見有三女一男站在離自己不遠的河邊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隨即立刻整了整衣服,臉上的笑容也瞬間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肅殺之氣。

“幾位是誰?能經過寡人重重的阻礙來到這裏的絕非凡人!你們來有什麼目的?”


夏羽斐明顯感覺這男人在說話的時候全身都散發出一種無與倫比的的霸氣,這種霸氣讓他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這就是始皇帝?那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全國的男人麼?幾個人在抵抗着秦始皇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霸氣同時好奇的打量着他。只見他身高近兩米,長的儀表堂堂,器宇軒昂,眉宇之間似有一股威嚴。 夏羽斐無奈的搖了搖頭,正想着怎麼樣的解釋才能讓這位歷史上第一任的皇帝相信自己並無惡意時,方小蠻用她那招牌式的表情望着秦始皇問道:“你就是秦始皇麼?你能給我籤個名麼?我好仰慕你的。”

暈倒!夏羽斐覺得自己真不該帶着個小傢伙一同前來,萬一惹了這位始皇帝不高興那可能又是一場惡戰。

但沒想到秦始皇望着方小蠻天真無邪的樣子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即身上的那股霸氣也消失了,“能有這麼清澈眼神的女孩兒不該是壞人,寡人也就安心了,坐吧!給寡人說說外面現在是什麼樣的。”說完,指了指邊上的石桌石凳。

幾人見秦始皇雖然收起了那股霸氣,但是一言一行中依舊有種讓人不敢忤逆的力量。

當幾人落座後,秦始皇立刻開口問道:“告訴寡人,寡人這副模樣到底有多久了。大秦現在如何了?”

夏羽斐淡淡的開口說道:“據歷史記載,您已經過世兩千年了。而大秦早在您過世後的四年零八個月後就滅亡了。”

“是麼?”秦始皇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王朝顛覆了,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隨後始皇帝又問了夏羽斐一些問題,夏羽斐又介紹了四人後,再把現在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模樣告訴的始皇帝,而那美婦和小男生自始至終都坐在始皇帝身邊,不時的打打鬧鬧,歡笑顏開。

夏羽斐四人望着眼前的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景象也爲其感到快樂,可能這纔是眼前這個男人真正想要的生活吧。簡單而又快樂的生活。

突然地面的劇烈晃動打破了這份安寧。。。

彷彿天崩地裂一般,石穴的上方開始塌方了起來,而地上也隨之裂開了一道道口子。那些侍女們都尖叫着四下亂竄,贏諾嚇得躲到了母親的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