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陸先生,可以把手機給小歌兒嗎?我找她有點事兒。」

強壓下心裡的驚愕,阿黎不動聲色地說道。

手機那端,陸謙笑了笑,回答很乾脆:「當然可以,不過,她現在在浴室,不方便接你的電話,等她出來之後我會告訴她,你來過電話。」

浴室?小歌兒在浴室做什麼?似是想到什麼,阿黎的臉色瞬間就變了,迫不及待地質問道:「陸謙,你把小歌兒怎麼了?」

時間都知道 話音剛落下,就聽到手機聽筒里傳來一個嬌軟,又略帶撒嬌的聲音:「陸謙,我肚子餓了,我們現在一起出去吃飯,好不好?」

「宋黎打過來的電話,我剛才說你在浴室,她好像很生氣。」

陸謙聳聳肩,嘴角勾起笑意,無奈地瞧著半個身子都掛在他身上的女孩兒。

薄清歌頓時愣了一下,眼睛睜得大大的,嘴角動了動,「阿黎?」

陸謙笑著點點頭,很認真地望著她,又將手機放在她耳邊。

從陸謙手裡接過手機,薄清歌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尷尬,以她對阿黎的了解,那丫頭一定覺得她跟陸謙之間發生什麼了。

事實上,她跟陸謙之間確實什麼都發生過了,還是她自願的。 小歌兒將手機接過來,無奈地撇撇嘴,說道:「阿黎,是我,你找我有事兒?」

「嗯,有事。」阿黎回答得很乾脆。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小歌兒,你現在能出來一趟嗎?我在blue等你,我們一起吃晚飯。」

小歌兒猶豫了一下,扭頭瞧了一眼身邊的陸謙,單手圈住他的頸脖,又踮起腳尖在他嘴角親了一下,這才說道:「阿黎,有什麼事兒不能在手機里說嗎?」

阿黎:「不能!」

小歌兒:「那明天可以嗎?我今天實在……」

不等她把話說完,阿黎已經給她下了最後通牒,冷著聲音說道:「薄清歌,從現在開始計算,我在blue等你半個小時,你要是不來我會走。」

撂下話,她毫不猶豫地掛了線。

一時之間,手機那端的薄清歌愣住了,她完全不清楚阿黎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要見她?而且還用這麼強勢的姿態?難道是跟我大哥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就連性子都學了他的一半?

小歌兒盯著手機,小眉頭緊緊地擰在一起,去?還是不去?

陸謙走上前,伸手穿過她的肋下,輕輕地將她擁進懷裡,低頭,溫熱的唇瓣劃過薄清歌的耳廓,柔聲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小歌兒撇撇嘴,掌心覆蓋著身後男人的手背上,「阿黎讓我去blue見她。」

「那你想去嗎?」

「我……」

小歌兒低著頭,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阿黎都把話說到那份上了,她要是還不願意去見她,阿黎肯定會很生氣,說不定要跟她斷交。

可,她捨不得陸謙。

小歌兒轉過身,雙手掛在陸謙的頸脖上,仰起小臉,可憐巴巴地瞧著他,說道:「陸先生,我捨不得你。」

對上那一雙濕漉漉的眸子,陸謙忍不住笑了,那笑容如陽光般燦爛,看不見半點曾經的陰鬱之氣。

他伸手戳了戳小歌兒的腦門,眼眸中瀰漫著對她的寵溺。

用陸謙自己的話來說,眼前的女孩兒,就像是暗夜裡的一道光,一道救贖的光,將他從深淵盡頭拉了回來。

看著眼前男人那一張稜角分明的臉龐,阿黎嫣然一笑,溫熱的指腹撫上男人的臉龐,「我知道,你也捨不得我,所以我還沒有答應阿黎。」

陸謙垂眸,淺淺地笑了。

「我是捨不得你,不過,我也不能自私到剝奪你交友的權力,所以我送你過去,等你跟她談完了事情,我再過去接你。」

「那好吧!你送我,我會很快的。」

「不著急。」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

半個小時之後。

隔著透明的落地玻璃窗,阿黎一扭頭,就看到從車裡走出來的小歌兒。

是陸謙送她過來的。

看著站在街頭惜別的這一對情侶,阿黎垂眸,她突然就在想,真的要將陸謙的身份告訴小歌兒嗎?以她對薄清歌的了解,小歌兒對陸謙十有八九動了真情。

而且,還是那種非君不可的真情。

幾分鐘之後,小歌兒坐在了阿黎的對面,剛一坐下來,她就著急地問道:「阿黎,你找我到底什麼事兒?還非要我出門當面說。」

「你跟陸謙……」

阿黎欲言又止。

薄清歌抿唇一笑,雙手托著腮幫子,很滿足地說道:「他已經很仔細地跟我解釋過了,我決定相信他。」

頓了頓,她的上半身微不可見地往前傾了傾,臉上的神情格外認真,「阿黎,我是真的很喜歡他,也很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覺,我很開心,沒有半點拘束,我也不需要費盡心思討好他……」

阿黎嘴巴張了張,想說點什麼,可,薄清歌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阿黎,我不會跟他分開的,就算你把我的事情告訴我大哥,我也不會。」

阿黎聞言,忍不住伸手扶額,不著痕迹地問道:「小歌兒,你了解他嗎?」

薄清歌揚起唇角,「當然了解,他之前跟我提過。他是孤兒,很小的時候父母過世,在孤兒院長大的,他學歷不高,每個月掙的也不多,在一家物業公司當安保隊長,沒房也沒車。」

「我知道,他跟從小到大追我的那些男生根本沒法比,可我不介意啊!我喜歡的是他這個人,我也相信,他以後一定不會比任何人差。」

頓了頓,她又故意打趣地說了一句:「陸謙長得好看。」

阿黎輕呵一聲,很想告訴薄清歌,不用以後,他現在就不比任何人差。

「對了,阿黎,你還沒說找我什麼事兒呢?陸謙他在門口等著我。」見阿黎繞了半天也沒進入正題,薄清歌不由得心裡著急。

「行啦!你走吧!」

「你不是找我有事兒嗎?怎麼又不說了。」

「嗯,不想說了。」

……

阿黎心裡很清楚,就算她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薄清歌,薄清歌也未必會相信她,就算她相信了,她也未必會離開陸謙。

其實說到底,這事兒只是她的一廂情願。

阿黎從blue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街頭巷尾,霓虹閃爍。

她剛走到門口,放在兜里的手機就響起來,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喂?」

「宋小姐,我是陸謙,可以單獨跟你見一面嗎?」

阿黎聞言臉色瞬間變了變,纖眉微不可見地蹙起,「你想見我?」

「對,見你。」

……

看著漸漸暗下去的手機屏幕,阿黎轉身回了blue,晚上的blue響起了悠揚的鋼琴聲,有一個陽光帥氣的少年在舞台上演奏。

阿黎挑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她沒有要咖啡,而是要了一杯溫開水。

二十分鐘之後,陸謙出現在她面前。

阿黎的坐姿很端正,背脊挺得直直的,好整以暇地打量著眼前比她大不了幾歲的男人。

她的眼神毫不躲閃,大大方方的。

「說吧!陸先生,找我什麼事兒?」

事實上,阿黎並不覺得陸謙會有事找她,但她還是有點好奇,也許他已經發現她在調查他。

傾城跟她說,陸謙如果真的是野狼雇傭隊的一員,他很可能就是其中很強反偵察能力的狐狸。

狐狸,自古形容它狡詐,陰險。 陸謙眯了眯那一雙好看的鳳眼,看向宋黎的目光透著一絲探究。

好一會兒,他似笑非笑地說道:「宋小姐,您想知道什麼可以直接問我,不需要特意找人調查。」

「畢竟,找私家偵探是需要花一大錢的,您要是覺得手裡錢多了燒得慌,我倒是不介意你把那份錢給我。」

阿黎微怔,眼底閃過暗芒,握著玻璃杯的手指微不可見地緊了緊。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陸謙竟然猜到是她找人調查他。

阿黎下意識地想要否認,可,當她對上那一雙陰鬱的冷眸,突然就改變主意了,「你猜的沒錯!前段時間我的確找人調查你了。」

陸謙笑,似是毫不在意的樣子,問道:「你都查到什麼了?」

阿黎仔細回想了一下,嚴格意義來說,什麼都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查到。

就像傾城說的那樣,關於他的過往,一片空白。

猶豫了一下,阿黎垂了垂眸,微揚起一張白凈的小臉,似笑非笑地問了一句:「陸先生,野狼雇傭隊,你應該知道吧?」

竟然他這麼想坦誠,那她不如成全了他。

陸謙狠狠一震,瞳孔微不可見地縮了縮,即使只是很細微的變化,卻依舊沒有逃脫阿黎那一雙銳利的深眸,她心裡立刻有譜兒了。

不管他是不是狐狸,他是知道野狼雇傭隊的,至少可以說明他不是普通人。

「知道。」

「那你聽說過一個叫紅蜘蛛的人嗎?」

「聽過。」

「其實,那天晚上你跟紅蜘蛛離開之後,我和小歌兒追了出去,當時我並不敢確定她就是紅蜘蛛,畢竟,時間隔得有點長了。」

看著眼前毫無畏懼的女孩兒,陸謙突然有些恍惚,總覺得她什麼都知道了。

畢竟,她的身份不簡單,光是「影」組織大小姐這個身份,就足以讓無數人羨慕嫉妒,她還是姬家的大小姐,是他們老大的師妹,是薄家未來的當家主母……

「宋小姐,您繼續問。」

「你,是狐狸嗎?」

……

沉默。

彷彿無止境的沉默。

空氣里流淌著悠揚的鋼琴聲。

阿黎雙手捧著玻璃杯,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在地注視著陸謙,他會承認嗎?應該沒想到我會問得這麼直接吧!

「宋小姐,我是陸謙。」

他勾起唇,似笑非笑地迎向阿黎的眼睛。

阿黎臉色微變,那一瞬間,她突然有一種想要跟動手的衝動,如果他真的是狐狸,實力肯定不容小覷,如果他不是……

見宋黎沉默著,陸謙輕斂眸色,淡淡地說道:「其實,不管我是誰,你只要把我當成喜歡小歌兒的人就行了,一個很普通的人。」

「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小歌兒,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但陸謙,我要告訴你的是,如果你負了我家小歌兒,我保證不會放過你。」

「我不會負她。」

……

就連陸謙自己都沒有想到,曾經狡詐狠戾的他,會不可自拔地愛上一個女孩兒,為了實現對她承諾,他做到那樣的地步。

皇朝會所,某vip包房。

姬唯點了一根煙,狠狠抽了一口,又將手裡的打火機扔給不遠處的沈凡凱,明天,明天就是沈凡凱和姬滿月的訂婚的吉日。

姬唯是有私心的,他知道阿黎不喜歡沈凡凱,而且以阿黎的性子,她是絕對不會接受姬家的安排,如果把她逼急了,只會適得其反。

所以,不如就按照之前的約定。

姬唯唯一擔心的變數就是沈凡凱,擔心他不會願意接受安排。

「師兄,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其實,我自己也挺擔心的。」

沈凡凱勾起唇,輕輕彈了彈灰白色的煙灰,又意味深長的補充了一句:「對了,一直忘記告訴你,滿月已經知道阿黎的身份了。」

姬唯面色一變,陡然眯起眼,看向沈凡凱的目光多了一絲深意。

不等他開口說什麼,沈凡凱又說道:「是大年初一那天,她在門口偷聽了我跟師父的對話,師父質問她,她竟然不承認。」

「嘖嘖!真是有趣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頂撞師父,那膽兒……真肥啊!連我都佩服了,她還真當自己是姬家的正牌大小姐了。」

對於沈凡凱的知情不報,姬唯有些惱火,他敢肯定,一定是在姬滿月在父母面前說了什麼,不然,他們也不會突然間排斥阿黎。

先婚後愛:前妻復婚吧 那,這就是唯一的解釋了。

見沈凡凱依舊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姬唯心裡的火氣噌地竄了出來,冷著臉說道:「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故意的?」

自然是故意的。

不過,沈凡凱不會承認,打死也不會承認。

「師兄,你這可就錯怪我了,我這不是才想起來這事兒嘛!」沈凡凱愜意地往後一靠,嘴角扯開的那一抹笑意,越發的濃郁起來。

姬唯噎了一下,氣得胸口發悶,竟拿他半點辦法也沒有。

深埋 想了想,他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明天的事情你準備得怎麼樣了?」

沈凡凱挑眉,鏡片下的那一雙黑眸溫潤而沉寂,不動聲色地說道:「萬事俱備。」

頓了頓,他又刻意給姬唯吃了一顆定心丸,「師兄,你大可以放心,我會跟姬家大小姐完成訂婚儀式,不會讓你們任何人為難。」

……

帝都唯一的七星級酒店。

姬滿月和沈凡凱的訂婚儀式就在這裡低調舉行,能出現在這裡的,全都是倆家的親朋好友。

而且,必須以憑邀請函盛裝入場。

阿黎從一輛網約車走下來,她站在這家七星級酒店的門口,抬頭往上瞧了一眼,很高!有點暈乎乎的,她又連忙低頭瞅手裡的邀請函。

盛裝出席!

為了避免跟女主角同色,阿黎挑了件大紅色的無袖長裙,很保守的款式,卻將她高挑的身材完美地勾勒出來,如走到T台上的模特。

耳垂上同色的鑽石耳釘,襯得她的皮膚格外白皙,細膩。

她剛走過去,就看到身穿西裝的姬唯,如紳士般,禮貌地站在門口招待客人。

阿黎連忙打了一聲招呼,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大師兄。」 看到出現在門口的女孩兒,姬唯微怔,瞳孔微不可見地縮了縮,他記得很清楚,她沒有給阿黎發邀請函,沈凡凱也不會這麼做。

難道是滿月?

這個名字在姬唯的腦海里一閃而逝,不經意地眸光一瞥,剛好瞧見正跟朋友談笑風生的姬滿月,她也是一身紅色晚禮服,相比阿黎的保守,滿月的禮服更添了幾分少女的嫵媚和甜美。

同樣的紅色,即使阿黎的更保守,但一身紅色的她宛如浴火重生的鳳凰。

美艷不可方物。

只是巧合嗎?

姬唯眯了眯眼,旋即溫潤地勾起唇,不動聲色地說道:「黎丫頭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