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

兩人快速的把天女搬到牀榻上去。

是夜,夜深人靜,蘇齊睡得迷迷糊糊的。

一抹綠光圍着他轉,不斷的流入他的全身。

在濃濃的黑夜裏,一束綠光看起來詭異至極,只是這詭異的一幕,在這深夜裏沒有人有機會看到。

蘇齊被一股強大的氣息猛的驚醒,突然看到黑夜中的一抹綠光,把他嚇了一跳。

這一嚇,蘇齊睡意全無。

他看到綠光是從他的身上發出來的。

蘇齊快速的掏出來一看,瞬間屏住呼吸,這太詭異了。

發出綠光的居然是他在黑市老闆那裏買的那塊石頭。

“這……這……。”一向淡定的蘇齊這下怎麼也淡定不聊了。

綠光溫和的圍着他的手掌繞,蘇齊大眼一亮,滿臉驚喜,難道真的撿到寶貝了。

蘇齊把石頭雙手捧在手心裏。

綠光越來越強,“嗯!”蘇齊手指的痛意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什麼玩意?既然主動和我契約。”

蘇齊滿臉驚訝與疑惑。

綠光卻在這個時候遊遍他的全身。

“哇!好涼快。”

蘇齊只覺得身上涼酥酥的,是因爲和它契約的關係嗎?

“這是什麼東西,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玉石不像玉石,石頭不像石頭的,可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效果呢?這要是夏天,可是很舒服的。”

蘇齊滿臉驚喜,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

猛的,他小小的身子一怔,一股強大的氣流貫穿他的全身。

“不好,要晉升了。”

蘇齊絲毫不敢大意,在周圍快速的設下屏障法,盤膝進入修煉狀態。

龍虎鎮,九長老收回放下在天女背上的手。

十長老搖了搖頭,一臉惋惜的說的。

“沒希望了,中了毒,又強行運用玄氣,導致毒素進入了五臟六腑。”

“現在還有一絲氣息,我給天女吃一顆保靈丹,把天女送回巫族,讓老族長醫治可能還有一絲希望,畢竟着毒藥的藥性要毒辣了,要是修爲低一點的人,現在屍體找已經硬了。”

十長老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天女,有些惋惜,他們是天女宮的人,又怎麼會看着自己的主子出事呢?

“也只能這樣了,不然我們天女宮和其他宮合併,受氣的可是我們自己。”

九長老也贊同十長老的意見,畢竟,天女存在,他們能好好的在天女宮待下去?

九長老也自然而然的站在天女這邊。

十長老見狀,面上不一喜,只在心底發苦,這麼遠的路程,夠他們走上好幾天了。

“那我們連夜出發,怎麼樣?”

九長老搖頭:“在等等,看看能不能找到其它人的下落,保靈丹會暫時讓天女沒事的。”

“對了,跟她一起的那個蘇齊呢?難道也死了嗎?也對,弄清楚原因,回去也好和老族長有一個交代。”

“眼下一下子也查不到,老族長修爲高,能通過烏金找到天女中毒的原因,就我們很難找到。”

“族長有何動作?”

“她依舊住在皇宮裏,天女這個樣子,得給她傳個信纔是。”

“那好,我們分頭行動。”

兩位長老商定以後,也不在多聊,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

皇宮裏,今夜,君臨天也沒有到鳳儀來。

這讓庚桑心裏特別的不安,派逐夢出去打探消息之後,得知君臨天又在御書房裏,沒有去雅芙哪裏,她才安心了些。

水倍巫師這幾日卻是一直陪在庚桑瑤的身邊。

水倍巫師擡眸看向庚桑瑤,“族長,不知道天女那邊有沒有線索,你這身上的毒必須快點解了纔是。”

庚桑瑤滿臉怒氣,淡淡的回道:“還沒有回信,除了蘇齊,誰敢給本宮下毒,只要是人,總會留下痕跡的。”

庚桑瑤想,她也得祕密的去走一趟丹閣,得儘快解決了這一身惡臭才行。

水倍巫師聞言反駁道:“痕跡是可以被毀滅甚至作假,既然你已經確定是蘇齊做的,就要抓緊時間從他身上拿到解藥。”

“呵呵……!”庚桑瑤勾脣冷笑,“那個狡猾的小狐狸且又會輕易的交出解藥?這種毒藥很像青木鴛鴦草。”

庚桑瑤猜到了,現在只剩下證實一下到底是不是。

“先看看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這件事情不能耽擱,皓月皇已經對你起了戒心,我暗中得到消息,蘇齊這一次離開,帶走了一個叫做黎小暖的女孩,只要想辦法抓住這個小女孩,不怕蘇齊不給解藥。”

庚桑瑤眯了眯眼眸,接着道,“水倍姨,這件事情就暫時交給你去查,眼下我們要先解決的是紫桑國還有那個蘇紫陌的事情,由你去辦,瑤兒心裏才安心。”

庚桑瑤怎麼也淡定不下來,多次栽到一個五歲的孩子手中,是在是不甘心。

庚桑瑤一臉的清冽,作爲她這樣的女人是寂寞的,幸福的女人會像苔蘚一樣水分充足,潮溼鮮美。

就是在晦暗中很容易區分開。

就如蘇紫陌,那雙眼瞳裏,總是澄澈的,明亮的,就是月光下,那幸福的眼眸也瀲灩無比,所以,她的內心深處對蘇紫陌是慕又嫉妒。

而她,身邊有太多太多薄若蟬翼的人如倉木花一樣,蒼白的,孱弱的,看着看着就落了。經不起任何的劫難,經不起推敲,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無論你心裏有多努力,願不願意,心裏那抹野心依然強烈的存在。

乖覺,暴戾,隨時隨地,盤骨錯節,根深蒂固的撕扯着自己的心。

愛情,她在有沐雲軒身上期待過,這種感情一旦形成必定恆古亙遠,她想和自己愛的人相互扶持,彼此依傍,無背無棄。

只是,今生,就算是排山倒海,義無反顧,直至荒蕪淪陷,那份真愛,她一輩子都得不到了。

“瑤兒放心,水倍姨一定將解藥給瑤兒帶回來。”

水倍巫師一臉心疼的看着她,眼裏的恨意卻越來越強烈,只是她隱藏得很好,庚桑瑤並未發現。 ♂!

“瑤兒,先看看蘇齊在什麼地方吧?”

“好。”庚桑瑤拉回自己的心思,即使有很多很多背道而馳的事情,她也不會放棄的。

庚桑瑤拿出烏金放在一個早已經準備好的漆黑的木架上。

芊芊玉手輕輕一伸,一道黑光猛的擊入烏金裏。

只見蘇齊小小的身影坐在黑暗中,一團綠光不停息的圍着他轉。

“水倍姨,蘇齊在晉升,太逆天了,他居然又要晉升了。”

庚桑瑤心裏無比的驚訝!

而水倍巫師關注的不是蘇齊在晉升,她雙眸死死的盯着蘇齊身邊那個發出綠光的地方,眼眸越來越深沉。

這個肆無忌憚的孩子,居然會那麼幸運,在固有的規則也能隨心所欲遊弋。

他似乎能夠從容接納面對一切所有困難,且因此虜獲矚目和尊重。

水蓓巫師在反應過來之後如睡夢中驚厥,掙扎着醒來。

她突然覺得,視覺的睡眠是抵禦所有憂患的唯一武器,然已失去了慣有的劇烈威力,禁錮了思想法力,可是在某一瞬間,也能被打回原點。

“瑤兒,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應該是八大玄器中的窺鏡。”

“什麼?窺鏡,怎麼可能?”

庚桑瑤不由自主的失神吼出,蘇齊怎麼會這麼幸運,就連窺鏡也落在他的手中了。

庚桑瑤目眥盡裂,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爲什麼所有的好運都降臨到他們母子身上?”

庚桑瑤一臉嫉妒的怒吼。

水蓓巫師看了她一眼,什麼都沒有說,在蘇紫陌的手中,比在老族長手裏更好。

“瑤兒,在看看天女在什麼地方?”

“嗯!”庚桑瑤點了點頭,場景在次置換到天女的身上。

看到牀榻上奄奄一息的天女,兩人驚得目瞪口呆。

“她這是怎麼了?看起來已經快不行了。”

庚桑瑤想不通,天女怎麼一副要死的樣子。

“看起來受傷很嚴重。”

水蓓巫師皺眉眉宇之間一片沉思。

“天女和蘇齊不在同一個地方?”

“不錯,的確不在一個地方。”

水蓓巫師早就看出來了。

“蘇齊這次晉升,有窺鏡的幫助,只怕會直接越階到神玄期巔峯,這對於每一個真正的修煉着來說,簡直太強悍了。”

水蓓巫師以一種極爲恐怖的眼神看着蘇齊,在這樣下去,蘇紫陌母子會更加難對付。

“哼!就算是這樣,本宮也不會讓他們有好日子過。”

庚桑瑤臉色變了幾變,蘇齊和蘇櫟的實力不足真正的踏入了神玄之列,而她,已經是玄魂階巔峯,可以說,他們不在同一個境界上,她就不相信她鬥不過一個小狐狸。

“族長,老族長密令。”

猛地,庚桑瑤的房間裏出現一個黑衣男子。

水蓓巫師看到黑衣男子,目光閃了閃,心裏微微驚訝!。

“黑衣使者,怎麼連你們都出動了?”

“老族長說族長任務完成得不錯,現在巫族已經傾巢出動,大力尋找八大玄器,蘇紫陌你們暫時動不了,眼下的任務是合力找出八大玄器,追殺蘇齊,如今八大玄器中的幻寂和窺鏡都在蘇齊的手中這就是族長目前的任務,至於合併天下,魔靈已經上心了。”

“這件事情就算你不說,本族長也會去做,現在下達了命令,本族長更會無所畏懼的去做,水蓓巫師,就交給你去做了,底下的屍蠱,巫祝和長老們,隨你支配。”

“是,族長。”

“天女是怎麼回事?”

庚桑瑤可不會忘記問這件事情。

“天女被蘇齊下了毒,只怕時日無多,天女宮十長老和九長老本打算帶天女回巫族醫治,被老族長拒絕了,老族長利用傳送法傳消息,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得到八大玄器,如今八大玄器蘇紫陌母子手中已經有了五大玄器,老族長料定,八大玄器和蘇紫陌母子有緣,不過每人的手中最多隻能有兩樣,其中兩樣已經在蘇齊的手中,蘇齊已經不必在留。”

“本族長知道了。”

坑妻沒商量 庚桑瑤冷冷一笑,這密令正和她的心意,這下巫族的人她可以隨意的支配了。

“蘇齊手裏有噬魂鈴,蘇齊一死,白傾君也會出現,此命令立刻執行,不得有誤,龍虎鎮上,已經安排了大批殺手,蘇齊一出現,將必死無疑。”

黑衣使者的語氣非常的狂傲不拘,唯一漏在外邊的眼眸,滿眼的毒辣,在燭光下,更加和陰毒。

“我這就去安排。”

水蓓巫師緊緊的握了一下雙手,也許這是一個機會也說不一定。

蘇齊這一次晉升了足足花了兩個時辰。

當他在次睜開眼眸時,體內強大的氣息讓他感覺身子非常的舒服。

蘇齊拿起身邊綠光散盡的綠色石頭,滿臉欣喜。

稍稍探測了一下自己的修爲,神玄期巔峯,直接越階進入神玄期巔峯。

蘇齊稍微估摸了一下,加上手中的寶貝,他現在能鬥得過聖玄期三階左右的人,在加上自己逃跑的本事,闖天下也能無敵了。

蘇齊一臉小小的得意。

“哈哈……。”蘇齊笑着倒在牀榻上,人在絕望的時候,上天往往會送給你一個神祕的禮物,他蘇齊最近總遇到這樣的好事。

蘇齊笑着從牀榻上起來,他快速的掠出窗外,往樹林飛去,爲了不影響到村子裏的人,他儘量往山頂最高處飛去。

一到山頂,蘇齊大笑一聲,小手猛的一運氣,一股渾厚的力量便如波浪一樣盪漾而出,直撲對面的大樹,玄氣呈綠橙色,在黑夜裏非常的耀眼。

“碰……。”粗大的樹幹攔腰而斷,蘇齊感受到了一股來自靈魂之上的威壓,強大得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看着玄光能融洽起來,蘇齊眼裏更是驚疑。

“這難道是……?”

“齊兒,恭喜你,找到了八大玄器中的窺鏡。”

蘇齊面前突然出現一道白光,白傾君的身影出現在裏邊。

“師傅,真是芝麻掉到針眼裏,太巧了,我蘇齊居然能遇到這麼好的事情,在那麼明顯的地方,別人不買,偏偏被我蘇齊給買下了。” ♂!

“這就是過河的碰上擺渡的,難得,窺鏡和你有緣,八大玄器的力量遠遠比世間傳的還要厲害,齊兒你要抓緊時間修煉,讓自己更加的強大起來。し”

白傾君慈愛的笑了笑,更是滿臉的欣慰,他這兩個徒弟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

“師傅,齊兒可是從來沒有偷過懶,一直都在很努力的修煉呢?”

“嗯!師傅看得到。”

白傾君語氣非常的溫和,他太太想念他們兩個小鬼頭了,他每天都要偷偷的看看他們,心裏才舒服。

“齊兒,擁有幻寂和窺鏡,你就有了超越凡人的身體,進入淬體之境的修煉,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日後你和你哥哥的修爲會超越你的爹孃的。”

“呵呵……!”蘇齊得意的笑了笑,星眸般的大眼咕嚕的轉了兩圈。

“師傅,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齊兒和哥哥可是天下名人了。”

蘇齊笑得更加得意,心裏琢磨這找人戰鬥一場,看看玄氣的力量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看你,枯樹上的知了,自鳴得意,師傅走了。”

白傾君笑了笑,白光瞬間消失。

蘇齊這下徹底得意了,他找了一個高大的樹,飛身過去,翹着二郎腿躺在上邊。

猛地,一瞬間,一股渾厚的玄氣從四周涌來,蘇齊小臉上得意的笑容瞬間凝固,難道這裏有魔獸或是人?

他猛的起身,小臉猛的一沉,四處張望着。

“奇怪,什麼都沒有啊?這股氣息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蘇齊小聲的自言自語的說道。

“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