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平復一下心情,看着自己前面所剩無幾的隊伍,在心裏給自己打氣。

“伊恩!你也可以的!鍊金術就是你的朋友!雖然你並不會有魔法,但如果是和你的朋友一起參加考覈,你一定沒有問題!而且克洛澤先生還在後面看着呢!”

“下一位~”負責考覈的魔法師喊道。

伊恩吐出一口氣,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只不過他的動作看着有些僵硬,而且還是先邁的右腳與右手….他順拐了。

後方的人羣中傳來一陣善意的笑聲,負責考覈的一位老法師擡頭看着他,聲音輕柔的說道:“孩子,別怕,把你的手放上來。”

伊恩深吸了一口氣,果斷的將自己的左手放在了那顆魔法水晶上。

這顆水晶的大小就跟一個人的腦袋差不多,它通體呈透明狀,但內裏卻有許多白色霧氣在緩慢流轉。

就在伊恩將自己的手掌貼在那表面的時候,水晶球裏的霧氣便開始發生變化!很快的。一些白色霧氣搖搖晃晃組合在一起,過一會又分開,就好像被一雙無形的手揉捏着。

這個變化的時間大概持續了能有兩分鐘,這在前面參加考覈的人裏面並不常見。一般只要是沒通過考覈的,基本幾秒鐘就夠了。

伊恩的心怦怦直跳,他的一雙眼睛死死盯着水晶球裏的動作。他知道,在這裏停留的時間越長,他通過考覈的希望也就越大!

很快,時間過去了五分鐘,水晶球裏的氣體變化速度已經漸漸趨於平緩,而那個幻化出的形狀距離近的人已經可以認出來了。

嗯….那形狀分明就是煉金術士桌上經常能見到的那種玻璃試管!只不這魔法水晶裏變幻的卻不是一根,而是一排。

負責考覈的三位老法師互相看了看,又低聲交談了幾句。

“恭喜你孩子,你通過了這一層的考驗,而且你的魔力很具有針對性,深入的堅持下去,你會在自己的領域獲得不俗的成就!請這邊走。”

坐在最邊上的一位老法師對伊恩笑了笑,伸手指向不遠處的浮空階梯。

成了!

伊恩攥了攥起拳頭。其實在剛剛水晶球內的氣體變換形狀的時候,他就已經隱約有了這個想法,而現在親口聽到魔法師說出來卻又是另外一種心情。

他對三位魔法師道了謝,又轉身對着克洛澤的方向揮了揮手,示意自己先上階梯了,在那上面等他。

克洛澤做了一個“耶”的姿勢,對伊恩表示鼓勵。

可當隊伍快要排到克洛澤的時候,他卻沒來由的緊張了起來。

怎麼了?我爲什麼要緊張呢?我可是魔法天才~!這樣的小測驗不應該是毛毛雨嗎?隨隨便便就打發了嗎?

克洛澤搖搖頭不明所以,但他發現自己的手心開始出汗,腿肚子也有點轉筋。

忽然間,他似乎知道了原因。這感覺….怎麼這麼像以前等待高考成績的下發一樣?太讓人煎熬了!

好吧,在連續唸誦了三遍金剛經之後,他這才稍稍平靜下來,而參加測驗的隊伍,也已經排到了他。

“孩子過來,不要緊張,你的手貼在這顆水晶球上就行了,很快的。”

克洛澤覺得面前那位灰袍法師就像一個循循善誘的人販子,讓人感覺他的下一句話會說出“爬山嗎?一去不回的那種。”

好吧,也許是他想多了。

克洛澤整了整衣服,走到那顆魔法水晶前,輕輕地把手掌貼在了上面。 那顆水晶外表光滑觸感冰涼,克洛澤覺得自己就像是在摸一團冰球。

他好奇的看向那個水晶裏面的白色霧氣,發現那些霧氣並沒有像別人那樣變換造型,或者直接紋絲不動。此時的霧氣,有點像拿着零分卷子回家的小學生。

克洛澤心想,自己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可這件事就真真實實的發生了!那些氣體…似乎是在害怕?甚至不止害怕,還有驚慌失措不安!

克洛澤看着瑟瑟發抖的氣體,根本沒有要變形成任何事物的打算。他心裏咯噔一下,暗想自己是不是要被淘汰了。

“拜託夥計….你倒是給我動啊!”

克洛澤心中大急,他使勁對魔法球釋放魔力,都是專屬於自己的那種彩色魔力。

“下一個。”

老法師的聲音在一旁響起,但克洛澤卻仍然不甘心的往裏面輸入魔力。

那位灰袍法師輕輕笑一笑,對克洛澤說道:“孩子,回去吧,看來你今天的運氣並不是最好的,不過你放心,凡是來我們這裏參加考覈的人,都能得到一份免費的午餐,去那邊領取。”

灰袍法師伸手一指遠處,那裏真的圍了一羣人正在領取魔法師們分發下去的麪包。

克洛澤心中那叫一個鬱悶!他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不遠處的戴安娜,就像是在詢問,我真有那麼差嗎?

是啊,連伊恩都一下成功進入第二關了,可自己呢?

然而就在克洛澤轉身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位法師卻驚叫出聲。

“魔力水晶怎麼了?它似乎正在….正在崩裂!?”

克洛澤好奇的回頭看去,卻發現篩選魔法學徒的那顆魔力水晶,此刻已經有一道明顯的裂紋出現在了上面。不過這還不算完,那道裂紋還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分成兩道,緊接着是四道,八道!

蜘蛛網似的裂痕不一會兒就爬滿了水晶全身!

“啪!”

一聲玻璃杯落地的脆響傳來,這顆陪伴着魔法之都浮空城上百年的測試神器,就那麼炸成了無數的粉末….就此宣告光榮退休。

靜,現場出現了詭異的安靜。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包括那三位負責測試的老法師。

魔法水晶….碎了?就那麼“砰”的一聲碎了?這….這是鬧哪樣啊!?

漸漸地,現場從絕對安靜變爲了一片嘈雜!

“魔法水晶怎麼會碎?!那我們的測試可則麼辦?”

“測試還繼續嗎?誰能說說這樣一種情況應該怎麼辦?”

“對呀!我爲了能參加這次的測試,提前一個月就從家裏出發了!我可是住在奧文大陸!”

“你住奧文大陸?我特麼住在大溪地沼澤!我一個來回能走半年!”

現場變得越來越嘈雜,人們情緒激動,眼看要是不盡快安撫是要出事的!

那三位老法師似乎已經緩過勁來,他們一陣低聲的交頭接耳,之後其中一人飛身返回浮空城,估計是搬救兵去了。

剩下的兩位法師也站起了身。之間那位一直很慈祥的灰袍法師沖人羣說道:“大家稍安勿躁,我向大家保證,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的錄取測試都會進行下去,大家不要急!”

就在灰袍法師安撫衆人情緒的同時,另一位身穿白袍的老法師則走到了克洛澤面前。

“年輕人,請跟我來一下。”

克洛澤懵逼的跟在那位身後走到了一棵大樹背後,對方這才皺眉說道:“你剛剛….都做了什麼?”

“啊?我?我沒做什麼呀,我只是把手放上去….等等!你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你懷疑我故意弄壞了水晶球?你們是想碰瓷嗎?”

克洛澤慢慢回過味來,聽口氣該不會是想讓自己賠把?


“你不要激動,我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搞清楚水晶破碎的原因…”

“原因?原因就是我把手放在了上面,然後你們喊‘下一個’,接着它就碎了!這就是原因!”

克洛澤由於沒能秒過測試,現在心裏多少有些惱羞成怒,所以說起話來也就顯得特別急躁。

“年輕人,你要知道,這塊魔法水晶可是經過了我們上百年的驗證,它不僅能夠抵禦任何魔法元素的攻擊,甚至從萬米高空墜下也會毫髮無傷,可是剛剛….”

克洛澤歪了歪腦攤攤手道:“剛剛?我也想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問問那一堆魔法水晶的屍體,它究竟怎麼了?!”

克洛澤本來說的是氣話,可老法師聽到之後卻彷彿纔想到什麼。

“對啊,魔法水晶!”

法師急急火火的跑回到碎成了渣子的水晶堆之前,卻發現了令人震驚…不,是令人絕望的一幕!

那是一隻豬,一隻比普通野豬要大上許多的豬。而那隻大豬,此刻正趴在那一堆水晶粉末邊上,將那些粉末一口一口吃進了肚子裏?!

“啊?!?!”


白袍老法師一臉不可思議,他雙手抱着頭石化了幾秒鐘,之後猛地跳起!舉着手中的魔杖就打了過去!

“走開!你這隻遭瘟的畜生!快走開!…不!別走!回來!把水晶粉末給我吐出來~~~!”

老法師的突然襲擊把八戒嚇了一跳,它知道對方是一位魔法師,並不是自己能對付的選手,所以它選擇了跑。

八戒雖然體型龐大,但是那敏捷的身形卻如同靈猴!在幻滅森林裏東跳西跳,不一會就看不到豬影了。

克洛澤也是看的懵掉了,這八戒….怎麼什麼都吃?要知道那可是水晶球的骨灰啊!

這時候,先前那位離開的魔法師已經帶着學院裏的高層返回了測試現場。

這一次除了他之外,身邊還跟着三個穿着制式印花法師袍的老人。

“門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新來的三人中,有一位身材高大,留着黑鬍子的法師率先問道。

很明顯,正在追豬的那位白袍法師就是門羅。他氣喘吁吁的走回來,無法理解自己爲什麼會追不上一隻大豬?

“呼呼呼….這…”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總之…這非常的…匪夷所思!我們就像往常一樣進行魔力篩查,可突然之間它就…砰的碎掉了!天知道發生了什麼!?”

高個子法師看了一眼地上殘存的一些水晶粉末,轉身對另兩位同伴說:“這件事我們下去在談,現在關鍵的是測試必須進行下去,不要讓大家久等!”


另一位法師點了點頭,接着從懷裏掏出一顆比先前碎掉的那顆更大的水晶球。

這顆魔法水晶只是普通的測試魔力水晶,它會在測試者觸碰到之後,在水晶球裏顯示觸碰者的魔力和潛力。

雖然這種測試方法淺顯了些,但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來代替了。

原本惴惴不安的應考者們,在看到新的魔法水晶球之後,這才一個個放下心來。

高個子法師示意新來的另兩個同伴繼續完成下面的檢測,而他則帶着先前的幾位合所剩不多的水晶粉末回去詳細瞭解情況。

“至純魔力水晶一直是我們檢驗應試者的重要關卡,現在沒有了它….就不能保證魔法師隊伍的純潔性了…這個消息一定要報告給會長大人!”

高個子法師正要離開,卻看到了克洛澤。

“他是….?”


見同伴疑問,白袍法師解釋道:“水晶球就是在這個孩子測試的時候破裂的。”

“那麼,也讓他重新參加測試把,我們先去找會長大人。”

克洛澤一聽這是又給了自己一次“補考”的機會啊?

喜笑顏開的他對着高個子法師又是道謝又是行禮的,將後者搞了個莫名其妙。


在那幾位魔法師離去之後,錄取測試則繼續開始。

在克洛澤走回去的時候,發現正有一名測試者將手放在那顆新來的水晶球之上。

水晶球在經過了短暫的震動之後,原本透明的內部忽然升起一種水銀一樣的液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