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跟在青樓掛過牌子沒什麼兩樣!還不如人家明碼標價呢。進青樓起碼還能見到白花花的銀子,進了神姬殿,簡直是白送一個好好的大姑娘!

所以,媒婆說那家行商的不嫌棄墨四小姐,那一點不冤枉。

但墨雲天可不這麼想!他認為自己是世族,那邊不過是個暴發戶!

這些心思,一個媒婆,怎麼可能明白?

三夫人心裡一驚,她倒不是擔心媒婆被當場打死,她擔心的是親事黃了。

「老爺,您別跟這些下人生氣。」三夫人嬌柔地膩在墨雲天身上,墨雲天身材高大,三夫人雖然年過四旬,卻依舊保養得大胸細腰,十分有韻味,「四丫頭的終身要緊啊。既然那邊來了人,老爺親自看看也好!」

墨雲天想了想,這才點點頭。

三夫人向下使個眼色,奴僕們趕緊把惹事的媒婆抬出門去。


墨兮媛對墨嬌玉和墨若琳看中的對象,也十分「關心「,帶著小紅,也到前堂來看熱鬧。

看起來,墨嬰寧的「未婚夫「,轟動了整個墨家堡。

因為墨家堡現在,適合出嫁的千金,絕對不應該是墨嬰寧!最起碼也是墨彩靈先出嫁`1

人人都在關注,才十一歲的墨四小姐,有個什麼樣的歸宿? 人人都在關注,才十一歲的墨四小姐,有個什麼樣的歸宿?

墨兮媛躲在一個茂盛的花樹後面,看著家僕領來的客人。

這客人看起來,相貌平常得很,身材也帶著北方人的魁梧,身後跟著幾個隨從,都挑著大小箱子,想來就是送給墨家堡的聘禮。

墨兮媛瞳孔猛然一縮。這個姓索的,雖然從外貌上,看不出一點異常,但墨兮媛前世也遇到過不少高手,臨敵經驗極為豐富,也培養了她敏銳的直覺。

且不提主家,單說姓索的帶的幾個隨從,竟沒有一個婦人。

墨兮媛心裡正在轉動,身後的小紅已經開始說話了:「小姐,這幾個人,好恐怖啊。」

墨兮媛回頭看了一眼小紅:「你也覺得不舒服嗎?」

姓索的帶來的這幾個家僕,行至之間,氣勢逼人,顯然都是靈力高手,而且階位絕對不低!

能請得起這樣的高手做家僕,這姓索的,到底是什麼人物?

再細看那姓索的,比起他的幾個家僕,可是看起來普通得多了,除了眼神里透著一股商人的精明之外,甚至可以說「老實」。

不過,墨兮媛已經見識過墨若琳兄妹那對「老實人」,對於貌似「老實」,實則狠毒的人,早就有了免疫力。

看到未來女婿帶來的禮物,墨雲天的臉色,立刻就轉化了不少,客套著把姓索的讓進大廳。

索家的家僕,先送上了一個小匣子。姓索的不緊不慢地,打開匣子,頓時,紫色的熒光把半個大廳都照射得一片通明!

小匣子里,竟然是四塊紫晶!

這是晶石的最上品!

三夫人正好坐在墨雲天身邊,看到這匣子晶石,兩眼放光。

墨兮媛甚至能在三夫人的臉上,看到一絲後悔的神色。


這麼好的親事,應該說給墨嬌玉才好啊。

只可惜,當初找這頭親事的時候,墨嬌玉還想扒著進太子宮呢!卻活生生錯過了這個機會!現在是不好改口了!


墨兮媛在旁冷眼看著。她實在看不出,以墨嬰寧現在的情況,能值四塊紫晶!

換是她墨兮媛的話,給墨雲天一百大陸通用金幣,已經是極限了!

墨嬰寧身份在那擺著,不過是個庶女,還是個做了神姬的庶女!

雖然墨家堡是武林世家,一個小小的庶女,實在談不上什麼重要性。還不如一個得力的家僕!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索家人的彩禮上,墨嬰寧本人卻被忽視了!

墨兮媛找了半天,才發現墨嬰寧畏縮在一個花架的背後,極力不讓任何人發現她!

接下來,墨雲天就跟這個滿意的准女婿開始攀談了!

此人是北方大族索家的公子,名叫索秀圖。索家世代經商,居住在北方雪原上,家業深厚。每一代索家兒郎,都必須帶領族人在雪原捕獵雪獸,然後穿越馬澤爾大陸走廊,到大陸各地做買賣。


因為長年奔波,所做的營生又十分危險。所以,索秀圖今年三十多了,還沒能成家! 墨雲天是越聽越滿意,說道:「索公子也是世家名門出身,和我墨家堡也算門當戶對。」

墨兮媛撇了一下嘴角。小紅在一旁問道:「小姐,奴婢看著,怎麼總覺得有點古怪呢?」


連小紅這個不相干的丫頭,都看出有古怪了。墨雲天這個墨家堡的當家人,卻和瞎子一般!

「以奴婢的經驗,三夫人可不像是會幹這種好事的人啊!「小紅說出自己的看法。

看來小紅以前跟著三夫人母女,已經摸透了三夫人和墨嬌玉的個性:那是絕不會拔一毛利天下的。何況是墨嬰寧,這個讓她們恨到骨子裡的人!

換句話說,即使她們不恨墨嬰寧,三夫人母女兩個,也絕不會讓墨嬰寧坐上一頭好親事~! 相親遊戲 ,有福分!

重生之圍棋夢

「五妹妹……「背後,墨嬰寧顫抖地說道,「爹好像也同意了……」

墨兮媛肯定地說道:「沒錯。墨雲天看樣子,是非把你嫁給這個姓索的!」

小紅看了墨兮媛一眼,她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家小姐打的什麼主意,還當墨兮媛也無奈了。就好心勸說墨嬰寧:「四小姐,您想開些。我瞧著那家人出受如此闊綽,想來對四小姐看重得緊。」

墨兮媛抿唇微笑。

連聰明的小紅都這麼想,估計這麼想的人很多。

「哎呀,看不出啊,四小姐,竟然是個有福氣的。」果然,暗中圍觀新姑爺的丫鬟里,有人羨慕地出聲。

「就是,瞧瞧四小姐那個身份,這份禮,真的夠抬舉她了。「聽到這句話,墨嬰寧的臉色,好得多了。

墨兮媛挑眉看去,那說話的丫鬟毫不害怕地抬頭看著墨兮媛。

是玉梅院里的丫鬟春柳,難怪說話這麼氣勢啊。

玉梅院的一等丫鬟,也比不得寵的四小姐風光。現在,春柳眼裡狠狠地盯了墨嬰寧一眼,墨嬰寧本來露出的一點喜色,被春柳凌厲的眼神給嚇成了慘白。

她瑟縮地湊在墨兮媛身上。墨兮媛卻接茬:「四姐姐果然有福氣啊。就希望四姐的婚事沖沖喜,給墨家堡去去晦氣,讓三姐姐也早日尋個好人家。「

墨嬰寧本來就膽小,現在更是訥訥地說不出話來。春柳丫鬟橫了墨嬰寧一眼,呸了一聲。

一旁幾個丫鬟也都替墨嬌玉不平。

本來,墨嬰寧雖然是四小姐,可是在這個墨家堡,她就在自己房間里,才算個千金小姐,出了自己的門,沒人拿她做小姐。

所以,整個墨家堡,只要一提起千金小姐,人人都知道是墨彩靈和墨嬌玉。

現在墨嬰寧居然有好人家,墨嬌玉居然被東宮拋棄了。在墨家堡這些人看來,簡直是綱常大亂!

該倒霉的,是墨嬰寧才對吧!

連墨嬰寧自己,在眾多眼神如狼一般的凝視之下,也低下頭極力縮小,恨不得縮成一粒灰塵才好!

小紅跟別人不同,她被墨嬌玉算計得險些連死都死不清白,看著那麼多人替這個惡毒自私的三小姐出頭,小紅氣得小臉通紅,故意大聲:「四小姐,這就是你好人有好報啊!你為人賢淑,起碼不禍害別人,所以老天才賜你一個好夫君!」 小紅跟別人不同,她被墨嬌玉算計得險些連死都死不清白,看著那麼多人替這個惡毒自私的三小姐出頭,小紅氣得小臉通紅,故意大聲:「四小姐,這就是你好人有好報啊!你為人賢淑,起碼不禍害別人,所以老天才賜你一個好夫君!」

墨兮媛微笑地看著小紅高聲喧嘩,眼角已經注意到墨嬌玉臉色突然一變。

墨嬌玉心裡如同刀子在攪動一般,就是墨彩靈這會兒嫁掉,墨嬌玉也不會這麼難過啊。

「娘……」墨嬌玉偷偷喊三夫人。

三夫人長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嬌玉,這親事,可是你和墨若琳找的?」

墨嬌玉點頭。三夫人掃了縮在角落裡的墨嬰寧一眼,說道:「嬌玉,你可要穩住。「

墨嬌玉心裡的凄苦,簡直無法言語。她忍住眼淚:「娘,連墨嬰寧這種身份的,還能找到好人家。我從小得寵,如今反而未嫁就成了棄婦。娘,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

三夫人畢竟是老薑,給墨嬌玉擦去臉上的淚水,說道:「嬌玉,聽娘說,這家人,怕是有問題的。你到底是墨家堡的千金,背後有你舅舅們做主,不怕找不到好人家。犯不著稀罕那幾個臭錢!「

墨嬌玉委委屈屈地說道:「娘,那紫晶可是真的啊。一塊紫晶,能值一百帝國金幣的!「

三夫人也口吃了,心裡搖晃不定。最後一咬牙,對墨嬌玉說道:「嬌玉,你就是信不過娘,你也得想想墨若琳那個本事!她怎麼可能找到真正的富貴人家?有這種人家,她自己幹嘛不上趕著嫁過去!嬌玉,這家人遠在雪原,來歷不明。就算真的是當地富戶,你也不能妄想!~「

墨嬌玉委屈地咬緊了嘴唇。其實她也知道墨若琳就算有那個能力,也沒那個心腸給墨嬰寧找個好人家!

可是,這索家的場面在這裡擺著,不由墨嬌玉不信啊。

三夫人看墨嬌玉臉色發白,知道女兒還沒想透,低聲嚴厲地說道:「嬌玉,你累了,先下去吧。「

墨嬌玉忍這眼淚出去了。

走到外面,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個聲音,她不但熟悉,還痛恨到了骨子裡!

是墨兮媛!

「小紅,這的確是四姐姐的福氣啊。其實以四姐姐的身份和才華,實在是不該有這個機遇的。不過沒辦法啊,好運氣來了,誰也擋不住啊!「墨兮媛的聲音不大,但卻足以讓墨嬌玉聽得清清楚楚。

墨嬌玉的臉又白了白。眼淚又快出來了。要在以前,這等外省的大商,墨嬌玉是連眼角都懶得給一個的。

可是今非昔比。如今的墨嬌玉,是整個帝都的笑話!誰都知道,她在一群男人面前脫了個精光!

小紅莫名其妙看著自己家的小姐,不明白小姐怎麼突然也說起四小姐的風涼話了。

墨嬰寧更是瑟縮著,可憐巴巴地說道:「五妹妹,我的確是不該……「

「四姐姐,你別客氣了。「墨兮媛說著,故意看著墨嬌玉,「雖然有些人確實比四姐姐強,但四姐姐就是有福相。這是某些人送給四姐姐的福分,四姐姐就笑納了吧!」 「四姐姐,你別客氣了。「墨兮媛說著,故意看著墨嬌玉,「雖然有些人確實比四姐姐強,但四姐姐就是有福相。這是某些人送給四姐姐的福分,四姐姐就笑納了吧!」

墨嬌玉轟然一聲,頭頂轟轟作響。

福分,那是自己送給墨嬰寧的福分!

單憑墨若琳一個不受寵的庶女,是沒本事在公主面前說上話的。就是說上了,墨雲天這一關,也是過不去的!

可以說,墨嬰寧能得到這頭好親事,的確是墨嬌玉的力量!

墨嬌玉顫抖著兩腿,根本連自己怎麼回的房間都不知道。

墨兮媛看著墨嬌玉跑掉,嘴角的笑意,漸漸化作一絲冷笑。

款步進了堂中,墨雲天正在和那位索家的女婿說話,真是其樂融融。

那位女婿,倒是很會看眼色的人,說的話很得墨雲天的心。

墨兮媛慢慢地看了片刻,趁丫鬟上茶,突然說了一句:「墨堡主,是果真要把女兒嫁給這位索家公子?」

墨雲天一愣,回頭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站在門口,當即喝問:「你是什麼人?」

墨兮媛淡淡地說道:「我是墨兮媛啊。堡主不認識我了?」

墨雲天瞪大了眼珠子,那雙還算漂亮的眼睛里,盛滿的是驚愕。

不但墨雲天,滿院子的人,都驚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