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凌火連忙接着傅雲的話:“正如雲少所言,你們知我三兄弟曾去往青雲山歷練,但他二人仗着修爲高強,肆意搶奪我的戰利品,還傷了我好幾個手下。素聞昕少宅心仁厚、體恤屬下,但又怕貿然前來太過唐突,這才讓雲少做個引薦,還望昕少收留。”

傅昕臉上笑容不顯,心底卻是樂開花了。

大長老三個兒子原本就是傅昕最大的競爭對手,現在他們起了內訌,讓他怎能不由衷地高興?

傅昕聽得連連點頭,上前一把拉住傅凌火的手:“凌火兄言重了,我等本是兄弟,都是自己人,何來收留一說。快進來坐吧。”

傅昕說着,便將傅凌火引進屋去,兩人坐下暢談起來。

傅雲在一旁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酒壺,笑着爲兩人斟酒,邊倒邊說道:“我特意帶來了醉仙樓的美酒,難得二哥和凌火兄一見如故,你們當乾一杯。”

傅雲事先已經將醉仙粉下在酒裏了,由於醉仙粉遇水即溶,雖然有股微弱的藥味,但放在酒裏幾乎辨別不出來。

兩人不疑有他,接過酒盅輕碰一下,仰脖一飲而盡。

見兩人喝下酒,傅雲這才放心,連忙道:“二哥、凌火兄,你們慢聊着,我去廚房取點茶點來。”

說着,便轉身跑了出去,順手關上了房門。

不過他並沒有去什麼廚房,而是蹲在院外的一處角落,暗中觀察房內的情況。

不多時,便聽得重物墜地的接連聲響,不一會兒,陣陣污染耳朵的聲音響了起來。

聯想到房內發生的豔麗場面,傅雲不禁打了個寒顫。

最後一步,便是通知執法堂的人前來查看了。

執法堂有值班人員在,不過傅雲自然不會直接上去叫人。



他來到堂前不遠處的一處屋檐,用力將一塊包着碎石的紙張扔進堂內,待堂內響起腳步聲,立即運起“疾風無影訣”離開了。

疾風無影訣是傅家唯一一本身法類的靈階仙法,需要煉氣期五重以上方可修煉。是傅雲在找傅凌火之前剛去執事堂領取的。

翌日,天剛矇矇亮,正在牀上一邊磕着丹藥、一邊修煉的傅雲便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嘈雜之聲。

傅雲叫來丫鬟:“海棠,去看下出了什麼事?”

不一會兒,海棠神色慌張地回來彙報:“少爺,不好了!好像是二少爺那邊出事了!”

傅雲故作驚訝狀:“出事?莫非是有飛賊出沒?”

海棠面帶羞澀道:“好像是二少爺和、和凌火少爺那啥……結果不知怎麼地被執法堂的人抓到了!”

“那啥?什麼那啥?”傅雲裝傻。

海棠臉漲得通紅:“此事……實在有些難以啓齒。”

傅雲露出誇張的表情:“啊!這麼勁爆?我去看看。”

海棠連忙道:“少爺現在去也看不到啥了,二少爺和凌火少爺現在還在執法堂沒回來呢。”

“哦,好吧。你先下去吧。”

與此同時,傅雲腦海中已經傳來了任務完成的提示音。

【系統提示:“支線任務:自食其果”已完成,任務獎勵已發放至庫房,具體內容請前往虛擬空間的庫房進行查看。】

傅雲美滋滋地進入虛擬空間,二話不說直奔庫房。

抽獎前,他極其虔誠地朝着東面雙手合十,嘴裏不知所云地嘀咕了許久。

“SSR,我來了!給我開!”

祈禱完,傅雲大喝一聲,五指如鉤,抓向發光的抽獎券。


一分鐘後,一人四仰八叉躺在庫房冰冷的地板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不出所料,傅雲再次收穫了一堆輔助技能。

靈礦搜索(Lv.1)

靈植培育(Lv.1)

靈獸飼養(Lv.1)


靈寶鑑定(Lv.1)

靈寶親和(Lv.1)

“啊啊啊,我的神劍御雷真訣啊!我果然是個非酋啊!” 傅雲盤腿坐在牀上,雙手環胸,看着眼前懸浮着的幾排文字。

姓名:傅雲

修爲:武徒二重 煉氣期七重;

戰鬥技能:

風靈訣 疾風無影訣

輔助技能:

靈植類:靈植親和 靈植培育

靈獸類:靈獸親和 靈獸飼養

靈器類:靈礦搜索 靈器製作

靈丹類:靈丹製作

靈膳類:靈膳製作

靈寶類:靈寶鑑定 靈寶親和

道具:一品聚靈陣10日使用權*1。

這是系統的新功能,人物面板。

文字皆是虛影,就像立體投影一般,不過只有傅雲能夠看到。

看着陣容龐大的“輔助技能”一欄,傅雲的臉瞬間黑了。

另外修爲方面有一點引起了他的注意。

武徒二重了?升級了?

傅雲奇道:“小悠,我什麼時候升到武徒二重的?”

小悠沒好氣道:“從昨天下午到現在,你磕了多少氣血丹了?”

他認真地回想了下:“三十多顆吧,原來磕丹藥就能升級?”

“這方法只在武徒三重之前有效,而且如果只嗑藥不修煉的話,丹毒會沉澱在體內。”

傅雲不自禁地抖了抖。

“聽起來很恐怖的樣子……那我該怎麼修煉?”

“這還要問,找本鍛體功法唄。”

傅雲突然想到:“對了,系統有沒有功法書提供的?”

同樣選擇的話,當然是選系統給的功法啦!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啊!

“有啊!可惜你抽不到誒。”

話雖這麼說,但小悠語氣間根本沒有一點遺憾,反倒是充斥着滿滿的幸災樂禍。

“……”

傅雲擡頭望天,強忍着不讓眼眶裏的液體流出來,只得默默拿起一本《鍛體訣基礎》依樣畫葫蘆修煉起來。

距離選拔賽只有不到兩天時間了,但傅雲依然沒有什麼頭緒。

修爲方面是有了些進步,但事實上也就是身體素質提高了,抗擊打能力變強了些。

簡單地說,算是一個合格的沙包了。

但要在場上擊敗對手,可不是光靠捱打就行的,還需要擁有各種攻擊手段,也就是各種武技和仙法。

而武技和仙法都是需要長期練習才能熟練運用,而他現在最缺的,恰恰就是時間。

傅雲曾考慮將傅家的武技、仙法祕笈蒐羅過來,帶到虛擬空間裏練習,但被小悠無情地揭穿了。

“你是想利用時間靜止的特性吧,但這是行不通的。”

“爲什麼?”

“你進入虛擬空間的並不是真正的身軀,只是意識。”

傅雲立時明白了。

武技、仙法的練習需要身體各部位的配合,形成一種類似於條件反射的戰鬥本能。

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你很多時候都是依靠本能來進攻、防禦、躲閃、反擊,如果都等想清楚了再行動,時機早就擦肩而過了。

傅雲隨即產生了另一個疑問。

“那爲什麼我在聚靈陣裏修煉風靈訣就有效果,難道聚靈陣不在空間裏?”

小悠沉吟許久,答道:“聚靈陣的情況有些特殊,屬於高度技術祕密,你現在還不夠級別知道。”

“……”

不管怎麼說,依靠系統這條路是走不通了。


傅雲輕嘆一聲,沉吟片刻,突然高聲喊道:“海棠!”

海棠推門進來:“少爺有何吩咐?”

他大手一揮:“拿我手令,去執事堂把所有的凡階祕笈取一份來。”

“……是!”

海棠愣了愣,見他並沒有改變想法的意思,連忙拿着手令去了。

吩咐完,傅雲在房內繼續練習疾風無影訣。

不知是不是天賦使然,他修煉這套身法來如魚得水,在短短大半天時間裏便已修煉到了小成之境。

武技、仙法根據自身威力、特性不同,被劃分爲凡、靈、玄、神四階,更爲細緻的則在每階中分出上中下三品。

傅府執事堂陳列出來供年輕子弟學習的祕笈,近七成在凡階中品以下,兩成爲凡階上品,只有不到一成達到了靈階下品,再上面就沒有了。

而一門武技、仙法真正修煉起來,結合修煉進境不同,又分爲入門、小成、入微、大成四種境界。

通常而言,祕笈等階越高,修煉難度也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