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劉峯開槍了,槍聲一響,峽谷中鳥兒雀兒被驚的到處亂飛。

“臥槽,草裏有人!”

發出驚歎的不是劉峯,而是他的隊友,法師剛想經過三豬小草去下路支援,若不是劉峯察覺到了敵方的存在,恐怕法師又會在路上暴斃。

敵方吃到一顆子後,也是識相的不再繼續蹲下去,一個人灰溜溜的跑出草叢,往自家陣營裏走去。

“這下安全了。”

“等等,別去!”

劉峯趕緊喝住了要往下路趕來的法師,隨後又架起了狙往草裏開了一槍。

子彈又在草裏消失了!

這就說明,草裏還有人!

“臥槽,好牛逼的意識,堪比職業!”

法師被劉峯的意識給深深的折服,要不是他突然喊這麼一下,說不定自己又無了。

再次中槍後,那撮小草又走出來兩個人,其中一個人半血,想必是剛剛中了槍所致。

“看見沒,臥槽,這意識,你怕不是從對面戰隊裏出來的吧,這麼瞭解他們!”

“剛剛聽你一說,我也看了一下,確實,意識沒得說。”

上單也發表了看法。


“行,這把就看射手了,意識我們真玩不過職業。”

“我贊同。”

“臣附議。”

“就這麼完美的決定了。”

劉峯突然感覺,自己肩上的擔子莫名重了許多。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的眼睛不由微微一眯。

對於劉主任的話,他並沒有動怒,而是繼續笑着講道。

“火氣別這麼大嘛劉老師,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學生不是?

若是你能夠成爲校長,我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這一萬塊,確實算不上什麼,但我要說的是……若是我能買個月給你一萬呢?!”

“什麼?!”

聽到鄒小北的話,劉主任的眼睛瞬間瞪得老大!

如同銅鈴一般不可思議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

“咕嘟”一聲。

不由得,劉主任嚥了咽自己的口水。

但是下一刻,劉主任的面色又再次變得陰晴不定了起來。

用着略微忐忑的語氣和鄒小北說道。

“這麼多錢,就爲了保一個白茉莉?你真當老師我這些年吃的是乾飯不成?

說說吧,你想要些什麼?”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的面色不由一亮。

“聰明!痛快!

其實這次過來幫白茉莉我也只是順帶爲之。

我真正想要您幫忙的,還是另有其事!最近,我想在學校裏做些小買賣不知道劉主任能不能幫忙?”

聽到鄒小北的話, 校園修真高手

“哦?那麼你想賣些什麼東西呢?不妨和我說道說道?”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這纔不急不緩地講道。

“我覺着吧,我們學校還是不夠開放,大家平時也都蠻壓抑的。

要是再不給學生們一些娛樂活動的話,他們鐵定會發瘋。

所以啊,我就想在學校成立一家商店,專門賣賣東西!

只是我也知道,學校不可能專門爲我打造商店不是?所以我就想私下賣賣!

像白茉莉賣的甲片,或者MP3、MP4,亦或者小人書什麼的,都在我的選擇範圍內。”

聽到鄒小北的話,劉主任頓時站不住了!

惹愛成婚:靳少,情深不晚 你……你怎麼敢?!”

而鄒小北,確實連忙攔住了想要說話的劉主任。

這纔不急不緩地講道。

“你先彆着急劉主任,我雖然賣的東西有些不合法。

但是從你與我之間的利益來講,這不正是一場雙贏的局面嗎?

首先,我賺到錢了就是你賺到錢!

再者,若是學校裏的學生們成績下降了,那麼上面的人找的是誰?鐵定不是你而是校長啊!

我們學校的校長,今年才五十多吧?離退休可至少還有十年來着!這十年,可是大好的青春歲月,你就想這麼白白浪費了不成?我是你我可等不及!

若是你怕你的‘業績’不達標的話,這好辦!

我每個月,讓我手底下的兄弟們找點事做,給你也找找事做如何?

我鄒小北發誓!只要我在九中賣貨一天,你每個月的供奉就少不了!”

“咕嘟”一聲。

劉主任又不由艱難地嚥了咽口水。

鄒小北的話,可謂是句句說到了他的心坎上!

如今的校長,還算得上是老當益壯。

位置若想退下來,那鐵定是要等他退休,要麼提前走人!

光是熬資歷的話,就如鄒小北所說的那般,至少也要等個十年!

想到這……劉主任的身子不由微微一顫!

這可是十年!人生又有多少個十年可以荒廢?!

他已經四十有二了,難道他也地五十二歲再當校長嗎?

甚至更慘, 青帝

當即,劉主任的面色也變得陰晴不定了起來!

看着面前鎮定自若的鄒小北,劉主任就感覺自己正在和《浮士德》中魔鬼打交道。

但是這誘惑是顯而易見的!

要是有了鄒小北贊助的一月一萬。

劉主任就不僅能夠打點好周圍的關係,更重要的是,他的家庭條件也能夠得到改善!

能幫兒子多請幾位私教,能幫老婆多買幾件衣裳。

甚至連兒子夢寐以求的電腦,他也能買臺好點的電腦。


不由的……劉主任心動了!

面色有些難看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劉主任不由問道。

“你確定你能夠每個月給我一萬?”

“我鄒小北對天發誓!不過……到時候劉老師你若是發達了,可別忘了我這個你曾經的學生!

就好比現在,食堂的外包權你可能做不了主,但是這部代表你以後做不了主不是?

我就希望,以後有什麼好處你能多想想我,畢竟有這麼多兄弟要靠我養着,總不能一點收入都沒有不是?”

聽到鄒小北的話,劉主任沉默了許久。

終於。

在鄒小北的目光中,劉主任終於再一次接過了鄒小北剛剛遞來的黑色塑料袋。

“我知道了,鄒小北你也有心了!你的夜宵老師收到了,不過以後可不許!


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賄賂老師了嘞!”

聽到劉主任的話,鄒小北自然是嘿嘿一笑。

朝着劉主任點了點頭後也不多說。

“那麼時間也不早了,劉主任你早點回家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鄒小北就緩緩離開了辦公室內。

偌大的辦公室內,只剩下劉主任一個人空蕩蕩地坐在電腦面前。

而劉主任,則呆呆地看着面前鄒小北剛剛遞給他的黑色塑料袋。

看了許久,他不由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小心翼翼的將塑料袋塞進自己的懷中。

至於剛剛面前電腦上他奮筆疾書的工作報告?

呵呵一笑,劉主任就將所有的文字給全部刪除!

“我這算不算是上了賊船?劉德勝啊劉德勝,你堂堂一個老師,居然還比不過你的一個學生!

害……”

無聲地發出了一聲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