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狀態,他們根本不宜前行,必須要把張林的傷先治好再說。

森林當中並沒有什麼危險,也沒有高級的魔獸,在林中尋了一個稍微隱蔽的地方,便將張林安頓了下來。

“這次又麻煩你們了!”泛白的嘴脣微啓,張林躺在一張簡易的小牀上,無力的低聲道。

“你我是兄弟,還說這些,更何況這次你是爲了小嬈,我應該感謝你纔是。”莫白將張林扶起來,一邊幫着褪去上身衣服,一邊道。

之前的情景莫白也是看得清楚,張林拼命的去救莫小嬈,最後還用自己的身子護住她,若是沒有張林,恐怕那一掌之下,莫小嬈已經魂飛魄散了。

莫小嬈守在張林旁邊,這時候他的臉倒是不像以前那樣冷了,看向張林的目光當中,略微存在着一些感激,不過也僅此而已。

“小嬈,你去找點水來,等會我給他療傷。”呂志意動境中期巔峯這一掌頗爲不弱,即便張林有着大荒金體扛了下來,但現在身上的骨頭也不知道斷了有多少根,內傷更是不輕,想要徹底養好,還得需要一些時日。

“對了,莫白兄,那天我看莫小姐身上有着異樣氣息浮動,那是怎麼回事?”莫白扶着張林,聽得這話,突然間他的手不自禁的顫了一下。 “對了,莫白兄,那天我看莫小姐身上有着異樣氣息浮動,那是怎麼回事?”莫白準備給張林療傷,沒想到張林突然問起這事,讓的莫白怔了一下。

黒擎蹲在那不知道搗鼓着什麼,聽到這話也是豁然站了起來,看了看張林,又看了看莫白,眸子中有着怪異的神色。

莫白沒有立刻回答,場中突然靜了下來,這種沉默持續了片刻之後,莫白咳嗽了一聲,這才緩緩道:“小嬈那天氣息浮動是氣急敗壞,這也與家族的血脈有關,所以張林兄會感到有些異樣。”

張林看着黒擎怪異的目光,心中有些狐疑,但也沒有多問,聽得莫白這話,只是輕點了點頭。

張林此次傷得比較重,並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好的過來的,小靈域那邊三大勢力搜捕着他,南陵帝國也在通緝,只有他們現在這個地方,還算是一片淨土了,他們也沒有打算那麼着急動身,等張林傷差不多了再走也行,只不過這個時間不能太長,那邊小靈域內,若是遲遲找不到張林,必然會加大搜捕範圍,到時候他們還是逃不過的。

這邊張林隱藏着療傷,那邊小靈域內卻是熱鬧了起來,整個小靈域全是搜捕張林的三方勢力之人,特別是楚禹國,本來作爲皇室,楚禹國人員就多,這次還是國王下令,那些官兵齊齊出馬,小靈域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着全副武裝的精銳之士。

除了小靈域內部,那狼牙山也是不消停,在這裏,楚禹國有個駐軍要塞,平時那些強者要去靈域都是空中飛行,鮮有人在地面行走,這個要塞因此也是比較冷清,如今可是好了,楚禹國跟天閣府早就派人在這盯着,呂志那邊失手之後,他帶着楊晉也是趕了過來,一時間,三大勢力的年輕一輩高手,大多數都聚集在了此處。

然而,這般等待足足過了七天之久,他們卻仍然沒有見到一絲張林他們的影子,就連那些在小靈域內搜捕的人員也是沒有任何消息,這不由得就讓他們有些毛躁了起來,該不會是張林已經到了靈域了吧!

“呂志,你確定他們當時逃到了小靈域內?”狼牙山要塞的一處廣場之上,大皇子楚坤坐在一把椅子上,偏頭望向側面的呂志問道。

“沒錯,他們手段不少,當時我們都中了他的幻術,才他讓逃脫,如果他又逃回了南陵帝國的話,那邊肯定有消息,小靈域如此之大,暫時沒有消息也屬正常。”說到這,呂志臉色也是有些不太正常,六名意動境,其中更還有一名意動境後期,這都讓他們逃跑了,多多少少呂志感覺有些沒面子,不過卻是要比大皇子好的多,在楚禹國,那身爲涅槃境的國王可都是被那小子算計了一道的。

天閣府倒是沒有什麼損失,那王熙比較奸,到現在都還安然無恙,從天宇派回來,如今又是趕到了這狼牙山,準備堵截張林,爲了周全,此次更是帶了一名意動境後期在身邊。

“呂志兄說得對,那小子詭計多端,此時必定隱藏在什麼地方療傷,我們在宗派權利有限,大皇子你楚禹國人員衆多,實在不行的話,還望大皇子加派一些人手,擴大一些搜索範圍,不能讓他們悄悄跑了。”王熙倒是聰明得很,自己不肯派人去送死,倒是指在了楚坤身上,他也不擔心楚禹國因爲人多會得佔先機,張林他們的難纏他是清楚的很,沒有他們出手,那些楚禹國的蝦兵蟹將只能充當一個報信的角色。

王熙聰明,楚坤也不傻,眸子瞟了王熙一眼,隨後輕蔑的笑了一聲道:“我楚禹國人手是多,也可以都派出去,但是我有個要求,你們兩個對那小子都有着仇恨,說白了只要殺了他,那麼你們也就安心了,我楚禹國出動如此人手,你們也是知道,既然這樣,那到時候殺了這小子之後,他的屍體歸我,你們看怎麼樣。”

楚坤這一提議,不光是王熙,就是呂志都是不滿了,雖然他們都對張林抱着必殺之心,但張林體內卻有着涅槃聖心的血液,誰也不會看着一方獨吞。

“楚坤兄這話怎麼說,你楚禹國付出多,難道我太清派就少了麼,南陵帝國派出的人,全是我太清派的,更何況爲了那涅槃聖心,我還失去了一位師弟,怎麼楚坤兄就想獨吞?”

楚坤慵懶的坐在座椅上,不屑的瞟了呂志一眼,“付出?我楚禹國損失的可是你太清派能夠比的,死在他手裏的是我的親弟弟,我父皇更是因爲他受到了輕微的反噬,這一切,他體內那涅槃聖心血就當是補償了。”

“你需要補償,我太清派就不需要麼,不如這樣,能者得之,到時候咱們誰抓到了他,那就歸誰怎麼樣?”

“若是你大師兄慕容秋來還有資格跟我這麼說,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我談條件。”楚坤臉色拉了下來,呂志話剛一說完,他便頂了回去,語氣之中沒有給呂志留任何面子。

“你……”呂志臉色變得鐵青,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小靈域三大年輕俊傑,楚禹國大皇子楚坤,意動境後期實力,太清派大師兄慕容秋意動境後期頂峯實力,還有天閣府的一位女子,府主之女,霍芊芊,意動境後期頂峯實力。

在楚坤看來,年輕一輩中,能有資格跟他對上話的也就只有慕容秋跟霍芊芊了,面前這呂志如今也在他面前叫喧,讓他很是不爽。

張林還沒有來,這邊就已經整出了**味,不過這裏是楚禹國的地盤,大皇子派的人手更是多,他們倒也不敢怎麼樣,只不過那呂志跟王熙也不是這麼好打發的,到時候就看形勢了,實在不行,那就誰也別得到。

咻!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天際飛速朝他們掠了過來,一道黑影閃過,最後頓在了楚坤跟前。

“大皇子,我們的人已經發現了他們的蹤跡!”身形剛一頓下,來者便脫口說道。


“什麼?”

“在什麼地方?”來者話音剛一落下,楚坤、呂志、王熙三人同時從座椅上坐了起來,目光盯着來者,一動不動。

“他們四人善於隱蔽,現在還並不確定在什麼位置,但是根據我們的追蹤,他們已經向這邊趕了過來。”

“趕了過來?好,那我們就在這等着。”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楚坤目光眺望向遠方,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

視線轉向呂志跟王熙,這時候楚坤又是道:“他們要去靈域,這裏是必經之路,等會兒咱們先隱蔽起來,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現在的陣容,等他們進入狼牙山,直接來個甕中捉鱉。”

呂志帶着楊晉,王熙帶着一個意動境後期,楚坤身邊更是有着五名意動境強者,化形境數十人,這般陣容聚在這,難免會引起張林他們的注意,到時候再讓他們逃了可就不好了,爲了穩妥,還是隱蔽起來好一些。

聞言,呂志兩人也是點了點頭,雖然剛剛因爲分贓有些分歧,但他們的主旨還是滅掉張林,現在張林馬上就要來了,他們還是要先對付再說,至於最後歸誰,那就是後話了。

張林的傷比較嚴重,七天時間根本恢復不了多少,但是行動還是不難,那邊楚禹國的人已經開始搜尋他們所處的地方,沒有辦法,只能拼一把了。

“張林兄,你的傷感覺怎麼樣了,若是不行,咱們再找一個地方養幾日再說吧!”一處密林當中,莫白他們的腳步停了下來,看着張林那泛白的嘴脣,莫白嘆息了一聲。現在的張林還真是衆矢之的,在靈域之外,已經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待,三方強大勢力聯合追殺,這次算是真正的陷入了危境。

但是如果渡過了這場劫難,那麼以後的張林,必將無人可以阻擋,這一點,也是莫白所看重的地方。

“呵呵,沒事的,我還能行,現在到處都是小靈域的人,我們不能耽擱,那狼牙山也是不遠了,估計兩三天應該能到吧!”張林喘了幾口氣,淡淡一笑道,現在的身體狀況他也知道,別說呂志跟楊晉了,恐怕就是來個意動境初期,他都不是對手,但是現在根本沒有地方可以逗留,他們只能向前進,沒有退路。

“到了又能怎麼樣,你認爲我們現在能闖得過去嗎?”拍了拍張林的肩膀,莫白又是嘆了口氣。

他們都很清楚,那狼牙山是去靈域的必經之路,而在那,必然三方勢力都有人員等着他們,憑他們現在的狀態,兩個戰鬥力,還要顧着張林跟莫小嬈兩個拖油瓶,想要闖過去,是多麼的難。

莫白感覺不可能,不過張林敢這麼貿然前去,心中自然有了辦法,“莫白兄不用擔心,到時候我會讓你們出去的,走吧,要休息也得找個隱蔽的地方,這裏不**全,先到前面再說。”

莫白沒有說什麼,但隱隱也知道張林準備怎麼辦了,搖了搖頭,準備繼續前行。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間半空中掠來了一道黑影,黑影速度極快,待他們發現時,已經到了他們頭頂上空,一道黑線劃過,最後落在了他們跟前。 小靈域內四處追捕張林四人,現在就連養傷的地方都不好找,因此,他們只能直接上狼牙山。

然而,剛準備前行,一道身影便突然落在了他們的跟前。

本來他們現在就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突然整出的這一幕,讓的四人都是一驚,腳步連忙退後幾步,體內靈氣滾滾涌動,黒擎一步踏過,擋在了三人的跟前,一股殺氣砰然爆發而開。

“不用怕,我不是來追殺你們的。”見到四人動作,黑影趕緊說道。目光從面前這道身影上掃過,張林一怔,因爲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南陵帝國大皇子,陸楓。

“陸楓?”目光盯着面前的身影,張林略顯詫異,陸楓現在是太清派的人,不過看現在樣子,倒並不像是來追殺他們的。

“呵呵,是不是感到很詫異,開門見山吧,這次我是來找你們合作的。”

“合作?”聽到這個字眼,張林他們更是摸不着頭腦,幾天前還打得不可開交,現在居然說合作?


他陸楓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張林他們的表情自然是在陸楓的意料當中,在這種緊張的時刻,一個敵對勢力的人來跟自己說合作,論誰都會這樣。

“雖然我是太清派的人,但你們也知道,我也是南陵帝國之人,我與你並沒有深仇大恨,同爲一國之人,我沒有必要要來害你,而且若是我要害你的話,來的就不止我一個人了。”看到張林他們依然警惕的目光,陸楓這時候又是道。

“那你說說吧,跟我們有什麼合作?”陸楓的話多少也有些道理,太清派人不少,若是陸楓想要害他的話,大可以多找些人來,即便周圍沒有人,他也可以發出信號,到時候若是太清派抓到了他們,陸楓的功勞是不小的。

既然對方已經找到了他們跟前,他們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別的我幫不了你們,我只能帶你們安全到達狼牙山,然後告訴你們一條可以通達靈域的道,至於你們能不能抵抗得過他們的捕殺,那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那你的條件呢?”

“我的條件就是,你們幫我殺了楊晉。”

“哦?”聽得陸楓這話,張林一怔,他沒想到這個陸楓也想殺楊晉,“我憑什麼要相信你,而你又爲什麼也要殺楊晉,爲什麼不自己動手,要讓我們替你?”

“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訴你,楊晉現在的實力你們也看到了吧,只是一年的時間,便從一個出靈境達到了意動境的層次,這之間,不是他的天賦,而是太清派的作用,太清派想將楊晉徹底打造成爲一個傀儡,楊晉體內有一種東西,配合上太清派的祕法,能夠讓他在三年之內保持在涅槃境,同爲一國之人,這樣一來,楊家就難免不會威脅到皇室,楊晉的成長速度你應該能夠看到,現在我還能制衡一些,但若是以後,恐怕就不好辦了,爲了保全一切,我必須做好準備,我身在太清派,這種事自然不好親自動手,有你們來,那是順理成章的事。”

“至於你相不相信我,那就隨你了,但是我想告訴你們一點,你們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現在三大勢力四處搜捕你,特別是楚禹國,只要我一個信號,你們一個也逃不了,更何況從這裏到狼牙山還有一些距離,你們就能保證不碰到他們的人,即便他們攔不住你們,但等你們到了狼牙山也已經被他們耗得差不多了,到時候你感覺還能有力量跟他們抗衡麼,那樣的話,你們一個也跑不掉。”陸楓言辭鑿鑿,張林聽得也是這麼個理,他說得對,他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可走,到狼牙山這段距離必然還會碰到他們的人,到時候被這些人一拖,他們即便不死也筋疲力盡,再到狼牙山也只有被捕的下場。

莫白那魔雨天幻倒是不錯,只不過上次施展了一次,那呂志他們吃了一次暗虧必然會有防範,到時候就是莫白施展魔雨天幻,恐怕也起不了作用了。張林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自己留下,把莫白他們三人送出去,陸楓現在跟他談的這個合作,對他這個計劃是有利的。

“好,我答應你,但我也有個請求。”張林緊握的拳頭鬆了開來,警惕放下,兩步踏了出來。

“請說!”“到時候狼牙山大戰你應該也在吧,我張林可以不走,但是我這幾位朋友必須離開,到時如果有機會就麻煩你做個助手,幫上一把,只要我這幾個朋友出了狼牙山,我會全力撲殺楊晉,你看怎麼樣?”

“你說什麼,你不走?”張林的這個想法莫白早就知道,只有莫小嬈還不知情,聽得張林這話,莫小嬈兩步併到張林面前,臉色顯得不太好看。

“我若不留下,咱們一個也走不了,我欠你們太多了,不能讓你們再爲我搭上性命,這一切我自己承受就行。”

“不行,我們幫了你這麼久,你怎麼現在說放棄就放棄。”張林剛說完,莫小嬈便脫口而出,緊跟着目光又是望向了莫白。

莫白嘆了口氣,隨後緩緩道:“小嬈說得對,咱們一起經歷了這麼多生死,也算患難之交了,前面都過來了,現在怎麼過不去,要走就一起走吧,走不了那便都留下。”

聽得這話,張林心口顫了一下,一絲漣漪在心中波盪而開,莫白的這番情誼,已經不是第一次讓他感動,而正因爲這樣,他才更不能再連累他們。

“呵呵,好了,這個到時候再說吧,沒準你們想走還走不了了呢!”轉過頭,張林又是望向了陸楓,“怎麼樣,能答應我麼?”

陸楓沒有立刻回答,也不好給與回答,畢竟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一旦被人發現,那他也難逃厄運,沉默了片刻,最後陸楓還是點了點頭,“行,到時候看情況吧!”


“好,咱們走吧,到狼牙山還有一段距離,相信過了這幾天,我應該能夠戰鬥了。”

“爲了安全起見,我暫時不能跟你們一起走,我這有張地圖,按我上面標註的走,不會碰到人的,我先去狼牙山做好準備,等你們來。”陸楓將一張羊皮地圖交給了張林,看了看他們,隨後一抱拳又是飛掠而去。

“走吧!莫白兄。”帶着感激的目光,張林看了三人一眼,隨後率先踏了出去。 狼牙山位於小靈域和靈域交界地帶,這裏山勢險要,地域廣闊,山口之邊更是常年有着濛濛霧氣,一般人根本難以看清地面的路。

拿着陸楓給的地圖,張林四人經過三天的跋涉,終於從地面行到了狼牙山之邊。

這陸楓倒也還沒有糊弄他們,按照地圖上標註的行走,沿途以來,他們還真沒有碰到麻煩,總的來說還算順利,不過接下來的,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濃郁的霧氣當中,狼牙山三個大字醒目的刻在一個碩大的石碑之上,即便有着霧氣遮掩,依然清晰可見。

目光從石碑上掃過,四人對視了一眼,隨後擡腳踏了進去。

濃郁的霧氣彷彿水汽一般,不過對於他們四人而言,卻並沒有多大的妨礙,約莫有半個時辰時間,那一段濃霧便被他們穿過,緊跟着便是一條通往山頂的路。

小路不大,因爲常年無人踏足,路面已經起滿了青苔,旁邊的小草已經將路面遮掩,不過倒也還能分辨的清。

擡腳剛要向前邁去,然而這時候,在他們的左前方草叢當中,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動。

輕微的聲響讓的張林一怔,目光向聲音的源頭甩去,卻見草叢當中隱隱有着三道身影。

似是知道被發現了,其中一個站起身來,擡手便準備將一個像是煙花一樣的東西點燃。

見狀,旁邊的黒擎單手一甩,一道細小的光柱射出,直擊那人的喉嚨,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那道身影便倒了下去。

另外兩人見狀,撒腿就跑,可在黒擎的眼皮底下,又怎麼能跑得了,黒擎腳下一動,身形一個閃掠,只是眨眼之間便如鬼魅一般擋在了跑開的兩人跟前,兩手隔空一抓,將兩人抓了回來。

張林、莫白三人沒有動,待黒擎將兩人抓住後,這才走了過去。被黒擎抓住的兩人皆是武狂境界,在黒擎手裏根本沒有一絲還手之力,帶着恐懼的目光,看着緩緩向他走來的張林三人。

“說吧,你們是哪方勢力的?”聽到這淡淡的聲音,兩人更是害怕,身形略微有些顫抖,其中一個道:“我們是楚禹國的,幾位大俠饒命啊,我們也只是奉命前來,並沒有要加害你們的意思。”

“沒有加害我們的意思,那是你們實力不夠,若是你們都有着意動境的實力,還能保證不出手麼,想要活命的話就痛快的回答,山上究竟有多少意動境以上強者等着我們?在什麼地方?”黒擎本就長得五大三粗,這凶神惡煞的喊了兩句,那兩人更是嚇得魂飛膽喪,就連說話都結巴了起來,“山……山,山上意動境以上強者有十一名,意……意動境後期就有三個,現在他們都隱藏在要塞駐軍地周圍,等着你們去,大俠你們行行好就把我們當做一個屁放了吧,我們這實力對你們也構不成威脅。”說話的人戰戰兢兢,生怕黒擎手一得瑟,他們就見閻王了。

“十一名意動境?嗯,還算好,沒有涅槃境強者。”聽到這個陣容,張林也是鬆了一口氣,除了莫小嬈以外,他們都是意動境境界,十一名意動境雖然說已經是很強大的陣容了,不過對他們來說,想要逃,也並不是不可能。但若是涅槃境強者來了,那就不一樣了,就他們幾個,恐怕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想要將莫白他們送出去,也只是妄想。

涅槃境強者不是那麼輕易出手的,在太清派、天閣府還有楚禹國,都有着涅槃境強者坐鎮,太清派跟天閣府是不可能出動涅槃境強者,張林跟他們的仇恨還並沒有達到那種地步,至於楚禹國,即便上次張林拿了國王做人質,但這種情況他也不能輕易出手,張林他們一共三名意動境,如果還要楚禹國國王這個涅槃境出手的話,未免就顯得太掉價了些,讓另外兩大勢力知道,恐怕也會淪爲笑柄,因此,來這裏的都是些意動境強者,張林也更相信,憑那些涅槃境強者的傲氣,幾個意動境,他們根本還不屑於或者說不值得出手。

“走吧!咱們也去看看,他們究竟有多強!”沉吟了片刻,張林這時候輕聲道。聞言,黒擎眸子中寒光一閃,雙手陡然一發力,隨着兩聲慘叫,兩條命再次喪生在了黒擎的手裏。

知道了對方都隱藏在暗處等待着他們,因此,爲了安全起見,再往上走,他們都是屏蔽了身上的氣息,從幾處隱蔽的地方穿過,最後他們的腳步頓在了離要塞駐軍地有一里遠的一個大石旁邊。

“莫白兄,你們就在此等着吧,等會兒我將他們引開,然後你們再殺出去。”視線落在莫白身上,張林這時候輕聲道。

“不是說了嗎,要走一起走,走不了就一起留下來吧!”莫白的情誼張林知道,但是目前的情況不是義氣用事的時候,對方意動境後期就有三個,憑他們現在,根本逃不過,對方主要針對自己,張林相信,只要他出去,應該能夠將大部分力量引開,到時候,有莫白跟黒擎,衝出這裏應該不難。


“莫白兄,黒擎兄,你我三人是兄弟,之前是,以後也是,我不想跟你們分開,但是目前的情況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不這樣的話,我們一個也跑不了,相信我吧,他們要我身上的血,不會直接殺我,雖然我現在受了點傷,但他們想要抓住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們先去靈域,我隨後就到,到時候靈域再會。”

“你現在的狀況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出去只有死。”

“呵呵,莫白兄忘了麼,小靈域西面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森林,裏面危險至極,若是我跑到那裏面,他們還敢再追下去嗎?”